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7章 男人不能惯着,知道?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臣燚完,咬了咬牙,紧提口气,狞笑着看向战廷深,“想知道我听到这话后,做了什么吗?”

    战廷深心头震颤,紧矅着聂臣燚。

    “我清楚知道在妹心里,时聿和时勤的重要性。”

    聂臣燚垂下眼,修长的手指放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所以我将时聿和时勤‘送人’了。”

    战廷深本就血红的眸子仿佛又随着瞳孔的震颤撕裂开一道血缝,呼吸极低极沉。

    聂臣燚不看他,自顾继续,“妹出院后,将别墅找遍了都没找到时勤和时聿,她那时的神情我至今难忘。”

    战廷深盯着聂臣燚,那狠厉凶悍的模样,似是恨不得将聂臣燚撕碎。

    “你明知她抑郁症如此严重,你再将时聿和时勤从她身边带走,若是她撑不住……”

    “撑不住是她的命!”

    聂臣燚声线蓦地一狠,抬眸凝向战廷深的深眸印着几缕残红,“横竖都是死,何不赌一把!”

    战廷深呲咬着牙关,凛笑。

    聂臣燚眨眼间神色恢复如常,再次出口的声音淡漠无温,“只有她自己能救自己。而时聿和时勤在当时,是唯一能激发她斗志的存在。如果她心里还有一丝光,必然,是时聿和时勤带给她的。”

    话到这儿,聂臣燚眼眸闪过一丝冷,“身为聂家的孩子,如果不能坚强,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如果她死了,你们整个聂家都得给她陪葬!”

    战廷深盯着聂臣燚,字字狠、硬。

    聂臣燚看了眼战廷深,“我自然相信战总裁有这个能力。”

    “你该庆幸,思思挺过来了!”战廷深眼眸充血,凉冷的笑。

    “这么来,的确是该庆幸。”

    聂臣燚摊手。

    这话聂臣燚倒得不虚。

    他当初所做的那个决定,在现在起,只是一句简单的话。

    可又有谁知道,他在做这个决定之前的煎熬。

    如果他将时聿和时勤“送人”,非但没有刺激聂相思找到重新振作的理由和重新燃起对这个世界的希翼,反而让她一蹶不振,更加对这个世界失望,从而选择一死了之……

    所以,他庆幸。

    是真的庆幸,他做这个决定的结果是好的。

    从那之后,聂相思开始振作,开始学着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她开始增肥,学习各种技能,努力找工作,变得爱笑,积极而阳光……

    战廷深两片薄唇绷直,从聂臣燚身上撤回视线,倾身,从茶几上拿起烟盒和打火机。

    聂臣燚看着他点烟,背部往后靠了靠,“战总裁有恋童癖?”

    “……”战廷深夹着烟的指一顿,压低眉,抬起血红的眸冷盯着聂臣燚。

    聂臣燚轻撇嘴,“您在妹五岁时便收养我妹。您比我家妹年长十二岁,整整一轮!您养育妹成人,又要了她……很难不让人往这方面联想。如果我这么冒犯了战总裁,请见谅。”

    “哼。”

    战廷深低呲,将烟放到薄唇边叼着,“如果我有恋童癖,我何必等到思思十八岁成人。”

    聂臣燚没接话,就那么看着战廷深。

    但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不相信。

    战廷深睨了他一眼,没打算与他解释,没必要。

    是与不是,他心里清楚便行,没必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理解他,也不必要向每个不理解他质疑他对聂相思感情的人都解释一遍!

    无法理解的人,怎么都不可能理解。

    而能理解的人,早晚会理解。

    “思思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战廷深起聂相思时,声音明显深沉下来。

    “恢复得不错。”

    聂臣燚抿唇,看向战廷深,“只是有一点,我必须提醒战总裁。”

    战廷深抽烟的动作停下,盯着聂臣燚,“你。”

    “妹的身体虽然恢复得不错,但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不能再让她受孕。否则……会很麻烦。”聂臣燚皱眉。

    战廷深想了想,点头,“我明白。”

    聂臣燚还是看着战廷深。

    “……还有什么?”战廷深黑眸微眯。

    “嗯……”聂臣燚微微坐直身体,“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同房。”

    战廷深,“……”他确定没有在耍他么?!

    聂臣燚垂下眼皮,削薄的唇飞快扯勾了下。

    “哥,饭做好了,可以吃了。”

    聂相思在这时从厨房出来,看了眼客厅的聂臣燚和战廷深,讷讷。

    聂臣燚朝聂相思看了眼,点头。

    随即从沙发里站起,看着神情沉绷的战廷深,“战总裁要一起吃点么?”

    战廷深眯了眯眸,没搭理他。

    聂臣燚顿了两秒,见他不理人,也没再问,双手插兜,慢慢朝餐厅走了去。

    聂臣燚走过去时,聂相思正往餐厅里搬菜。

    两兄妹在餐厅门口碰面,便一同走了进去。

    走进去后,聂臣燚见聂相思在餐桌上摆盘,回头朝餐厅外淡看了眼,走到聂相思身边,突然。“男人不能惯着,知道?”

