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4章 是不是hin感动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也不知道,云舒她怎么样了。

    闻青城和徐长洋离开后不久,佣人便将午餐准备好。

    聂相思让战廷深他们先去了餐厅,自己则上楼去叫聂怫然和容甄嬿。

    只是,聂相思刚上楼,聂怫然便从容甄嬿的房间里出来了,视线对上的一刻,两人都怔了下。

    聂怫然笑,“怎么了?”

    “……午饭已经做好了,我上来叫奶奶和你……”

    “妹,你可以叫我姐姐。”聂怫然扶额,笑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抿抿嘴唇,随即大大方方笑道,“姐。”

    聂怫然紧走几步到聂相思跟前,伸手挽住聂相思的胳膊,边带她朝楼下走边,“奶奶刚跟我,她还是不太舒服,中午就不下楼吃了。待会儿我让佣人给奶奶送一些上去,就让她在楼上房间里用餐。”

    聂相思闻言,卷密的睫毛垂了下。

    聂怫然见状,眯了眯眼,“别多想,奶奶她很疼你。”

    聂相思暗汲气,抬头对聂怫然笑笑,“我知道。”

    聂怫然便伸手摸摸聂相思的头。

    ……

    聂相思和聂怫然走进餐厅,战廷深几人各自都已经就位坐定。

    战廷深见只有聂相思和聂怫然,黑眸微深了许。

    聂怫然环视几人一眼,便从聂相思臂弯里抽出手,扬笑对几人道,“让几位贵客等,今天真是失礼了。”

    楚郁靠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指尖轻敲面前桌上的红酒杯,调着嘴角斜睨聂怫然,“聂大姐就别客气了,相思不是外人,这里也算是相思的娘家,我们不会拘礼的。”

    聂怫然没料到楚郁会接她的话,愣了愣,接着脸莫名的发烫,一双美眸轻轻闪烁,却是不敢去看楚郁,含笑对战廷深和翟司默点点头,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了。

    聂相思见聂怫然坐下,便也走到战廷深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聂怫然微微吸气,对几人道,“各位,请用餐吧。”

    战廷深几人也是真不客气,聂怫然话音刚落,便各自拿起了筷子开始用餐。

    聂怫然垂下密睫,一只手悄悄覆上左心口。

    只觉得那里,跳动得异常快,猛!

    这在她以往的人生里,可从未出现过。

    聂怫然干咽了下喉咙,眼角轻颤,微微掀起一角,去看楚郁。

    不想楚郁那人警惕性极高,她刚一看过去,他蓦地便朝她盯了过来。

    聂怫然吓了一跳,赶紧垂下眼皮,随便夹了个东西往嘴里喂。

    楚郁扬扬眉,并没在意。

    ……

    吃完午餐,聂时聿和聂时勤缠着战廷深闹了会儿,便被聂相思带去房间午睡去了。

    聂怫然吃完饭,又上了楼,再未出来过。

    聂相思哄时聿和时勤睡着,从儿童房出来,刚下楼,就听翟司默道,“相思,你让佣人收拾几间房出来。”

    聂相思,“……”懵!

    走过去坐到战廷深身边,聂相思不解的看着翟司默,“收拾房间干什么?”

    “住啊。”翟司默理直气壮的回。

    聂相思眼角微抽,抿唇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点点头。

    “……所以,你们今晚打算住在这里?”聂相思讶异。

    “嗯哼。”楚郁挑挑凤眸,架起长腿痞痞看着聂相思,“相思,主要这几年不见,楚叔想你得很,这刚见着面,实在不舍得走,所以干脆就住在这里,咱们好好叙叙旧。”

    聂相思脑袋上方飘出一团黑线。

    “相思,我跟你四哥已经想好了……”

    “等等!”

    楚郁放下长腿,眯起凤目盯翟司默,“哪个四哥?”

    聂相思,“……”

    翟司默用舌尖抵了下牙关,勾唇盯楚郁,“怎么着,还想着让时聿和时勤叫你楚姥爷?把你美得!”

    楚郁瞥战廷深。

    见战廷深幽幽静静的盯着他,楚郁撇嘴,又慢慢架起长腿,不吭声了。

    翟司默贱兮兮的笑,“还以为你丫天不怕地不怕呢!”

    楚郁懒洋洋的盯他,“五,哥今天不想动粗。”

    翟司默赏他一个白眼,笑看向聂相思,“我和你四哥已经决定了,咱们等着跟你一块回潼市。”

    “……”聂相思吃惊,“啊?”

    “是不是hin感动?”翟司默对聂相思一顿挤眉弄眼。

    聂相思深呼吸,睁大一双漂亮的眼睛看楚郁,“楚叔……”

    “别!叫四哥,我得适应适应。”楚郁挑眉,清清淼淼的笑。

    聂相思,“……”

    他刚才不还一脸不乐意?这些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将就!?

