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5章 回潼市1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心头也装着心事,倒也没怎么在意。

    近晚餐时间,聂臣燚回了别墅,容甄嬿也从楼上下来了。

    翟司默和楚郁却在这时是有事,离开了别墅。

    佣人将晚餐准备好,一行人便去了餐厅。

    容甄嬿让聂时聿和聂时勤分别坐在她的两边,聂臣燚和战廷深则分坐在时聿和时勤的旁边,面对着而坐。

    聂相思则坐在战廷深身边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聂相思总觉得容甄嬿看着聂时勤和聂时聿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慈爱,怜惜,不舍,难过……等等情绪,矛盾而复杂的糅合在她的眼波里。

    聂相思垂了垂眼,去看对面的聂臣燚。

    聂相思本以为因为臧天霸、聂怫然以及聂氏的事,聂臣燚恐怕又要数日不着家,岂想今晚却回来了。

    聂相思不上哪里奇怪,可就是觉得……不对!

    ……

    吃完晚餐,容甄嬿让聂相思跟她一块上楼,是有东西要给她,还让时勤和时聿也跟着了。

    聂相思心思没来由的重了重。

    聂相思带着时勤时聿进了容甄嬿的房间,把房门关上,就见容甄嬿径直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蹲了下来。

    聂相思狐疑的看去。

    就见容甄嬿从衣柜最底层竟取出一只保险箱。

    容甄嬿抱起保险箱,笑呵呵的看着聂相思,“想不到吧。”

    聂相思,“……”

    赶紧上前,从容甄嬿手里接过保险箱。

    容甄嬿指了指沙发前的茶几。

    聂相思便抱着保险箱走过去,将保险箱放到茶几上,看着容甄嬿。

    容甄嬿走过来,握着她一只手捏了捏,随后拉着她坐在保险箱前的沙发里。

    时勤和时聿早就躺靠在了沙发里,好奇的盯着那只保险箱看。

    容甄嬿神神秘秘的看了眼聂相思,,“奶奶这些年藏的不少宝贝,都在这里面了。”

    聂相思,“……”

    容甄嬿笑笑,弯下身,伸出枯瘦的手去摁密码。

    聂相思几乎本能的把眼睛别开。

    “你这孩子。”容甄嬿觑见,禁不住乐,“奶奶又不是防你的,躲什么躲。”

    聂相思吐吐舌头。

    还是等容甄嬿把保险箱打开了,才看过去。

    保险箱里躺着几分文件,还有两只棕红色的木锦盒子。

    容甄嬿从保险箱里拿出其中一只锦盒,心的捧在手里握了握,才侧坐向聂相思,郑重其事的将手里的盒子放到聂相思手上。

    聂相思愕然,看了眼手里的锦盒,不解的看着容甄嬿,“奶奶,什么啊?”

    容甄嬿提气,目光黏在那只盒子上,“这是我嫁给你爷爷时,你太姥姥给我的陪嫁。一对玉镯。我本是想等你父亲找到命定良人时,我亲手把镯子戴到她手上。只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

    容甄嬿到这,才抬头看向聂相思,“我记得你过,你亲生母亲还活着。我与她无缘见面,就由你代奶奶把这镯子交付给你母亲吧!不管怎么,她是韩煜的妻子,韩煜过世后,她孤苦伶仃的,我又无法照拂她,这个镯子,就当是给她个念想吧。也让她知道,我们聂家是认可她这个儿媳妇的。”

    聂相思抓紧手里的盒子,望着容甄嬿的双眼快速闪过一抹复杂。

    当时她只温如烟还活着,却并未她已经另嫁……

    容甄嬿也曾提过要去接温如烟回聂家,聂相思不想让容甄嬿知晓温如烟另嫁徒增伤感,或是追问……便只好温如烟如今过得顺意安宁,有了新生活。

    容甄嬿听罢,许是也不想再去打扰温如烟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便也未再提及。

    聂相思以为容甄嬿大约已经忘了温如烟。

    却不想,她老人家虽不提,可心里到底还是挂记着的。

    聂相思感叹之余,难免心酸。

    如果不是臧天霸,有这样大爱慈祥的长辈,聂家必然不会是如今凄凉艰难的模样。

    只是。

    即是容甄嬿给温如烟的,聂相思也不好推辞,便默默收下了。

    容甄嬿又提了一口气,拍了拍聂相思的手,另一只手伸进保险箱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聂相思。

    聂相思疑惑的看着她,“奶奶,这又是什么?”

    “……这样一份东西,你以前不在乎,现在恐怕更不在乎了。”

    容甄嬿笑着放到聂相思腿上,“这是奶奶在聂氏持有的二分之一股的股份,你哥如今手里的股份,已经足够他牢牢坐稳聂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无人能撼动。所以你哥是看不上我这点股份的。我就只给你和怫然准备了。”

    “奶奶,这个我真的不能要!”

