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5章 美艳不可方物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盯着她惊讶却难掩关心的眼睛,心头微叹,也难怪楚郁那样寡情冷心的人也愿与她亲近。

    “三叔?”

    聂相思见战廷深只盯着她看,也不回答她的问题,有些愣。

    战廷深牵起她一只手,指腹轻捏她纤细的骨节,缓声,“现在楚氏暂时由楚陵接管。”

    楚陵?

    聂相思疑惑。

    “别担心你四哥。他本就不羁不受约束,他不见得就想接管楚氏。现在楚氏由楚陵负责,他乐得轻松。”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淡淡。

    聂相思皱眉,“四哥之前不当楚氏集团的总裁当得好好儿的么?怎么卸任就卸任?”

    战廷深抬手摸摸聂相思的长发,没话。

    聂相思也看出他不愿多,撅了撅嘴,“其实你不我心里也明白点。”

    战廷深动动眉梢,含着薄笑看着聂相思。

    “四哥的父母亲一直觉得四哥在各方面打压他弟弟楚陵,心里对四哥不满得很。四哥心里大约也是明白的。所以这次四哥突然卸任大概跟他的父母多少有点关系。”

    聂相思盯着战廷深,“不过四哥这人软硬不吃,性子尤其别扭。这次没反其道而行,而是顺意真把楚氏集团总裁的位置给楚陵……怪怪的!”

    “嗯。”战廷深嘴角卷着不明显的弧,“你四哥的心思你就别猜了。你只要知道,他自有他妥协的道理和打算就可,嗯?”

    聂相思抓住他的手,叹气,“好吧。”

    “嗷……战老大,救命啊,我要被楚郁这孙子给揍死了……”

    别墅外传来翟司默又气又痛的嚎叫声。

    “噗。”

    聂相思乐。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扬眉,“你去让佣人收拾房间,我出去看看。”

    聂相思顿了顿,点头。

    战廷深见状,又伸手摸了摸聂相思的头,才起身不慌不忙的朝别墅外走。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出去,张唇轻轻吸了口气。

    虽然战廷深楚郁和翟司默只字未提,但聂相思心里又岂是一点不懂得。

    他们之所以提出要留宿在别墅,是出于对她和时聿时勤的安全担心。

    臧天霸诡计多端,为人阴险狭隘。

    今日的事,他断然不会善罢甘休。

    今天早上他能突然袭击,那么晚上也可能带人突然闯入。

    而聂相思肯定也不会丢下容甄嬿和聂臣燚不管,只顾自己,带着聂时聿和聂时勤跟某人离开别墅。

    在这样的情况下,战廷深只能留宿别墅,把聂相思和两个家伙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保护着。且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

    聂相思在沙发里坐了会儿,没再听到翟司默从别墅外传来的嗷叫声,才勾唇起身,去让佣人准备客房。

    ……

    晚餐时,聂臣燚仍是没有回来。

    容甄嬿许是以为战廷深等人已经离开,由聂怫然从楼上搀着下来,走到餐厅看到战廷深三人时,明显愣了下。

    战廷深看到容甄嬿,从位置上站起,对容甄嬿恭谦的颔首,尽管他还是一张冰块脸。

    但这个的举动,已经足够体现他对容甄嬿的敬重。

    容甄嬿目光闪烁了下,倒是没有不理睬战廷深,亦对他轻点了点头。

    来都来了,容甄嬿也不好转身离开。

    只好让聂怫然扶她过去,坐在了餐桌主位。

    聂怫然则坐到她左手边的位置。

    容甄嬿暗暗运了口气,礼节性对战廷深等人勉力笑了下,“请用餐吧。”

    短短四个字,仿佛已经是容甄嬿所有的词汇量,再多一个字也不出来了。

    所以,容甄嬿这句话后,整个用餐过程,都未再一个字。

    容甄嬿似是没什么胃口,吃了没一会儿便放下了筷子,但并未离开餐厅。

    聂相思看了眼容甄嬿面前没几口的碗米饭,抿唇,拿起干净的碗,盛了碗清淡的罗宋汤给容甄嬿,“奶奶,喝点热汤。”

    容甄嬿对聂相思笑笑,接过喝了口,便又放到了桌边。

    聂相思看到,心头微重。

    直到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容甄嬿才颤巍巍站起身。

    众人见状,也都从位置上起身。

    容甄嬿微怔,旋即对几人点点头,“各位都是我们聂家的贵客,还请随意些。我老太太身子不好,不能陪几位了,请见谅。”

    楚郁和翟司默都只是回以一笑。

    战廷深黑眸轻眯,对容甄嬿道,“您身子要紧。”

