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6章 自己喝,我喂你喝,选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的黑眸陡然敛缩。

    聂相思听话也是一怔,长黑的睫毛颤了下,有些紧张的看战廷深。

    佣人端着药碗一走近,便察觉到气氛不对,但又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

    端着药碗,立在当场,不知该怎么自处。

    聂相思握了握手心,乌润的双眼从战廷深沉绷的脸庞微微滑开,看着佣人道,“您把药放到茶几上吧。时候也不知道了,您早点休息。”

    “……诶。”佣人瞅了眼战廷深,将手里的药碗赶紧放到茶几上,快步走开了。

    看着佣人走出别墅,聂相思垂眼,暗暗深呼吸了口,抬起灵气的大眼看战廷深,略显僵硬的扯扯嘴角,声,“这药是补身体的,不是别的……”

    聂相思到最后,声音越来越,那个“的”字,几乎听不见。

    战廷深的双眼像是两颗铁钉,紧紧钉着聂相思。

    聂相思蜷起的指尖不自觉掐着掌心,两道磨扇般的长睫毛慌乱的抖动,呼吸都绵低了许多。

    就在这时。

    汽车的引擎声从别墅外传来。

    聂相思蓦地提气,仰起脸看战廷深,干笑,“应该是四哥和五哥回来了,我去看看。”

    完,聂相思抓着双手,转身就要走。

    一只胳膊却猛地没从后捉住。

    聂相思心一沉,咽动喉管,极慢的回头看战廷深,眼眸里的慌乱已经掩不住。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微红的眼和僵硬抽颤的脸,更是捉紧了聂相思的胳膊,嗓音沉暗到极点,“喝药!”

    聂相思,“……”

    沉然的脚步声亦在这时迈进了别墅,听在玄関口。

    聂相思双眼快速眨闪了闪,轻屏息望向玄关。

    就见聂臣燚一手插兜,一手拿着西装外套立在玄关,深黑的眸犹如一口深井,静默的盯着聂相思和战廷深这边。

    聂相思没料到是聂臣燚,手心捏紧了紧,轻声道,“哥,你回来了。”

    战廷深薄唇抿直,冷眸邃然偏向聂臣燚。

    聂臣燚对他淡点了点头,站在玄关换鞋。

    聂相思咬咬唇,看战廷深,乌沉沉的猫眼带了丝恳请。

    战廷深黑眸沉敛,松开了聂相思的胳膊。

    聂相思松了口气,快步走向聂臣燚,从他手里拿过外套,挂到衣架上,问聂臣燚,“哥,你吃饭了么?”

    聂臣燚一顿,盯聂相思。

    聂相思见此,便知他没吃,在心里轻叹了声,“你等我下,我去厨房给你做点。”

    聂臣燚朝战廷深看了眼,才对聂相思轻点了下头。

    聂相思对他笑了笑,“我这就去。”

    聂臣燚看着聂相思明媚的脸,深眸漫出点柔软,“嗯。”

    聂相思转身便要去厨房。

    “停下!”

    战廷深忽然喝道。

    聂相思两条细腿一抖,停下了,侧过身子,无辜的看向战廷深。

    聂臣燚眉心微不可见的拧起,眯眼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淡觑了眼聂臣燚,躬身,单手拿起茶几上的药碗,几大步走到聂相思跟前,“喝了再去!”

    聂相思往药碗里瞅了眼,娇气的瘪嘴,“等下再喝。”

    “自己喝,我喂你喝,选!”战廷深压低眉,语气冷硬。

    聂相思抽了下嘴角,也不墨迹矫情了,果断伸手接过药碗,仰头二话不喝了。

    喝完,聂相思用手背挡住嘴,两道眉毛拧成了麻花,把药碗往战廷深手里一塞,转身朝厨房跑了去。

    战廷深蓦地扣紧手里的碗,看着聂相思奔进厨房的身影,只觉得心尖,钝钝的疼!

    战廷深攥紧拳,跨步便要朝厨房走。

    “战总裁留步。”聂臣燚在这时开口。

    战廷深微停,看向聂臣燚。

    聂臣燚伸手朝沙发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战廷深眼阔轻敛,望了眼厨房,两片薄唇合紧。

    ……

    “妹自从生了时聿和时勤,身子一直不大好。”

    这是战廷深和聂臣燚坐定在沙发后,聂臣燚开口的第一句话。

    战廷深心脏猛然揪紧,沉眸看着聂臣燚。

    聂臣燚从裤兜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将烟盒抖了抖,抖出一根递给战廷深。

    战廷深从烟盒里抽出那根抖出的烟,放在唇边。

    叮——

    聂臣燚打开打火机,一串红艳的火焰窜出,倾身,替战廷深点烟。

    战廷深盯了眼聂臣燚,没拒绝。

    给战廷深点烟后,聂臣燚才抽出根烟点上,叼在唇边嘬了口,随着厌恶慢吞吞的从他薄唇和鼻息喷出,他低醚微沙的嗓音方徐徐在客厅里响起。

    “当年的加油站爆炸一事,想必妹已经跟你提过,具体的细节我就不多了。妹从加油站救出时,出现先兆性流产征兆,好在随行的有医生,暂时保住了孩子。我是暂时。”

