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3章 被欺负一辈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讪讪抽了抽嘴角,继续,“接着嘛,我肯定要问相思发生了什么。听相思的口气,好像是聂怫然亲自给她打的电话。”

    听到聂怫然这三个字,楚郁无端端呲笑出声。

    翟司默奇怪的看着他,“你干么笑得这么嬴荡?”

    楚郁磨牙,伸手重拍了拍翟司默的后脑勺,“太烧脑的事,你就没必要知道了,因为……你没有!”

    “……”

    翟司默脸一绿,恶狠狠的瞪楚郁,隔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道,“我操你大爷!”

    “口味真重!”

    翟司默,“……”

    ……

    医院。

    “姐,你,还好么?”

    聂相思看到病床上脸色白得异样的聂怫然,简直不敢相信。

    明明昨晚,她还好好儿的。

    聂怫然虚弱的呼吸,手无力的抚了抚身边的床位,“别站着了,快坐。”

    聂相思坐下。

    聂怫然立刻握住了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手一抖。

    不为别的,只因聂怫然的手,冰得像是刚从冰桶里拿出来的般。

    “我现在的样子,很吓人吧?”

    聂怫然看着聂相思,有气无力的。

    聂相思轻轻摇头,大眼担忧的看着聂怫然,“发生了什么?”

    聂怫然脸一下僵住,双眼在顷刻涌上血红,直直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心弦颤动,反手握紧聂怫然的手。

    战廷深淡漠站在床尾,黑眸深邃不动声色看着聂怫然。

    “姐。”聂相思忧心的看着聂怫然。

    “……妹,我好恨。”

    聂怫然颤哑着嗓音,咬着牙,一字一字道。

    聂相思见她这般,心底伸出些许难过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聂怫然看着聂相思的眸光每一缕都带着极致的恨。

    聂相思知道,她恨的不是她,而是臧天霸。

    “他如果不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大可让我打掉。可是每一次,每一次!他都用这样残暴的方式折磨我,直到孩子从我身体里流掉!”

    “……他,他做了什么?”

    聂相思虽然不知道聂怫然对于她和臧天霸的孩子,是怎么样的情感。

    但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也经历过险些流产的痛楚。

    她很清楚那是怎样的疼痛。

    所以聂相思看着聂怫然,心里的触动很深。

    聂怫然眼里的流红转动,突然就朝战廷深看了过去。

    战廷深黑眸轻敛,嘴角快速勾过一丝阴寒,待聂相思顺着聂怫然的视线朝他望来时,战廷深又是一幅寡凉冷漠的模样。

    聂相思没有疑惑的皱紧,不明白聂怫然为何突然看某人。

    “……起来,我还得感谢战总裁那两位好兄弟。”

    聂怫然轻声道,声音里不难听出感激。

    聂相思眉心一跳,深深看了眼战廷深,转过视线看着聂怫然,“感谢四哥和五哥?为什么?”

    聂怫然虚累的停了会儿,待精神缓提了些,才望着聂相思道,“昨晚朋友约我去酒吧见面,正好楚先生和翟先生也在。我与朋友离开酒吧时,臧天霸的人突然出现,他们抓住我就是,就是一阵……毒打。”

    打?

    聂相思惊然的打量聂怫然。

    “他们没有打其他的地方,只是针对我的肚子。”

    聂怫然着,抽出被聂相思握着的手,掀开了身上盖着的被子。

    也不顾及战廷深,抓着病号服的衣摆,缓缓往下撩。

    随着她的动作,聂相思渐渐看到聂怫然的肚子……

    聂相思震惊的张开唇,看着聂怫然满是红於的肚子,那横亘在肚脐的一张青红脚印,格外的显目,惊人。

    战廷深在聂怫然扯开被子时,便掩下了黑睫。

    聂怫然看到聂相思震骇的表情,双眼快速闪了下,慢慢放下病号服,看着聂相思,声音沙哑道,“妹,如果不是楚先生和翟先生及时出手相助,我看,臧天霸这次不仅仅是想要我孩子的命,他也想要了我的命。我知道……昨天臧天霸在聂家丢尽了脸面,他心肠歹毒,无恶不作,恐怕在那时他就存了这样的心思。本来啊,他在聂家丢了面子,自然要在聂家的人身上报复回来。而我……”

    聂怫然抬手蒙住自己的双眼,脸色苍白而痛苦,已是不下去了。

    聂相思看到从她指缝间滑出的泪,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妹,是不是这辈子,我们聂家都无法摆脱臧天霸的欺侮,我们要被他这么欺负一辈子么?”聂怫然隐忍着呜咽道。

    “姐……”

    聂相思坐上前,弯身轻抱住哭得整个身子都在抽搐的聂怫然,眼角干热,“不会的。我们要相信哥。”

    “我当然相信臣燚。早晚有一天,臣燚会站在榕城的顶端,凌驾于臧天霸。可是妹,那一天到底是哪一天呢?我们都清楚,以臣燚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于臧天霸抗议。臧天霸昨天又在聂家受了气,日后恐怕会更加防备着聂家,防着臣燚。以后臣燚在榕城的发展,只会更加艰难。等到臣燚终于能打败臧天霸,替我们聂家报仇,也许要十年,也许二十年,也许……更久。”

    聂怫然着,眼底露出浓浓的恐惧,“十年?我现在连一天都熬不住了你知道么妹?我真的,真的坚持不住了。我好累啊妹。”

    聂相思泪染羽睫,更紧的抱住聂怫然,“不会那么久的,一定不会。我相信我哥,我相信他!”

