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8章 便宜可不是这么占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不再试图睁开双眼,放任自己,彻底陷入了沉睡。

    聂臣燚从餐厅出来,看到的就是,聂相思安心靠在战廷深怀里睡着的场景。

    聂臣燚眼阔微缩了下,慢步走到客厅,“带妹回潼市吧。”

    战廷深抬眸看向聂臣燚。

    聂臣燚站在客厅,双手习惯性的往裤兜里放,眸光清浅看着战廷深怀里睡得脸粉红的聂相思,开口的声音低了低,“看妹现在对你的态度,你们之间的事应该是清楚了。战总裁的为人我并不是很了解,但对妹,看得出是用了真心。”

    停了停,聂臣燚才道,“在这时你带妹走,无疑对妹,对时聿和时勤,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大的保护。”

    臧天霸一回到榕城,便迫不及待的上聂家示威。

    今日在聂家又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不可能就这么忍了。

    并且,臧天霸今日到聂家示威,只不过是他打压聂家的第一步。

    而臧天霸接下来要做的,才是“重头戏”!

    所以,聂相思在这时带着聂时聿和聂时勤与战廷深回潼市,无疑是最安全,也是最明智的决定。

    至少目前是。

    至于之后……

    聂臣燚垂下眼,浓黑的眼睫将他眼底的情绪如数遮挡。

    战廷深微微沉默,“她不会同意的。”

    聂臣燚动了动眉头,“战总裁做每件事,都是经过我妹同意了再做的吗?”

    战廷深,“……”

    “应该不是吧!”

    聂臣燚目光如炬,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黑眸转深,“聂总裁不会天真的以为,单凭你聂家如今的实力,能应对在榕城根基深厚的臧天霸吧?”

    “……”聂臣燚眸光阴沉,“这是我聂家的事,不劳战总裁操心。”

    战廷深怡然自得的低头看聂相思,“令妹如今是我的妻子,聂总裁应该试着拿我当自家人看,自家人操心自家的事,不是应该的么?”

    “……”聂臣燚凉笑,“战总裁的的确是这个理。既然是一家人,那在称呼上也不用这般拘束着了。我是该叫战总裁妹夫,是吧。”

    战廷深嘴角幽幽挂着一缕浅笑。

    因为聂臣燚现在的表现在他眼里,就是四个字:恼羞成怒!

    “我既然叫战总裁妹夫,那么战总裁是不是也该跟着我家妹叫我一声哥!”

    聂臣燚咬牙,“战总裁若开口叫我一声哥,从今往后,我便当战总裁是自家人,如何?”

    战廷深,“……”黑眸眯紧。

    聂臣燚如今二十七不到二十八,他都快三十四的人了,叫他一声哥。

    呵呵,便宜可不是这么占的!

    “战总裁,如何?”聂臣燚狞笑。

    “一个称呼罢了。”战廷深轻吸口气,“不如这样吧,你我今后直接叫对方名字……”

    “不合适!”

    聂臣燚磨着牙根,“这是聂家的规矩,乱不得。”

    “咳。”

    战廷深干脆抱起聂相思,看着脸色铁青的聂臣燚,“思思的房间是?”

    聂臣燚狠凝着战廷深。

    战廷深也是个扛得住,完全没感觉的与聂臣燚对视。

    聂臣燚扣紧拳,而后又松开,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往二楼某房间指了指。

    战廷深面不改色的抱着聂相思往楼上走。

    聂臣燚看着战廷深的背影,心脏处,却仿佛真被一只毒虫无情的啃咬着。

    他不得不承认。

    战廷深刚才那句话,一针见血!

    饶是臧天霸离开榕城五年之久,可他在榕城的势力却并未消减。

    其中一个原因是,臧天霸始终防备着聂家,尽管他人在非洲,可对榕城的局势仍是了如指掌。

    加之他善于笼络人心,对手底下的人都很大方,手下人都对其忠心耿耿,甚至到了可为其死的地步。

    是以,这几年,聂氏虽然在商场上,被臧天霸的人多方阻扰下发展壮大了不少,可是在暗黑界,却始终无法深入。

    所以现在,他想一举拿下臧天霸,岂止一个“难”字!

    臧天霸害死他父母,欺侮他亲姐,凌压聂家,每一条,都让聂臣燚对臧天霸恨之入骨。

    而他始终没有让自己强大到能与臧天霸抗衡,替父母亲替聂怫然报仇,一直是聂臣燚的痛点!

    战廷深却一语中的,直戳他的痛处,怎能让他不怒!

    聂臣燚攥紧拳,狠狠砸到了沙发背上!

    就在聂臣燚的拳头落在沙发背上时,客厅的座机蓦地响了起来。

    聂臣燚敛紧眉,如鹰的眸盯向座机,走过去,拿起电话,放到耳边。

    也不知道电话那端了什么,聂臣燚沉吸气,扔下电话,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双腿带风,疾步朝别墅门口走。

    聂臣燚刚跃出别墅,战廷深便从聂相思房间出来,站在阑干前,眸光幽深望着别墅门口的方向。

    直到从别墅外传来汽车驶远的声音,战廷深转身,走回了聂相思的房间。

    ……

    医院,vip病房。

    聂臣燚站在病床一侧,眼眸猩红盯着病床上脸色惨白,呼吸虚无的聂怫然,嗓音沉暗,“怎么回事?”

