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85章 除了你,没人能伤得了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上楼,直接进了战廷深的主卧。

    聂相思在卧室里扫了圈,没有看到战廷深。

    “思思。”战廷深清淡的嗓音从衣帽间的方向传来。

    聂相思抬眼看向衣帽间,停顿了几秒,才往衣帽间走去。

    衣帽间的房门虚掩着。

    聂相思没犹豫,推开门。

    战廷深正好套上崭新的西裤,西裤裁剪精良,套在他腿上,西裤布料熨帖着他的大腿,隐隐显出他大腿上的肌肉线条。

    聂相思清亮的大眼浮出迷惑,看着战廷深,“三叔,这么晚了,你要出去?”

    战廷深没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进来帮我系领带。”

    聂相思轻皱眉,走了进去。

    战廷深拉开专放领带的抽屉,从里取出一条纯黑的领带,塞到聂相思的手里,沉黑的眸定定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抖开领带,一双唇不知不觉噘得老高。

    战廷深抱住她,低头在她唇上咬了口,才将她提站到那只黑皮圆凳上,把脖子递给她。

    聂相思垂着眼皮,磨磨蹭蹭的给他系领带。

    战廷深眸光深邃,静静的看着聂相思越皱越紧的眉。

    “……三叔。”聂相思系好领带,手揪着他的领带结,抬起眼睛郁郁的看他,声叫他。

    战廷深扬眉,大手握上她的纤细腰肢,声线淳淳,“怎么?”

    聂相思大眼清明,“我又想到我昨晚做的那个梦了。”

    战廷深冷眸快速闪了下,掐着她的腰把她放到地板上,松手欲站直身时,脖子蓦地一紧。

    聂相思拉紧战廷深的领带。

    战廷深轻叹了身,便不得不保持躬身,视线与聂相思齐平的姿势,“不许胡思乱想。记住。在这个世上,除了你,没人能伤得了我!”

    战廷深的语气自信满满,跟他这人的气场一样,带着与生俱来的狂妄。

    聂相思看着他,“我怎么会伤你?”

    战廷深搂住聂相思的腰,高挺的鼻翼贴着聂相思,深瞳揉进了几颗闪亮的星子,深深看聂相思,“所以,就没人能伤得了我了。你还担心什么?”

    “我忍不住。”聂相思挑眼,委屈的看他。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的眼眸也不免露出几分疼惜和无奈,低叹道,“把心放回肚子里,不会有事的……再者,有你,有时勤时聿,我也绝不会让自己出事。”

    聂相思揪心地盯着他。

    战廷深摸摸她的头,干脆抱起她,取了件黑色西装外套,朝衣帽间外走,“我要去法国出差一段时间,今晚就走。”

    “去法国?”

    聂相思惊得抓住他的肩。

    她原以为他刚换衣服,只是出去应酬下。

    原来不是,而是去出差!并且还是去法国那么远?!

    “嗯。”战廷深把聂相思放到床上,自己站在她面前穿外套,再斯文的扣上西装纽扣,“这段时间,家里就要你多操心了。”

    “怎么这么突然?”聂相思下床,又去抓他的领带。

    战廷深眼角微抽,赶紧握住她的手,将她轻轻扯到怀里裹住,低头看她皱紧的脸,“不突然。今晚出差的事再一个礼拜前就已经落实,确定要去。只是之前没有告诉你罢了。”

    他出去应酬聂相思心里就已经不安了。

    这会儿知道他要去法国那么远,心里就不安了。

    聂相思揪着战廷深蜂腰两侧的西装,仰起脸,目光担忧的看着他,“非要你去不可么?不能让其他人去?”

    “嗯。这次事关重大,我必须亲自去一趟。”战廷深抬手,轻轻抚聂相思的脸,“以前也不是没有出差过,每次我不都好好的回来了。这次也一样。放心,嗯?”

    聂相思知道自己不该在这时“无理取闹”,毕竟他出差是为了公事。

    可她就是不想他去!

    聂相思心里慌得很,揪着他西装的手也越收越紧,“三叔,可不可以……”

    “没个样子了?”

    战廷深却突地皱起眉,严肃的盯着她。

    聂相思喉咙一堵,接下来的话愣是没敢出口,一双眼委屈的发红,又怨又可怜的看着他。

    战廷深脸还是沉着,推开她的爪子,拿起床头柜上的腕表,一面往手腕戴一面朝门口走。

    聂相思杵在原地,红着一双猫眼看他。

    战廷深走到门口才停下,侧身,像大家长看不听话的孩子般,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轻轻跺了下脚,才走过去。

    战廷深压低眉,在她走近时,伸手摸摸她的头,算是安慰了。

    随后便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

    聂相思带着时勤时聿送战廷深。

    别墅前。

    时勤仰头看着战廷深,“爸爸,你这次要去多久?”

