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2章 你怎么敢离开我这么久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脸一热,低头咬他的脸,哼哼,“……就你知道得多。”

    晚餐,某人又没下楼吃饭。

    聂相思看着没什么反应,一双眉却拧得有些紧。

    晚餐后,时勤时聿坐在沙发地毯上一心两用,边看动画片边玩玩具。

    聂相思在沙发里耐着性子坐了会儿,便上了楼。走到楼梯口,聂相思瞥了眼书房的方向,睫毛低低垂着,朝自己的卧房走。

    走进卧房,聂相思坐在电脑桌前,抿唇盯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看了会儿,忽地伸手掀开电脑,摁了电源。笔记本已经四年多没人用。

    聂相思看着电脑屏幕在她面前亮起来时,还有点惊喜。

    没想到还能用。

    电脑打开,聂相思直接点开了桌面上的微信图标。

    因为长时间不登录,微信密码已经过期,需要重新输入,聂相思手指蜷了蜷,输入密码。

    微信刚登陆上,叮叮叮的,一下跳出好几百条微信聊天记录。

    聂相思眼阔缩了缩,点开看。

    大多是以前高中,初中班级群的消息。

    聂相思没具体看,关掉了。

    最后的几个微信对话框,是翟司默楚郁闻青城等人给她发的。

    所有人给她发的消息,都没有内容,只是叫她……

    其实不需要他们很多,聂相思大约也明白他们给她发微信是,大概都希望她能回一回……

    聂相思吐了口气,微微眨掉眼底的雾气,一一关掉。

    只留下一个……夏云舒。

    一共一百多条微信。

    聂相思没有往上翻,光是看到最后一条,心脏便已经揪疼了起来。

    ——相思,你出来陪陪我吧,我难过得快死了。

    聂相思握着鼠标的指尖发麻,眼眸的雾气起了一层又一层,深吸气,手指放到键盘上,快速敲了几条消息发出去。

    “云舒,我回来了。”

    “你怎么了?”

    “你在哪儿,我想见你。”

    “……”

    聂相思发完,握紧手心,等着夏云舒回。

    可等了半时,夏云舒都没回她。

    聂相思轻咬唇,倒也没多想,只以为她没看到。

    聂相思伸手蒙住脸,隔了几秒,轻轻揉了两下,放下,最后盯了眼电脑屏幕,见夏云舒仍是没有回她,她才闭了闭眼,起身,离开了房间。

    ……

    因为儿童房还没设计完工,所以时勤和时聿晚上仍是睡在张惠收拾出来的那间卧房。

    等两个家伙睡着,聂相思立刻下楼,进了厨房。

    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一盘意大利面,又拿出水果洗了,做了一盘水果沙拉,方用托盘端着上了楼。

    走到书房前,聂相思将托盘放到书房门口,站起身,叩了两下房门。

    “进。”

    聂相思没进去,又叩了两下,然后转身快步走回了自己房间。

    而就在她房门关上的一瞬,书房门亦从里打开了。

    战廷深轻捏着鼻梁站在书房门口,沉然的黑眸在扫到门口放着的意大利面和水果沙拉时,快速划过一抹异光。

    薄唇抿着,战廷深迈步走出,站在阑干前往下看。

    客厅空空如也,没瞧着某人。

    战廷深蓦地挑了下长眉,凝神望向聂相思的房间。

    房间里。

    聂相思背贴着门板,琉璃大眼炯炯有神的睁着,脑袋往门侧贴,竖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

    约两三分钟后,一道关门声隐隐约约传来。

    聂相思长松一口气,轻勾着嘴角走到电脑桌前坐下。

    只是在看到与夏云舒的微信对话框仍是她离开时的毫无动静,弯起的嘴角不由又往下沉了沉。

    聂相思坐着发了会儿呆,正准备去洗浴室洗澡。

    身子从电脑桌前撤离时,眼角忽然扫到什么,聂相思整个人一顿,即刻转了过去,一只手握住鼠标,点到夏云舒最后那条微信发送的时间。

    竟然是——三年前。

    聂相思猛地咬住下嘴唇,往上翻夏云舒与她发的消息。

    除了与她些日常琐碎的事,以及她考到外市某大学外。

    却,再无其他。

    而且语气也不似最后一条悲伤,是她一如既往大大咧咧明朗的口气。

    聂相思一一看完这些微信记录,只觉得心口饱胀着一股难以难的沉闷和抑郁。

    夏云舒没什么朋友,也不习惯将自己的难过和伤口袒露给旁人看。

    饶是她。

    她也鲜少与她提及不开心的。

    她活得像个太阳,可她的内心,缺如沉淀进冰井里的月,孤独清寂。

    所以。

    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让一贯坚强的她,竟跟她出——难过得快死的话……

    聂相思握紧鼠标,点开徐长洋的微信对话框。

    “徐叔?”

