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9章 三叔,你等我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吓得捂住自己的老心脏,惊悚瞪大眼一下往客厅看去,当看到凌凌站在客厅,冷眼睨着他们的某人时,翟司默只觉得比见了鬼还渗人,背脊连打了好几个寒噤。

    “廷深,大晚上不睡觉,你干么呢?”

    翟司默揉着自己的心脏,试探性的看着战廷深,步往客厅里挪。

    “等你们!”战廷深简洁明了道。

    翟司默疑惑,“等我们?”

    战廷深眯眸,盯着楚郁,“出什么事了?”

    “五,你。我先去洗洗。”

    楚郁皱着眉,大步往楼上客房走。

    战廷深和翟司默看着楚郁上楼进房间,才各自收回视线。

    翟司默坐到离战廷深最远的沙发位置,规规矩矩的坐着。

    有点像晚归的孩子被大家长逮到般,心翼翼的,“哥,那什么,遇到了点麻烦,我跟老四可没闯祸。”

    战廷深坐到位置上,“废话少,捡重点。”

    翟司默嘴角抽了下,遂一五一十将他和楚郁在酒吧遇到聂怫然,再送聂怫然去医院的事告诉了战廷深。

    “流产了?”

    战廷深轻敛了眉,看着翟司默。

    翟司默点头,“嗯,流了。臧天霸那伙人出手那么重,本就是打掉聂怫然肚子里的孩子的目的去的。”

    战廷深微微沉默,望着翟司默,缓声道,“确定是臧天霸的人?”

    “……”翟司默愣了下,“这话怎么?”

    战廷深微抿了下薄唇,“问问。”

    “聂怫然昏倒前抓着楚郁的手,了臧天霸的名字。是那种特恨的语气。”翟司默回忆道,“而且,除了臧天霸,还能有谁会将目标对准她肚子里的孩子?”

    战廷深没出声。

    而在这时,楚郁开门,裹着白色浴袍从楼上往下走。

    战廷深斜睐了他一眼。

    翟司默盯过去,看到刚淋浴完的楚郁时,脑子里一下蹦出四个字:绝代天骄!

    楚郁长得很漂亮,标准的美人脸,丹凤眼,薄唇。

    人也瘦瘦长长的,走的又是慵懒不羁风。

    要穿上裙子,绝不会有人认为他是个男的!

    “四哥,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我有部双男主的戏,你要不要接一下,片酬好。”

    翟司默的眼睛随着楚郁移动,直到他坐进沙发里,拿着干毛巾擦湿露的短发,眼睛也没舍得移开。

    “在我没动手抠了你的两只狗眼珠子之前,圆润的给我撤开!”楚郁压着眉,似乎还在为那件带血的衬衫郁闷。

    “四哥,我是认真的。《断背山》你看过吧?经典!四哥,你要出演我的电影,我有信心,这部电影,绝对是能媲美《断背山》的下一个经典!四哥,你……”

    翟司默还没完,一片白蓦地从头顶罩了下来。

    隔了好几秒,翟司默才缓慢伸手,将罩在他头上微湿的毛巾给扯了下来。

    楚郁这会儿已经点了根烟抽上,似乎没什么心情跟翟司默打嘴仗。

    战廷深分别看了眼楚郁和翟司默,突然,“我打算这两天带思思和孩子们回潼市。”

    楚郁抽烟的动作停下,凤眸闪过微讶,看着战廷深。

    “……”翟司默亦是惊讶的盯着战廷深。

    “有问题?”

    战廷深看着不话的楚郁和翟司默。

    楚郁拿着烟的手扬了扬,“有问题的不是我们,而是相思。你该想想,怎么让相思在聂家如今的情况下,心甘情愿的跟你回去。”

    战廷深沉默了半响,,“一切等回去之后再。”

    几个意思?

    楚郁拧眉。

    “……你该不会是想来硬的吧?”翟司默同样皱起眉头,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只盯着两人,没出声。

    “得嘞。”

    楚郁挑眉,哼笑,“看来你还真打算来强的。”

    “廷深,别怪我没提醒你,在聂家如今陷入危机的情况你强行带走相思。以相思的性子,回去有得闹!”翟司默不太赞同的。

    “我什么时候怕她闹过?”

    战廷深淡声。

    翟司默,“……”

    “廷深,五得没错。你没看出来么?相思对聂家有感情,对她奶奶,对她这个哥哥,掏心掏肺的。你要在这时候带她走,她能跟你闹还算好的。就怕她不闹,从心底里对你这个人失望,那才是最糟的。”楚郁边抽烟边。

    “思思即是聂家的孩子,聂臣燚和老太太对思思实心实意,聂家的事,我能置身事外,置之不理么?”战廷深。

    楚郁凤眸轻眯,微微沉吟后,看着战廷深,“你的意思是,先送相思和两个孩子回潼市。有需要时,你再到榕城,放开手脚与聂臣燚合力对付臧天霸?”

    翟司默闻言,目光一动,“如果是这样,我举双手赞成!”