    聂臣燚看战廷深,“当时我们离潼市很近,本打算火速带妹去潼市的医院救治,只可惜刚往潼市开出不远,绑架妹的那伙人便追了上来。我们几番周折,终于摆脱那伙人,但过程波折动荡,妹又出现大出血的征兆。随行的虽有医生,但缺少止血的药物和医疗工具,根本力不从心。而到临近县城需要半时的车程。医生当时的判断,妹和孩子,恐怕都不保。”

    战廷深夹着香烟的两根长指蓦地用力。

    聂臣燚看到烟蒂都被他夹断了,深眸微眯,继续道,“后来本着搏一搏,看她自己造化的念头带她去了县城医院。我记得妹被推进急救室,整整五个时才推出来。”

    战廷深垂低眸,将夹断的烟碾熄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聂臣燚适时将烟盒和打火机扔到战廷深面前的茶几上。

    战廷深没动。

    聂臣燚吸了几口烟,隔着烟雾看战廷深。

    战廷深垂着头,他看不清他脸上和眼底的情绪,但仅从他紧绷到青筋直蹦的脖子,便能看出,他此刻内心的剧烈波动。

    而且聂臣燚肯定。

    聂相思在与战廷深起当年的事时,必然会跳过这些。

    “当然,最后大人和孩子都幸运的保住了。否则,战总裁今日也见不到妹和时聿时勤。”聂臣燚皱皱眉,。

    战廷深抬起殷烈的冷眸,盯着聂臣燚,“后来呢?”

    聂臣燚看着战廷深红得似要暴血的双眼,微停了停,,“后来我们得知妹就是我们要去潼市接的人,便将她带到了榕城调养。”

    战廷深还是看着聂臣燚。

    聂臣燚轻挑动眉,“妹得知叔叔是因你父亲出车祸身亡,又一直以为你们战家不管她死活,再经受了绑架脱险过程中的一些列打击后,对一个孕妇而言,心理上,恐怕都很难再保持正常。”

    “……什么意思?”战廷深骨节攥到斑白。

    “抑郁症!”

    聂臣燚把烟放到嘴里,“怀孕期间,她许是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倒也自己调节着。尽管身子仍是每况愈下,但至少她肯吃东西,偶尔还愿意与奶奶在别墅周边走走。临产前的一个月,妹的抑郁症又加重了,坐着坐着就会莫名摸着肚子哭。奶奶瞧着,担心妹到难以入睡。为了照顾妹和奶奶,我从美国请了一支医疗团队到别墅,专门负责照顾和调养妹的身体。到了生产那天,奶奶压根不敢动顺产的念头,直接让医生剖腹。”

    聂臣燚这些时,面容很淡,声音沉且慢。

    战廷深几乎把自己双手的骨节都根根捏出皮肤。

    心脏的位置,像是被无数根隐形的鞭子疯狂同时抽动着,很疼。

    疼得他不得不轻启开薄唇,帮助呼吸。

    聂臣燚盯着战廷深裂红的眸,“生产后,妹的抑郁症已经严重到无法入睡,没日没夜的待在婴儿房看着时聿和时勤发呆。那段时间,妹一度暴瘦,最轻的时候,不到七十斤!”

    “……”战廷深蓦地磨紧牙根,大喘气。

    眼眸里的红,堪堪欲坠!

    “我和奶奶用尽了办法都无法改变妹的现状。直到有一次妹吃了过量的安眠药,被送进急救室抢救。”

    “她……自杀?”战廷深沉哑着嗓音出这话时,只觉得心都在颤抖。

    聂臣燚抿唇,看了眼战廷深,倾身将烟蒂扔进烟灰缸里,摇头,“她也许动过无数次轻生的念头,但没有实行过一次。那次她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合眼,许是太痛苦,加之精神恍惚,多吃了些安眠药。”

    这件事现在聂臣燚自己起来,也不免心悸。

    考虑到聂相思的情况,安眠药这类的东西,都是容甄嬿保管着,她若要,便给她半颗,或是一颗,从不敢将安眠药整个给她。

    那次聂相思不知怎么找到容甄嬿放置安眠药的地方,一下至少吃了半瓶。

    幸亏容甄嬿时时关注着聂相思,生怕她有个好歹,及时发现,将她送往医院抢救。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就是那次,彻底“激怒”了聂臣燚。

    “这次妹抢救过来,医生从急救室出来,跟我和奶奶的第一句话,就是……妹现下的情况若再没有好转,不需要再吃什么安眠药,不消半年,也就到头了。”

    聂臣燚完,咬了咬牙,紧提口气,狞笑着看向战廷深,“想知道我听到这话后,做了什么吗?”

    战廷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