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4章 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见夏朵的身子被夏阳撞得直往一边偏,聂相思赶紧上前,扶住夏朵。

    夏朵站稳,扭头对着夏阳气冲冲的背影哼了哼。

    聂相思松了手,知道她有夏云舒的联系方式,便有些迫不及待,“朵,你知道你姐姐的联系方式?”

    夏朵看向聂相思,点点头,“姐姐去外地读书后,就第一个寒假回来过,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夏朵大人般叹了口气,盯着聂相思,“相思姐姐,你等我下,我去给你拿姐姐的联系方式。”

    聂相思摸摸夏朵的头。

    夏朵对她笑了笑,转身朝屋内快跑去。

    聂相思站在门外都听到了姑娘咚咚咚跑步的声音。

    没一会儿,夏朵拿着一本巴掌大笔记本跑了回来,翻开,递给聂相思,“相思姐姐,这是我姐姐的手机号。”

    聂相思盯着笔记本看了几秒,继而对夏朵笑道,“我知道了朵,谢谢你。”

    “……”夏朵疑惑的看着聂相思,“相思姐姐,你不记下么?”

    “记下啦。”聂相思弯起眉眼,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噢噢。”夏朵眨眨眼,“相思姐姐,看到你我很高兴。”

    聂相思知道她的意思其实是看到她还活着很高兴,“谢谢你朵。”

    “姐姐只有相思姐姐一个朋友。相思姐姐离开后,我姐姐很孤独的。”夏朵脸皱着,纯净的双眼迎着明显的心疼和无可奈何。

    聂相思心尖也是一揪,在夏朵面前蹲下身,握住她一只手,“朵,你能告诉相思姐姐,你姐姐这几年发生的事么?”

    夏朵盯着聂相思,有些沮丧道,“对不起相思姐姐。”

    “……”聂相思愣了下,看着夏朵稚嫩的脸。

    心下轻叹。

    是啊,夏朵如今不过**岁,三年前,也不过五六岁而已,自己都是懵懂的,又岂会知道大人间的事。

    “没关系朵。姐姐还是要谢谢你。”聂相思摸摸夏朵的脸。

    其他人都不知道夏云舒的联系方式,唯有夏朵知道。

    可想而知,这几年,大约也只有夏朵给过夏云舒几分温暖。

    否则,夏云舒也不会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夏朵。

    ……

    从夏家离开,聂相思直接到某手机专卖店买了手机,办了手机卡,将夏云舒的手机号存了进去。

    因为有太多的问题和担心,聂相思便没有立刻给夏云舒打电话,打算晚上再联系她。

    聂相思坐上车,开车往珊瑚水榭的方向驶去。

    只是聂相思刚启动车子没几分钟,忽然靠边停了下来。

    聂相思握紧方向盘,分明的眼眸透过副驾座的车窗望向对面的花园广场。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三点,广场上聚集了许多大爷大妈,聊天的聊天,下棋的下棋,跳舞的跳舞,好不热闹。

    可广场周边的一处长椅,却只有一个老人安静的垂坐着,明明他周围有许多人,然他坐在那儿,却不与任何人搭话,仿佛他坐在另一个孤僻的空间,无人能走进。

    聂相思眼角温热,心口似被一层霾压着,阴郁沉甸。

    约莫一刻钟过去,一辆车停在广场旁的路边。

    很快,一名约五十出头的男人从车里下来,大迈步朝广场那一处分外冷寂的长椅走去。

    男人弯下身,不知与坐在长椅上的老人了什么。

    老人哀哀抬起头,将一只手递给男人。

    男人握住,搀扶着老人起身。

    老人的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柄烙金的龙头拐杖。

    聂相思看着男人扶着老人从广场里走出来,抿紧的唇便不由张开,深呼吸。

    老人由男人搀扶着上了车。

    车窗关死了,聂相思无法透过车窗看到老人的脸。

    而很快,男人坐上车,发动车子,在聂相思眼前,奔驶而出。

    聂相思紧紧抓着方向盘,望着那辆驶远的车尾的双眸,红了一重又一重。

    太爷爷……

    ……

    晚上,战廷深依旧没有回来吃晚餐。

    时勤和时聿的儿童房已经整修装饰出来,两个家伙对自己的房间非常满意。

    所以一吃完饭就回房蹦跶去了。

    因为玩得太野,九点刚过,两个家伙就都歪歪斜斜的靠在床上睡了过去。

    聂相思进去看到,眸光一下变得柔软,挽唇轻叹。

    走进屋,聂相思替两个家伙剥掉了外衣,只剩下保暖衣,又才分别给两个家伙套上大灰狼睡衣,塞进被窝里。

    之后,聂相思用热毛巾给时勤时聿简单擦了擦脸,脖子和手,低头亲了亲两个家伙红扑扑的脸,细致的掖好被角,才关了灯,离开了儿童房。

    从儿童房出来,聂相思看了眼时间,不过九点半。

    往别墅门口看了看,聂相思吐了口气,回了自己房间。

    回房后,聂相思立刻拿出手机,拨出了夏云舒的号码。

    手机里传来电话接通的声音,让聂相思不免长松了口气。

    只是,电话接通后,那端许久都未接听。

    聂相思心尖微沉了沉。

    到最后,聂相思几乎都要认为对方不会接听时,电话突地被接听起,传来一道……

    “喂。”

    男人?

