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81章 他说过他爱我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见状,眉心轻跳,在原地蹲了几秒,才对时聿和时勤笑笑,松开两人的手,站起,跟进了洗手间。

    夏云舒刚进洗手间,聂相思立刻拉着她问,“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

    夏云舒眼神空了下,随即对聂相思扯了扯嘴角,“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

    “那是什么?”聂相思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抿唇,看着聂相思关切的双眸,“相思,我这次回来后,以后大概都不会再回来了。”

    聂相思一颗心往下沉,“因为徐叔么?”

    夏云舒双眼收紧,好一会儿才扯动嘴角,“你也知道,我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那个家。我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是真的再也不想回去,再也不想……看到那个女人的脸!”

    聂相思当然知道她有多厌恶她那个“家”,多厌恶夺走原本属于她母亲的一切的余素华。

    以前上学时,她也时常起,想快点高考。

    到时她便考到离这个家越来越好的城市,彻底摆脱这个家。

    现在。

    一切都在按照她自己的意愿发展。

    她如愿考到了外市,如愿在那边找到了工作。

    原本这是值得为她开心鼓掌的事,可聂相思却觉得,夏云舒并不开心。

    所以,她也真心无法替她感到一丝一毫的喜悦。

    聂相思看着夏云舒仍肿着的双眼,轻轻道,“云舒,这真的是你想要的么?一个人离乡背井的生活。”

    “……怎么会是我一个人?我在那边念大学认识了很多不错的人……”

    “虽然我们四年没见,但你是什么性子的人我心里清楚得很。”聂相思摇摇头,“云舒,你好好问你自己的心。离开潼市,是你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向往么?还是仅仅只是为了逃避……某个人。”

    夏云舒喉咙堵塞,望着聂相思的杏眸一圈一圈泛红。

    聂相思眼看着夏云舒眼底的水汽一层一层漫涌而上,整张脸也由孤冷的苍白到极端隐忍的涨红,心尖也跟着拧了起来,“云舒……”

    “是。我以前想离开这里,只是远离那个家。但我从未想过,一去不回。这里也是我的家乡,我从生活的地方。若非不得已,谁想离开家呢?若非不是有东西在身后拼命的推着你不准你回头,谁不想回家看看呢?”

    夏云舒嗓子眼堵得厉害,“可是相思……”

    夏云舒指了指自己的心,“但凡我有丁点想回头的念头,这里就像有刀子在割一样!我好疼,真的,好疼!”

    聂相思抱着夏云舒,轻抚她的背,“云舒,你现在的心情我全部都能理解。因为过去的几年,我每一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夏云舒把脸靠在聂相思的肩膀上,被聂相思抱着的身体战栗不停。

    “他心里有人,我比不上那个人……”

    聂相思眼圈通红。

    “相思,你知道吗?最痛苦的,不是我知道他最爱的另有其人,而是,我明明什么都知道,可我,可我就是他妈的忘不了他!我恨死我自己了,我真的恨死我自己了!”

    夏云舒一通低吼后,蓦地咬住聂相思的肩。

    聂相思的肩一下绷紧,抱着她背的双手更是拥紧。

    夏云舒咬得聂相思很疼,可聂相思知道,她此刻心里的疼,比这胜千百倍。

    良久。

    夏云舒才缓缓松开聂相思的肩,绷着的身体,亦似被瞬间抽干了力气软踏踏的靠在聂相思身上。

    聂相思眼眶涩痛,手轻轻拍她的背。

    “相思,我被他折磨得,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爱人了。”夏云舒苦涩的垂下长黑湿润的睫毛。

    聂相思眼角的泪便也滚掷了下来,偏头看她,“如果觉得痛苦,就放手吧。”

    夏云舒双眼猛地闭紧,成串的泪珠顺着她的睫毛大滴大滴的往下滑,“他不信我,他不肯信我……我把他看成我最重要的人,一辈子依靠信赖的人,可他不信我,呜唔……相思,他过他爱我的,可是他爱我,为什么不信我……”

    “别这样云舒。”聂相思握住夏云舒的肩,眼泪也跟着掉,“不定,不定是误会呢?”

    夏云舒压抑的哭声陡停,她从聂相思身上站直,双目包满了晶莹的泪珠,怔怔看着聂相思,“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可是并不是啊。徐叔叔心里有人,相思你是知道的啊。”

    “我……”

    夏云舒猛地吸了口气,伸手狠狠揉了揉脸,直把一张脸揉到通红,才放下手,双眼坚定的看着聂相思,“三年忘不掉,大概是因为时间太短的缘故。再过五年,十年,我不信我……忘不掉!”

