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8章 你敢再污点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正在左顾右盼的夏云舒闻言,一下朝聂相思这边望了过来。

    “云舒。”聂相思忍不住将手伸出车窗,远远的朝夏云舒挥手。

    夏云舒下巴轻抬了抬,踩着短靴慢悠悠的往聂相思这边走。

    聂相思欢喜的闷笑,眼睁睁看着夏云舒故作矜持的慢走了一段路后,终于朝她这边跑了过来。

    聂相思赶紧推开车门,钻了下去。

    “云舒。”

    “聂相思!”夏云舒一把抱住聂相思,畅快的笑,“你丫的,非得等我跑过来,就不能表现得热情点。”

    聂相思咯咯笑,手扶着她的背,“果然变成大美女了。”

    夏云舒松开聂相思,挑高眉拨了拨自己的长发,“姐姐我一直都是!”

    “是是是,夏大美女,快上车吧。”聂相思笑得眉眼弯弯。

    夏云舒捏了下聂相思的脸,仔细的盯着她的眼睛,声,“真好。”

    聂相思拉了拉她的大衣。

    两姐妹相视一笑,这才上了车。

    坐进车里,聂相思系上安全带,瞧着夏云舒也系上了,,“咱们现在去哪儿?”

    夏云舒歪歪头,一双杏眸亮闪闪的看着聂相思,“先找个酒店咱们好好聊聊天,之后再。”

    酒店?

    聂相思睫毛闪了下,笑道,“好啊。”

    聂相思载着夏云舒缓缓驶出机场。

    而在聂相思之前停车的地方后不远的一辆黑色轿车里。

    某个包子白胖的脸一皱,大眼瞅坐在驾驶座某个脸色阴转晴的男人,没头没脑的了句,“唉,可怜的欢欢。”

    驾驶座上的战廷深,“……”

    “我反正是无条件相信我老妈。”聂时聿摊摊白胖的爪子,撇着嘴。

    “加一。”聂时勤难得跟聂时聿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战廷深脸抽动了几下,清了清喉咙,“中午想吃什么?”

    聂时聿低下脑袋,胖手悠闲的抓了抓身前的安全带,语气特别的“随意”,“中午要是可以来顿海鲜大餐就好了。”

    “……嗯,带你们去吃海鲜。”战廷深脑门已经滑出一根黑线。

    “今天天气这么好,如果吃完海鲜大餐再去动物园散散步就更棒了。”聂时聿。

    战廷深脑门刷地下全是黑线,轻抿着薄唇没应声。

    聂时聿挑起眼皮一角盯了眼战廷深,又慢悠悠叹了口气,,“要是欢欢知道我们跟她来机场……”

    “吃了午饭去动物园的提议,很有想法。所以我,同意。”战廷深。

    聂时聿抿住嘴,心下已经爽翻了,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脑袋往后一靠,看着战廷深,“那就这样决定了。”

    战廷深眯眼,“趁火打劫”是吧?!臭子!

    “今天吃完午饭,再去动物园,可能就没时间去博物馆了。那就下次吧。”聂时勤望着战廷深,理所当然。

    战廷深从后视镜睨着聂时勤,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大约没想到一向懂事挺他的聂时勤,照样“该出手时就出手”,一点也不含糊!

    聂时勤见战廷深看向他,登时对他咧开嘴笑了笑,“爸爸,我想你应该不想让妈妈知道你……”

    “成、交!”战廷深闭眼!

    瞬间觉得这两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两个都是“魔王”!

    要是有个像他们家思思那样的闺女就好了!

    这般想着。

    战廷深暗自决定,一定要加紧调理好聂相思的身子,尽快生个萌人的闺女出来!

    否则,他早晚会忍不住把这两只魔王给扔出去!(聂相思生气脸:这才多久啊,就开始嫌弃亲儿子了?早知道让他俩不认你这个亲爸了!战廷深淡定脸:认不认都是我儿子!时勤时聿内心独白:好后悔这么轻易叫爸爸!)

    ……

    逸景酒店。

    616号房前,夏云舒双手插进大衣兜里,看着聂相思用房卡开门,轻声,“我的钱都用来买机票了。”

    聂相思低低垂着长睫毛,打开房门,回头对夏云舒明媚的笑,“为了看我,还真舍得。”

    夏云舒瘪瘪嘴,“等我以后赚钱了……”

    “你咱们俩这样,像不像……异地恋?”聂相思对夏云舒眨眨眼,“男盆友各种省吃俭用攒钱,就为了买张机票去另一个城市看她的女友……云舒,你实话,我才是你的真爱吧?”

    夏云舒怔怔盯着聂相思柔嫩无暇的脸,杏眸里藏着一丝红。

    聂相思叹气,伸手拉住夏云舒的手,牵着她走进酒店房间。

    将房卡放在卡槽里,关上门,拉着她房间里走。

    聂相思开的是一间大床房,因为不是很高级的酒店,价格也就三五百。

    两人坐到床上,聂相思才看着夏云舒,“云舒,我知道你很要强,也并不觉得要强不好。但是在我面前,不用把自己绷得那么紧,也不需要那么强。嗯……我会心疼的。”

    “去……”夏云舒嗔盯了眼聂相思,“还真拿自己当我女盆友啦?”

