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80章 受宠若惊,荣幸之至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兰品海鲜餐厅。

    聂相思抵达餐厅便给战廷深打了电话,战廷深告知她,他和孩子们所在的包房,聂相思便径直去了包房。

    走进包房。

    聂时勤和聂时聿正吃得嗨,看到聂相思进来,聂时勤叫了声聂相思,聂时聿也就看了她一眼,两个家伙便继续埋头吃他们的。

    战廷深一改早上对聂相思不冷不淡的态度,轻挑着长眉,黑眸柔睨着聂相思,“吃了么?”

    聂相思讶异的看着他,点点脑袋。

    战廷深朝她伸出一只手。

    聂相思走了过去,把手放到他手心里。

    战廷深牵着她坐在他身边的位置,款款看着她,“给你剥点虾?”

    “……我刚吃火锅的时候吃了些。你吃吧。”聂相思盯了两眼时勤和时聿,对战廷深。

    战廷深没勉强她。

    隔了会儿。

    聂相思偏头看战廷深,“今天怎么想到带时勤时聿出来吃?”

    “孩子们想吃海鲜,非要出来,我就带他们出来了。”战廷深淡淡。

    聂时勤、聂时聿:呵呵。

    “是啊欢欢,爸爸太好了,还答应我吃完饭带我去动物园呢。”聂时聿弯起一双大眼看聂相思,模样童真萌帅。

    “是么?”聂相思意外的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望了眼聂相思,眸光亦保持着柔和去看聂时聿,薄薄的嘴角浅勾起,“嗯。”

    “爸爸也答应我,有空带我去博物馆。”聂时勤跟着。

    聂相思更惊讶了,猫眼闪闪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容淡静,自如的回望聂相思,“怎么这么看我?作为父亲,偶尔抽时间陪孩子们玩耍娱乐,不是很正常么?”

    聂相思抿唇,点头,“也是。”

    毕竟刚回潼市那会儿,战廷深也曾准备带时聿和时勤分别去动物园和博物馆。

    战廷深见聂相思一脸“没什么好奇怪”的模样,这才慢悠悠收回视线,似笑非笑睨向时勤和时聿。

    两兄弟见此,出奇一致的对战廷深露出了一口白牙。

    战廷深暗哼了哼。

    “好奇怪啊。徐叔怎么知道云舒回潼市了?”

    约莫十来分钟后,聂相思皱起眉,突地迷惑的嘟囔了句。

    战廷深听到,靠近聂相思的耳朵动了下。

    ……

    吃完海鲜,一家四口离开兰品。

    “欢欢,你跟我们一起去动物园么?”时聿拉着聂相思的衣角,扬起胖嘟嘟的脸对着聂相思。

    聂相思摸他软软的头发,想了下,,“嗯,好啊。”

    聂相思想起之前夏云舒过会联系她。

    而她到现在都没联系她,聂相思便以为她与徐长洋在一起,自己在这时也不好打电话过去打扰他们。

    想着等结束后,夏云舒自会联系她,到时候她再去找她也一样。

    时聿眼珠子一亮,伸出两只胖胳膊要聂相思抱。

    聂相思宠爱的点点他的鼻子,弯身就要抱他。

    然。

    聂相思刚伸出手,一条长臂便从聂相思和聂时聿中间穿了过来,一把将时聿给勾了过去。

    聂相思眨眼,抬眸去看。

    战廷深已经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家伙塞进了后车座的安全座椅。

    聂相思嘴角轻翘了下,站在原地看战廷深细致的给两个家伙扣上安全带,关上后车座车门,才朝副驾座走了去。

    “陈总这几年在地产界的发展势头勇猛,已然是这一行的佼佼者。陆某初来乍到,还要请陈总多多照顾才是。”

    聂相思将拉开副驾座的车门,一道含着浅笑客气的清冽男声适时从后传来。

    聂相思抵着车门的手就那么顿了下,但也只是顿了下,随即她便低头坐进了副驾座。

    “陆总得哪里的话。今日陆总能赏脸赴宴,陈某受宠若惊,荣幸之至。往后,陈某还得仰仗陆总赏口饭吃。”

    战廷深浅睨了眼从兰品走出来的一众人,跨步便要朝驾驶座走。

    “那不是战总裁么?”

    这时,一道惊异的声音平地响起。

    战廷深微皱了眉,没做停留,继续朝车头走。

    “战总裁。”

    陈总欣喜不已,几个大步就朝战廷深走了去。

    而其余人,除却陆兆年,均疾步跟了过去。

    战廷深轻抿唇,只得停下。

    不过高大的身形正好挡着副驾座。

    与此同时,副驾座的车窗也缓缓滑了上去。

    陆兆年看过去时,也只匆匆扫到了眼女人飘逸的长发。

    只是……女人?