    聂相思无力的看着她。

    夏云舒看了眼聂相思,侧身,伸手打开水龙头,边洗手边,“相思,你不用安慰我,也不用为我担心。我从高中开始就没拿过家里一分钱,我不照样活得好好儿的。所以,就算我一个人在陌生……不,现在已经不能算是陌生了。我也会好好儿的。并且,会越来越好。”

    聂相思背靠在洗手台边沿,偏着头看她,声音涩哑,“对不起。”

    夏云舒垂着睫毛,任由水龙头开着,“你跟我对不起干什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徐叔叔也是你重要的人。你夹在我们中间,本来就难做。更何况,这本来就只是我跟徐叔叔的事。”

    “我是,对不起发生了这么多事,我都不知道,也没能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陪在你身边。”聂相思声音有些哽。

    夏云舒闻言,这才伸手关掉水龙头,歪头冲聂相思笑,“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聂相思瘪嘴,眼泪在眼眶打着转。

    因为内疚,因为,无力为她做什么。

    夏云舒叹了声,站在聂相思面前,“现在,换你了……当年加油站爆炸的真相,以及这几年所发生的事。为什么你明明活着,却不现身,要让大家都以为你已经……”

    聂相思抬手摁了摁眼角,“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捡重点!”

    夏云舒站到聂相思边上,双手往后一撑,坐到了洗手台上,低头看聂相思。

    聂相思抬头看了夏云舒一眼,也撑坐到洗手台上,与夏云舒肩并肩坐着。

    而后,将事情的始末,与夏云舒娓娓道来。

    ……

    听聂相思讲完事情经过,这些年她在榕城的生活和处境,以及又是如何机缘巧合的与战廷深再遇。

    夏云舒整个人已经愣愣的。

    “好复杂!”

    聂相思父亲的车祸,当年的绑匪绑架,榕城聂家的境况……无一不复杂。

    “你不觉得我很笨么?”聂相思苦笑。

    “觉得啊!”夏云舒摊手。

    聂相思,“……”

    夏云舒看着聂相思,语气不争气,“你怎么会觉得你三叔不管你?退一万步,就算你三叔不管你,他还能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他的亲骨肉!虎毒还不食子呢!”

    聂相思沮丧的看她,“你别我了,我知道是我自己误会三叔,已经毁得肠子都青了!”

    “白白浪费了四年相处的时光,让彼此遭了那么多罪,是该后悔!”夏云舒。

    聂相思,“……”

    “你还好。你今年二十二,你三叔三十四了都!他本来就比你老那么多,肯定特别珍惜跟你相处的每一天。结果你倒好,求证都没有,直接给他判了四年的有期徒刑!”

    “……才十二岁,没有老很多。”

    “都一轮了还没有老很多?”夏云舒戏谑地看着她。

    聂相思眯着眼盯她。

    夏云舒笑着举手,“好了好了,我不你三叔老行了吧!”

    聂相思这才转开了眼睛。

    “不过实在的,你身体真的没什么大碍了吧?抑郁症呢?也彻底好了么?”夏云舒皱眉,关切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扯唇,“抑郁症早就好了。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夏云舒抓起聂相思一只手握着,“话回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换作是我跟你一样经历了那些事,我不见得就能想得通透。”

    得知自己感恩戴德的恩人,其实就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原罪。

    再是绑架。

    险些流产。

    抑郁症。

    种种下来,活着便已经要用尽全力了吧。

    夏云舒心揪了下,心疼的看着聂相思,“相思,过去四年你已经吃了那么多苦。老天爷绝对不会再忍心让你再吃苦了。所以以后的每一天,你都会平安,幸福。”

    聂相思双眼雾蒙蒙的,偏头靠在夏云舒肩上。

    隔了会儿,才声,“云舒,你不打算告诉我,你跟徐叔发生的事么?”

    聂相思问完,便感觉脑袋下靠着的肩膀僵滞了下。

    聂相思在心里叹息,“算了,你什么时候想了,再告诉我吧。”

    夏云舒两扇长睫闪了下,“相思……”

    “欢欢。”

    夏云舒刚开口,隔着洗手间门板传来聂时聿稚气的嗓。

    聂相思和夏云舒同时一愣。

    这才猛然意识到,两人似乎在洗手间待的时间过于长了。

    聂相思忙抬起头,从洗手台上跳下来,快步走过去,打开了洗手间房门。

    夏云舒也从洗手台上下来,走了过去。

    站在门口的聂时聿看了看夏云舒,再看看聂相思,突地朝聂相思举起胖手,“爸爸的电话。”

    聂相思看了眼显示正在通话中的手机屏幕,微悻的拿过手机贴到耳边,声道,“三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