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4章 三叔,我不舒服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怫然就像看到光看到希望一样,迫不及待的想抓住战廷深,因为她心里清楚,只要战廷深肯出手,只要他肯,臧天霸对聂家的威胁,就不再是威胁!

    聂怫然很聪明,也很懂得审时度势,抓住机会。

    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聂怫然只看到战廷深对聂相思的重视,是以从聂相思着手逼战廷深不得不出手相助聂家。

    但她并不知道,战廷深最为厌恶的,就是有人将心眼用在聂相思身上。

    聂怫然若是如聂臣燚和容甄嬿般对聂相思真心实意,坦诚相待。

    不消任何人使手段,合适的时机,战廷深自会出手!

    可聂怫然操之过急,偏偏选择用伤害聂相思的方式逼战廷深出手,一招便触犯了战廷深的禁忌!

    原本他是决心在适当的时刻助聂家一臂之力,然现在……

    战廷深蓦地抓紧方向盘,车速在瞬间猛地提升。

    惊得安静看着窗外的聂相思也不由得转头犹疑的朝战廷深看了过来。

    战廷深眼角觑了眼聂相思,菲薄的唇慢慢抿紧,车速这才渐渐放缓下来,匀速向前。

    感觉到车速放慢,聂相思又才把脸重新转到了车窗口。

    ……

    车子滑停到别墅门口,聂相思自己解开安全带,就要去推车门。

    “跟我生气?”

    冷然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聂相思手放到车门上,回头看战廷深,双眼清澈,“我为什么要生气?”

    战廷深沉沉盯着她,深刻的轮廓在这时显得格外冷峻,“因为我隐瞒了聂怫然流产的事。”

    “嗯。”聂相思点点头,“所以,你为什么要隐瞒我?”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的眸光转深。

    聂相思眸光清透看着战廷深,声道,“不能么?”

    战廷深浅蹙眉,伸手捉住聂相思一只手,紧裹在掌心里,垂着黑软的睫毛,没出声。

    聂相思吸气,眼角有些热,“三叔,你是怕我担心,还是怕我跟你提出要你出手帮我们聂家对付臧天霸?”

    聂相思完这话,明显感觉到战廷深拽着她的手紧了。

    聂相思双眼波动,含着嘴唇盯着战廷深。

    “聂相思,我白疼你了是不是?”

    战廷深猛地甩开聂相思的手,抬起眼睫,黑眸怒沉沉的看着聂相思,出口的声音仍是淡淡漠漠的,可聂相思听得出来,他是真生气了!

    聂相思眼眸里滚着泪花,倔犟的梗着脖子盯着战廷深,沙哑道,“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眼底的泪光,心头又疼又怒,声线越是冷硬,“我今儿算是真正见识了一回!什么叫白眼狼!”

    聂相思撅着嘴,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我就是白眼狼,你咬我啊!”

    “就知道哭!”

    战廷深骂着,大手却很诚实的抚上聂相思红红的脸,有些粗鲁的擦她脸上的泪液。

    “对啊,我就是只知道哭的白眼狼!”聂相思破罐子破摔,呜咽着冲战廷深发脾气。

    战廷深太阳穴两边的青筋直往外蹦,两片凉凉的唇抿成严冷的直线,黑眸厉厉的盯着来劲的聂相思。

    “你什么都不知道!”

    聂相思犟着跟战廷深对视了一阵,忽然抓起战廷深抚在她脸上的大手,蒙上自己的眼睛。

    立刻的战廷深便感觉自己的掌心下起了雨,并且,“雨势”渐大。

    战廷深心头的火气,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雨,一点点湮灭。

    战廷深敛着眉,漆深的眼眸漫上细细密密的柔软,静沉的看着把眼睛藏在他掌心里哭的女人,声音到底软了,柔了,“不得你了还。”

    “呜唔,你以为我不知道姐姐是故意那些话给我听的么?可就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呢?我是聂家的人。姐姐为了聂家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苦。我呢?我为聂家做了什么?我反而是个拖累。”

    聂相思声哭。

    被聂臣燚和容甄嬿接回聂家,她身体不好,又生了病,聂臣燚忙着聂氏的事,忙着养精蓄锐对付臧天霸之余还要操心她。容甄嬿一把年纪却为了她日日悬着心。

    这四年,她没为聂家做过丁点有益的事。

    所以,就算知道聂怫然故意那么,聂相思能怪她么?

    “三叔,我不舒服。”

    聂相思更紧的把战廷深的手往眼睛上摁,“你别跟我生气,行不行?我没生你的气,我只是气我自己。如果我是个男的就好了。”

    战廷深,“……”这什么道理?