    战廷深轻眯眼,“事情办好就回来。”

    “……那事情什么时候能办好?”时聿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抿抿唇,“应该不会太久。”

    “不会太久是多久?”这话是聂相思问的。

    战廷深,“……”

    越来越有,他自己是养了三个粘人的孩子的感觉。

    心下又幸福又无奈。

    战廷深轻扯了唇,望向聂相思的眼眸收着几分柔软,怕这丫头逮着机会就赖上来,央求他别去,“回来时提前告诉你。”

    聂相思双手抓着,看着战廷深的双眼总藏着几分忧虑。

    “外头冷,带孩子们进屋去。”战廷深将时勤时聿轻推到聂相思身边,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牵起时勤时聿的手,三双眼睛碌碌盯着战廷深,“我们看着你走,再进去。”

    战廷深望着面前一排站着的三只,一颗心从未这么的重过。

    能不重么?

    这三只都住在他心里!

    战廷深狠狠心,转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没给自己犹豫的时间,上车后,战廷深系上安全带,便发动车子,掉头,驶了出去。

    车子转弯时,战廷深仍能从后视镜看到那三只巴巴盯着他这边看,就像在看,他们唯一的依靠般。

    于是。

    战廷深更加坚定,无论发生什么,他都绝不能让自己出事!

    ……

    转眼间。

    战廷深已“出差法国”近十天。

    聂相思除却每天与容甄嬿联系外,无论多晚,都要等到战廷深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才能安下心上床休息。

    在别墅关了十来天,饶是别墅够大,聂时聿和聂时勤都有些腻闷了。

    于是这天下午,聂相思便带着两个家伙出门,透透风。

    时聿喜欢吃板栗,聂相思记得步行街有家不错的炒板栗店,便去步行街买了板栗和水。

    时勤和时聿便跟个大爷似的靠在后车座的安全座椅上,眯着眼睛剥。

    聂相思则尽职尽责的开着车,带着两位大爷四处兜风转悠。

    到下午近四点。

    聂相思才开车到了花园广场。

    聂相思将车停在花园广场对面划定的停车位,盯着对面的花园广场看了会儿,才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转头看向时勤时聿。

    ……

    花园广场里依旧热闹,富有节奏的音律在广场四周响着。

    大爷大妈活跃的在广场上扭着跳着笑着。

    战曜依旧坐在那的长椅一隅,像一个世外之人看着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突然,一只白胖的手伸到了他面前。

    战曜愣了下,顺着手往前看,才注意到站在他面前的一只肥肥嫩嫩的包子。

    大约是这包子胖得有些喜人。

    战曜一见,浑浊的眼眸便亮了亮,盯着包子,“家伙,你这是干什么?”

    “老爷爷,我请您吃板栗好不好?”时勤睁着黑亮的大眼纯真的看着战曜。

    战曜微怔,“……你请我吃?”

    “嗯。”时勤认真点头。

    走到战曜身畔的长椅,灵活的爬了上去,坐在他边上。

    战曜看得更乐,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么灵活的胖纸。

    时勤将手上的一包板栗放到身边,拿着手里那颗板栗认真剥。

    战曜忍不住低下头,从侧盯着时勤的脸,“家伙,谁带你来的?爷爷奶奶,还是姥姥姥爷?”

    之所以这么问,因为战曜每天在广场上看到最多的,就是爷爷奶奶带着孙子,或者姥姥姥爷带着外孙,鲜少看到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到这儿来。

    每当看到那些个老头老太太带着孙子外孙,战曜羡慕的同时,更多的是锥心的痛。

    如果没有当年那件事。

    今天,他或许也跟这些老头老太太一样,带着孙子……

    “老爷爷,给。”

    战曜正想着,嘴巴里突然被塞进了一颗板栗。

    战曜愣住,看着时勤。

    时勤咧嘴对他笑。

    战曜心头微震,接着细细密密的酸涩和疼痛袭上了心尖。

    牙齿咬着那颗板栗含进了嘴里,战曜抬起手摁着眼睛,慢慢的嚼,掌心遮住的双眼,湿得厉害。

    时勤怔怔看着战曜,“老爷爷,您没事吧?”

    战曜摇头,不知道是因为板栗占了嘴还是喉咙被堵住了,一个字都不出来。

    时勤眨眨眼,往广场外看了眼。

    胖手又从纸袋里摸出一颗板栗,剥起来,糯声糯气,“老爷爷,我是我妈妈带我来的。老爷爷每天都来这儿么?”

    战曜吸了口气,掌心抹了把眼睛,放下,看向时勤,“除了刮风下雨,爷爷每天都要来这里坐一会儿。这里……热闹。”

    聂时勤想了想,仰起脸,抿着粉粉的嘴,模样认真,“嗯,我懂。”

    战曜,“……”

    聂时勤瞄了眼战曜,“我太奶奶也喜欢热闹,所以我跟我弟在家里怎么闹,太奶奶都不我们。”

    “……你还有弟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