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3章 心疼到骨子里去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倒吸气。

    战廷深拿着衬衣,抱了聂相思一会儿,才低头吻了吻她冰凉的耳朵,“我待会儿要去公司一趟。自己在家有问题么?”

    聂相思挂在他脖子上,不出声。

    战廷深默了几秒,侧脸贴着她的发丝,“吓到了?”

    聂相思闭上眼,睫毛都在抖。

    她确实有吓到,但惊吓之后,便是浓烈黏稠的心疼袭裹上她的心扉。

    战廷深偏首,轻柔咬含住她的耳朵,低醇的嗓音徐徐拂进聂相思的耳廓,“现在想想,我每晚抱着这么个东西才能入睡,真的……很恼火。”

    如果不是聂相思,那势必就是别的什么不想干的人,或者就是当年绑架聂相思那伙人中的其中一个。

    战廷深现在踅摸过味来,才觉心塞得不行。

    于是,咬着聂相思薄薄耳朵的利齿便下得更重了些。

    聂相思轻轻发抖,但没躲避,瓮瓮的声音从战廷深胸膛飘出,“你怎么,放到家里?”

    而且就放在他的床头。

    战廷深垂着睫毛,“这样,我就可以自我安慰,你还在我身边,从未离开过。”

    聂相思双眼顷刻间润透了,“你不是很精明么?已经离开的人,就是离开了。”

    “呵。”战廷深反是笑了声,“你这不是回来了么?”

    聂相思心脏疼得厉害,“你不怕么?”

    “我为什么要怕?”

    战廷深着,轻卷着嘴角,竟似个孩子般在聂相思耳边悄声,“我巴不得哪次我进屋,你就坐在我床头看着我。”

    聂相思一个激灵。

    因为那骨灰盒里的根本不是她好么?

    战廷深还是压着声音,“都鬼魂怕见光,所以我把家里都封死了,一点光都见不着。”

    聂相思又怕又心疼,紧紧勾着战廷深的脖子,脸都不敢从他宽阔的胸膛探出来,“亏你敢。你堂堂战氏集团的总裁,竟然相信鬼神一。”

    战廷深笑了两声,“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信一信。”

    聂相思咬住下嘴唇,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

    战廷深拍拍她的背,“好了,我要换衣服了。”

    聂相思不肯下来,就挂在他身上。

    战廷深薄唇扬高,无奈又好笑的盯着她,“真怕了?”

    “……嗯。”聂相思吸吸鼻子。

    战廷深哑然失笑,大手揉她的脑袋,真是对这个丫头片子,心疼到骨子里去了。

    没办法。

    战廷深之后又与聂相思断断续续了些别的,勉强将她的注意力从那只骨灰盒转移开,才成功将她从他身上给放了下来。

    聂相思杵站着,看他慢条斯理的脱掉身上那件黑色衬衣,大眼百无聊赖的看衣帽间。

    毫无悬念的。

    衣帽间全是清一色的黑色。

    “思思。”

    战廷深忽然叫她。

    聂相思收回视线,看向他。

    “帮我下。”战廷深。

    聂相思往他走了一步,“什么?”

    战廷深将领带扔到她手里。

    聂相思握着领带,发懵。

    战廷深拿了件黑色西裤,当着聂相思的面,直接脱了身上那条。

    聂相思瞄见他紧实修长的大腿,脸轰得烧了起来,眼珠往上翻。

    战廷深嘴角浅勾着,套上西裤后,一把抱住聂相思,用力亲了亲她酡红的脸。

    聂相思心下羞得不行,但面上故作镇定,被他放开后,举了举手里的领带,声,“你让我进来就是让我帮你打领带?”

    战廷深挑眉,“嗯。”

    聂相思黑线,递给战廷深一个“你不会打么”的眼神。

    战廷深抱起聂相思,将她放到镜子前的黑皮圆凳上,脖子递给她,“打。”

    “……”聂相思为难的看了眼手里的领带,嘟囔,“我不会。”

    “我教你。”战廷深着,握着聂相思的两只手,开始教她。

    聂相思笨拙的被他带着手打领带,细白的贝齿羞窘的勾着下唇,认真看着。

    等领带打好了,聂相思才轻撅了下粉唇,哼道,“你自己不是会么?”还什么要她帮个忙。

    战廷深没做解释。

    因为他知道聂相思心里也一定明白他为什么要她帮的原因。

    从衣帽间出来时,战廷深走在前,步伐跨得大。

    一走出衣帽间,战廷深拧眉,探臂薅过床头柜上的骨灰盒,大步走了出去。

    聂相思从衣帽间出来,只看到了战廷深闪过门口的背影。

    聂相思背脊骨一凉,双眼下意识的朝床头柜扫了过去,却没看到那只骨灰盒。

    聂相思瞬间明白过来,战廷深为什么走得那么急。

    正要朝外走时,聂相思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又一下停了起来,几步走到床头柜前,飞快从床头柜上抓了把,也不知道抓了什么,紧握在掌心里,跑着离开了卧室。

    ……

    战廷深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仍是陪着聂相思和孩子们吃了早餐,才出门去了公司。

    看着他出门,聂相思眉头焦虑的蹙着。

    看来在榕城滞留的那几天,某人的事务堆积得不是一般的多。

    刚熬了个通宵,连休息都不带休息一下,就又赶去了公司……

    虽然他很强,但到底也是**凡胎,这样哪受得住。

    这天上午,设计师团队过来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而后前前后后,又有几波人过来,一拨是送聂相思和两个家伙的衣服,一拨是送鞋的,还有一拨是送游戏设备,玩具等等孩子娱乐的设备。

    聂相思看得叹为观止。

    一个大男人想得这么周到,真的好么?

