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1章 死都不会跟你分开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爸爸真可怜,忙得饭都没时间吃。”

    聂相思抿唇看着那家伙边爸爸可怜边大快朵颐的模样,嘴角轻抽动了两下。

    聂时勤倒没什么,只是默默给弟弟剥气虾来。有那么点奖励的意思。

    聂相思瞧着,脸上便有了笑模样。

    ……

    吃完午饭,聂相思带着时勤时聿走出餐厅,正往客厅走,就听到二楼传来一道开门声。

    三颗脑袋齐齐仰起看向二楼。

    战廷深从书房出来,觑见楼下那三颗脑袋,深冷的黑眸荡起一丝柔软。

    将一只手放在裤兜里,战廷深侧转身面对楼下,醇声道,“休息好了么?”

    聂相思低下头,自然不会搭理他。

    “嗯。”聂时勤乖乖应,“爸爸,你饿不饿?”

    战廷深薄唇微卷,黑眸轻撩过拉着脸子的聂相思,温柔的落在时勤脸蛋上,“不饿。等下爸爸,爸爸换身衣服带你们出去逛逛。”

    听到要出去。

    时勤和时聿两张脸同时都亮了起来,一个劲儿的对战廷深点头。

    战廷深抿着唇,又眯眸睨了眼聂相思,才朝自己卧房走了去。

    听到二楼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聂相思轻皱眉抬起头,看着二楼某人的房间。

    他不是忙么?

    ……

    别墅门口,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将时勤时聿分别放到后车座的安全座椅上,关上车门,终于忍不住道,“你要是忙,不用带我们出去的。如果时勤时聿想出去,我带他们出去也一样。”

    战廷深盯了她眼,“不忙。”

    聂相思,“……”还能什么?

    上车。

    聂相思自己系上安全带,眼角瞥了眼某人,“我们去哪儿?”

    战廷深一下顿住了,英逸的眉宇轻敛,凝向聂相思。

    得嘞。

    某人带她们出去逛,结果自己都不知道去哪儿!

    看到聂相思有些无语的表情,战廷深眯了眯眼,从后视镜看时勤时聿,“你们想去哪儿?”

    “我想去动物园看大猩猩。”聂时聿翘着一条胖腿抖着。

    聂时勤鄙视的斜了眼聂时聿,“我想去博物馆。”

    聂时聿翻白眼。

    他老哥真的是够够的了!

    战廷深听完,认真想了想,,“那先去动物园,再去博物馆。”

    “耶……”

    聂时聿兴奋的嗓音刚飙到最高,就听聂相思漠漠,“去商场。”

    去商场……

    聂时聿立刻倒吸口气,瞪大眼睛,“先去动物园。然后爸爸你送我回来。你再带哥哥和妈妈去博物馆和商场。”

    战廷深,“……”

    聂相思嘴角抽搐,大眼含着柔光看时聿。

    这家伙就这么怕去商场?

    不仅是聂时聿,聂时勤也照样觉得逛商场是噩梦。

    因为每次陪聂相思逛商场,都很崩溃。

    她会把商场里所有女装店都看个遍,这还不够,她看中的衣服,她会不辞辛苦的把整个区商场的那家品牌店都看一遍,到最后不得不打道回府的一刻,她才会买下那件衣服。

    简直是个……传奇!

    聂时勤虽没话,但一只手已经默默撑到了额头上,一副心累到不想话的模样。

    战廷深眸光浮着柔软,看了眼时勤时聿,最终吐出三个让时勤和时聿都崩溃的字,“去商场!”

    聂时聿咚的下靠在安全座椅上,感觉身体被掏空了有木有?

    聂相思脸却有些红了,假装若无其事的把脸转向车窗口。

    战廷深从后视镜盯了眼聂相思,薄薄的嘴角微翘,发动车子往前行驶。

    ……

    聂相思之所以提出逛商场,主要是想给时勤时聿买衣服。

    这次回来得始料未及,什么东西都没带。

    她还可以穿以前的衣服,可时勤和时聿就只有来时被翟司默和楚郁随意裹的一身。

    战廷深带聂相思来的是潼市出了名的奢侈品集结地的崋帝尚都。

    也因为是奢侈品商都,人流没那么多。

    而战廷深到了,又是走的贵宾通道,一路上倒也没撞着什么人。

    聂相思这次倒是干脆,直奔童装店。

    时勤和时聿虽然,但都有自己的审美品味,所以每次聂相思都只需带他们到童装店,他们自己挑衣服就行。

    时聿和时勤在童装店转了一圈,便各自指了两套衣服。

    这样规格的店尺码都比较准,聂相思没让两个家伙试穿,直接让店员将时勤和时聿指的衣服都各自拿两套大号的买单。

    当然,不是她买。

    她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这里的一套衣服。

    她以前给时勤时聿买,也不会特别挑贵的,都只是平价的衣服。

    但这次某人带他们到这里来,聂相思便默认为是他这个亲爸的心意,所以理所当然的是某人买单啊!

