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60章 缠人的战廷深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鼻息间传来薄荷的淡淡清凉香气,引得战廷深眉峰轻挑起,低醇的嗓音捎带了那么丢丢揶揄,“刚跑那么急,就是为了漱口?”

    “……”

    聂相思脸热烫得跟打了高原红似的。

    “你怎样我都不嫌。”战廷深轻咬了咬聂相思柔嫩的唇,浅声笑。

    聂相思害羞的垂着长黑的睫毛,反过来一下一下咬他的薄唇。

    两人坐在床上缠缠绵绵的吻了会儿,才分开。

    聂相思下床去洗浴室洗漱。

    战廷深也跟了过去。

    聂相思在洗脸的时候,战廷深便从后搂着她的腰,硬实的下巴搁在她的肩上,从洗漱台镜子前看聂相思洗脸。

    被他抱着,聂相思实在有些伸展不开,遂偏头在他唇上啄了下,软软,“三叔,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洗个脸就出来,嗯?”

    “我陪你。”

    战廷深与聂相思身高差距有点大,所以战廷深从后抱着聂相思,上半身整个弯成了一把弓,也更显得在他怀里的聂相思娇可人。

    且站在她身后,特别方便他亲她的脸,头发和脖子,偶尔聂相思一回头,就会被他逮着唇一阵亲。

    聂相思无奈,只好背着个“巨型婴儿”艰难的洗脸。

    平常聂相思洗个脸,不过三四分钟。

    可今天因为某人的存在,用时足足多出了三倍!

    好不容易洗完脸走出洗浴室,聂相思打算去衣帽间换衣服。

    想着,这下某人总不至跟着了吧。

    岂料,她前脚刚进衣帽间,某人后脚就跟了进来。

    聂相思:o(╯□╰)o

    ”……三叔。”聂相思一下关上装着内衣的抽屉,轻撅着嘴,既纠结且无奈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几大步上前,捞起聂相思的细腰往他怀里带,低头吻她的额头和眼睛。

    “三叔……“

    聂相思抓住他的腰,无奈抓狂到跺脚,“三叔,我换衣服呢。”

    战廷深额头抵着聂相思的,薄唇在她挺翘的鼻尖啄了两下,又往下吻住的唇,各种缠人!

    聂相思仰着脑袋,大眼水灵灵的瞅着战廷深。

    战廷深缠了聂相思好几分钟才放过她被他吻得艳嘟嘟的嘴,喉头咽动了几下,松开她的腰。

    而后直接伸手拉开聂相思刚关上的那格抽屉,修长的指尖在一排柔嫩颜色的衣划过,而后挑起一间浅粉色的,黑眸幽暗盯着聂相思,“这个好看。”

    聂相思,“……”

    战廷深完后,单手开始替聂相思脱衣服。

    “……三叔!”聂相思羞得脚趾甲都要着火了,飞快伸手抓过他手指挑着的内衣,塞进抽屉里,砰的下关上。

    纤细柔软的两只手抱住战廷深精壮的胳膊往衣帽间外扯。

    “三叔,你先出去,我换好了立马出来,乖!”

    聂相思边费劲扯着某人,边喘着气道。

    战廷深听到那个“乖”字,薄削的唇抽动了下,被她抱住的胳膊轻而易举的从她双手间挣开,展臂直接抱起聂相思,几步走到墙壁边压着。

    聂相思靠墙贴着,在伟岸高大的男人面前,是那么的柔弱而娇嫩。

    战廷深轻提气,俯低头,忍不住亲亲她的头和鼻尖。

    聂相思被他这一大早上缠得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轻皱着鼻子,无语幽怨的盯着战廷深,讲道理,“三叔,我待会儿还要去上班,你这样,我可能会迟到。”

    战廷深黑眸闪动了下,健壮的身体仍密实的贴压着聂相思的身体,“不会,我进来时看了时间,还早。”

    “?”聂相思眨眼,“可我起来的时候就已经七点半了。”

    “你不信我?”战廷深盯着她,竟然有点严肃!

    聂相思,“……”

    于是,聂相思为了表现得没有不信他,就又跟他在衣帽间这样那样了一阵。

    等战廷深终于大发慈悲放开她,将衣帽间的空间留给她换衣服。

    她换好衣服出去,在卧室里看了圈,没看到战廷深的身影,想是他已经离开了。

    也没多想,走到床头桌拿起手表正要往手腕上戴。

    忽然……

    “啊……”

    聂相思冷不丁叫了声。

    也不知道是惊讶还是不敢相信还是愤怒!

    聂相思拿着手表的手抖个不停,一双眼睛瞠大,极度不敢相信的看着手表上时针的指向!

    竟然,竟然……

    “三叔,你不是还早么?都快九点了!啊啊啊啊!”

    聂相思暴走。

    不想,她气冲冲的刚从卧室出去,就听到时聿和时勤从楼下传来的对话声。

    聂时聿:“刚刚是不是老妈的声音?”

