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5章 等你来电话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可是聂相思到现在都不知道,真正让夏云舒过得艰难的就是,徐长洋。

    “是啊,我现在好好儿的,能吃能喝能睡。”夏云舒自嘲。

    “云舒,对不起。”聂相思低哑道。

    “你跟我对不起干什么?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把我自己看得太重。不论是你,还是……其实,我在你们心里,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不是这样。”聂相思急得嗓子眼呛着水声,“云舒,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唯一的朋友,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是么?”夏云舒声音越是低沉。

    聂相思用力睁大眼,想阻止眼角的眼泪往下滚,哽声,“云舒,事情有点复杂。等,等我们见面,我再慢慢把事情原委都告诉你,行么?”

    夏云舒好一阵没话,再次开口时,声音分外清寒,“不用了。相思,不管如何,我都很高兴,很高兴你还活着。”

    “云舒。”聂相思难过的皱紧眉。

    “我还有事。就这样吧。”夏云舒完,没给聂相思任何话的机会,兀自将电话挂断了。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

    聂相思急得眼泪一下飙了出来,赶紧再次回拨过去。

    只是,聂相思每拨过去一次,夏云舒便挂断一次。

    聂相思抿紧嘴唇,根本无法遏制内心涌上的难过和焦灼,握着手机不停的拨打夏云舒的号码。

    她知道,她一定难过死了,伤心死了。

    她把她当成唯一的朋友,伤心难过之际,唯一想倾诉的对象。

    一听她还活着,哇哇大哭的人啊。

    聂相思不想失去她,也不能失去。

    聂相思连打了好几十通电话,那端终于接听了。

    “云舒……”聂相思喜悦得眼泪直飚。

    “你有病啊。”夏云舒哭着骂,“你把我手机都快打没电了,你给我充电啊!”

    颇具喜剧效果的开场白,聂相思却笑不出来。

    听到没电,聂相思赶紧看了眼自己的手机,还好,还有百分之五十。

    聂相思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道,“云舒,你骂我吧,我绝对不还口。”

    “……手机没电怎么骂?”夏云舒傲娇道。

    聂相思脑子有点短路,“……那,那你那边能充电么?”

    夏云舒,“……”

    聂相思闭眼,也觉得自己蠢蠢的。

    “我看你智商不是一百八,而是二百五!”夏云舒不客气道。

    “你得对。”聂相思。

    “……你以前你智商一百八都是骗人的吧!明明蠢死了!”

    “嗯,我蠢!”

    “你不仅蠢,还没心没肝!”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噗……”

    夏云舒到底还是笑了,声音哑哑的,“聂相思,你白痴啊!”

    聂相思两颗皓白的贝齿心勾着下嘴唇,听着夏云舒笑,自己却不敢笑,讷讷的听着。

    夏云舒笑了会儿,停了下来,哼道,“你怎么不话?”

    “……我可以了么?”聂相思弱弱。

    “可以了!”夏云舒哼哼。

    聂相思向下拉着的嘴角这才慢慢往上勾了点,“云舒,嘿。”

    “笑笑笑,就知道笑。”夏云舒自己这么,可声音也含着矜持的笑意。

    “……云舒,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回来了!”夏云舒赌气道。

    “那我去找你?”

    “谁要你来找?”

    “我自己要找的。”聂相思声。

    “哼。”夏云舒低哼。

    聂相思眨眨眼,“……云舒,刚才帮你接电话的……”

    “聂相思,我现在还生着气呢?就想八卦我的事?怎么想的你?”夏云舒佯怒道。

    聂相思鼓鼓腮帮子,当真没敢再问,尽管心下好奇得不要不要的。

    隔了会儿。

    夏云舒才低低,“他是我房东,别瞎想。”

    房东?

    聂相思微怔,她不是在那边上大学么?不住学校?

    仿佛知道聂相思心里的疑问,夏云舒道,“现在大四了,宿舍里的人大多都从学校搬出来了。我在这边找了个工作,工作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住在这里,也是为了方便上班。”

    “……噢。”聂相思转转眼睛,道。

    虽然心里知道,夏云舒跟她这个房东的渊源并非房东和租客那么简单,但聂相思也没多问。

    嗯,好吧,没敢多问!

    “相思……”

    夏云舒犹豫开口。

    聂相思愣了愣,“嗯?”

    “学校要求,十二点前把论文提交到教务系统,我还有最后一点没弄好,所以,所以……”夏云舒心。

    她怕聂相思误以为她还不想搭理她郁闷。

    聂相思听明白了,笑嘻嘻道,“那你先忙,等你空了我们再。”

    “那我……”

    “嗯嗯,你挂吧。”聂相思痛快。

    夏云舒听话,便知聂相思不会多想,这才挂了电话。

    聂相思将手机从耳边拿下,脑子一晃,蓦地想到夏云舒那句她在那边找到工作……

    她连工作都找好了,难不成是真的没打算回来?