    而且……在这么忙的情况下。

    ……

    中午,听到张惠战廷深不回来吃午饭,聂相思眼底的虑色便更重了分。

    吃完午饭,趁两个家伙午睡。

    聂相思开车出了趟门。

    ……

    玉阳路夏家。

    聂相思按了门铃,来开门的中年女人聂相思不认识,猜测大约是夏家的保姆。

    聂相思找夏云舒。

    保姆先是愣了半响,才,“您找大姐啊,大姐自从上大学后,好几年都没回来过了。”

    好几年……

    聂相思眼底染上凝重,略微思,道,“您知道云舒的联系方式么?”

    保姆悻笑,“我一个佣人,哪知道这些。”

    “……夏叔叔在家么?”聂相思不甘心就这么回了,道。

    保姆摇头,“先生去公司了。”

    “那……”

    “谁啊?”

    聂相思刚开口,一道年轻的男声从屋里传来。

    保姆回头,“找大姐的。”

    屋里好几秒没出声。

    而后,一道清瘦的身影出现在从没有通往客厅的走道,“还有找夏云舒的。”

    少年插着兜,迷惑的咕哝。

    保姆见他出来,让到了一边。

    “啊……”

    保姆一让开。

    少年立刻看到了聂相思,当即吓得一个踉跄贴到走道的墙壁上,惊恐万状的盯着聂相思,一个劲儿的大声嚷嚷,“啊啊……”

    聂相思,“……”

    保姆,“……”

    ……

    夏家门口。

    夏阳捂着心脏,脸惨白惨白的看着聂相思,嘴唇抖索着,“你,你没死啊。”

    “……目前看来,是。”聂相思抽抽嘴角。

    “呼……快被你吓死了。”

    夏阳翻白眼。

    聂相思皱眉,没跟他过多寒暄,毕竟他们也不怎么熟,只是因为云舒的关系见过几次。

    而且云舒跟她这个“弟弟”关系一向不睦,所以聂相思对夏阳也没什么好感。

    知道聂相思不是那什么,夏阳抱起胸,抬着下巴桀骜的盯着聂相思,“你找夏云舒干么?”

    “你很好奇?”聂相思动动眉毛,。

    “谁好奇了?我就顺口一问。”夏阳着,呵呵冷笑了两声,“我看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你会找她了。夏云舒那个怪咖……”

    “你确定要在我面前你姐的不好?”聂相思目光冷了下来,盯着夏阳。

    夏阳看着聂相思冷冰冰的脸,暗吸气,手却混不吝的对聂相思摆了摆,语气不屑,“谁有那个闲心她啊。”

    想到自己还有“求”于他,聂相思缓和了脸色,道,“你有你姐的联系方式么?”

    “她不是我姐,你别一口一个你姐你姐的,烦。”

    夏阳皱眉,用手指掏耳朵。

    聂相思压着脾气,定定的盯着夏阳。

    夏阳眼角斜她,嘴唇动了几下,不耐烦道,“她恨我恨得要死,怎么可能给我她的联系方式?我没有!”

    没有就没有,发什么火!

    聂相思暗蹬了他一眼。

    “我有……”

    一道细细弱弱的嗓适时从门口传来。

    聂相思一愣,看过去。

    就见一个约**岁的女孩儿怯怯的站在门口,大眼碌碌的看着她。

    聂相思提气,“……夏朵?”

    夏朵转转大眼珠子,含着嘴点头,“相思姐姐。”

    “你有……”

    “夏朵,你生病了就好好跟自己房间待着,瞎跑什么。回去!”夏阳眯眼,严厉的瞪夏朵。

    聂相思本以为夏朵被怕的,不料姑娘脖子一仰,瞪了回去,“哼,要你管!”

    “你找打是不是?”夏阳作势就要上前。

    “你敢上来,我现在就去给爸爸打电话,告诉他,你今天又翘课了,看爸爸怎么收拾你!”夏朵脆生生道。

    夏阳咬牙,恶狠狠的盯着夏朵瞪了会儿,再用力盯了眼聂相思,重哼道,“谁稀罕管你!”

    完,夏阳往前几步,撞了下夏朵,大步走进了屋。

    见夏朵的身子被夏阳撞得直往一边偏,聂相思赶紧上前,扶住夏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