    聂时勤:“……好像是。”

    聂相思:“……”

    时勤和时聿竟然也……没、去、上、学!!!

    “战廷深!!!”

    聂相思又生气又无语,一时也没控制住嗓门。

    她这战廷深”三字一出口,估计整个别墅的人都能听到!

    楼下的聂时勤和聂时聿抖了抖肩膀,兄弟俩齐刷刷朝楼上的聂相思望来。

    刷刷,两道开门声同时响起。

    翟司默和楚郁步伐一致的从门口迈出,盯向气得脸通红的聂相思,两脸懵逼。

    书房。

    容甄嬿听到聂相思“温柔”的嗓音隔着书房门掷进,堆满皱褶的脸颤抽了两下,微悻的看向在她沙发对面坐定,一脸泰然,好似什么都没听到的战廷深,“欢欢她……平时不这样。”

    “我知道。”战廷深黑瞳轻眯,想象某个丫头此时站在门外走廊一脸愤然不平的模样,寡淡严峻的面庞掠过一丝柔。

    容甄嬿看到,双眼闪了闪,“……战总裁把我老太太叫到书房,是有事跟我这老太太么?”

    战廷深看着容甄嬿,神情收敛,容颜沉着,“我想尽早带思思和孩子们回潼市,希望您同意。”

    “……什么?”

    容甄嬿闻言,脸一下变了,微佝偻的身体亦猛地坐直,紧盯着战廷深的双眼印着猝不及防和惊愕。

    “奶奶……”

    “不,不敢当!”

    容甄嬿表情仓皇,抬手摆了摆,“我老太太当不起您战总裁这声奶奶。”

    战廷深眉心微蹙,声音和缓中带着坚定,“您是思思的奶奶,而思思是我的妻子,我叫您一声奶奶,是应该的!”

    停顿了几秒,战廷深继续道,“不管旁人如何看待我和思思的结合,我对思思始终坚定。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也绝不会放弃思思!奶奶,思思只要活着,除了我,她没有别的选择。而我除了她,只有她!思思很在乎您。我知道,唯有得到您的真心承认和祝福,思思跟我在一起,才能真的快乐。所以,还望您成全!”

    “可,可你是她名义上的叔叔!你们在一起,欢欢要背负多少,你想过么?”容甄嬿抓紧手,神情紧绷的看着战廷深,“也许你无所谓,能扛得住世人的舆论和口水!那么欢欢呢?她不过二十二岁!她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走出来,现在又要跟你回去,再面对那些可怕的事么?”

    战廷深看着压制着激动情绪的容甄嬿,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缓声,“遇到思思时,我不到十七岁。”

    “……”容甄嬿盯着他,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转移话题这个。

    战廷深眯了眯眸,“根本没办法收养思思!”

    容甄嬿,“……”什么,什么意思?

    “所以在法律上,我根本不是思思的叔叔。”战廷深看着容甄嬿,用容甄嬿能听清楚的缓慢嗓音道。

    “你,你没收养思思?”容甄嬿错愕不已,紧盯着战廷深,“那,那是你父母亲……”

    “不是。”

    战廷深垂眼,“是我一个好兄弟的父母,收养的思思。”

    “好兄弟?”容甄嬿脑筋有些转不过来。

    战廷深点点头,“您之前见过的,徐长洋。”

    容甄嬿回忆了下,想起一张温润如玉的脸。

    双眼杂乱的转动,开口的声音有些逃避的发抖,“就算法律上你并不是思思的收养人,可在世人眼里,你就是思思的叔叔。”

    “如果您仍对此有顾虑,我即刻回去与徐叔商量公开思思是徐家养女的身份。等大众接受了思思的身份,我再找合适的时机,公开我和思思的夫妻关系。”战廷深坦然的看着容甄嬿,慢慢道。

    容甄嬿,“……”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

    混沌的双眼左右滑动,不让自己与战廷深的目光有对接的可能!

    整个人同时非常紧绷和不自然。

    “……还是您,真正在意的,并非是我与思思的叔侄关系,而是别的什么。”

    战廷深声线低了低,黑眸精深,紧欔着容甄嬿。

    容甄嬿微震,眼眶漫上一层猩红,隐忍的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见此,心下便有了底,暗提口气,道,“奶奶,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我无力改变……那件事给您和思思带来的伤害,我知道是时间也无法完全治愈。我与思思有这样的过往,我亦不愿。我也很希望,我跟思思的相识,跟这世上每对爱侣一样,我们的相识可以平凡无奇,在一起的每天琐碎温馨。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是这样的开始。”

    容甄嬿心头震动。

    看着战廷深的眼眸透出复杂。

    也许,她也没想到,战廷深这样一出生便是天之骄子一样存在的男人,他所憧憬的爱情,竟不过是与普通人一般无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