    聂相思一听,赶紧还回去了。

    容甄嬿也不着急,只看着聂相思幽幽叹气,“战家,家大业大,时勤和时聿的父亲又是如今战氏集团的掌权人,你们又是夫妻,我这点股份你看不上……”

    “奶奶!”

    聂相思噘嘴,放下手里的盒子,握住容甄嬿的手,怨怨,“您明知道我不会这样想。”

    容甄嬿盯着她,“那就收下。”

    “奶奶……”

    “我知道战总裁不在乎你有没有身家,但战家其他人呢?奶奶的这点股份虽不算多,但至少不磕碜,给你当嫁妆还是勉强够的。你带着这些嫁进战家,叫战家其他人也瞧不了你,你知道?”

    容甄嬿看着聂相思,殷切。

    聂相思知道容甄嬿的“战家其他人”指的是谁。

    也能理解容甄嬿的一片担忧和爱护。

    可是,她却还是不能心安理得的收下这份股权转让。

    “奶奶,这几年,您跟哥对我,对时勤时聿一直付出,而我至今什么都没为您和哥做。所以,您的这份股份我怎么能要?如果我真的收了,那就太厚脸皮了!”聂相思红着眼。

    “你这样,是在讨打知道么?”

    容甄嬿皱眉,严肃的望着聂相思。

    聂相思眼圈红晕加重,模样倔犟。

    容甄嬿摇摇头,伸手轻敲了下聂相思的脑袋,“你这些,是要跟我和你哥撇清关系?”

    “我不是……”

    “别急!听奶奶完。”

    容甄嬿看着聂相思焦急的脸,暗自叹息了声,道。

    聂相思只好闭上嘴,望着容甄嬿的目光却急切。

    “你和时聿时勤并不是什么都没为我和你哥做。你们给我们带来的快乐,以及心里的安慰,是什么都比不了的。因为你和时勤时聿,你没发现么?你哥回家的次数都频繁了许多。以往他的家就是公司,十天半月不回来都是常有的事。现在呢,三天两头都会回家看一看。你以为是因为我这个老太太?”

    容甄嬿欣慰的笑起来,“是因为你和孩子们,让他觉得温暖。所以他愿意回来。而我,多亏了你和时勤时聿,不然我真要寂寞死了。”

    “奶奶。”聂相思含泪握紧容甄嬿的手。

    容甄嬿定定的盯着聂相思,深深看她的模样,低低道,“欢欢,收下好么?”

    聂相思重重咬唇,点头。

    “乖!”

    容甄嬿伸手摸摸她的头。

    末了,容甄嬿看向时勤和时聿,“家伙们,到太奶奶这儿来。”

    聂时勤和聂时聿从沙发里嗦下来,很乖的走到容甄嬿面前。

    容甄嬿分别摸了摸时勤和时聿的脸,弯身从保险箱里最里层摸出了什么东西。

    因为太里面,所以聂相思之前没看到还有别的。

    容甄嬿摸出来后,聂相思才看清是一只红色的锦囊。

    容甄嬿打开锦囊,从里取出了两条用红绳穿着的平安符,“这是太奶奶去年去寺庙,给你们俩求的平安符,还记得不?”

    聂时勤和聂时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好意思的对容甄嬿笑。

    容甄嬿点点两个家伙的鼻尖,“你们俩那时还,不记得也是正常。”

    两个家伙不记得。

    聂相思却是记得的。

    容甄嬿求来平安符后,兴冲冲的给两个家伙戴上,无奈两个家伙太皮了,短短几天,平安符就被两个家伙弄掉了好几次。

    弄得容甄嬿召集别墅一众佣人也找了好几次。

    最后一次掉,容甄嬿无奈了,也没叫人再找。

    只是聂相思没想到,容甄嬿自己去找了。

    而且还一直保管着。

    “给你们俩求的是平安符,太奶奶哪能让平安掉了呢。”

    容甄嬿边边给时勤和时聿戴上。

    戴上后,容甄嬿仔细盯着时勤和时聿看了看,,“以后可千万别掉了。”

    “太奶奶,我们会好好保管的。”时勤郑重。

    时聿也跟着点点脑袋。

    容甄嬿伸手抹了下眼角,打开双手抱住时勤和时聿,“太奶奶真是太喜欢你们这两个家伙了。”

    “我们也喜欢太奶奶。”

    时勤和时聿各自伸出一只胖手抱住容甄嬿,糯糯。

    在聂相思看不见的地方,容甄嬿浑浊双眼里弥漫出浓浓的不舍和眷顾。

    一起朝夕相处了四年,已经习惯了家里两个家伙吵吵嚷嚷彼此斗嘴的声音,习惯了每天都能见到他们,习惯了有他们的陪伴,这样的日子,让她觉得踏实,温暖,幸福。

    可是容甄嬿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样的日子,今天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了!

    是以,容甄嬿此刻的心情,是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出的沉甸复杂。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