    “如果我是男的,我就能帮我哥。就算不能帮他,至少不会成为他的拖累。”聂相思。

    “……”战廷深憋了好一阵,才,“没事少胡思乱想。”

    “这怎么能叫胡思乱想。”聂相思嘟囔。

    “……你要是男的,我怎么办?”战廷深蓦地压低眉,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没话。

    好半响,聂相思从眼前拿下他的手,红着一双猫眼看着战廷深,“三叔,如果我真变成男的了,你还要我么?”

    战廷深,“……”

    “真正的爱情不分性别的。如果我是男的,你也爱……”

    “从现在开始,别让我听到你一个字!”简直听不下去!

    战廷深虎着脸看聂相思。

    聂相思咬含着双唇,停顿了好几秒钟,特别认真的,“三叔,如果你是女的,我也爱!”

    按理,听到这样另类的表白,是该高兴的。

    可战廷深脸却有点黑。

    他变成女的?呵呵。

    聂相思像是没看到战廷深脸上的黑气,灵巧的身子突地往战廷深这边倾来,大眼近距离的与战廷深的黑眸对视。

    战廷深脸色不太好看,但还算冷静,默默看着聂相思。

    像是在等着看,聂相思接下来打算玩什么套路!

    “三叔,我要是变成男的,时勤和时聿是该叫我爸爸还是妈妈?”

    聂相思突然开口,一下把声音压得极低极粗,故意用“男声”。

    战廷深握拳,看着聂相思狞笑两声,松开一只手,撑在聂相思的肩上,毫不客气的把她推回了副驾座上。

    在聂相思再次倾身上来时,推开车门,毫不犹豫的下车,头也不回的朝别墅里走。

    聂相思坐在副驾座上,灵动的大眼慢慢变得有些呆滞,脸上的神情也呆呆的,垂掩下睫毛,放在腿上的双手轻轻搅动着。

    战廷深阔步走上台阶,便停了下来,侧身望着坐在车里的聂相思。

    战廷深心头明镜般,知晓聂相思刚才是在故意与他闹。

    大约是觉得自己对他发的那通火不应该,怕他难受郁闷。

    聂相思太善良,又不够自私。

    其实她刚就是真的对他大发脾气又如何,他还能真舍得动真格骂她或是打她么?不能!

    顶多他也就生她一两个时的闷气。

    聂相思跟所有女生一样,都有性子,脾气。

    不高兴了冲爱人发发火,发泄发泄,很正常。

    她是这么想的,在战廷深面前也的确忍不住想发脾气。

    可一旦看到战廷深不高兴,难受,甚至一个的皱眉,她就立刻比他更难受起来。

    她不愿他不高兴,一点也不!

    所以,尽管她现在因为聂怫然的事,因为聂家的事,心里难受得要命,却还是打起精神跟战廷深贫,跟他闹,故意逗他。

    就是不想他因此而郁闷不悦。

    战廷深站在台阶上盯了聂相思许久,聂相思都垂着头,未曾抬眸往车窗外看一眼。

    战廷深心尖揪疼,却没上前叫她,给她独处安静的空间。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

    聂相思突地抬起头,侧过身子要去推车门。

    抬眸的瞬间,就看到了静然站在别墅前,凝目看着她的男人。

    聂相思心头猛地一荡,鼻尖那一下子酸得,逼得她眼眶侵湿,险些落下泪来。

    没再犹豫,聂相思赶紧推开车门下车,跑着朝已经向她递来一只手掌的男人而去。

    迈上台阶,聂相思一把抓住男人的手。

    就像五岁那年,警察局里,她握着他的手指一样紧。

    战廷深探臂搂住聂相思的腰往怀里带,微微抱了抱她,才牵着她一同朝别墅里走。

    战廷深和聂相思走进别墅,楚郁和翟司默正在围观时勤和时聿下跳棋,两个大男人竟然看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倒是时勤和时聿看到战廷深和聂相思,一下放下手里的跳棋,朝聂相思和战廷深冲了过来。

    聂时聿粘战廷深,目标必然是战廷深。

    一冲过来就一把抱住了战廷深的一条大腿,仰起脑袋,讨好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心尖微软,弯身抱起聂时聿。

    聂时聿一点也不矜持,啵啵的在战廷深脸上亲了两口。

    战廷深轻撩唇,也回亲了下家伙的额头。

    聂时勤本来也想抱战廷深的,但见聂时聿已经夺得先机,又不想聂相思受冷落伤心,所以伸出手拉住了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低头看聂时勤,见家伙身在曹营心在汉,虽然站在她边上,可一双眼睛却把控不住的往战廷深那边瞄,心头忧桑一叹,看来她现在睁得是“失宠”了啊!

    战廷深在客厅,与时勤和时聿待了会儿,随即淡瞥了眼楚郁和翟司默,起身上了楼。

    楚郁和翟司默看着战廷深上楼,直接进了楚郁的客房。

    两人眯了眯眼,若无其事的跟聂相思闲扯了两句,也先后起身,往楼上去了。

    聂相思心头也装着心事,倒也没怎么在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