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88章 给你三叔唱什么催眠曲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因为战廷脩等人的出现,局势瞬息逆转,始料未及的人由聂臣燚变成了臧天霸。

    臧天霸很是精明,瞧见形势与他不利,他便在几个对他死忠之人的围护下欲逃出重围,逃之夭夭。

    在如今局势大好的情况下,聂臣燚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臧天霸逃出生天,他要的,就是让臧天霸彻底消失!

    于是。

    聂臣燚带着他一个兄弟追了上去。

    臧天霸开始只是拼力往外逃窜,让他几个手下一路与聂臣燚两人纠缠,拖延时间。

    后战廷深和战廷脩两人赶到,聂臣燚得以脱身,立刻赶追向臧天霸。

    聂臣燚追到臧天霸时,身后传来的枪声已经模糊,想是离得距离有些远了。

    此情此景。

    臧天霸大约是知道越是拖延时间于他越不利,所以他并未在此时与聂臣燚做口舌之争。

    聂臣燚一追上来,他扭身便对着他连开了两枪。

    聂臣燚躲避,但他并没有浪费子弹回击臧天霸,他要的,就是精准把子弹送进臧天霸的心脏!

    臧天霸仿佛毫不在意子弹的命中率,一枪一枪的往聂臣燚身上送。

    聂臣燚为了躲避,不得不左避右闪往后退。

    臧天霸将身上两只手枪里的子弹一股脑全发了出来,到最后竟是赤手空拳的面对举枪对准他心脏的聂臣燚。

    臧天霸在这时亦没什么,只用一种莫名自信诡异的目光盯着聂臣燚。

    滔天的恨意和即将手刃仇人的快意充斥着聂臣燚。

    聂臣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杀了臧天霸。

    而他也打算这么做!

    可就在他开枪的一霎,猛地一股大力从他身后撞了过来。

    砰砰——

    两道枪声从一侧砰然炸响。

    聂臣燚整个被那股大力撞到地上,还没反应过来,肩头的衬衣默默地被抓住往前一扯。

    聂臣燚只觉眼前一黑。

    砰——

    又是一道枪声响声。

    与此同时。

    温热的液体如喷泉般礡喷到聂臣燚脸上……

    ……

    聂臣燚闭上眼。

    那一刹那的震动,他无法用语言形容。

    床上的战廷深听到聂臣燚那句“欠着“,青黑的面庞没有一丝波动,深邃让人不敢直视的黑眸也只是轻飘飘盯了眼聂臣燚,“思思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你若是出事,她会很难过。”

    聂臣燚猛地睁开眼,沉盯向战廷深,“……就因为这个?”

    战廷深轻抬眼,丢给他一个“不然呢”的霸气眼神。

    “如果子弹再往下一点,你就没命了!”聂臣燚握拳。

    战廷深闭上眼,好几秒后,才响起他自信笃定的嗓音,“我不会让自己出事。”他答应过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出事。

    嗯,他们家那三只,还等着他养活呢!他……怎么能出事!?

    聂臣燚深呼吸,深眸快速闪过几缕灼红,盯着战廷深,“不管如何,这次是我欠你的。我聂臣燚欠你一条命!”

    战廷深皱了皱眉,两片唇抿得有些紧,没出声。

    聂臣燚下颚绷紧,“你好好休息。”

    聂臣燚完,转身,大步朝客房外走。

    聂怫然看了眼床上的战廷深,美目收回时,从楚郁面上带过,跟着聂臣燚走了出去。

    容甄嬿含着泪上前,坐在大床前的椅子上,许是怕打扰战廷深休息,也不话,但也没离开,像是怕战廷深有事,不放心。

    ……

    聂臣燚房间。

    聂臣燚走进房,回眸看跟进来的聂怫然,浓眉轻压着,“有事?”

    聂怫然走上前,握住聂臣燚的双臂上下看,目光忧虑,“你有没有受伤?”

    聂臣燚推开聂怫然的手,“我没事!”

    聂怫然轻叹,抬眸看着聂臣燚,“妹夫身体健强,那几枪又并击中要害,医生已经给他处理好伤口,不会有大碍的,你也别太自责了。”

    听到聂怫然的话,聂臣燚没出声,只拿一双幽幽沉沉的眼眸望着聂怫然。

    “……怎么了?”聂怫然诧异,“臣燚,你干什么这么看我?”

