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9章 还不打算给我个好脸色瞧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这时,聂时聿突地睁圆了一双分明的大眼,盯着一个地方,惊“咦”了声。

    聂相思抬头疑惑的看向聂时聿。

    聂时聿从毯子里抽出一只胖手朝窗户的方向指了指,“为什么?”

    聂相思顺着聂时聿手指的方向看去,当看到整扇落地窗都被用铝铁给封住了时,聂相思眼阔蓦地缩紧。

    “那边也封住了。”聂时勤脆声。

    聂相思又去看其他的窗口,不出意外,都被封死了。

    聂相思心脏突突狂跳,清澈的大眼满是惊疑,缓缓移到泰然坐着的某人身上。

    战廷深敛着眸,一贯的沉默冷肃。

    徐长洋楚郁和翟司默都没吭声。

    很显然,别墅里的情况,他们是知道的。

    聂相思震惊看着战廷深的眼眸,在战廷深长久的沉默和无视下,眼皮缓缓垂了下来。

    只是心尖,却仿佛被一根无形的冰丝缠住,用力拉扯着。

    她……好像一直都没有问,他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

    楚郁三人留在别墅用完早餐,便离开了。

    张惠知道刚被战廷深和徐长洋抱着的两个家伙就是聂相思和战廷深的孩子,惊喜不已,她万万没想到,聂相思当初怀的竟是双胞胎。

    两个家伙四点便醒了,这会儿又填饱了肚子,便有些晕晕欲睡。

    张惠便上楼,迅速收拾了间卧室出来,让两个家伙暂时休息。

    聂时勤和聂时聿睡着后,聂相思从房间出来,站在走廊往楼下客厅看,却没有看到某人。

    聂相思抿唇,双眼轻然转向她以前住的卧房。

    在原地站了会儿,聂相思微提了口气,抬步朝她的卧室走。

    以为她的房间和某人的房间是相邻的。

    聂相思到自己的房间,免不得要路过某人的房间。

    只是,朝他卧室门前路过时,聂相思眼角“很不心”的扫了眼那扇门,不料发现那扇门竟是打开了一条缝。

    聂相思不自觉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屋内传来男人冷沉的嗓音。

    “让那些人,两时后再过来。”

    那些人?

    什么人?

    聂相思微疑的盯着房门那条缝。

    等了会儿,里面都没声音传出来。

    聂相思眯了眯眼,重新迈步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前。

    站在门口,聂相思伸手握住门把手的刹那,不禁轻吸了口气,才拧开了房门。

    房门被她轻轻推开的瞬间,聂相思呼吸屏住,瞳孔有些紧张的凝着。

    可是当卧室的景象在她眼前完全袒露时,聂相思凝住的眼眸慢慢舒展,呼吸也轻然顺开了些许。

    腰肢冷不丁被人从后勾住。

    聂相思惊得差点叫出来,刷地转头往后看。

    某人冷峻立体的脸印入她瞳孔,聂相思绣致的眉头皱紧,双手握住他的双臂想甩开。

    然,聂相思的双手刚放到他的臂膀上,他蓦地将双臂拿开了些,紧跟着,聂相思的双手被他宽阔温暖的大手包裹住,而他的双臂也随之回到了她纤细的腰肢上。

    聂相思脸往下拉了拉,挣扎。

    战廷深干脆箍着她的腰,直接将她抱起,提着往聂相思房间里走。

    身后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聂相思耳膜微微一炸,装不了“哑巴”了,忿恼道,“战廷深……”

    “我在。”

    聂相思,“……”

    战廷深将她放下来,裹着她的腰,把她翻个面,面对他搂着。

    聂相思脸怒红,腮帮子鼓着,大眼格外晶亮的瞪着他。

    战廷深低头,额头抵着聂相思的,幽深的黑眸直勾勾锁着聂相思,声线温柔得不像他,“欢迎回家。”

    聂相思睫毛狠狠抖了抖,但还是气鼓鼓烦他的模样。

    战廷深示弱般的对聂相思眨眨眼,“已经五六个时,还不打算给我个好脸色瞧?”

    聂相思眉尖拧紧,在心里哼哼。

    霸道成这样,连个道歉都没有,就想她给他个好脸色看,怎么想的?!

    “你自己,我什么时候气你这么久过?”战廷深抱起她,大步走到床边坐下,强迫性的让聂相思跨坐在他坚硬的大腿上,冷眸带了那么点委屈盯着聂相思。

    仿佛在控诉聂相思不公平!

    五六个时,久么?

    聂相思一点也不觉得!