    陆兆年星眸转深,望向被一众人围堵在中间气场冷峻矜贵的男人。

    自从四年前那件事后,他便鲜少出现在公众场合。

    是以那些想结交他谋利的人也没了机会。

    今天他出现在这里,又恰巧被这些人撞见。

    这些人不跟狗见着肉包子似的追过去才怪。

    陆兆年这般想着,又把目光移到了战廷深背后的车窗上,眼眸快速掠过一抹沉思。

    ……

    待战廷深终于摆脱那些人上车时,已经是五分钟后。

    聂相思从车窗口看了眼仍站在车窗外的那伙人,以及,始终站在那伙人后不远的陆兆年,粉唇微微抿了抿。

    车子驶出兰品海鲜餐厅已经有一会儿。

    战廷深抬眼清看一直盯着他不眨眼的聂相思,“有话就。”

    “……三叔,你就这样去动物园会不会也像刚刚那样,嗯……引起围观?”聂相思讪笑。

    战廷深微皱眉,从后视镜看聂相思。

    很显然。

    聂相思这个问题,问了相当于白问。

    因为,战廷深往动物园一站,势必会引起围观。

    而且到时候不定会遇到更尴尬的事。

    比如围观动物园,变成围观……战廷深。

    聂相思脑补了下战廷深被围观的画面……

    “噗……”

    聂相思喷了下,某人那张脸可能会成为风靡一时新的表情包吧!

    战廷深冷漠脸盯着聂相思一个人坐在副驾座上乐得上半身都颠了的样儿。

    时聿和时勤也是两脸无言的看着聂相思。

    ……

    途径帽子店时,聂相思让战廷深稍停了下,自己则下车,飞快买了一顶男士黑色鸭舌帽回来。

    于是,战廷深被迫带着一顶实在不怎么样的鸭舌帽陪三只逛了一回动物园。

    因为战廷深和聂相思都时刻注意着,所以在离开动物园时,倒也没被人认出来。

    坐上车。

    聂相思抬手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五点半了。

    聂相思拿出手机,见夏云舒仍是没联系她,心下便多少有了些担忧。

    犹豫了半响,聂相思到底放心不下,打开通讯录,拨出了夏云舒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快要自动挂断,夏云舒那边才接听了,“相思。”

    “……”聂相思瞠目,“云舒,你声音怎么了?”

    夏云舒在那边清了清喉咙,哑然,“噢,我刚睡了一觉,才醒。”

    声音哑得都快不出话了!

    睡一觉能哑成这样?

    聂相思看了眼战廷深,又从后视镜看了看聂时勤和聂时聿,,“我现在马上过来。”

    隔了好一会儿,夏云舒才低“嗯”了声。

    聂相思挂了电话,望向战廷深,“三叔……”

    聂相思刚开口。

    战廷深的手机却又在这时响了起来。

    聂相思顿住。

    ……

    酒店。

    夏云舒打开酒店房门时,两人都是吓了一跳。

    聂相思惊的是,夏云舒这会儿披头散发的,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脸也跟着肿了一圈,脸上还淌着未干的泪痕。

    而夏云舒惊愕的是,站在聂相思双腿两边,仰着白嫩脸萌萌哒望着她的两只包子。

    ……

    酒店房间有两张单人沙发。

    时勤和时聿分别霸占了一张。

    夏云舒洗了把脸,将一头长发特意扎高,因为这样显得精神些,与聂相思坐在大床上。

    聂相思担心的看着夏云舒,“云舒,怎么回事?”

    夏云舒深呼吸,“你先别问我问题,我脑子有点乱。”

    聂相思,“……”

    夏云舒蓦地从床上站起,走到时勤和时聿跟前,“家伙们,阿姨跟你们商量个事怎么样?”

    聂相思疑惑的看着夏云舒。

    聂时勤和聂时聿互相看了眼,再同时望向夏云舒,点点脑袋。

    夏云舒蹲下,双手分别握住时勤和时聿的一只手,杏眸认真的看着两个家伙,“忘掉刚给你们开门的那个怪阿姨!”

    聂相思眼角抽动了两下。

    “刚有人给我们开门么?”聂时勤懵懵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递给时勤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挑眉去看聂时聿。

    聂时聿眯眯大眼,“哥,刚没人给我们开门,是欢欢自己开的。”

    “哈。”夏云舒笑,凑上前,在两个家伙脑门上啵啵分别亲了下。

    被亲了,两个家伙也表现得特别镇定,只是耳尖飘过了一抹微红。

    “聂相思,你这一辈子算是圆满了。你看这两个家伙虎头虎脑的多可爱,而且忒聪明了点。哎呀怎么办,我要羡慕死你了!”

    夏云舒抓着时勤时聿的手不舍得放,哼哼唧唧的。

    聂相思看向时勤时聿,明澈的双眼掠过温柔,从床上起身,走到夏云舒身畔,伸手拉了拉她一只胳膊。

    夏云舒抬眼看聂相思。

    聂相思抿抿唇,朝洗手间走了去。

    夏云舒见状,眉心轻跳,在原地蹲了几秒,才对时聿和时勤笑笑,松开两人的手,站起,跟进了洗手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