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7章 孩子们在呢,像什么样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七点半。

    战廷深带聂相思和时勤时聿抵达了明月阁。

    到达包房,翟司默跳出来一下抱住了一只肉球,结果惨遭嫌弃。

    翟司默现在也能分辨了,一般这个嫌弃他的包子就是聂时聿,而另一个则是聂时勤。

    聂相思看了眼包房里人,没瞧见徐长洋,疑惑道,“徐叔还没到么?”

    “这呢。”

    徐长洋温雅的嗓音从聂相思背后传来。

    聂相思一愣,回头去看。

    可入目的情景却让聂相思眼眸蓦地凝了凝。

    因为徐长洋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女人看到聂相思,嘴角挽起柔笑,上前牵起聂相思一只手,“才几年不见,就不认得我了?”

    女人的声音很软,软得仿佛能滴出水来那种。

    聂相思呼吸了口,笑道,“我不认得谁,也不会不认得林姐姐。”

    林霰这才伸手抱住聂相思,“欢迎回来,相思。”

    聂相思挑眼去看徐长洋。

    徐长洋面上不显山水,只温润的回看聂相思。

    聂相思微疑的轻眨眼,伸手回抱了抱林霰。

    ……

    “这两个家伙真是太萌太可爱了。相思,廷深,你们真有福气。”林霰望着时勤和时聿的眼睛虽柔软,却难掩怅然和伤感。

    聂相思看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挑挑眉,剥了只虾放到聂相思盘子里。

    林霰看到,又是一笑,“廷深对相思还是这么体贴宠爱。真好。”

    聂相思眼睛闪了下,对林霰,“慕叔叔对林姐姐也是好得没话,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

    聂相思这话一出,包房的气氛一下有了丝微妙的变化。

    聂相思只当察觉不出,笑盈盈的看着林霰微僵的脸。

    徐长洋轻眯眸,清润望了眼聂相思,“你家三叔给你剥了这么大盘虾,还不够你吃的,要徐叔再动手给你剥点么?”

    聂相思看徐长洋,“我可不敢让徐叔帮我。”

    “怎么不敢?”徐长洋笑着,脾气好得一塌糊涂。

    聂相思吸气,“徐叔就算剥虾也是剥给你未来的妻子。我可不敢抢了先。”

    徐长洋轻笑出声,无奈的盯着聂相思摇摇头。

    “别顾着话,吃。”战廷深柔柔盯了眼聂相思,温声。

    聂相思对战廷深笑笑,夹起一只虾往嘴里喂。

    “相思刚回来,这几年发生的事还不太清楚。”

    林霰在这时慢吞吞。

    聂相思垂着眼,默默把虾放到嘴里,细细的嚼。

    “其实我跟你慕叔叔最近正在谈离婚的事宜。”林霰扯扯嘴角,一张脸尤其苍白,看着我见犹怜。

    聂相思刚咽到喉咙的虾就那么卡住了,忙坐直身看向林霰,“林姐姐,我不知道,对不起。”

    林霰对聂相思虚弱的笑笑,“没事。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

    聂相思眼珠子转了转,又溜到徐长洋面上。

    徐长洋还是那副风雨不动的模样。

    聂相思蹙起眉尖。

    ……

    吃完晚餐,翟司默提出去酒吧嗨,战廷深称自己拖家带口的去酒吧不合适,带着聂相思和两个家伙就那么扔下一拨人走了。引得翟司默等人连连对战廷深的背影翻了好几个白眼。

    回别墅的路上,聂相思靠坐在副驾座,脸偏向车窗口,沉默不语。

    战廷深从后视镜看她,默了半响才,“许多事,多思无益。”

    聂相思闻言,转头看战廷深,眼睛里藏着一份郁色,“林姐姐不是很喜欢慕叔叔么?我记得慕叔叔对林姐姐也不错。他们为什么要离婚?”

    战廷深目光直视前方,“不是每件事的发生都有原因。”

    这世上的事,本就是因果循环,怎么会没有理由?

    “……是因为徐叔么?”聂相思想了想,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皱眉盯着战廷深道。

    “为什么这么问?”战廷深偏头看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眯眼,“徐叔一直喜欢林姐姐不是么?今晚的聚会,徐叔又带林姐姐出现。难道不是徐叔跟林姐姐在一起了?”

    战廷深几个兄弟间的聚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除了各自的家人以及……女人,几人都不会带不相干的人。

    以前聚会,林霰都是由慕叔带着……

    可现在却是被徐长洋带来的。

    两人的关系,难道还不明显么?

    以前因为慕叔的关系,聂相思对林霰始终抱着一份尊重和友善。

    然而今天她与徐长洋一同出现,聂相思的心情莫名的就起了变化,怎么也无法用以前的心态面对林霰。

    甚至看到她,心里会……膈应!

