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6章 回潼市2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是以,容甄嬿此刻的心情,是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出的沉甸复杂。

    这一晚,聂相思和时勤时聿在容甄嬿房间里待了近两个时。

    聂相思带时勤时聿从容甄嬿房间出来,正回身关门时,发现容甄嬿已从沙发里站起身,正紧紧盯着她这边,目光里不出的眷顾不舍。

    聂相思握住门把的手微微收紧,轻提气,正要进去。

    容甄嬿却抬起手对她摆了摆,“去吧,奶奶累了。”

    完,容甄嬿便转了身,拿背对着聂相思。

    聂相思盯着容甄嬿微勾的背盯了几秒,才默默拉上了房门。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容甄嬿双眼蓦地闭上。

    ……

    时勤时聿晚上十点休息,聂相思从容甄嬿房间出来,盯了眼楼下客厅坐着的两个男人,便直接带时勤时聿去了儿童房洗澡洗漱。

    待聂相思搞定两个家伙,从房间出来时,看到某人仍旧和聂臣燚坐在楼下沙发。

    一如刚她从容甄嬿房间出来,两人都往楼上看了过来。

    聂相思抿唇,以为两人在什么不方便要她听到的要紧事,乌黑的眼珠子转了下,径直回了自己的卧房。

    回到卧房,聂相思见手里的文件放到电脑桌前,眼睛盯着那份文件看了好一会儿,才拿着睡衣去洗浴室洗澡。

    四十分钟左右,聂相思穿着睡衣,头上顶着干发帽从洗浴室出来,就见某人坐在她床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捻着一只黑色金属打火机漫不经心的轻转着。

    聂相思愣了下,走到床头一侧内嵌进墙壁的不规则暗格里拿出电吹风,边往梳妆台走边回头看一眼战廷深,“三叔,都快十一点了,四哥五哥回来了么?”

    战廷深指尖转动的打火机倏地攥到手掌心里,从床沿起身,握着打火机的手放进裤兜里,朝聂相思这边走。

    聂相思刚把电吹风的插头插进插座里,手里的电吹风便被一只大手给截了过去。

    紧跟着,一侧肩头被摁住,往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压。

    聂相思讷讷的被按坐在凳子上,脑袋往后转想看他。

    战廷深摊开大掌,从上往下罩住聂相思的脑袋,不让她动。

    聂相思黑线,只得坐好,眨巴着眼睛从梳妆镜里看某人。

    战廷深亦从镜子里凝了眼聂相思,取下她头上的干发帽随手就丢到梳妆镜上。

    聂相思瞥了眼干发帽,眼角抽动了下。

    战廷深轻抓了抓聂相思湿润的长发,打开电吹风开始给聂相思吹头发。

    梳妆凳是圆凳,内有靠椅。

    聂相思背挺得有点酸,正慢慢往下勾着背时。

    后背突然被硬硬的大腿撞了下。

    聂相思倏地打直了背,猫眼溜溜转着看镜子里的某人。

    战廷深眯了眯眼,又往聂相思背后挤了一步,大手握住她的肩头往后,让她的背靠在他腿上。

    聂相思脸热乎乎的,背脊在他腿上蹭了两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战廷深瞧见,薄薄的嘴角快速卷了下。

    聂相思的头发养得好,吹干了都不用梳子顺,手指插进她的发丝间,就能顺顺当当的往下滑。

    战廷深把吹风机放到梳妆桌上,一只手在聂相思长发间来回穿抚着,爱不释手。

    聂相思从镜子里看着战廷深,突然,“三叔,我总觉得我奶奶今天有点奇怪。”

    战廷深垂着眼,大手掬起她一缕发丝在手指尖把玩缠绕,语气清淡,“怎么奇怪?”

    聂相思眼神清透,还是盯着战廷深,声,“她给了我一份聂氏的股份转让书。”

    战廷深闻言,这才挑眼睨了下镜子里聂相思百里透着粉的脸,“要了?”

    “……”聂相思弧度点点脑袋,“……三叔,我不该要的对不对?”

    “无妨。”战廷深摸摸聂相思的头顶,淡清清。

    聂相思皱眉。

    “老太太的一片心意,你若是不接,倒让老太太伤心。”战廷深道。

    聂相思叹气,看战廷深,“我只是奇怪,奶奶早不给晚不给,偏偏这个时候给我这样一份股权转让书?”

    战廷深垂着黑睫。

    聂相思等了会儿,都没听到战廷深什么,纤密的眉毛微微堪动了下,“三叔,你刚跟我哥在楼下什么?”

    “男人的事,女儿家家的管什么?”战廷深幽哼。

    聂相思,“……”只觉得胸口堵了一口气!还敢大男子主义一点么!

    “你不让我管,我还不想管呢!”聂相思撅了嘴,抬起手拨开战廷深在她头发上各种抚各种缠的手,耍性子的从凳子上站起,晶莹的大眼傲气的瞪了眼战廷深,“这是我的头发,你少碰!”