    战廷深分别盯了眼楚郁和翟司默,一道暗芒从他黑眸里一闪而过,“聂怫然的事,暂时别让思思知道。”

    “明白!”

    翟司默吸气,用手掌拍了两下大腿。

    楚郁亦默默点了下头。

    战廷深从沙发里站起,“不早了,休息吧。”

    完,战廷深朝二楼走。

    楚郁歪在沙发里,隔着烟雾盯战廷深。

    见战廷深上二楼后,径直朝其中一间卧房走去。

    楚郁呲笑,“廷深,走错了,你的房间在我跟五房间的隔壁。”

    战廷深停顿都没停顿一下,直接拧开房门走了进去。

    翟司默盯了眼聂相思二楼的房间门,又摸摸索索的爬到楚郁身边,一双爪子讨好的趴着他的胳膊,谄笑,“四哥,我真觉得那角色特适合你,非你无法胜任。”

    “呵呵。”

    楚郁冷呵呵,胳膊一下撞开翟司默的爪子,慵懒的起身,朝二楼走。

    “四哥,四哥,你先别急着拒绝。反正你现在也不当劳什子总裁了,趁机改行当演员多好。我跟你讲,现在当演员比当总裁都还赚钱。我跟你讲四哥,别的不,你只要答应我出演这部电影,我包你一炮而红。只要两年,两年噢,你的身价绝对能达到接一部电视剧打包价一个亿的片酬!一个亿啊我的哥……”

    楚郁站在客厅门口,手撑着门板转身,盯着翟司默挑唇绯笑,“你,可以滚了!”

    “四哥……”

    “在我动手把你变成真正的太监之前!”

    “四哥,晚安!”

    翟司默果断转身,走到隔壁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

    楚郁阴哼,拉下脸进屋,摔上房门。

    大步流星走到床头桌前,修长整洁的大手拿起手机,打开。

    见屏幕除了一片冰冷的图标外,没有信息,没有未接来电,什么都没有!

    楚郁捏紧手机,俊颜一片惨绿。

    很好!

    ……

    翌日。

    聂相思是在一团温暖的包裹中醒来的。

    惺惺忪忪睁开眼皮,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男人紧实的胸肌。

    聂相思眨了眨眼,慢半拍的抬起脑袋。

    从男人坚硬凸起的喉结,到菱角分明的下颌,再到薄锐清淡的唇……

    聂相思吸了两口气,已经不用再往上看,就知道是谁了。

    聂相思懒洋洋的掩下长密的睫毛,脸往他胸口贴,沙哑着嗓子嗡嗡道,“三叔。”

    “嗯。”

    战廷深第一时间应,声线一如聂相思沙哑低沉,应该也是刚醒不久。

    聂相思鼻尖在他胸口蹭动了几下,卷起粉色的嘴角,“感觉自己在做梦。”

    战廷深睁开眼,黑眸幽深,浅带着几分懒散,薄唇往下,吻了下她的耳发,“所以,经常梦到我?”

    “嘿。”

    聂相思轻轻笑,双手抱住他紧实的腰封,“才没有。过去几年,我那么努力的忘记你,哪敢让自己梦到你。”

    “哼。你倒是老实!”

    战廷深轻掐了把她的细腰。

    聂相思嘟囔了句什么,忽地从他胸口抬起脑袋,飞快在他下巴上咬了口,跟只老鼠似的,又快速垂下脑袋,窝进他怀里去。

    战廷深喉结上下滚动了下。

    被她这一口咬得心痒痒的,宽阔的大掌从她腰上拿开,往上,一手握住她单薄的肩往外拉,一手虎口托抬起聂相思的下巴,沉然的黑眸盯准她嫣红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来。

    聂相思瞬间闭上眼睛,手往上,配合的攀住他的脖子,张开嘴迎合他。

    可就在他顶她的牙关时,聂相思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闭紧嘴巴,脑袋亦随之往后仰,咋咋呼呼道,“三叔,你等我下。”

    聂相思完,手脚并用从战廷深怀里挣出,跳下床朝洗浴室奔。

    战廷深见她跑得飞快,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两道长眉压得死死的。

    直到听到洗浴室传来水声,战廷深的眉才慢慢舒展开。

    三分钟后,聂相思又一股风似的从洗浴室奔出来。

    “聂相思,你再跑一个试试……”

    战廷深势狠的话还没完,怀里便猛地撞进了一抹软香。

    “嘿嘿。”

    聂相思勾住战廷深的脖子,两条腿盘在他腰上,红着脸声,“现在可以了。”

    完,聂相思撅起嘴贴上了战廷深的唇。

    战廷深……还能发得出火来才怪!

    在心里喟叹一声,战廷深伸臂搂抱起聂相思,垂下黑眸,看着两人贴着的唇。

    鼻息间传来薄荷的淡淡清凉香气,引得战廷深眉峰轻挑起,低醇的嗓音捎带了那么丢丢揶揄,“刚跑那么急,就是为了漱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