    徐长洋在一分钟后回过来。

    “嗯哼。”

    聂相思没犹豫,在键盘上敲了一行字过去。

    “你有云舒的联系方式么?我想找她。”

    聂相思发过去后,等了五分钟,徐长洋都没回过来。

    聂相思沉不住气,又发了一条。

    “徐叔,你还在么?”

    “云舒是谁?”

    徐长洋这次很快就回了,只不过却是这样一句冷冰冰的询问。

    聂相思,“……”

    一口气就那么吊着,好一会儿没下得来。

    犹记起上次她问他云舒的事,他也是这样冷淡的态度。

    所以,这四年里,到底还发生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

    聂相思盯着与徐长洋的对话框看了半响,最终只是闭了闭眼,没再追问。

    如果他与云舒最后没走到一起,那么她想知道云舒的事,就跟徐长洋问不着了。

    “徐叔,晚安。”

    聂相思发过去后,就将电脑关了。

    聂相思却不知道。

    有一个男人在听到“夏云舒”这个名字后,站在黑漆漆的窗口前,手指尖夹着那根尚未来得及点燃的烟,就那么夹了一整晚。

    ……

    翌日,聂相思起床收拾妥当,从卧室出来,朝聂时聿和聂时勤的房间走。

    走到一半,一道开门声从后响起。

    聂相思脚步微顿,回头看去。

    就见高大的男人从书房边解衬扣边走了出来。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撞上时,聂相思心尖便是猛地一收。

    他是……一整晚都在书房工作?

    战廷深静静凝着聂相思,面上倒也不见丝毫倦怠之色,只是沉黑的眼眸多了几缕红血色,显出了几分倦色。

    聂相思狠狠心,想转身继续往前走的。

    可双脚像是被什么给用力钉在了地板上,愣是迈不开步。

    聂相思闭眼。

    总觉得自己在某人面前败得很彻底!

    “帮我一个忙。”

    战廷深突地开口,经过一整晚的苦熬,磁性的嗓音带着几许喑哑,更添低醚。

    聂相思眉毛动了动,粉粉的.嘴倒先撅了起来,那样就像不乐意。

    战廷深眯眼,暗哼,转身朝主卧走。

    聂相思盯着某人宽阔的背脊,撇撇嘴。

    什么嘛,她还没答应呢?!

    想是这么想的,聂相思还是迈腿跟了过去。

    战廷深站在门口等她,幽深的黑眸像一张网紧紧罩着聂相思。

    聂相思脸上挂着不耐烦,耳尖却似刚被大火燎过般,红得透透的。

    待她一走近。

    战廷深二话不拖起她一只手握紧,拉着她就朝屋里走了进去。

    聂相思还没反应出来啥,人也已经被他扯进了屋,且房门也被他摔上反锁了。

    聂相思吸气,声低呼,“好黑。”

    啪——

    灼目的灯光一下射进聂相思的眼球。

    聂相思闭眼,把脸微微朝战廷深的胳膊挡了挡。

    战廷深摸摸她的头,松开她的手,几步上前,将房间里的黑色窗帘,一一撑开。

    聂相思适应了屋内的光芒,大眼扫过战廷深的房间。

    他的房间一向简洁宽敞,除了一张床,两张床头柜,一张沙发,内嵌的书柜,啥也没有。

    靠近花园那面墙,全是玻璃。

    只不过窗帘从以前的灰白色,全部变成了黑色。

    就连床上的四件套也都是沉闷到极点的黑色。

    如果他没有打开窗帘。

    聂相思看着这间房就真的很像……灵堂。

    聂相思心头发闷,脸上自然而然也表现出了些。

    战廷深从落地窗这边走到聂相思面前,垂眸盯着她皱巴巴的脸,骨节分明的长指一瞬间挑起她的下巴,弯下身吻住了她的唇。

    聂相思睫毛颤了下,没有避。

    就拿一双忧郁揪心的眼神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垂着黑睫,亲了她一会儿,才又捉住她的手,牵着她朝衣帽间走。

    衣帽间在靠近床头那堵墙壁后的空间。

    聂相思被战廷深牵着走进衣帽间,眼尾不经意扫到床头柜上那只黑漆漆的“盒子”,心头猛地一个颤动,身子一下缩到战廷深手臂上贴着。

    战廷深微楞,垂眸看向聂相思。

    见聂相思双眼恐惧的看着床头柜的方向,两道浓黑的长眉拢紧,抿着唇抱起聂相思两步迈进衣帽间,一条腿将衣帽间的门摔上。

    战廷深单臂搂着聂相思,将衣帽间的灯打开,垂头盯着把脸贴在他胸膛的女人,大手扶着她的长发,低低,“胆子这么,你怎么敢离开我身边这么久的?”

    聂相思身后抱住战廷深的脖子,在他怀里颤着嗓音声问,“那是什么?”

    战廷深托了把聂相思的臀,让她的腿挂着他身上,就这么带着她去拿衣服,声线平平,“还能是什么?骨灰盒。”

    聂相思倒吸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