    他这次做得这么过分,从头到尾将她无视透顶。

    这让聂相思觉得,她的意见,他一点都不看重。

    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

    他做事从来都这样,想做什么就做,永远不会过问她的意愿。

    如果以前那些还没聂相思引起重视。

    可这一次,聂相思是真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设想一下,假若未来n年,战廷深都这样我行我素,想到什么做什么,也不跟她商量,一意孤行,末了还完全觉得自己做对了,这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所以这一次,聂相思下定决心,如果某人不给她做个保证,或者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这件事在她这儿,就翻不了篇!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见聂相思抿着唇,一双活灵活现的大眼思考性的轻轻转动着。

    只以为她是在考虑要不要原谅他。

    黑眸微眯,战廷深也不着急催她,单臂搂着她,谨防她不慎从他腿上掉下去,另一只手则抓着聂相思的手轻捏把玩。

    突然,手心一空。

    战廷深眉头蹙起,抬眸微疑的盯着聂相思板着的脸。

    聂相思将手背在身后,大眼定定的看着他,“给我手机。”

    战廷深眯眸,声线淡凉,“要手机做什么?”

    聂相思哼了下,“我现在打个电话也要跟你报备么?”

    聂相思“不逊”的话一出,战廷深的脸刷地就黑了。

    幽寒的冷眸阴森森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眼珠子微不可见的颤动了下,深汲气,抬起脸不惧的看着他,“是不是我告诉你我要手机干什么,你才肯给我手机?”

    “……不必!”

    战廷深掐着聂相思的腰,一把将她拎起,“丢”到床上。

    聂相思见他豁然起身时,手机也一并扔到了她身边。

    聂相思又哼了声,没管他,拿起手机,打开手机屏幕的一刻,才发现要开机密码。

    聂相思本来想问他密码的。

    想到什么,聂相思抿唇,抱着侥幸心理,点了下密码,输入了四个数字。

    然后……尴尬了!

    密码错误!

    而聂相思输入的,就是她自己的生日……好吧,就是这么自恋!

    聂相思讪讪的抽动了下嘴角,不得已,只好舔着脸,挑眼瞧某人,“密码多少?”

    战廷深将聂相思之前的动作看得真真的,这会儿看着聂相思脸上的红晕,忍不住冷笑。

    聂相思,“……”强装着刚啥也没发生的镇定模样。

    “1012。”

    聂相思双眼一亮,“这不是……”

    “哼。”

    战廷深呲笑,背过身去。

    聂相思咬唇,盯着某人挺括的背脊,脸轻抽。

    好吧。

    她刚才输入的是她新历的生日数。

    而密码是……她的农历生日。

    聂相思悻悻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薄薄的嘴角禁不住往上勾。

    在床上盘起腿,输入密码的手指都带着几分轻快。

    手机解锁,聂相思点开拨号键,在输入电话号码时,翘起的嘴角往下垂了下来。

    拨出号码,聂相思将手机轻轻贴到耳边,眼睛已经泛起一圈一圈的酸涩来。

    从榕城离开。

    她连道别的话都没跟奶奶和哥,就这么……走了。

    聂相思垂着脑袋,默默转了身,拿背对着战廷深这边。

    听到身后传来的簌簌声。

    战廷深冷眸微深,虽没转过身去,但眼角已经扫了过去。

    “是欢欢么?”

    电话一接通,手机便传来容甄嬿急切沙哑的嗓音。

    聂相思嘴角瘪了瘪,手抬起摁住涩痛的眼角,泪是忍住了,可掩不住开口时浓浓的鼻音,“奶奶,是我。”

    “欢欢……”

    容甄嬿哑着声音叫了聂相思一声,而后就没了声响。

    聂相思忍着的泪,这才滚了下来。

    隔了好一会儿,手机才又传出声音。

    “妹。”

    “……哥。”

    聂相思微怔。

    “嗯。到了?”聂臣燚还是平时与她话时的淡淡语气。

    “嗯。”聂相思吸吸鼻子,“奶奶,奶奶没事吧?”

    “奶奶很好。既然到了,就把心定下,知道么?”聂臣燚。

    聂臣燚这话得很明白了。

    他希望聂相思不要再想榕城的事,安心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聂相思怎么能不想呢?

    榕城有事事为她着想的亲人,而她的亲人,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她怎么能不想,不惦念?

    “欢欢……”

    “奶奶。”聂相思黯然的双眼在听到容甄嬿慈祥的声音时亮了亮,但刚压抑住的眼泪又都涌了上来。

    “欢欢,你在潼市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时勤和时聿,奶奶不在你身边,没人提醒你吃药,你自己千万不要忘了。还有,你走得匆忙,好些东西都来不及带,所以我刚跟你哥帮你收拾了下,待会儿就给你邮过去,你记得签收。我这边你别顾念,奶奶身体硬朗,能吃能喝,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和时勤时聿这一走,别墅里一下空落落的……”

    容甄嬿到这儿,猛地停下,隔了好一会儿,又才传来她强颜欢笑的声音,“不过你哥也答应奶奶了,会常回家……所以,你也别担心奶奶没人陪。啊,知道么?”

    “……”

    容甄嬿这一番话下来,聂相思捂着嘴,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战廷深无声叹息,到底没忍住,转了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