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70章 爸爸真可怜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无声叹息,到底没忍住,转了身。

    “欢欢,奶奶没什么事了,知道你平安到了奶奶就放心了。你刚到肯定有很多琐事要办,奶奶就不跟你了,挂了啊。”

    容甄嬿的声音又哑又急,分明是怕自己得越多聂相思越难受。

    聂相思不敢出声,怕自己声音里的异样被容甄嬿听出,惹得她更难过伤心。

    容甄嬿完,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聂相思的声音,才轻然叹了声,默默挂断了通话。

    手机里传来忙音的一瞬,聂相思抓紧手机,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奶奶……”

    身前大片黑影笼罩了下来。

    聂相思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捏着拳头锤战廷深的胸膛,哭得整个脸都皱巴巴的,眼泪横飞,“你凭什么?你凭什么?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奶奶和哥,根本就没有我和时勤时聿……他们对我那么好那么好。我却为了我自己的安危扔下他们跑了。我这样算什么,算什么啊……”

    “那么大的家,只有我奶奶一个人,她一个人怎么办?”

    “战廷深,为什么你每次都这样?你能不能哪一次,就一次,在做决定之前,问问我,就一次!”

    “呜唔,我现在真的太讨厌你了,我好讨厌你……”

    战廷深像一块没有知觉的木头立在聂相思面前,任由她的拳头捶打在他身上。

    幽深的黑瞳静谧的凝视聂相思哭得脸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出来。

    毋庸置疑。

    聂相思现在,很难过。

    她需要发泄!

    “我好想奶奶,我好想她……”

    “我都还,呜唔,还没来得及跟她好好道别。”

    “我从来没不跟你回来,我是要跟你回来的。可是不是现在,不是现在这样回来。”

    聂相思一只手用力揪着战廷深胸口的衬衣布料,另一只手仍旧一下一下锤他的肩头。

    思念和深浓的愧疚,折磨着聂相思。

    她多想立刻就回到榕城,陪在容甄嬿和聂臣燚身边,哪怕她什么都做不了,但至少,他们一家人在一起。

    有什么,能比一家人在一起更有力量?

    感觉到聂相思落在他肩上的力道在不断减,战廷深深吐气,缓缓伸出手臂搂紧聂相思。

    聂相思在他怀里挣扎,撅着哭红的唇,哑声道,“放开。”

    战廷深一只手紧环着聂相思的腰,另一只手上下轻抚聂相思战栗的背,声线缓沉道,“你现在气头上,我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以后,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聂相思冷笑,不想话。

    没听到她开口,战廷深薄唇抿紧了紧,垂眸看着聂相思无力趴他肩上的脑袋,“今天起得早,又赶了一路,你也累了,先睡会儿吧。”

    聂相思眨眨眼,眼泪成串的往下滚。

    战廷深顿了几秒,抱起聂相思,将她平放到床上。

    双臂撑在她身侧看她时,聂相思已经赌气的把眼睛闭上。

    战廷深扫了眼她两边眼角如河般淌动的泪水,心尖微揪着,摊开大手轻柔的拂了拂她的眼角,继而在她眉心怜惜的吻了下,才拿过被子给她盖上,坐在床边,垂眸深沉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知道他没走,也就一直没睁开眼睛。

    也不知道是真的累了,还是眼泪糊住了眼睛,迷迷糊糊中,竟也睡了过去。

    战廷深等聂相思睡着,去洗浴室拿来毛巾给她洗了把脸,动作轻柔的敷了敷聂相思那两只哭成水泡的眼睛,才起身离开了聂相思房间。

    ……

    战廷深从聂相思房间出来没一会儿,白祁便撂着一摞文件来了,随同他一道来的,还有战廷深刚吩咐他找的专做室内设计的团队。

    战廷深将自己对别墅改造的重点和要求与设计团队了。

    白祁找的是顶尖的设计团队,自然也不需要战廷深多费口舌,战廷深提了几点要求,他们心里大概就有了数。

    随后,战廷深带着白祁去了二楼书房。

    书房里。

    白祁详细将战廷深离开这数日集团发生的要事跟战廷深汇报了便。

    末了。

    白祁沉吸了口气,盯着坐在老板椅上,眉骨冷冷压着的战廷深,声道,“……总裁,还有件事。”

    战廷深没抬头,只是停在文件上的长指顿了下。

    “……我们与陆擎公司关于閭水那块地皮收购的结果出来了。陆擎拿到了閭水的那块地皮。”白祁完,背脊骨都寒了。

    这可是有史以来,战氏集团第一次失利。

    从来只有战氏集团不想要的,还从未出现过,想要而不得的!

