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2章 不是你说的,你躲什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见翟司默还没两个胖纸身手灵活,楚郁咧嘴笑,正要开口取笑时,一道女人惊惶的叫声,蓦地响起。

    楚郁面上骤然一肃,整个人从躺椅上一跃而起,便要朝声音传来地奔去。

    然,有人比他更快。

    楚郁只觉面前一阵飙风刮过,刮得他脸都有些微微的刺疼。

    愣了一秒,楚郁立刻疾奔了过去。

    翟司默也听到了叫声,并且听出是……聂相思的声音。

    他本也想追过去,可往前跨了两步,他又退了回来,弯身将两个发愣的家伙抱起,站在原地,沉目盯着战廷深和楚郁奔去的方向。

    ……

    “唔唔……”

    聂相思刚走到后花园,三四个黑衣人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一人一把从后拽抱起她,其余两人分别抱着她的双腿,剩下的一人则在聂相思大叫出声后,才猛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几人抱住聂相思,也并未立刻就走,而是在原地静停了几秒,才快速往前奔了去。

    “唔唔……”

    聂相思冷汗直冒,完全没想到会在自己别墅遇袭。

    只是她现在,嘴也被捂着,三个男人分别固定着她的身子和腿,让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心下极度的悚然战栗,拼了命的努力发声。

    沉甸迅疾的脚步声蓦地近了。

    聂相思眼珠子瞪大,费劲的把头往上抬,只是,还没等她看清前方奔袭而来的人影,原本托抱着她往前飞跑的几个男人却忽地将她放了下来,惶然的朝后看了眼,接着便朝前狂奔逃窜。

    聂相思浑身冰冷被两道有力的臂膀裹进怀里。

    与此同时,从聂相思后方传来几道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聂相思背脊轻战,往身前的胸膛贴。

    “没事了,不怕。”

    战廷深眸光烈红,低头连吻了好几下聂相思的发顶,声线阴厉。

    聂相思双手抖得厉害,轻轻抱住战廷深的腰。

    战廷深都能感觉到聂相思细瘦手臂传来的振弧,黑眸便迅速漫上一层阴狠。

    翟司默抱着聂时勤和聂时聿过来时,肖南卿已经将四人制服,用四人身上的外套一个缠一个的缠绑在一块,背贴着背跪着。

    楚郁眼角扫到翟司默,见他竟将两只给抱过来了,一双狭长不禁浅浅眯起,盯翟司默。

    翟司默嘴一抽。

    表示他也不想把两只抱过来看到这幅场景,但两只到底是某人的种,胆子大不,拗得不行,非要过来,他有啥办法~~~

    “妈。”

    赖在战廷深怀里的聂相思听到时勤的声音,一下从他怀里探出头,往前看去。

    看到聂时勤和聂时聿,聂相思赶紧从战廷深怀里出来,腿也不软了,步伐轻盈快速走过去,就要抱两只,“妈妈没事。玩累了吧,我们回去。”

    “我不累。”

    “我也不累。”

    聂时勤和聂时聿先后。

    聂相思,“……”

    “老妈。”

    聂时聿伸手摸摸聂相思有些白的脸。

    聂相思分别看了看时勤和时聿,都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该担心。

    她真心觉得两个家伙胆子比她都大,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

    战廷深回眸盯着聂相思和时聿时勤,黑眸快速闪过什么,递给翟司默一个眼色。

    翟司默会意,还是抱着聂时勤和聂时聿往别墅的方向走。

    “思思,你也回去。”战廷深温柔看着聂相思,缓声道。

    聂相思轻顿,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对她点点头。

    聂相思抿唇,最后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几个男人,也回了别墅。

    待聂相思几人走远得没影了,战廷深抬手,边解袖口边朝那几个男人走了过去。

    四个男人看到战廷深走过去,彼此间往后贴得更紧,个个骇得满头大汗惶恐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走过去,慢条斯理的挽起两边的黑色衬袖,露出两截肌肉紧实充满力量感的臂,遂沉的冷眸幽然看着地上跪着的四个男人,声线寡冷,“主子是谁?”

    “我们是天哥的人,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们,否则,啊,啊……”

    开口的男人话还没完,咔嚓一声,他手臂连接肩膀的骨骼直接被拧到了肩骨后。

    其余三人几乎是亲眼看到他一截骨头从皮肤下撑凸而起。

    冷汗疯狂洒落。

    至此,没人再敢开口一个字。

    战廷深面无表情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掌,黑眸森森看着几人,“臧天霸让你们来的?”

    除却还在痛嚎的一人外,其余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点头。

    “理由?”

