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6章 叫声老公我听听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的脸仿佛也似被火点着了般,红得像颗熟透的西红柿。

    战廷深紧贴着她,让她感受到他因她而起的急切。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聂相思便看到他脑门起了一层的薄汗,俊美的面庞绷得有些紧,还红。

    聂相思心尖被戳了下,抬起撑在厨台上的双手抚上他的脸,双眼含着几分羞意,湿漉漉的看着他,在他严实的封锁下,颤颤抖抖的,“先吃东西,行么?”

    战廷深两道眉毛紧插进鼻翼,一只大手猛地捏住聂相思贴在他脸上的手,放在他突突往外弹跳的颈动脉上,对聂相思话的嗓音,仿佛带了那么一丝丝的虚弱,“答应我,我就放开你,吃东西。”

    聂相思睫毛湿湿的蒲扇了两下,羞得声,“你先吃东西,吃了再。”

    “不好。”战廷深更紧的捏着她的手。

    聂相思感觉指节都要被他捏碎了,挑起眼睛,怨恼的盯他,可目光一触及到他难受沉绷的俊脸时,又一下软了下来,在心里轻叹了声,踮起脚尖,在他薄薄的唇角吻了下。

    战廷深闭了闭眼,嘴角划出一抹痛快的笑,这才松开了聂相思。

    ……

    餐厅。

    聂相思坐在战廷深对面,手托着腮,看着他斯文的进餐。

    他似是很高兴,慢条斯理咀嚼食物时,嘴角都勾着一缕薄笑。

    这人不爱笑,可笑起来是真的迷人。

    聂相思莹润的双眼里不知不觉涌现出更多的温柔,看着战廷深的模样,颇有点在看时勤时聿时的样子。

    战廷深觑见,右眉往上挑了下,倒也没什么,只是吃饭的速度快了些。

    战廷深吃好,放下碗筷,聂相思起身就要收拾。

    战廷深却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大阔步绕过餐桌走到聂相思身边,在聂相思惊愕的目光下,不由分将她打横抱起,脚步如飞的朝餐厅外走。

    聂相思眼睛瞪得圆圆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没完没了。

    从下往上看他扬起的嘴角,聂相思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脑袋一歪,心甘情愿的靠在他胸膛。

    战廷深见状,往楼上奔的步伐便跨得更大更急。

    ……

    战廷深本想抱聂相思去他的房间,但临门一脚,他却转进了聂相思的卧房。

    进屋后,直奔洗浴室而去。

    洗浴室里。

    热气氤氲笼罩着整个洗浴室,盛满热水的瓷白浴缸里,聂相思被战廷深死死锁在怀里,坐在他遒劲泵胀着力量的大腿上。

    “三叔。”聂相思求饶的用脸蹭战廷深的鼻翼,大眼里卷淌着一汪的水汽,“我好困。”

    战廷深一下一下吻聂相思白嫩的脸颊,黑眸里暗欲丛生,“你答应我了。”

    聂相思委屈的看他。

    表示都一个多时了,而且,她手腕都快断了好么?

    战廷深掐着聂相思的嘴角,封住她的唇深吻,轻敛的眉宇间藏着不明显的疼惜,“你你,怎么就生得这么娇弱。我现在又不能真的对你……就怕有个什么闪失。所以,只能用这个方式。”

    可是,又怎么都不够,不行……

    是以,才这么久都……

    战廷深眉头打结,发狠的捉住聂相思狠狠吻了一通。

    聂相思听得迷迷糊糊的,什么不能真的对你?只能用这个方式?

    最后,聂相思又生熬了快十分钟,某人这才猛地靠在她肩上,消停了下来。

    聂相思手都要抖废了。

    这样一番折腾,等两人回到卧室床上,已经快深夜两点。

    战廷深面上仍泛着一缕薄红,薄唇轻贴着聂相思的耳畔,“明天开始,定要让张姨好好给你调养身体。”

    聂相思没多想,脸靠在他胸口,“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要再吃几帖药就好了,没什么需要调理的。”

    战廷深皱眉,半响,吻了下她的耳朵,“睡吧。”

    聂相思闭上眼,没几秒,又忽地睁开,抬头看向他,“你今晚该不会还要加班吧?”

    战廷深低眸浅凝着她,长指拨了拨她面颊的发丝。

    “……”聂相思气闷,拿下他的手,“你当你自己的身体是铁打钢铸的么?天天这么熬也没问题!?”

    看到聂相思鼓起的腮帮子,战廷深目光掠过一抹轻柔,“别担心我,我有数。”

    “你有什么数?整天不吃不喝忙工作叫有数?”聂相思瞪他,看着气怒,实则是心疼到不行了。

    战廷深轻抿唇,指腹抚了抚她的下巴,勾唇,“真是长大了,开始教训人了。”

    “你今晚必须睡觉!”

