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8章 回家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算我求你了行么?”聂相思轻吼完这句,眼泪霎时掉得更快更密。

    战廷深见聂相思情绪这样激动,心知自己在此时多无益,不如给她时间让她冷静平复。

    于是松开聂相思,起身,躬身走出了内舱。

    原本都看着内舱门的翟司默等人,见战廷深出来,一溜烟的把眼睛转开了。

    就连聂时勤和聂时聿都默默低下了脑袋。

    战廷深走出来,便一尊大佛似的坐在靠近内舱门的椅子上,两道眉毛插进鼻翼,薄唇绷抿得直直的,也不话。

    翟司默瞅了眼战廷深,见他一张脸黑沉得不像样,便要开口点什么安慰下他。

    可嘴巴开没张开,就被楚郁拽了一下。

    翟司默一怔,愣头青似的看向楚郁。

    楚郁眯眸,盯着他凉凉笑,阴森森的对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翟司默眼珠子一瞪,登时打消了要去“安慰”战廷深的打算。

    也是考虑到聂相思和两个家伙的休息情况,所以战廷深才选择在凌晨四点多出发,这样也不至于太影响他们的睡眠。

    聂时勤和聂时聿都是第一次坐飞机,而且还是直升机,都有点兴奋,两兄弟也不怕高,趴在窗口往外瞅,尽管黑漆抹黑的,啥也见不着。

    一个时后,直升机降落在潼市星辰高级娱乐会所顶楼天台。

    徐长洋三人盯了眼战廷深,用毯子将两个家伙裹紧,抱着下了直升机。

    战廷深沉眸看着几人下去,雅致的大手握了握,偏首看内舱门,没伸手开门,也没出声叫里面的人儿。

    约十多秒过去,内舱门从里拉开。

    战廷深眸光收紧了一寸,凝目盯着弯着身子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只可惜。

    那女人竟像是没瞅着他似的,径直出门朝直升机外走了出去。

    战廷深虽然做好被“冷落”的准备,但真正体会到个中滋味,才觉得心里准备什么的,都是浮云!

    因为还是愤懑,郁躁。

    徐长洋顶着风等在外,看到聂相思出现,伸手递给她。

    聂相思倒跟容甄嬿的性子像,爱憎分明。

    某人是某人,徐长洋是徐长洋。

    她倒不至于把气往别处撒。

    于是乖巧的将手放到徐长洋手里。

    徐长洋握紧,牵着她下来。

    见聂相思穿得单薄,当即将羊绒大衣脱下,裹到聂相思身上,“潼市比不得榕城,这个天还冷着。去吧,你四哥五哥在前头等你呢。”

    聂相思抓紧大衣,盯了眼只穿着黑色高领毛衫的徐长洋,嘴唇抿了下,“徐叔……”

    “行了。”徐长洋笑笑,“徐叔是男人,扛得住。去吧。”

    聂相思顿了顿,没再坚持,把脖子往大衣里缩,叹了声,潼市果然比榕城冷多了,才低着脑袋快步朝前走。

    战廷深从直升机下来,看了眼裹着徐长洋大衣的聂相思,眯眼,“真是个矮子!”

    徐长洋188,大衣又是长款,166的聂相思裹着徐长洋的大衣,直接从头罩到了脚,再加之又耸着肩,往前走时连脚都瞧不见,越发显得她娇得可怜。

    “……”徐长洋盯着别扭的战廷深,哂笑,“你就忍着吧,相思现在心里有气儿,你能指望她给你个好脸色看?”

    战廷深低哼,大步往前走。

    徐长洋迈上直升机,与飞行员了几句,又才快步下来,跑着跟上战廷深,“我在市中心装了套房,让相思和两个家伙先去那儿住……”

    “不。回珊瑚水榭。”战廷深黑眸深了深,声线沉暗。

    徐长洋一顿,几秒后,点头,“也好。”

    ……

    因为是冬天,凌晨六七点的天还黑乎乎的,一丝光都照不进。

    刚过新年不久,街道上挂着的彩灯还未收拾,每一处都闪亮亮的,透着喜庆。

    车子在霓虹闪烁的城市穿行。

    聂相思从车窗看着街道,不过四年而已,原本熟悉的城市到底变化了不少,让人觉得熟悉时,又难免生出些陌生感。

    总之,聂相思的心情,很复杂。

    三十分钟后。

    车子相继滑进珊瑚水榭别墅那道“生人勿进”的大铁门。

    聂相思抓紧手,忽然张唇深深呼吸,心尖上的战栗,明显。

    聂时勤和聂时聿分别坐在聂相思两边的安全座椅上,好奇的一路看着。

    徐长洋负责驾车,战廷深则坐在副驾座,幽邃的黑眸无声无息的从车外的后车镜,睨着坐在后车座上的女人,将她脸上的每一丝情绪变化都……尽收眼底!