    战廷深黑眸嚼着淡笑,悠悠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翻白眼,“我要睡觉了,你一个大男人待在我一个女儿家家的闺房有失体统。所以,劳烦你这个大男人出去的时候,替我这个女儿家家的带上门,3q!”

    聂相思完,挺直腰板从战廷深身边擦过,朝那张粉床走。

    战廷深低头,兀自哑笑了几秒,修长的身姿往后侧,柔柔看着已经上床把自己裹成蝉蛹的女人,浅声,“气量成这样,还不是女儿家家!”

    聂相思在被窝里磨牙,不想搭理他!

    战廷深等了等,没等到聂相思开口,长眉高挑起,迈腿走了过去。

    也没招呼一声,直接蹭了鞋子上床,支着一条胳膊面对聂相思侧躺着,深眸静悄悄的凝着把脑袋都捂得严严实实的那一团。

    被子里黑乎乎的,可有一双眼,格外的晶亮。

    聂相思知道他躺在她身边,以为他会点什么……当然,她可没指望他能点,嗯……好听的情话之类的,但也总不能像现在这会儿啥都不吧!

    聂相思心里憋得厉害,而且,气儿快不顺了,还有点热。

    张着嫣然的唇吐息了几口,聂相思硬撑了一会儿,实在撑不住了……

    战廷深便瞧见一只白手磨磨蹭蹭的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轻轻勾住被角,一点点往下拉扯。

    战廷深薄唇无声扬高,凝着那一团的黑眸却如日照下的清水般,濯濯反着斑斓的光。

    终于,一张红扑扑的脸从被子里底下冒了出来。

    聂相思紧紧闭着眼睛,脸热得没法看了,唇本能的张开,呼吸新鲜空气。

    战廷深只扫了眼她脸上铺着的几缕凌乱发丝,目光便落在了她嫣红的口上。

    濯亮的眼瞳幽然暗下。

    战廷深是典型的行动派。

    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了。

    把头往下一伏,便吻住了那张冒着甜气的嘴。

    聂相思倒吸口气,紧闭的双眼登时瞠开,抓着被角的手亦蓦地揪紧,盯着面上那张丰神隽永的脸。

    战廷深眸光深然凝着聂相思,高大的身形微往上悬起,扯开身下的被子躺了进去,没有阻隔的搂紧聂相思。

    聂相思呼吸绵密,被他眼睛不转的盯得面颊臊热,扛不住闭上了双眼。

    “很热?”战廷深抚了把聂相思艳红的脸,感觉到掌心的湿气,挑挑长眉哑声道。

    聂相思闭着眼睛,“……我那是,那是刚在被子里蒙得太久,热的。”

    战廷深滑动喉结,在她唇上重咬了口,便顺着她的下巴往下。

    聂相思咬紧嘴唇,察觉到他的手从她领口没进,又不免张开了唇,长吐气。

    “还知道自己在被子里闷太久了。”隔了半响,某人的低哑的嗓音才从她胸前传来。

    聂相思已经不出话,手都抓不住被角了。身上的布料在最快的速度被剥了个干净,聂相思都已经做好准备……可某人却突然抻了上前,一手重重摁在她心口,一手猛地抱住她的头用力往他胸膛按。

    聂相思疼得皱眉,迷蒙的大眼懵懂,摸不着头脑。

    战廷深身体绷得跟石头似的硬邦邦的,聂相思的脸靠在他胸膛,都能大感觉到大汩大汩的汗珠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滚,还有……那只怪兽,一直在她肚子上喷着火。

    弄得聂相思自己嗓子眼都冒着滋滋的火焰,“三……”

    岂料,聂相思才刚开口一个字,某人突然松开她,掀开被子下了床,背对着她,站在床侧。

    聂相思懵。

    眨了眨湿润的长睫,去看某人,只一眼,聂相思眼球猛地被刺了下,赶紧垂下睫毛。

    没过几秒,聂相思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聂相思心里跟住着一只不安分的猫似的,可劲儿的乱蹦跶。

    吞了吞喉管,聂相思悄悄掀起睫毛一角去看战廷深。

    发现人这么一会会儿的功夫,已经套上长裤,正面对她这边,扣衬衫扣子。

    聂相思愕然的抬起眼,盯着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饶是身为女儿家家的聂相思心下都难免有点想咆哮的冲动:衣服都脱了,你这样合适么?合适么?合适么?!

    战廷深扣上衬衣最后一颗纽扣,俯下身,在聂相思忍耐的大眼上亲了亲,“睡吧。”

    聂相思脸架不住有点黑。

    睡个鬼啊睡!

    气死她算了!

    先是她女儿家家的,后又撩拨她!

    撩拨就撩拨吧,竟然不负责……那什么!

    聂相思咬咬牙,大眼喷着火苗幽幽瞪战廷深。

    战廷深握了握手心,又在聂相思眉心啄了下,便转身朝门口走了去。

    听到卧室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传来。

    聂相思恶狠狠抓过被角咬住,想炸地球怎么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