    战廷深觑见聂相思脸上难掩的愤懑,墨瞳轻掩,“林霰与我们认识了十多年,彼此都是朋友,你四哥邀请她来参加聚会也没什么不可以。”

    “你想,林姐姐今天来不是徐叔带来的,是四哥邀请她来的?”聂相思挑高眉毛。

    “这得问你四哥。”

    聂相思,“……”不是他引导她往那方面想的么?现在又要她问楚郁?

    “另外,你不觉得你对长洋的称呼也该改改了?”战廷深忽然。

    “……”聂相思拿眼角瞥他,“改什么?大哥?”

    徐长洋大战廷深月份。

    但战廷深向来都是无视的。

    嗯,貌似他们几个挺在意这个排行的。

    战廷深一下就不话了。

    聂相思还想什么,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聂相思看了眼战廷深,从兜里摸出手机,眼尾扫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大眼登时亮了亮,飞快接听,“你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夏云舒。

    听到聂相思欢快的声音。

    战廷深黑眸微深了深,皱眉后视镜盯聂相思。

    “这周五么?好啊好啊,我都有时间。”

    “当然没问题。”

    “哈哈。你的。那我拭目以待。”

    “嗯,你去忙吧。注意身体。”

    “么么哒~~”

    听到聂相思对着手机“mua”了那下,战廷深登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聂相思浑然不觉,喜滋滋的将手机放到兜里,脸明媚的转向车窗口,刚才那点抑郁和不快在这通电话后,全然消失不见。

    战廷深脸已然隐隐的黑了下来,但这时,只是抿紧了薄唇,什么都没问。

    ……

    眨眼到了周五。

    一家人围着餐桌吃了早餐,从餐厅出来,时聿和时勤又玩上了。

    聂相思从早上起来,脸色就发亮,那双乌黑的眼珠子更是时时透着光芒。

    战廷深不动声色的看在眼底,依旧什么都不。

    快八点,聂相思见战廷深还跟家待着,疑惑道,“三叔,你今天不去公司么?”

    “你希望我去公司?”

    战廷深语气平平,可聂相思听得却是愣了愣,看着他,“公司不忙了?”

    “你希望我每天都很忙?”战廷深又,语气还是淡淡的。

    聂相思,“……”有种莫名其妙被怼了的感觉。

    到了九点,战廷深还是坐在沙发里,什么也不干,就是偶尔跟时勤时聿互动下。

    但聂相思,他却是彻头彻尾的忽视掉了。

    聂相思心思多半已经飞到外面去了,虽然觉得战廷深有些怪怪的,但也没多想。

    十点。

    聂相思突然从沙发里兴冲冲的站起,步伐轻快的朝二楼奔。

    战廷深半张脸都阴了,眸光黑沉沉的盯着二楼。

    不到十分钟。

    聂相思穿戴整齐从房间里急不可耐的跑出来。

    战廷深靠在沙发里,望着聂相思的眼眸又变得沉静如水。

    聂相思冲到客厅,在时勤时聿的脸上各自亲了亲,柔柔,“妈妈有事出去一趟,你们在家要乖乖听爸爸的话。”

    时勤时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战廷深。

    聂相思走到战廷深边上,弯身要去亲他的脸颊。

    不想战廷深冷冷避开了,一本正经,“孩子们在呢,像什么样子?”

    聂相思噎了下,只好作罢,,“你今天不去公司,那就由你照看时勤和时聿。我可能回来得有点晚。”

    “时勤和时聿是我的儿子,我自然会照看。”战廷深盯着她。

    “……”聂相思抿唇,古怪的看着战廷深。

    怎么感觉今早总被他怼?

    “不是急着出去,还愣着干什么?”战廷深。

    “……噢。”聂相思狐疑的眨眨眼,转身往客厅走了几步,忽地停下,转头看向战廷深,“我没跟你么,我是……”去见云舒。

    只是聂相思还没完,被她握在手心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聂相思一顿,低头看手机。

    见是夏云舒打来的,聂相思忙接听,也忘了要跟战廷深什么,边接电话边走到玄关,快速换了鞋走出了别墅。

    聂相思出去没一会儿,战廷深便听到汽车发动驶远的声响从别墅外传来。

    战廷深握了握拳,凉凉眯了眯黑眸,去看仍旧睁着骨碌碌的大眼盯着他的时勤时聿,,“爸爸中午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时勤、时聿,“……”他们不好,就可以不去么?

    ……

    上午十一点,潼市机场。

    聂相思刚将车停在机场外,便瞧见一道高挑纤瘦的身影从机场入口走了出来,四周顾望。

    聂相思欣喜的勾唇,放下车窗,解下身上的安全带,探身到副驾座那边的车窗口,对着那道纤盈身姿道,“云舒。”

    正在左顾右盼的夏云舒闻言,一下朝聂相思这边望了过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