    “我不是么?”聂相思眯眸,“威胁”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哈哈大笑,一把将聂相思推到床上,压了下去,“是是是。你是我的女盆友,心肝,宝贝儿,快来你亲爱的我亲亲,我都想死你了。”

    “哈……别闹了云舒,哈哈……痒死了……”

    “嘿嘿,痒……”

    “……夏云舒!你敢再污点么!”

    “哎哟,脸红了。”

    “……”无话可!

    ……

    聂相思和夏云舒在酒店闹了会儿,已经快中午,所以两人决定先去吃午餐,然后再回酒店继续唠嗑。

    走出酒店,聂相思问夏云舒,“想吃什么?”

    “你知道我是重口味。火锅。”夏云舒也没跟聂相思客气,直接。

    聂相思想了想,“这附近好像就有一家挺有名的火锅店。”

    “那我们就去那家。”夏云舒一挽聂相思的胳膊,。

    聂相思笑,“欧克。”

    于是两人步行去了火锅店。

    没要包房,两人直接在餐厅大堂找了个靠窗能晒到阳光的餐位。

    “两位要什么锅底?”服务员问。

    夏云舒悟了悟自己的肚子,想到自己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就,“中辣的就行。”

    “鸳鸯锅,麻辣的就要中辣。”

    夏云舒刚完,就听聂相思。

    服务员放下菜单离开后,夏云舒边点边轻哼着声咕哝,“几年不见,你口味都变了。我记得以前你跟我一样,无辣不欢。”

    聂相思含笑看着她,“现在老了啊,吃不了太辣。”

    夏云舒瘪瘪嘴,心底到底起了一层惆怅。

    四年的光阴。

    长不长,短却也不短。

    能改变一个人的口味,就能改变其他。

    聂相思抿唇盯着夏云舒。

    她脸上虽没有太多变化,可她周身散发而出的气息却很明显的落寞了分。

    四年不见。

    除却刚见面时的欣喜,相处之后,两人对在彼此生活里消失了四年之久的空白,以及在这段空白里各自的改变无形中浮现,那种尴尬和怅然也悄然爬上了两人的心扉。

    点完餐后。

    聂相思和夏云舒四目相对,竟突然之间,谁都不知道该点什么好。

    直到服务员将饮料和锅底分别送上来。

    聂相思握着装着饮料的玻璃杯,低头,贝齿一下一下咬着吸管,装作不经意的,“几年前出了点事,现在身体还没全好,所以不能吃得太辛辣。其实,其实我挺馋的。”

    夏云舒猛地怔住,抬眼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垂着眼皮嘬饮料,口口的往喉咙里咽。

    心尖蓦然涌上的难过和自责叫夏云舒眼眶顷刻红了个透,艰涩动了当嘴唇,“出了什么事?”

    聂相思边喝饮料边弯着眉眼抬眸看夏云舒,“吃完回酒店慢慢告诉你。”

    夏云舒抿唇。

    服务员相继将两人点的餐送上来。

    聂相思见锅底滚沸了,夹了一片毛肚放到麻辣锅里烫。

    夏云舒瞪大眼,“你干么?”

    “吃啊。”聂相思。

    “……闹呢!”夏云舒皱眉,抬起筷子要敲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却一下夹起那片毛肚放到了夏云舒碗里,“给你的。”

    夏云舒,“……”

    这才收回筷子,“这还差不多。”

    聂相思笑,“不错啊,还真有点男盆友的样子!”

    夏云舒夹起毛肚放到嘴里,冲聂相思抛媚眼,“女票烫的就是香。”

    聂相思谑笑。

    之前的那点尴尬和怅然,随着两人笑笑闹闹一场,化解开。

    实则。

    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只要彼此还愿意敞开心扉,多一句解释和坦白,而不是一味要求对方理解,忍让,无条件信任,包容,便能长长久久。

    毕竟,世上本没有什么无缘无故便能长久得到的东西。

    一味的索取和获得,而不付出,最后注定也只是失去。

    聂相思懂,夏云舒也懂!而同时,她们也都珍惜着。

    ……

    吃完火锅,聂相思结完账,夏云舒便赖过来,抱着聂相思的胳膊,把下巴搁在她肩上,像只粘人讨喜的狗瞅着聂相思,哼唧道,“开房要女票出钱,吃饭还要女票出钱,我这个男票当得真是好尴尬。”

    “噗……”聂相思笑,伸手摸她的头,“我知道你是潜力股。所以我现在对你的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因为我知道,不久的将来,你会努力赚钱让我这个女票过上好日子的。”

    夏云舒感动兮兮的去抱聂相思的肩。

    可双手还没落下,聂相思突然停了下来,惊道,“徐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