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9章 我等了你这么久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可双手还没落下,聂相思突然停了下来,惊道,“徐叔!”

    夏云舒往下落的双手,就那么硬生生顿住了。

    聂相思和夏云舒此时还没走出火锅店,刚走到门口。

    而徐长洋就站在火锅店门外不远……微微喘着气,像是,赶着来的。

    并且。

    徐长洋还穿着浅灰色的家居服,只是家居服外套了件黑色长大衣,头发乱蓬蓬的……

    聂相思惊愕的目光从徐长洋头发滑到脚下。

    惊然发现,他脚上竟然只跻着一双黑色的人字拖。

    没错,就是人字拖。

    但是现在是冬天我天!

    聂相思吸气。

    主要是从她认识徐长洋开始,从未见过他这样“不修边幅”的模样,尽管他不修边幅也难掩他身上散发而出的尔雅气质。

    好吧,因为人长得好看,怎么任性都好看!

    大约是跑来的缘故。

    徐长洋垂着身侧的双手骨节有些红。

    他握了握掌心,清眸只在聂相思身上停了下,便直直锁在夏云舒脸上。

    夏云舒此时已经将手拿了回来,轻然放进大衣兜里,没有回避徐长洋,目光温凉的与他对视。

    仿佛,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徐长洋双手捏得更紧,出口的清冽嗓音平添几分喑哑,“回来了。”

    “嗯。”夏云舒从衣兜里抽出一只手,挽住打算退到一边的聂相思的胳膊,用力将她扯到自己身边。

    聂相思,“……”略尴尬。

    “知道我女票还活着,所以回来看看,别误会。”夏云舒。

    女票?

    徐长洋拧拧眉心,看聂相思。

    聂相思讪讪摸自己的鼻子,“她是我男票。”

    徐长洋眉头皱得更深,现在的姑娘喜欢这么玩儿?

    “来吃火锅啊?”

    夏云舒勾唇,笑眯眯的看着徐长洋。

    “不是。”徐长洋也是耿直,“我找你!”

    喔噢……

    聂相思抬手扶额。

    有种莫名其妙当了电灯泡的赶脚!

    夏云舒脸僵了一秒,旋即恢复如初,“这就稀奇了。”

    徐长洋吐了口气,蓦地迈腿朝里走来。

    夏云舒放在聂相思臂弯的手禁不止收紧,随着徐长洋越走越近,漂浮在她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僵,最终在他停在她面前时,彻底分崩离析。

    徐长洋眯眼盯着夏云舒闪烁的双眼,转而看聂相思,“廷深现带着时聿时勤在兰品吃海鲜,现在赶过去他们应该还没结束。”

    三叔带两个家伙出来了?

    聂相思眨眼。

    “时勤时聿是谁?”夏云舒迷蒙。

    “你想知道他们是谁,我待会儿告诉你。”

    不等聂相思回答,徐长洋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皱紧眉,不看徐长洋,只望着聂相思。

    聂相思头皮发麻,“徐叔,不如我们一起过去吧?”

    徐长洋眯眯眼,缓缓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心突突的跳。

    突然发现,原来不止她家三叔这么不声不响的盯着人看吓人,原来徐叔也一样。

    “……那,那我……”

    聂相思为难得要死。

    “你先过去吧,待会儿我联系你。”夏云舒瞧着聂相思脸都要皱成包子了,体谅她夹在她和徐长洋中间难做,便道。

    聂相思听话,立刻感动的看着夏云舒,一脸“就知道男票对我最好”的模样。

    夏云舒松开聂相思的手。

    本以为聂相思怎么也要意思意思的表现下对她不放心和歉意,哪知道,她手刚从她手臂拿出,她跑得比谁都快!

    夏云舒看着聂相思头也不回走掉的背影,暗咬牙,登时后悔自己刚刚的一时心软!气死了!

    靠近某人的手臂忽而被握住。

    夏云舒精致的眉毛挑了下,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徐长洋,“徐大老板这是几个意思啊?”

    徐长洋沉沉盯着她,“以前不是总调皮喜欢叫我徐叔叔么?不叫了?”

    “以前是我年纪,不懂事,没点分寸。徐大老板千万别见怪。”夏云舒笑得人畜无害,甚至还带了那么点谄媚的意味。

    徐长洋清隽的面庞却越来越黑,“你有能耐就一直在我面前保持现在你这张脸上的表情,我一点,一点也不觉得膈应!”

    夏云舒噘嘴,伸手去拨徐长洋在她胳膊上的手,“我又不是卖笑的,当然做不到无时无刻都这样笑。”

    徐长洋猛地放手捏住夏云舒推他的那只手。

    那一下,疼得夏云舒脸都抖了抖,对着徐长洋那张清丽的脸笑意仍是不减半分,“这里可是公众场合,徐大老板这样……不太合适吧?”

    徐长洋眸光闪过一丝阴狠,怒极反笑,“这里的确不太适合!”