    “……”

    翟司默靠在沙发边,看了眼被聂怫然抓着衣角动弹不得,脸色不太好看的楚郁,见人没打算开口,遂摸了摸鼻子,道,“那个什么,这可不关我跟我们家老四的事。我跟老四正蹲酒吧喝酒喝得好好儿的,你姐突然来了。当然,她也不是来找我们的。好像是见朋友。我跟老四也没多注意……”

    翟司默着着,发现聂臣燚忽然抬头看向他,目光有那么点……凌厉。

    翟司默愣,他错什么了么?

    “蠢货!重点!”楚郁阴郁的盯翟司默。

    “……噢噢。”翟司默悻悻,“在酒吧里倒也没出什么事。你姐来坐了没一会儿就跟朋友离开了……我,聂大总裁,您能别这么盯着我么?我方啊,我一方就找不着重点。”

    聂臣燚蹙眉,垂下眼。

    翟司默顿觉一身轻松,清了清喉管,继续道,“重点就是,你姐刚离开酒吧就出事了。你肯定好奇我跟老四是怎么知道的吧?其实……”

    “闭嘴吧你,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婆婆妈妈!”

    楚郁听不下去了,其实换作平日翟司默再墨迹他也听得下午,但这会儿被聂怫然抓着衣角,且胸口一滩血的情况下,楚郁真心没法淡定。

    于是接过话,简单明了道,“我们赶出去的时候,你姐正被一群男的围殴,听你的姐的意思,是臧天霸的人。”

    围殴……

    聂臣燚缓缓转眸盯向楚郁。

    楚郁看着聂臣燚暴血的眼珠,皱眉,“那些人专门往一个地方出手。”

    “嗯。”

    翟司默点头,抱胸站起身,朝楚郁和聂臣燚这边走,“我猜,臧天霸是不想要你姐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才让人动手,专打她的肚子,让你姐流产。”

    听到“流产”两个字。

    楚郁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白衬衣上那一片鲜红。

    虽然现在这么想,有点不近人情。

    但他是真心觉得……膈应!

    楚郁眉头的折痕越是深了。

    骨节咯吱作响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

    翟司默和楚郁看向聂臣燚。

    聂臣燚侧脸绷到青紫,额头,侧脸以及脖颈上的青筋根根粗红。

    两人坚持,彼此对看了眼,默契的没再话。

    许久。

    聂臣燚嘶哑开口,“孩子没了是么?”

    翟司默和楚郁又对视了眼,默认。

    “呵……也好,也好!”

    聂臣燚声音喑哑,但也格外的阴森冷怖。

    楚郁微眯了眯眼。

    聂臣燚蓦地松开紧拽的双拳,偏身看向翟司默和楚郁。

    翟司默和楚郁看到聂臣燚在短短时间便恢复如常的眸色和淡漠神情,各自眼底都掠过一道轻诧。

    “多谢两位救了家姐。我欠两位一个人情。他日两位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决不推辞。”聂臣燚道。

    “怎么聂姐也是相思的堂姐,我和我们家老四撞见了,没有不出手的道理。”翟司默这会儿话倒有鼻子有眼起来。

    “不管如何,还是要感谢两位仗义出手。”聂臣燚。

    “那我跟老四就先走了。”翟司默着,去看楚郁。

    楚郁提气,伸出两根手指夹着衣摆抖了抖,似乎是想把聂怫然的手抖下去。

    但无论他怎么抖,聂怫然的手就跟长在他衣服上似的,怎么抖都抖不下来。

    楚郁一张俊脸沉冷了不少,有种想把她的手砍掉的暴躁感!

    “……”翟司默见状,本想乐来着,但眼角不经意瞄到了聂臣燚,登时忍住了。

    人家姐姐刚经历了那种事,又流了产,他现在当着人的面儿笑,实在太缺德了!

    聂臣燚也看到了楚郁的动作,抿了抿薄唇,淡声道,“楚先生如果不介意,可以将外套脱下。”

    楚郁:(⊙﹏⊙)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楚郁吸气,二话不,直接脱了外套,然后勾过翟司默的脖子,果断离开了病房,像是生怕被什么缠住似的。

    ……

    楚郁和翟司默离开病房后,也没心情继续喝酒找乐子,直接开车去了清水湾别墅。

    原本以为这个点,战廷深等人都已经睡下了。

    不料两人刚走进别墅,别墅客厅的灯,忽地亮了起来。

    “哎哟我去……”

    翟司默吓得捂住自己的老心脏,惊悚瞪大眼一下往客厅看去,当看到凌凌站在客厅,冷眼睨着他们的某人时,翟司默只觉得比见了鬼还渗人,背脊连打了好几个寒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