    更何况。

    陆擎只是近两年才在潼市创立的公司,都还没上市,却在这次的閭水地皮收购中,一路过关斩将,最后竟然从战氏集团手中“抢”走了閭水这块肥地……

    这几天,潼市所有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这件事。

    还有媒体竟然什么物极必反,久盛必衰。

    战氏在潼市屹立不倒上百年了,现如今横空出世的陆擎,以黑马之姿在潼市崛起。

    此次陆擎战胜战氏集团,成为閭水收购的最大赢家,就是战氏在潼市走下“王者之巅”的第一步。

    “我知道了。”

    白祁已经做好被痛批的准备,哪知道等到的却是战廷深这么冷冷淡淡平平静静的几个字。

    白祁愣住,不敢相信的看着战廷深。

    总裁,不会是没听明白他的啥吧?

    “还有事?”

    战廷深挑眼淡漠盯了眼白祁,语气薄凉。

    “……没。”白祁嘴角抽搐,。

    战廷深垂眸,继续翻看文件。

    白祁傻不愣登的站了会儿,尴尬的挠挠自己的头,转身,直愣愣的朝书房外走。

    白祁走出书房,关上书房门。

    站在书房门口,垂头想了想战廷深这态度。

    可是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个啥来。

    白祁摇摇头,回头看了眼书房门。

    所以他当不了老板么。

    因为他根本就猜不透某人的心思和打算。

    白祁双手往兜里一放,快步朝楼上冲,他得赶紧回公司告诉那些元老,叫他们不必再为此次的收购失利担心受怕了,因为某人压根就不care。

    ……

    聂相思一觉睡到中午,张惠来房间叫她起床吃午餐,她才醒了。

    张惠见她醒了,笑了笑,便扭身走出了房间。

    聂相思躺在床上,大概是哭得狠了,睁开眼时,眼球胀痛。

    从床上坐起,聂相思愣愣的看着房间。

    这间卧房,跟她离开时一模一样,房间里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课业桌上还放着她摆放出来,未做完的试题卷和题集。

    每一个细节,都是她离开时的模样。

    聂相思坐在床上,有种,她自己从未离开过,过去那几年发生的事,只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梦而已。

    聂相思呆呆看了会儿,伸手揉了揉鼻子,下床,去洗浴室洗漱。

    洗漱完,聂相思去衣帽间换衣服。

    衣帽间的景致跟她想的一样。

    依然跟她离开时一模一样,就连她挂校服的位置都没变一下。

    聂相思走到校服前,伸手摸了摸那身校服,心底,陡升起一股怀念。

    聂相思不由得想。

    如果她当年没有离开,她会如期参加高考,现在,大概还在上大学……就如大多数人的人生轨迹一样,毫无悬念的进展。

    只可惜。

    世上,本没有如果。

    遗憾么?

    聂相思用力吸气,手指离开那身校服,从衣帽间挂着的一排衣服里挑了件嫩黄色宽松毛衣和白色脚裤换上,离开衣帽间,径直朝卧室门口走了出去。

    ……

    聂相思走出卧室,眼睛便眯了下。

    嗯,主要是光芒太盛的缘故……

    聂相思慢慢走到阑干前,低头看楼下。

    客厅没开灯,亮堂堂的,她在楼上都嗅得到阳光的味道。

    聂相思目光转到窗口的方向,发现原本封在窗口上的铝铁已经拆了。

    加上今天天气太好,阳光透着几扇大大的窗户,门口投射进别墅,登时将早晨她刚进屋时感觉到的阴森尽数驱散。

    聂相思有些抑郁的心情,竟也跟着好了点。

    “姐,快下来吃饭了,两位少爷都等不及了。”张惠从餐厅出来,见聂相思站在二楼发呆,浅浅笑道。

    “……噢,就来。”

    聂相思看了眼张惠,边边挪动步子往楼下走。

    下楼,路过客厅时,聂相思看到了沙发上摆放的玩偶抱枕,客厅茶几上的玩具,多出的两盆绿萝……

    整个客厅仿佛一下生动明媚了,不再是只有黑色的死板沉闷。

    看到聂相思眼底的疑惑,张惠,“这是先生专门让设计师团队弄的。怕你和少爷们不自然,先生中午让他们走了,叫下午再来。”

    聂相思听话,看了看张惠,没出声。

    张惠也没再什么,两人朝餐厅走。

    到了餐厅,聂相思只看到坐在餐桌边等着吃饭的两个家伙,却并未看到战廷深……

    聂相思睫毛闪了闪,走到时勤和时聿对面坐着。

    张惠分别给聂相思三人盛了米饭,才离开了餐厅。

    聂相思眼角扫到张惠走出餐厅,秀气的眉头纠结的皱紧。

    时聿鬼精灵的往嘴里塞了颗肉丸子,嚼着看聂相思,含含糊糊,“爸爸在书房里,张奶奶,刚爸爸的属下拿了很多工作给爸爸。”

    “……”

    “爸爸真可怜,忙得饭都没时间吃。”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