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7章 战廷深,我讨厌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恶狠狠抓过被角咬住,想炸地球怎么办!!

    战廷深将从聂相思房间出来,就见聂臣燚身形笔直的站在走廊里,沉眸盯着他。

    战廷深敛低眉,没过去,走到阑干前站定,掏出烟和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放到嘴边叼着。

    聂臣燚望着战廷深看了会儿,收回目光时,嘴角微微带了点弧。

    两个男人就那么站在两端,谁也没主动靠近。

    ……

    凌晨近四点。

    别墅外传来一道汽车引擎声。

    战廷深自客厅沙发里站起,眯眼看着别墅门口。

    没一会儿,两道沉沉的脚步声从门外踏进。

    是,翟司默和楚郁。

    两人进屋看到战廷深,均挑动了下眉头。

    想着马上就要离开,两人也没换鞋,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两道开门声从楼上洒下。

    战廷深三人朝楼上看了眼,见是聂臣燚和……容甄嬿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了,三人眸光轻转,彼此看了眼,都朝楼上走了去。

    走上二楼,战廷深微微停顿,面向容甄嬿,又是郑重的一个鞠躬。

    容甄嬿眼角一颤,眼泪猛地砸了下来,巍巍的对战廷深摆了摆手。

    战廷深抿紧薄唇,分别看了眼楚郁和翟司默。

    楚郁和翟司默颔首,大步朝儿童房走去。

    战廷深盯了眼聂臣燚,跨步往聂相思的房间走。

    不到五分钟。

    楚郁和翟司默便抱着用毯子裹着的时勤和时聿从儿童房出来了。

    容甄嬿眼泪落得更凶,握紧手,硬生生逼自己站在原地。

    楚郁和翟司默看了眼泪流满面的容甄嬿,心里都有些不落忍,便对容甄嬿点了点头,而后抱着时勤和时聿快步下了口,径直走出了别墅。

    “呜唔……”

    容甄嬿走到阑干前,伸手用力抓住阑干,哀然的盯着别墅门口。

    聂臣燚沉铸的面庞绷得厉害,放在裤兜里的双手紧攥着。

    这时。

    沉然的脚步声再次从走廊一侧响来。

    容甄嬿身形猛地一震,眼角夹着泪,缓缓看过去。

    战廷深抱着聂相思从卧室出来,看到容甄嬿和聂臣燚时,深邃的黑眸轻眯,没有犹豫,抱着聂相思往楼下走。

    “欢欢……”

    容甄嬿哑泣,往前紧追了两步,伸出的手像是想抓住什么。

    “奶奶。”

    聂臣燚一步跨到容甄嬿身边,伸臂将容甄嬿拥进怀中。

    容甄嬿心碎的靠在聂臣燚怀里,呜咽,“奶奶舍不得欢欢,舍不得啊。”

    聂臣燚眼角微热,拥进容甄嬿,转眸盯向走到客厅站定,抱着聂相思看着楼上的战廷深,下颚沉绷,“别忘了答应我的事!若是你没办不到,我会不惜一切,带她远离你!”

    战廷深眼阔缩紧,“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话落,战廷深抱着聂相思阔步走出了别墅。

    “欢欢……”

    容甄嬿突然推开聂臣燚,朝楼下跑。

    聂臣燚紧吸气,几大步上前,抱住容甄嬿,“奶奶,您别这样。”

    “我只是,只是想送送她,送送她……”

    容甄嬿流着泪,哀求的看着聂臣燚。

    聂臣燚心头忍痛,“送与不送又有何区别,妹终究要离开。送了,倒免不得更不舍,更心痛。”

    “你就是狠心!”容甄嬿打了他一下,捂着脸哭。

    聂臣燚闭眼,抱紧容甄嬿,微凉的嗓音多了丝哑,“奶奶,你还有我。”

    “你跟欢欢能比么?欢欢会哄我开心,陪我体己话。你呢?现在欢欢走了,你怕是又要跟以前一样,大半个月才回来看我老婆子一眼!我有你这个孙子,跟没有有什么区别!”

    容甄嬿这话一落,就听到别墅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

    感觉到容甄嬿身体猛地发起抖来,聂臣燚抿紧薄唇,更紧的抱住容甄嬿,,“我答应您,以后尽量多回,让您知道知道,有我这个孙子,和没我这个孙子的区别。”

    容甄嬿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直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便靠在聂臣燚身前嗡嗡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得着……你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让我出去送送,我也能多看几眼欢欢。现在好了,人都走了,以后想看一眼就难了!都怪你,都怪你!”

    聂臣燚轻拍容甄嬿的背,沉眸盯着别墅门口,缓缓,“您要是出去送了,就舍不得让他带走妹了。”

    “呜唔……”

    容甄嬿抓着自己的心口,只觉得心里空得厉害,空得难受!