    “妹,我想我妈,想我爸,想爷爷……”

    聂怫然脸埋进聂相思的颈边,崩溃的泣出声道,“可是他们都不在了,被臧天霸害死了。”

    聂相思闭上眼,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滑。

    “我恨,我好恨啊!”

    聂怫然猛然抓住聂相思的胳膊。

    “……”聂相思手臂紧颤,很疼。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的手臂大弧度的抖了下,黑眸碾过阴翳,冰冷的看了眼埋在聂相思颈项痛哭的聂怫然。

    ……

    刚流产,聂怫然身子本就虚弱,又经过刚才那一番情绪波动,哭着陷入了昏睡。

    聂相思松开她,拿过被子覆在她身上,抓着被角的手,却很久都没松开。

    聂怫然睡着后不到十分钟,聂臣燚和尹凉弛便赶到了医院。

    在病房看到聂相思和战廷深,聂臣燚眼眸快速掠过一抹轻诧。

    “哥。”

    聂相思看到聂臣燚来,双眼染上一层薄雾,哑声道。

    聂臣燚皱眉,将手里的外套递给尹凉弛,跨动精壮的长腿走到聂相思面前,深眸无声的盯着聂相思浮肿的眼盯了会儿,道,“没事吧?”

    聂相思摇头。

    “我是你在别墅发生的事。”聂臣燚道。

    “……”聂相思怔了怔,盯着聂臣燚,眼眸里的雾气更深。

    聂臣燚见状,轻叹了声,“吓到了?”

    聂相思握了握手掌,看着他,弧度摇头,但一双眼,已经湿得厉害。

    聂臣燚又叹了声,往她面前跨近了一步,微微犹豫,摊开大掌,有些不熟练的摸了摸聂相思的头。

    聂相思眼泪一下从眼眶砸了下来,她赶紧伸手抹掉,在聂臣燚身前抬起头,看着聂臣燚,“我没事哥,你别担心我。”

    聂臣燚敛紧眉,垂眸看着聂相思的深眸,晕动着浅浅的怜惜。

    ……

    聂相思本想留下照顾聂怫然,被聂臣燚拒绝了。

    理由是,容甄嬿还不知道聂怫然流产的事,时勤和时聿又还在别墅里。而容甄嬿和时勤时聿都需要照顾,她得回去照顾他们。

    他这样,聂相思自然不能再坚持留下来。

    于是和战廷深离开了医院。

    坐在回清水湾别墅的车里。

    聂相思很安静的靠在车椅背上,双眼怔然的盯着车窗外,一张脸凝着很重的郁色。

    战廷深眸光深邃,从后视镜看了眼聂相思,亦是沉默着。

    刚在医院,聂怫然对聂相思所的话,看似跟亲人悲苦倾诉,实则每一句都藏着叵测!

    她先是暗示聂相思,他与楚郁翟司默昨夜便知晓她流产的全部经过,但却隐瞒了聂相思。目的大约是想让聂相思与他生气。

    后又有意无意的了两次,臧天霸是因为昨天在聂家折了面子,所以才派人将她打流产,甚至想要她的命。

    而臧天霸为何会在聂家丢面子?还不是因为战廷深出手险些弄死臧天霸!

    臧天霸怀恨在心,可臧天霸恨的大约也是他战廷深。

    只是臧天霸不敢直接对他动手,所以只好拿聂家人出气。

    她聂怫然呢,很不幸的当了那个出气筒。借此加重聂相思的负疚感。

    聂相思心思玲珑,也单纯。

    最重要的,聂相思看重聂家人!

    她必然是听明白了聂怫然那番话,但她大抵不愿承认,聂怫然是有心与她这些。

    聂怫然话里藏着话,后又卖惨博取聂相思的同情。

    聂相思本就是聂家人,容甄嬿和聂臣燚又对她极好,是以聂怫然的那些话,很容易让聂相思感同身受。

    是以,聂相思此时的心情,绝对比聂怫然难受百倍!

    而要聂相思难受,就是聂怫然的目的!

    战廷深对聂相思的爱重,是个人只要有眼睛都能看得出来。

    聂相思是战廷深的软肋。

    拿住聂相思,就等于拿住了战廷深。

    聂怫然深知,现今单靠聂臣燚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撼动臧天霸。

    而也如她所言,臧天霸对聂家的欺凌,对她的侮辱,她是一天也忍受不下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个战廷深。

    聂怫然就像看到关看到希望一样,迫不及待的想抓住战廷深,因为她心里清楚,只要战廷深肯出手,只要他肯,臧天霸对聂家的威胁,就不再是威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