    他这话一落,高大的身形一弯,抓着夏云舒一只手强迫她勾在他脖子上,直接将夏云舒打横抱起,阔步朝火锅店外走。

    夏云舒心脏激跳,后牙槽已经咬紧了,憋气憋到一张脸涨红,用力盯着头顶那张轻绷的俊脸,压着喘息道,“你别过分!”

    徐长洋冷测测盯了眼夏云舒,“不叫我徐大老板了?”

    “徐长洋……”

    “叫我徐叔叔!”

    “……你变态!”夏云舒脸都气紫了!

    徐长洋睨见,眉心蹙紧,“我过,只要你回来,我便不会放手!夏云舒,你是我的!”

    “我过了,这次我回来是因为相思!”夏云舒恼怒盯他。

    “我不管!”徐长洋滑动喉结,垂眸深深看着夏云舒。

    这一瞬间,夏云舒在徐长洋眼底看到了如潮般的隐忍。

    “我只知道,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就默认你是愿意了,愿意重新回到我身边!”徐长洋沉哑着嗓音道。

    夏云舒却是冷冷笑出声,“回到你身边?回到你身边干什么?跟别的女人一起伺候你么?徐长洋,你还想着享受齐人之福?”

    徐长洋下颚猛地绷紧,一双润瞳刹那猩红。

    他没再开口,但也没将夏云舒放下。

    走到路边停靠的宾利车前,夏云舒趁徐长洋滕手去开车门时,猛地在他怀里扑腾。

    徐长洋紧缩眉,担心她摔到,只好将她放下。

    夏云舒双脚一着地,便快速往后退了几步,一张脸在阳光下通红,那双怒怒看着他的杏眸亦濯濯闪着光,整个人站在那儿,生动鲜艳得让人想抱着就不放。

    徐长洋握了握掌心,就要跨步上前。

    夏云舒也又猛地朝后退了数步。

    徐长洋脸一沉,停下,润眸黑压压的看着夏云舒。

    “徐长洋,我不愿意!永远也不会愿意!”夏云舒握紧双拳,定定盯着徐长洋,语气坚定。

    “夏夏……”

    “徐长洋,我还是三年前那句话。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看在我也曾心甘情愿把自己交付给你的那颗真心上,我希望你放手。我们不要再纠缠不休!我真的,真的很厌恶这样的关系!”夏云舒眼角透着一丝红,语气却格外坚毅。

    徐长洋心脏钝疼,清眸亦染上缕缕潮热,哑然道,“夏云舒,你这么狠!!”

    夏云舒眼前顿时一片模糊,甚至连徐长洋的脸都看不清,“你没资格这么我!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他带给她的痛,比起她那个家,比起这世上所有对她的不公和残忍所带给她的疼痛,胜千倍,万倍!

    “呵。”徐长洋蓦地笑出声,清逸的面庞骤然扭曲狰狞,“夏云舒,你好好记住你今天对我所的话,一定要记住!”

    夏云舒抬起下巴,努力堪动嘴唇,“你不用提醒我,因为我绝对不会忘!”

    “好,很好!夏云舒,你很好!”徐长洋怒极,声线都钝沉沉的,“从今天开始,我徐长洋就当从未认识过你夏云舒!如你所愿,我们永不再见!”

    “那就再好不过了!”

    夏云舒笑着呢喃,随后转身,毅然决然的往前走。

    看到夏云舒转身的瞬间,徐长洋猩红眼眸里陡然盘升而出的慌乱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夏云舒,夏云舒,你当真这么狠心!”

    夏云舒依旧只留给徐长洋一个冷漠绝情的背影。

    “夏云舒!!”

    徐长洋攥紧双拳,猩热的液体漫到他眼眶,“夏云舒,我认输,我认输!你回来!”

    夏云舒没有回头。

    “夏云舒,你回来,我什么都听你的。”徐长洋哑然完这话,突地朝夏云舒狂奔而去。

    也就在徐长洋奔去的一刻,夏云舒亦猛地朝停在路边等待乘客下车的出租车跑去。

    一上车,夏云舒便道,“师傅,我赶时间,麻烦您快点!”

    司机诧异的从后视镜看夏云舒。

    不为别的,只因夏云舒的嗓音异常的沙哑。

    而从后视镜里看到夏云舒的脸时,司机又是一惊,“姐……”

    “夏云舒……”

    “求您快点!”夏云舒突然哭着大吼。

    司机吓了一跳,只好道,“好。”

    “夏云舒……”徐长洋的双掌拍到出租车后车座的车窗时,出租车猛地朝前飙驶了出去。

    徐长洋整个身体不由得往前一跄。

    可他顾不了这么多,身体刚稳,便飞奔着追了上去,“夏云舒……”

    徐长洋时时盯着出租车后车座那副冷漠的背影,眼角卡着的猩红终于如冰珠子般猛然掷落,“夏云舒,夏云舒我等了你这么久……夏夏……”

    “哇呜……”

    出租车上,司机懵懵的从后视镜看着已是泪流满脸,捂着双眼痛哭的夏云舒,无意识的便轻叹了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