    聂相思不管他什么,大眼分明的盯着他,严肃道。

    战廷深眉尖拧了下,在她下巴上的手往后轻拥住她的脑袋,下巴搁在她发顶。

    他坚硬的喉结,就正好抵着聂相思的额头,他开口话时,聂相思便能感觉到他的喉结在她额头上下滑动的轻微振幅,“睡觉可以,不过……”

    聂相思黑线,叫他睡觉还附带条件的?

    “不过什么?”聂相思闷闷。

    战廷深垂眼,深深盯她,“叫声老公我听听。叫得好听,我就听你的,睡觉。”

    聂相思一张柔嫩的脸一下娇红,忙埋下脑袋,声哼道,“头一回遇到这么不讲理的。”

    “叫不叫?”战廷深抚她的头发,沉然的嗓音分明就是自信满满,笃定聂相思一定会叫。

    聂相思用力咬唇,忿忿掐他的腰,“你别得寸进尺!”

    他擅自把她从榕城带回潼市的事,她还没消气呢?

    就给他煮了两次夜宵,就开始要求别的了?

    想得真好!

    聂相思这次,真就不叫了!

    ,“你要去加班行,大不了你加多久的班,我就不睡觉陪你!”

    战廷深,“……”

    心下又闷又免不得生出些许骄傲来。

    他的丫头真是长大了,也开始会拿捏人了。

    “你赢了。”战廷深眯眯眼,笑哼。

    聂相思挑挑眉毛,飞快从他胸口抬起头,瞄了他一眼。

    战廷深探臂关了灯。

    卧室里除却从窗台洒落的点点光晕,暗了下来。

    好几分钟,两人都没再开口。

    战廷深以为聂相思累了,想休息,低头啄了下聂相思的脑门,便要抱着她睡觉。

    不想这时,聂相思清醒的嗓音又响了起来,“我今天看到太爷爷了。”

    战廷深在黑暗下睁开双瞳。

    “太爷爷好像……苍老了好多。”聂相思嗓子眼似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声音沙沙的。

    战廷深低眸看聂相思。

    聂相思亦在这时,抬起头看他,饶是在夜里,都能看到她眼底闪烁的亮光。

    战廷深搂紧她的身子,“人之衰老,是人生常态。爷爷会老,将来的我们,也会。”

    “三叔,我想……”

    “再等等。”战廷深不等聂相思完,便道。

    “……等?”聂相思不解,“等什么?”

    战廷深深盯着聂相思的眼睛,“听三叔的话。”

    聂相思皱眉,满眼的迷惑。

    ……

    眨眼间,聂相思回潼市已经一个礼拜。

    这一个礼拜,聂相思每天都会给容甄嬿打电话,不会刻意问什么,只要听到容甄嬿的声音,她便能安心。

    这天,聂相思如常给容甄嬿打电话。

    只不过接听的却不是容甄嬿,而是聂怫然。

    “妹。”聂怫然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还是有些虚弱无力。

    聂相思只怔了下,“姐,你身体怎么样了?现在是已经出院了么?”

    聂怫然轻轻笑了笑,“是啊,本以为很快就能出院,不想拖了一个礼拜。有奶奶和你哥照顾我,我能不好么?所以,别担心我。”

    “……奶奶她已经知道了?”聂相思声道。

    “我现在这幅样子,臧天霸嫌弃都来不及,又怎会管我?只有奶奶和臣燚会无条件的接纳我照顾我。我若要回家调养身体,奶奶那儿就势必瞒不住了。”

    聂怫然着,苦涩一笑,“只是奶奶现在很生气,都不肯跟我话。”

    “奶奶是心疼姐。”聂相思。

    “我知道啊。”聂怫然叹气道,“不我了,你在潼市如何?一切都还好吧?”

    聂相思掩下睫毛,“嗯。我这边都挺好的。”

    “那就好。”聂怫然长舒了口气,“我还担心你在那边无依无靠受欺负呢。现在听你这么,我就放心了。”

    “……有我三叔在,我怎么会收欺负。”聂相思暗吸气,笑。

    “嗨。看我,就是瞎操心。战总裁能力无边,又那么看重你,在意你,哪会让你受欺负。”聂怫然讪然。

    “姐,你好好照顾自己。”聂相思勉力扯扯嘴角,道。

    “嗯。”

    挂了电话,聂相思握着手机发了会儿呆,又拿起手机给聂臣燚打电话。

    只不过聂臣燚没接,聂相思猜想他在忙,便没再继续打。

    这一个礼拜,战廷深总是很忙,虽在她的强烈要求下,不会再整晚整晚的熬夜,但仍是早出晚归。

    聂相思担心他不吃不喝,每次都是做好了饭用保温盒装着让司机给他送过去。

    下午近六点。

    聂相思以为某人又不回来吃晚饭,便又打算将饭菜装进保温盒里让司机送去。

    不想某人倒先打电话回来了,是楚郁在明月阁订了包房,召集大家伙聚聚,让她和时勤时聿准备准备,他回来接他们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