    啊?

    聂相思懵,瞪大眼睛莫名的看聂臣燚。

    聂臣燚严肃脸,“咱们聂家的孩子,没必要上赶着。”

    whaaaat?

    聂相思脑袋上飘了一圈的问号。

    “哥,你想啥?”聂相思眨眼。

    聂臣燚皱皱眉,盯着聂相思。

    虽然没话。

    但他那样子,在聂相思看来,就有点像在看傻子的无语样。

    聂相思脸热了,伸手摸摸头,也不敢再问了,省得真被当成傻子,悻悻,“哥,你吃饭吧。厨房还有个汤,我去端。”

    完,聂相思低着头,赶紧走出了餐厅。

    聂臣燚回头看着聂相思,摇头,轻啧了下。

    ……

    把汤端到餐厅,从餐厅出来。

    聂相思一张脸挂着沉思,在琢磨聂臣燚刚跟她的那两句话,想表达的意思。

    聂相思边想边往客厅沙发走,走过去自觉的坐到战廷深边上,迷茫脸看着战廷深,“三叔,你刚跟我哥了什么?”

    战廷深探臂,直接勾起她的腰,将她提抱坐到他的大腿上。

    另一只手臂往上,从后握住聂相思的脖子,蓦地往下一拉,让聂相思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而且,他在她腰上,以及脖子上的力道,都很重。

    聂相思在他怀里呆住。

    后知后觉,才察觉到他现在情绪的异常。

    聂相思脸贴着他的胸口,都贴得变形了。

    耳畔他的心跳声,振振如雷。

    聂相思的心也跟着快了快,睫毛颤了两下,声道,“三叔,怎么了?”

    战廷深下巴在聂相思发心蹭了蹭,又将脸俯下,在她柔滑的发丝上轻轻摩挲,“没。”

    聂相思眼波轻动,白皙的手撑着他的手臂就要从他怀里抬起头看他。

    “别动。”

    战廷深摁住她的头,不让她起来,声线沉低,“就这样待会儿。”

    聂相思心里有些不安,“三叔,你,我哥是不是跟你了什么?”

    “……你觉得你哥会跟我什么?”

    战廷深打开双眼,眼眸似在鲜红的染缸里漂染过了般。

    聂相思呼吸紧了紧,双手费力的从她手臂攀上,抱住他的肩,声音很轻,“三叔,刚才那个药,真的只是给我补身体的,你别多想,好不?”

    蓦地。

    战廷深直接抱住聂相思的头,用力往他心口摁。

    聂相思大喘气,头发也被他这一下给揉乱了,全都往她脸上凌乱的罩去。

    忍了会儿,聂相思抓了抓战廷深的肩,声气,“三叔,痒,眼睛痒。”

    头发往她睫毛和鼻尖各种刮,痒得不行。

    战廷深抿唇,将她从他怀里拉出来,垂下黑眸,认认真真的将聂相思脸上的头发都撩到背后,还笨拙的捉着聂相思的鬓发往她耳后根别。

    聂相思乖巧的坐在他腿上,大眼乌黑澄净,盯着他涨红的眼睛看,“三叔。”

    “嗯……”

    战廷深抬眸看她,也就在这一瞬,聂相思白洁秀气的脸忽地往他这边凑来。

    紧跟着,战廷深眼睛一润。

    聂相思双手从他肩上往前话,抱住他的脖子,心且虔诚的分别的亲了亲他的眼睛。

    战廷深心脏发紧,在她腰上的手不觉握紧。

    聂相思亲完,额头抵着他的,时不时用鼻尖刷刷他高挺的鼻梁,大眼水润透净,盯着他仍然发红的黑眸,“我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再吃几帖药就不用再吃了。”

    “……嗯。”

    战廷深伸手抚聂相思光滑的脸,沉沉应。

    聂相思眼珠子转了转,低头飞快在他薄唇上亲了下,在他脖子上的双手往后,交叠勾在他的后背,双眼清莹盯着他,“你笑一下。”

    战廷深皱眉。

    “嘿嘿。”聂相思自己倒笑了。

    战廷深微怔,叹气,骨节分明的手指抓了抓她头发,“总是傻乎乎的。”

    “我傻点就傻点呗。你聪明就行。”

    聂相思轻闭起双眼,脸在他脸颊上磨蹭。

    战廷深搂紧她。

    聂相思靠在他身上,不知道是太晚本该睡觉了,还是太安心,脸贴着他的脸,眼皮不受控制的往下垂,迷迷糊糊的想睡。

    就在她彻底陷入睡眠前,模模糊糊好像听到某人在她耳边了句……

    “对不起。”

    对不起……为什么?

    聂相思努力想睁开眼睛。

    可一双大手却轻轻拍她的背,就像时候她每个睡不着的晚上一样。

    “睡吧。”

    男人拂进耳畔的低沉嗓音像是有催眠的魔力般。

    聂相思不再试图睁开双眼,放任自己,彻底陷入了沉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