    战廷深也乐得买单,掏出一张黑金卡递给店员。

    从童装店出来,聂相思刚要回去。

    时聿突然捂着肚子,肚子疼。

    没办法,战廷深只好带时勤去楼层的洗手间。

    聂相思便带着时勤到层楼特意为顾客准备的休息室等战廷深和聂时聿。

    聂相思和聂时勤刚走到休息室坐下。

    两道急促的皮鞋落地声响伴随着女人委屈也恼怒的声音从休息室外飘了进来。

    “不行,你答应了下午陪我的,这才多久,你就要走!”

    “我了是公事!”男人声线温朗,却也裹挟着再明显不过的不耐。

    “公事?你每次都是公事!就你那个破公司,哪有那么多公事?你分明就是不想陪我!”

    男人一下没了声音。

    过了一会儿,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恼怒不见,语气里尽是心翼翼和讨好,“兆年,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太想你陪我了,所以口无遮拦,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兆年?

    聂相思皱皱眉。

    “你既然瞧不起我,我们也就没有在一起的必要,分开吧。”

    男人沉凉道。

    “我不!”

    女人嗓音蓦地尖利,听着尤为激动,“我死都不会跟你分开!陆兆年,我战瑾玟这辈子都不会跟你分开!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休息室外。

    陆兆年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身姿颀长处处透着成熟男人才有的冷硬和精炼,那张清隽明逸的面庞阴沉沉的,盯着身前死死拽着他胳膊的战廷深的星眸,哪还有半分星光,尽是冷翳和寡寒,“战瑾玟,你明知道我此生都不可能对你有半分怜惜和爱意,你又何必执意缠着我不放?你该明白,就算我们现在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以后我也很可能娶了你,但是,你想从我这里得到的,一分一毫都得不到!”

    战瑾玟用爱极又恨极的复杂眼光紧盯着陆兆年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狠狠咬牙,“我要的心,你不给我。可是你这个人,到死都只能是我战瑾玟的!”

    “不,我这个人,你也得不到!”

    陆兆年看着战瑾玟的眼眸,没有丁点温度,冷得像一口冰井。

    战瑾玟浑身发抖,“只要我一天不放手,你陆兆年就别想撇下我,而你最后要娶的,也只能是我战瑾玟。在旁人眼里,你就是我战瑾玟的丈夫,我的人!”

    “如果你非要坚持,我当然会娶你!不过……”

    陆兆年话到这儿,猛地扣住战瑾玟勾着他胳膊的手腕。

    “啊,疼。”

    战瑾玟皱紧眉,又疼又怕的看着陆兆年。

    陆兆年嘴角忽地扯开一道阴测测的弧,毫不怜香惜玉的扯出战瑾玟的手,丢开。

    声线森冷,一字一字道,“我永远不会碰你,哪怕一根头发丝!”

    陆兆年阴狠掷下这句话,转身,阔步朝楼层电梯走,连对着战瑾玟的背影都带着冷、厉!

    战瑾玟握着刚被陆兆年扣疼的手腕,哭着冲陆兆年的背影大吼,“陆兆年,你回来!陆兆年!”

    陆兆年自然不可能回来。

    战瑾玟瞪大眼,眼泪肆意往下流,眼睁睁看着陆兆年毫不迟疑的迈进电梯里,心头痛怒和耻辱达到顶点,战瑾玟蓦地疯了般的抱头大叫,“啊……”

    聂时勤被这道尖得刺耳的声音激得耸了耸肩膀,两道眉毛登时皱紧了。

    聂相思抿唇,低头悟了悟时勤的耳朵。

    ……

    战瑾玟离开楼层,战廷深方抱着聂时聿从拐角出来,没做停留,大步流星朝休息室走。

    看到战廷深和聂时聿回来,聂相思如常的牵起聂时勤的手从位置上起身,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听到般,与战廷深离开崋帝尚都。

    从崋帝尚都出来,不到下午三点。

    战廷深便打算带时聿去动物园逛逛,但聂相思以时间紧给否了。

    聂时聿,“……”怨念深的不是一点点!

    某个女人肚子里本就装了气,战廷深自然得捧着哄着。

    于是果断无视胖纸哀怨的眼神,开车回了珊瑚水榭别墅。

    回去时,设计师团队还在忙活。

    聂相思扔下战廷深,便带两个家伙去花园打发时间,省得待在别墅妨碍设计师们工作。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带时勤时聿往花园走,直到看不到三只的影子,方迈步走进别墅,往楼上书房走。

    ……

    花园。

    母子三人躺在阳光下的草坪上。

    聂时聿突然转了个身,缩到聂相思身边,胖手抓着聂相思一撮头发丝玩儿,贼兮兮的盯着聂相思眨眼,,“老妈,我明白了。”

    “……嗯?”聂相思疑惑。

    聂时聿嘿嘿笑两声,“你其实是怕耽误爸爸工作,所以才不让爸爸带我们去动物园的,对吧?”

    聂相思脸一热,低头咬他的脸,声哼哼,“……就你知道得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