    聂相思瞠大眼,拿下手机盯了眼手机屏幕,又才把手机贴回耳边,“……不好意思。我找夏云舒,这是夏云舒的……手机么?”

    “是云舒的手机没错。你哪位?”男人声音清隽,如高山流水。

    聂相思脑筋木了木,才,“我是她朋友。云舒在么?”

    聂相思其实很想问:夏云舒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而且你还擅自接听了?你俩关系很亲密么?

    当然,也只是聂相思想问。

    毕竟对方的身份还不清楚,这样的问题,多少有些唐突和不礼貌。

    “云舒在洗澡。”男人语气淡定。

    聂相思,“……”!!!

    她运气不会这么好吧?

    她们俩这关系,还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云舒的朋友?冒昧一问,在一起这几年,我从未听云舒提及过,她有朋友。不知姐你是她哪位朋友?什么时候的朋友?你们俩关系很要好么?”

    男人跟查户口似的,啪啦一下问了n个问题。

    关键是,聂相思竟然不觉得反感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对方声音听上去很好听?

    聂相思暗吸气,微微打了个腹稿,才张唇道,“我……”

    “慕止熙,你又乱接我电话!”

    聂相思刚开口,一道清亮愠怒的女声蓦地响起。

    聂相思一颗心登时揪紧,紧张到肩膀都耸高了。

    “走开!”

    随着夏云舒恼火的声音,聂相思听到手机里传到一道风声,接着,夏云舒公式化的淡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是夏云舒,请问找我什么事?”

    “……”聂相思……哑巴了!

    “你好?”

    隔了几秒,再次传来夏云舒疑惑的声音。

    聂相思闭了闭眼,用力深呼吸了两口,开口,声音有些磕巴,毕竟心虚,“云,云舒。”

    聂相思只了这两个字,夏云舒那端连呼吸声都没了。

    “……”聂相思拿着手机的手心都是汗水,吞了几下喉咙,又悻悻道,“是,是我,相,相思,我,呵呵,我没死。”

    “云舒。”

    聂相思这话一出,慕止熙紧绷的声线隔着手机掷来。

    聂相思心尖悬高,“云舒……”

    “……你,你……”

    夏云舒你了半天,都没你出什么来。

    聂相思脸抽动,伸手摸了摸自己都出汗了的额头,讪笑,“云舒,我……”

    “聂相思!!”

    聂相思,“……”脸一白,所有的声音随着夏云舒颤抖的怒吼声在喉咙打了个转,猛地被她给咽了回去。

    “云舒……”

    “啊呜……”

    聂相思,“……”抓紧手机,泪珠一下从眼眶不断往外蹦。

    “呜唔……”

    夏云舒的哭声一道一道传进聂相思的耳朵里,聂相思抿紧发白的唇,心里的愧疚和难过,在此刻,达到顶点。

    “聂相思……呜唔……”

    “……对,对不起。”聂相思哽咽道。

    “呜唔……你,你等等。”

    夏云舒压着呜咽声。

    “……嗯。”

    接着,聂相思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再然后便是用力摔门的声音。

    “聂相思,你现在,你现在给我清楚,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夏云舒没有再哭,只是声音里难掩哽咽沙哑。

    聂相思用手背抚了下眼睛,“云舒,你先别管我,你跟我你。为什么他们你这几年都没回潼市,还有你给我的微信留言……”

    两个好姐妹分离后第一次通话,首先关心的,却都是对方。

    夏云舒那边沉默了半响,哑着嗓子眼,“你是失忆了么?这么久才看到我给你的留言。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有多想你。好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你还在……那些我以为难过得快要死了的每一个时候,都不会存在了。聂相思,如果你不是什么狗血的失忆,你到现在才想起关心我,联系我,你就真的太过分了。”

    “……对不起。”聂相思满心都是愧疚,“我以为你会,会好好儿的。”

    这几年,聂相思以为她跟徐长洋在一起了,有徐长洋在,必定不会让她过得艰难。

    可是聂相思到现在都不知道,真正让夏云舒过得艰难的就是,徐长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