    聂相思抿紧唇,拿起手机便要给夏云舒打过去。

    但按下拨通建前,聂相思又把手指从屏幕上移开了。

    轻呼吸了口,决定还是等她先忙完再找时间问。

    ……

    跟夏云舒结束通话,聂相思下楼,等某人的门。

    十点半,某人还没到家。

    聂相思把腿盘放到沙发里,拿出手机拨出战廷深的号码。

    电话拨通后,隔了十多秒,那端才接听。

    “终于想起给我来电话了?”

    男人深沉的嗓音透过手机低低传来。

    聂相思傻眼,“……你知道是我?”

    这个号码是她下午刚办的新号好么?

    战廷深没直接回聂相思的话,而是,“我还以为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号码。”

    聂相思眉毛动了下,倒也忘了继续追问他为什么知道是她的问题,“还在忙么?”

    “快好了。”战廷深话间,聂相思还能听到快速敲击键盘的声音。

    聂相思皱眉,“午饭和晚饭都吃了么?”

    “关心我?”敲击键盘的声音顿住,只有某人格外低醇的嗓音从手机里拂来。

    聂相思在心里叹气,“你是时勤和时聿的爸爸,我关心你不是很正常?”

    “嗯,只是因为我是时勤和时聿的父亲。”键盘声又一次响起。

    聂相思轻撅了下嘴,“你大概还有多久?”

    “马上。”

    随着敲击键盘声音的停止,聂相思听到椅子滑动的声线,跟着便是沙沙的脚步声。

    “……你要回来了么?”聂相思微微挺直腰板。

    “嗯。等你打电话叫我回家。”战廷深含笑,“不然不敢回来。”

    聂相思翻白眼,大囧。

    他什么时候这么“怕”她了?

    真好意思!

    “你路上开车慢点。”聂相思闷闷。

    “好。”战廷深软声应承。

    聂相思嘴角扯了下,挂了电话。

    将双腿从沙发里放下,起身快步朝厨房走了去。

    ……

    战氏集团地下停车库。

    战廷深将坐进驾驶座,正要将手机放到仪表盘里,手机却在他掌心里震动了起来。

    战廷深一顿,拿到眼前看了眼。

    漆黑的眼瞳在手机屏幕上闪烁的两字上定格几秒,方从暗格里取出蓝牙耳机别再耳朵上,拉过安全带扣上,发动车子停车库外驶去。

    战廷深开着车驶出停车库,手机里才传来一道浑厚苍老的声音,“刚从公司出来吧。”

    “嗯。”战廷深淡声应。

    “别光顾着工作,也要注意身体。”战曜的嗓音有气无力,仿佛裹挟着万千无可奈何。

    战廷深黑睫闪了下,“我知道。”

    “嗯。我也没什么事。就是睡不着,打电话问问你。”战曜。

    战廷深没出声。

    通话到这儿,爷孙两都沉默了起来。

    好一阵子过去。

    手机里才传出通话被挂断的忙音。

    战廷深喉结微微滑动,如常的将蓝牙耳机取下,随手扔到车内暗格里。

    与此同时,放到油门的脚蓦地往下踩到底。

    车子如火箭般飙驶了出去。

    ……

    不到半时,车子滑停在别墅大门前。

    战廷深解开身上的安全带,黑眸沉静的凝着敞亮的别墅门口,片刻,才推开车门下车,迈步朝别墅内走了进去。

    走到玄关,战廷深立刻嗅到了一股菜香,沉然的黑眸亮了分。

    战廷深脱掉皮鞋,套上拖鞋,大步流星朝厨房走。

    厨房里,聂相思将最后一道菜炒好装盘,刚关了火,身子便被从后拥住了。

    聂相思眉尖一跳,忙转头看去。

    只是人还没看清,嘴唇先被封了个严实。

    聂相思捏紧指尖,猫眼瞪得老大,近距离盯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庞。

    战廷深亦盯着聂相思,黑眸里燃烧着两把烈火,熊熊将聂相思包围在他的眼眸里。

    聂相思轻喘,脑袋往后仰,“我简单做了几个菜,唔……”

    聂相思一句话还没得清楚,某人便一个急追上来,再次堵住了她的唇。一只手不自觉往后撑着厨台,聂相思往后扭着的身子细微的抖动。

    战廷深发现,大手握住她的腰将她翻转面对他,另一只手捉掐住她的下巴抬高,拇指指腹在聂相思的下唇下方大力碾磨了几下,后蓦地用力往下扯,迫使聂相思不得不张开双唇。齿关刚一松,独属于他的气息,便如火般气势汹汹的燎烧而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