    聂臣燚眯眼,转身脱身上满是尘土的外套,“从今天起,榕城再没有臧天霸。”

    聂怫然呼吸屏住,整张脸紧绷着,却仍止不住的轻轻的激颤。

    那是日思夜想的事终于成为现实,狂喜难抑,却又不敢相信的表现。

    “……他,死了?”聂怫然声线抖如飓风下的落叶。

    聂臣燚脑海里响起臧天霸在他面前倒下的场景,深眸缩紧,“嗯。”

    聂怫然张开唇,激动的大口呼吸,眼泪如碎珠子般从眼眶滚滚砸落,“……死,死了,终于,终于死了。啊……”

    聂怫然伸手死死捂住嘴,拼命拦住喉咙里悲溢而出的哭声。

    聂臣燚放在胸前纽扣上的长指顿了下,随即放下手,转身看着聂怫然。

    “臣燚……”聂怫然戚戚盯着聂臣燚,“我们,我们终于从地狱爬出来了,对么?我们终于替爸爸妈妈报了仇,手刃了仇人,是么?啊……”

    聂怫然另一只手用力抓着自己的左心口,痛哭的表情既悲又喜。

    聂臣燚在心里微微一叹,上前,伸手轻拥住聂怫然颤抖不止的身体,“嗯。一切,会越来越好。”

    “呜唔。”

    聂怫然靠在聂臣燚胸前,眼泪不可自抑的往下落。

    这些眼泪跟从前的每一次落泪都不一样,因为今天她所掉的每一滴泪都裹着解脱、喜悦以及……重生!

    ……

    下午,战廷深伤口感染引发高烧不断,整个人在醒醒睡睡中循环。

    聂臣燚这次没有蛮横的去医院抓医生,而是直接从医院请了一支医疗团队过来,替战廷深诊疗。

    医生给战廷深输上水,进行物理降温后,又给他吃了退烧药和帮助伤口愈合的药。

    只是到傍晚,战廷深的烧也没能完全褪下去。

    到晚上十一点多,陷入昏睡的战廷深忽地醒了过来。

    翟司默和楚郁守着他,见他冷不丁睁开眼都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人怎么了呢。

    结果这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手机。

    翟司默和楚郁闻言,对看了眼,心里的滋味莫名。

    他们岂会不知,自从战廷深来了榕城,每日给聂相思打电话已经成了他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

    只是他都伤病成这样了,心里还牢牢记得这茬……

    翟司默和楚郁还能什么。

    楚郁将手机递给战廷深,便和翟司默走到了沙发边坐下。

    战廷深皱紧眉,拨通了聂相思的号码。

    与过去十多天一样,聂相思第一时间将电话接听,“三叔。”

    软绵的女声如清风附耳,战廷深皱压的眉头便轻然舒展了分,苍白干燥的薄唇挑起一点弧度,“嗯,应酬晚了,等急了吧。”

    “你要再晚点打过来,我就发动夺命连环扣了。”聂相思声笑。

    战廷深动了下眉,双眼重得有些抬不起来,“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时勤时聿乖不乖?你……乖不乖?”

    “我又不是孩子了。”聂相思低哼,“你走的时候把家里交给我,我自然要尽心尽力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所以家里一切都好。时聿时勤很懂事,很听话。我……也听话。现在就差一个你了。”

    聂相思到最后时,语气里藏了点幽怨,但更多的却是刻骨的想念。

    战廷深轻闭上眼,嘴角的弧加深,“我很快……”

    最后的“快”字刚从他唇角淡出,手里的手机便从他掌心滑了下去。

    翟司默和楚郁眉一跳,起身快步走过去。

    盯着战廷深看了几秒,才确定某人又……昏睡了过去。

    翟司默长吐一口气,拿起掉落到床上的手机,放到耳边。

    就听到聂相思低低絮絮的清柔嗓音传来,“我没有催你,公事要紧,你安安心心的把事情处理好再回来。我跟时勤时聿在家等你……你记得每天给我打电话报个平安就好。还有……如果每天多想想……时勤时聿,嗯,就更好了。“

    “……”翟司默听得眼眶一热。

    这妮子。

    难怪廷深病成这样都不忘给她打电话。

    “三叔……”

    聂相思等了会儿,没等到战廷深开口,疑惑道。

    翟司默望了眼床上的战廷深,对着手机,“是我,你五哥!”

    聂相思,“……五哥?”

    听出聂相思话里的惊讶,翟司默挑挑眉毛,“相思,你都跟你三叔唱什么催眠曲了。你三叔接你电话都接睡着了。快给五哥也唱一个。”

    “……三叔,睡着了?”聂相思的声音有点囧有点担忧。

    “嗯。”翟司默。

    “……怎么这样就睡着了?五哥,我三叔他多久没休息了?”聂相思紧张道。

    “别担心,已经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应该就能回了。到时你再监督你三叔多多休息,把最近缺的觉都补回来。”翟司默笑着。

    翟司默这话完,好一阵子过去才传来聂相思低低的声音,“五哥,你帮我照顾下三叔。别让他随便哪儿就睡了,感冒了怎么办?你扶他去床上睡会儿吧。”

    翟司默轻怔,“……好。”

    “他饮食也不规律。等他醒了,你让他吃点东西再去忙别的。”

    “嗯。我会的。”

    “谢谢你五哥。”聂相思特别认真郑重的。

    翟司默,“……”

    之后,聂相思便挂了电话。

    翟司默从耳边拿下手机,看了眼楚郁,眯眼看向战廷深时,在心里重叹了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