    容甄嬿眼皮动了下,这下连看都没看战廷深,只又点了点头,便慢慢朝餐厅外走了去。

    聂怫然飞快扫了眼楚郁,才上前几步扶住容甄嬿。

    聂相思看着聂怫然扶着容甄嬿走出餐厅,轻皱眉,含了下嘴唇。

    ……

    吃完晚餐不过七点,翟司默耐不住寂寞,拉着楚郁开车出去喝酒去了。

    翟司默和楚郁离开没多久。

    聂怫然便从楼上下来了。

    聂怫然无疑是个美人,且是那种能把普通淑女的针织衫也穿出妩媚勾人的美人。

    就如她现在,仅穿着v领的套头长毛衫和针织包臀长裙,从楼梯上抱着胳膊一步一步随意往下走来,都让人觉得风情万种,美艳不可方物。

    聂相思一个女的都看得挪不开眼睛。

    战廷深只是在听到脚步声时,朝楼梯看了眼,随后便移开目光,看着坐在地毯上玩玩具枪拆卸游戏的聂时聿和聂时勤,黑眸内,波光清柔。

    聂怫然走到楼下,看到聂相思直勾勾的盯着她,不觉好笑,“妹,你这么看着我干么?”

    “……”聂相思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略尴尬。

    聂怫然朝战廷深和地毯上的时聿和时勤看了眼,遂将目光又移到聂相思身上,“楚先生和翟先生,出去了么?”

    “四哥和五哥嫌无聊,出去喝酒了。”聂相思。

    聂怫然垂垂眼,抱着手臂朝沙发这边走。

    聂相思回过头。

    聂怫然走到一边坐下,双臂仍是抱着的姿态。

    虽然聂相思知道聂怫然这个堂姐很久了,但到底相处的时间还太短,彼此不熟悉,是以看着她坐在沙发里,也不知道什么。

    “哥,你装好了么?”聂时聿拿着一截被拆卸下来的零部件问聂时勤。

    聂时勤盘腿坐着,模样认真的弄着,摇头。

    聂时聿没耐性,而且特别滑头,聪明一套一套的。

    见聂时勤也还在琢磨,聂时聿干脆扔了手里的零部件,大爷似的靠着战廷深的腿,眯着眼睛看聂时勤忙活。

    嗯,这样,等他琢磨出来,他基本也就会了。

    聂时勤弄了一阵,总是不对,黑黑的眉毛皱起,盯着手里的零部件瞅了会儿。

    突地像起什么,抬起白生生的脸看战廷深,“爸爸,你会么?”

    战廷深扬眉,点头。

    “给。”

    聂时勤赶紧把一堆零部件递给战廷深。

    战廷深接过,放到腿上,开始弄之前,勾唇睨了眼时勤和时聿,浅声,“看好了。”

    聂时勤用力点头,分明的大眼晶亮盯着战廷深的大手。

    聂时聿亦坐直身,转身,两只胖手趴在战廷深的大腿上,一眨不眨的盯着战廷深的手。

    不仅聂时聿和聂时勤,聂相思和聂怫然也不由得望了过去。

    然后。

    接下来的十秒钟。

    聂相思和聂怫然都是懵逼状态。

    啥也没看清,一把完整的玩具手枪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客厅安静了三秒。

    “哇塞!老爸,你好腻害!”

    聂时聿一下从地毯上爬起来,咕噜噜的爬到战廷深的腿上坐着,迫不及待的拿过战廷深手里的玩具枪看。

    聂时勤矜持的笑,也站起身,爬坐到了战廷深另一只大腿上,“爸爸,你怎么做到的?”

    老实讲。

    拆卸安装手枪,对战廷深而言,不要太儿科。

    看着聂时聿和聂时勤脸上的兴奋和崇拜,战廷深还生出了那么点骄傲来,摊开大掌摸了摸两个家伙的脑袋。

    幽深的黑眸却睨向聂相思,颇有点嘚瑟的意味。

    聂相思闷笑,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战廷深这下更受用了,薄唇扬起的弧加深,含着笑开始教聂时聿和聂时勤。

    聂怫然分别看了看战廷深和聂相思,心脏却勃跳厉害。

    战廷深安装的手法简直可以用神速来形容,如果不是经常接触,或是熟练掌握枪支的构造,根本不可能在这么快的速度内安装好。

    聂怫然轻眯起眼,忍不住又看了眼战廷深。

    ……

    聂怫然在客厅坐了不到三十分钟,接了电话,便告诉聂相思是多年未见的好友约她见面,之后不等聂相思什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别墅。

    聂相思皱紧眉,到底是去见什么朋友,让她这么着急?

    ……

    夜里十点过,聂相思哄睡好两个家伙从儿童房出来,就见战廷深单手插兜站在楼下客厅讲电话。

    聂相思边看他边朝楼下走。

    “嗯,您早些休息。”战廷深回眸朝聂相思看了眼,对着手机话筒声音低沉道。

    不知那端还了什么。

    战廷深又轻“嗯”了声,方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放进裤兜里,双手插兜,长身玉立在客厅,眸光柔软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转了下眼珠子,迈下最后一节楼梯,朝战廷深这边走,“刚,你在跟谁讲电话?”

    战廷深刚要开口回。

    佣人的声音却先一步从侧传来,“姐,您的药。”

    药?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的黑眸陡然敛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