    战廷深长眉紧压,声音薄凉。

    “……”几人不敢开口。

    战廷深也不恼,盯了眼其中一人。

    那人身形一抖,颤声回道,“天哥,她能帮他见到想见的人,所以让我们来抓她过去。”

    “见什么人?”战廷深问。

    “……天哥的心上人,段菀依。”那人回。

    “一个死人?”楚郁抱胸,冷笑。

    段菀依是聂臣燚和聂怫然的生母,死了八百年了,真是见个鬼啊!

    男人颤颤点头,“天哥,她能看见段菀依,能见到鬼。”

    “哈。”

    楚郁翻白眼。

    战廷深锁眉,微微沉吟片刻,道,“我今天会放了你们。”

    四人眼底露出微光。

    “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聂禾欢不是她能招惹算计得了的人,今天的事,我看在聂禾欢的面上,看在老太太的面上,不会跟她计较。但若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战廷深语气冷硬,一字一顿道!

    楚郁听到战廷深的话,凤眸掠过轻诧。

    他怎么听着他这话,不像是跟臧天霸的!

    什么看在相思的面上,看着老太太的面上?

    “好,好,我们一定转达。”其中一人,看了眼其余三人,青白着脸对战廷深道。

    战廷深黑眸半眯,睨向楚郁。

    楚郁挑眉,变戏法似的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把便携式短刀,弹开,在四人悚惧的目光注视下,阴测测的笑着往前,刷刷几下将即将缠在一起的袖子切开。

    得到自由的四人,你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齐齐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眸光骤然一凛,“还不滚!”

    四人猛地倒抽了口气,其余三人搀住骨折的那人,赶紧逃命去了。

    楚郁盯了眼那四人,悠哉走到战廷深身侧,“廷深,你觉得这次针对相思的事,不是臧天霸所为?”

    “臧天霸能爬到如今的位置,足以明他心思之严谨、深沉!且臧天霸手底下不乏能人,他若真想绑架思思,会在大白天派这样几个人过来,明目张胆的抢人?”战廷深冷声道。

    “如果我是臧天霸,我也不会派这么几个窝囊废过来!就算他瞧聂家,还敢瞧咱们战老大?”

    楚郁着,身子一歪,靠在战廷深身上,邪笑。

    战廷深淡清清瞥了眼楚郁,倒也没推开他。

    “不是臧天霸的话,会是谁要对付相思?”

    楚郁看着战廷深,凤眸眯起,语速极缓道。

    战廷深没出声,只沉凉盯着楚郁。

    楚郁挑起眉,在他肩上的手一下划过去勾住战廷深的肩,带着他转身,往别墅里走。

    好几秒后。

    才响起楚郁阴鸷的低哼声,“找死!”

    ……

    战廷深和楚郁刚走到别墅,就见聂相思急急忙忙的从别墅里跑了出来。

    楚郁微惊。

    战廷深皱紧眉,丢开楚郁搭在他肩上的手,大步流星上前,捉住聂相思的手,“去哪儿?”

    聂相思着急忙慌的看了眼战廷深,“去医院,我姐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战廷深目光一冷,紧盯着聂相思。

    楚郁亦浅蹙着眉。

    “三叔,你跟孩子们在家,我去一趟医院很快就回来了。”聂相思见战廷深始终紧紧抓着她的手不肯放,急切道。

    战廷深抓紧了紧聂相思的手,回头盯了眼楚郁,随即沉凝着聂相思,“我陪你去!”

    “……”聂相思本想拒绝,但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知道他是担心她,便也没什么,点头。

    楚郁站在别墅前。

    看着战廷深和聂相思上车,直到车子驶远再也看不见。

    凤眸轻眯,楚郁回头看了眼别墅,继续才迈步走了进去。

    刚走到玄关,就见翟司默贴着墙根站在大门口一侧的墙壁。

    楚郁一个白眼扔了过去。

    “……我发四,这件事真的不是我的!”

    翟司默举起三根手指,道。

    楚郁低头换鞋,“不是你的,你躲什么?”

    “……我那是准备拦相思,但这不刚走到门口,你和廷深就回来了么,我就正好,正好站到,站到这个位置。”翟司默到最后,结巴到不行。

    楚郁换了鞋转身看着他,谑笑道,“五,咱们认识是一天两天么?你怂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翟司默,“……”

    “吧,怎么回事?”

    楚郁转过身往客厅里走。

    翟司默摸着鼻子,总算肯从墙根出来了,先往别墅外瞅了眼,确定战廷深和聂相思是真走了,翟司默才几大步上前,与楚郁并肩走,“我刚和相思带时聿时勤回来没一会儿,相思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也不知道那边了什么,相思嗯嗯应了两声,抓起手机和车钥匙就要走。幸好我反应快拉住她,给你们争取到赶来的时间……”

    “滚蛋!”

    “……”翟司默讪讪抽了抽嘴角,继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