    五分钟后。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

    楚郁和翟司默已经从车里下来,站在车身旁看着这边。

    徐长洋从后视镜看了眼聂相思,也推开车门下车,走到后车座拉开车门,将时勤从安全座椅上裹着毯子抱了下来。

    战廷深紧眸了眸,推了把车门,下车。

    等到战廷深将时聿也抱下车,车内便只剩下聂相思一人。

    聂相思攥着手心,大眼含着几分恍惚看着那扇熟悉的别墅大门,二十二年,第一次体味到,什么叫“近乡情怯”。

    急促的脚步声在这时从别墅传来。

    聂相思看到一道身影从别墅里跑了出来。

    “……先生。”

    张惠并不知道战廷深今日回来,她这会儿正在客厅打扫房间,听到汽车引擎声才出来的。

    看到战廷深和楚郁等人,张惠已经懵了。

    再一瞧战廷深和徐长洋各自怀里抱着的肉球,张惠一下瞪园了眼睛,越是看不懂了。

    “张阿姨……”

    清软欣喜的从车里飘出。

    张惠背脊骨一震,倏然盯向车的方向。

    是,是她听错了么?

    这道声音……

    “张阿姨。”

    一道“臃肿”的身影从车里下来。

    张惠目光紧紧盯着。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加之别墅外安有路灯。

    当聂相思从车里下来的一瞬,尽管她身上还套着徐长洋的大衣,张惠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张惠一下捂住嘴,那瞪圆扩散的眼睛,不知是被吓到还是惊喜。

    “张阿姨……”

    聂相思往前走了两步,后又怯生生的顿住。

    因为她忽然想到。

    她现在已经是“死”了四年之久的人。

    “啊……”

    张惠突地大叫一声,动作仓促又有些喜剧效果的猛地朝聂相思冲了过来,本来想抱聂相思,但碍于身份,张惠忍住了,但也激动的一把捉住了聂相思的手,“姐,是你么?是你么?”

    聂相思看着张惠通红的眼睛,用力点头,“是我张阿姨,我……没事。”

    “哎哟,哎哟……”

    张惠惊喜的含着泪,上下打量聂相思,一只手从聂相思肩上虚抚着往下,不知道该什么好。

    “张阿姨,您还好么?”

    聂相思也打量了遍张惠,问。

    “……我好,我好得很!”

    张惠话间,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想到四年前得知聂相思的死讯时的心痛,以及后来这四年战廷深的境况,张惠就……忍不住心里的酸楚和难过。

    “先进屋吧。”

    战廷深看着张惠和聂相思再见的场景,许是有所触动,出口的嗓音缓和了些。

    聂相思听到战廷深的声音,睫毛微微往下掩了掩。

    张惠又抹了下眼睛,“瞧我,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外头冷,快进屋吧。”

    于是,一行人便就都进了别墅。

    张惠一个人住在别墅,起来也没开暖气。

    聂相思一走进别墅,一股萧条之气猛地迎面拂来。

    聂相思不由得倒抽了冷气,立在玄関口,朝别墅内看去。

    坐车回来的路上,聂相思便觉得潼市变化不少,可别墅内无论是装饰,还是陈设,都与她离开前别无二致。

    只是,明明什么都没变,可她竟觉得萧寂到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不换鞋?”

    清冷的男声冷不丁从耳侧传来。

    聂相思吓了一大跳,惶然瞪大眼往后看,静悄悄站在她身后的高大男人。

    粉润的唇干巴巴的抿着。

    她刚才觉得别墅阴森……他就突然开口。

    聂相思那一瞬间,真有自己进了……鬼屋的感觉。

    聂相思真的没有夸张。

    现在的别墅,真的让她有这种感觉。

    “看我干什么?”战廷深凝着聂相思的那双眼,像一口古老富有吸附力的深井,深深的吸附着聂相思。

    聂相思连抽了好几口气,背脊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快速回过头,穿上不知何时摆在她脚边的脱鞋,真跟身后有鬼在追赶她般,往客厅走着走着,竟然跑了起来。

    战廷深沉静站在玄关,看着聂相思跑到客厅沙发,一下挤坐到了楚郁和翟司默中间,一张脸走得那样急,都还是白的。

    战廷深握了握手心,黑眸不动声色环视了圈别墅,沉默的换鞋,走了进去。

    张惠看到聂相思好好儿的回来了,心里堆着好多话想跟她,可瞧着一大帮人都在,且大约都没吃早餐,只好先去厨房做早餐。

    翟司默眼角斜斜看聂相思,见聂相思脸白绷着,一对黑眼珠子乌溜溜的在别墅四周转着,嘴角勾了下,在她边上压低声音,“怎的了,不认得自己家了?”

    聂相思瞅了眼翟司默,没话。

    家是认得的,可……感觉不一样。

    这里,太冷了!

    “咦……”

    这时,聂时聿突地睁圆了一双分明的大眼,盯着一个地方,惊“咦”了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