    朝夕相处的人,一下全走光了,这偌大的别墅,在这一刻于容甄嬿而言,跟冷冰冰的冰窟没什么两样。

    最主要的是。

    容甄嬿是真的怕,聂相思这一走,她就真的见不着了。

    ……

    君郦大酒店顶楼天台,饶是楚郁和翟司默已经将两个家伙捂得严严实实,可一上顶楼,直升机周边呼啸而来的劲风愣是将两个家伙给惊醒了。

    楚郁低头看了眼在他怀里,睁着一双乌黑晶亮的眼睛怔傻的盯着他的聂时……聿?

    菲薄的嘴勾动了下,抓起毯子和头蒙住家伙,大步朝直升机的方向走。

    徐长洋弓着身就站在登机口,看到楚郁和翟司默迈了进来,便眯起眼睛去看刚走进天台的战廷深。

    战廷深步伐疾健往这边走。

    从徐长洋这边看过去,只以为战廷深抱了一床厚厚的棉被。

    战廷深跨上登机口,从徐长洋身边擦过时。

    徐长洋才听到从被子底下发出的唔唔声。

    徐长洋好笑,关上机舱门,直接吩咐飞行员起航。

    实则是。

    在走到天台时,聂相思也被那一阵风也惊醒了,战廷深许是临门一脚出岔子,没等聂相思睁开眼睛,直接拿被子抱她给裹住了。

    ……

    直升机从榕城已经起飞快半时。

    直升机内有内外舱。

    徐长洋等人坐在外舱,聂时聿和聂时勤裹着被子怔怔的坐在床上,瞪着一双眼盯着与他们隔着一道舱门的内机舱。

    “战廷深,你太霸道了!”

    聂相思气得快哭的声音隔着门传出。

    徐长洋挑起眉,看时勤和时聿。

    好吧。

    两个家伙竖着耳朵,听得津津有味。

    内机舱。

    聂相思被战廷深夹着双腿坐在他对面,两只手也被他摁着。

    这样,聂相思无论怎么摆腾都逃不开。

    “你怎么能不声不响的带我离开?事先连商量都没有!你太不尊重人了!”

    聂相思浑身都在发抖,纯碎气的!

    她是觉得今晚容甄嬿和聂臣燚都有点诡异。

    可她千想万想,就是没想到某人竟然霸道到这个程度,都不一声就带她走!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怒红的脸,淡淡,“如果我提前跟你商量,你会答应跟我走?”

    “这是两码事!”

    聂相思呲着尖利的猫牙,“就算我现在不会走,难道你就能自作主张,不顾我的意愿强行带我走么?”

    战廷深轻皱眉,“你哥和你奶奶都同意我带你走!”

    “他们同意带我走,是因为怕我受到伤害……”

    “原来你知道。”

    “……”聂相思双眼红得厉害,受伤的看着战廷深,“是,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不能走。如今在榕城饱受折磨欺侮的是我的亲奶奶和哥哥,我扔下他们走了,我算什么?我是人么!”

    “那你留在榕城又能做什么?”战廷深话总是这么直接,戳心!

    聂相思心口缩紧,伤心的盯着战廷深,轻轻道,“我不能做什么,可我能一直陪着他们!就算担惊受怕我也愿意。”

    “时勤和时聿呢?你也要让他们跟着你担惊受怕,他们才多大!”战廷深语气严厉。

    “你可以带时聿时勤先回去,我留下来不行么?”

    聂相思被他逼得低吼,细细的脖子都红了,“我讨厌你战廷深!明明就是你不对,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你……”

    “我不要听你话!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聂相思像是被激怒的兽,盯着战廷深嘶吼。

    战廷深呼吸沉着,凝着聂相思的黑眸越是阴凉,“我可以先带时勤时聿回潼市,你放心不下老太太和你堂哥,放不下聂家。可你能放得下我,放得下时聿和时勤!”

    “你还在狡辩!”

    聂相思心里难受憋闷得跟堵了一块大石头般,偏偏战廷深字字句句还在那块大石头上加石子,刺激她!

    她怎么受得了!?

    聂相思难过,伤心,委屈,愧疚,自责。

    种种情绪纠缠下,真的让人很崩溃。

    聂相思垂下脑袋,泪珠大滴大滴往下拍,“你明知道你对我意味着什么,时勤和时聿对我意味着什么,你还故意这么……战廷深,你仗着年纪比我大,仗着我喜欢你,你就欺负我吧!等有一天,我……“

    “有一天你什么?”

    战廷深脸色铁青,太阳穴两边的青筋突突的往皮肤外弹跳。

    聂相思闭上眼,泪珠顺着她长长黑黑的睫毛往下掉。

    在这一刻,对战廷深,她是真的有点……失望!

    但更多的,是难过!

    她知道,现在他们已经在回潼市的飞机上,离榕城越来越远,他是不可能再送她回去。

    聂相思喉咙忍到发颤,哑声道,“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聂……”

    “算我求你了行么?”聂相思轻吼完这句,眼泪霎时掉得更快更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