    “……四哥。”聂相思叹气,“你们真的要住在这里,等我一起回潼市?”

    “你四哥我这个人吧,别的毛病没有,就是优点太多。而言出必行,就是其中一个。”楚郁自夸都不带脸红的。

    翟司默直接抓起桌上的纸盒朝楚郁扔了过去,“臭不要脸!”

    楚郁顺手接住翟司默扔过来的纸盒,拿着纸盒对翟司默扬了扬,“是不是特羡慕哥?”

    “可以把你打成屎么?”翟司默有模有样的握了握骨节。

    楚郁摊手,姿势潇洒的将手里的纸盒不偏不倚的扔到茶几上,“太过优秀的人总是孤独的。习惯就好。”

    聂相思都受不了了。

    翟司默已经被“恶心”到一个字都不想他了。

    “我觉得……”

    聂相思心瞅了眼身边的男人,舔了舔下唇,轻声道,“我可能没那么快回潼市。”

    楚郁和翟司默闻言,眯眼,都没话,看战廷深。

    战廷深垂了下黑睫,偏头轻然看着聂相思纠结的侧脸,“没催你。你想什么时候跟我们回去,我们什么时候再启程。”

    话是这么……

    聂相思皱紧眉头,看了眼楚郁,对战廷深道,“你们陪我留在这里,公司的事怎么办?”

    顿了顿,聂相思继续,“你们在这里多停留一天,潼市的工作就多积累了一些。要是我十天半个月过后,还是不能回去,公司岂不要乱了套了?公司一乱,堆积的公事越多,那你们回去处理得就越累。”

    战廷深有战氏要管,楚郁有楚氏要操持,都不是闲人。

    而且,他们坐得位置越高,所承担的责任就越重。

    以前她还没离开潼市时,战廷深除却白天要去公司忙公事,晚上回来还得去书房加班处理公事,可想而知工作量有多繁重。

    如今他已经在榕城耽误了好些天,回去后还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子。

    若是再因为她的事继续留下来,她简直不敢想象回去以后他得没日没夜忙多久。

    这般想着,聂相思突然对战廷深道,“三叔,不如你跟四哥现在就回去吧。”

    “嗯。廷深,你回吧。”楚郁邪笑。

    战廷深盯了楚郁一眼,眸光深邃看着聂相思,“你觉得我会把你和孩子们留在这里,一个人回去?”

    “三叔……”

    “别了。”战廷深抬手,揉了揉聂相思皱巴巴的脸,温声,“快去让佣人收拾客房。”

    “三叔……”

    “相思,你就别操心你三叔和四哥了。你四哥他最近是真的闲得蛋疼!”

    翟司默阴笑看楚郁。

    楚郁也看着他笑,不过那双凤眸里却是刀光剑影。

    聂相思一愣,迷惑的看翟司默。

    翟司默摸着下巴,背部往沙发后背靠,“无业游民你知道吧?”

    “?”

    “呵。”楚郁笑,露出一口白晃晃的牙,盯翟司默。

    聂相思惊疑的看了看楚郁,“五哥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你四哥已经光荣卸任了楚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正式成为了一名无业游民!”

    翟司默顿了顿,幸灾乐祸的盯着楚郁笑,“我觉得,此处应该有掌声!”

    “甩到你脸上的巴掌声吗?!”楚郁“温和”笑。

    “看你。”翟司默啧啧道,“我不就了几句大实话么?还恼羞成怒了你看!”

    “五,明年我会记得给你烧纸的。”

    “嗷……”

    楚郁这话一落,翟司默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被楚郁揪着衣领拖出了别墅。

    “啊啊,痛死爷了!”

    “嗷……楚郁,我艹你!”

    “……呜唔,哎哟,我的哥,你轻点,轻点,痛诶!”

    “啊……”

    “……”

    聂相思,“……”

    听着翟司默从别墅外传来的哀嚎声,仿佛都能感觉到那股痛。

    一张脸跟着翟司默的痛嚎声各种抽抽。

    聂相思抖了抖肩膀,悻悻吞了吞喉咙,四哥太凶残了!

    想到翟司默楚郁卸任楚氏总裁的话,聂相思收回心神,正要问战廷深,眼角却不经意扫到二楼阑干前站着的聂怫然。

    聂相思一顿,抬眸朝楼上来。

    聂怫然目光幽幽的盯着别墅门口,察觉到从楼下投来的视线。

    聂怫然双眼闪了下,眸光低垂朝楼下看去,视线与聂相思对上时,对她扯了扯嘴角,随后看了眼战廷深,便又转身回了屋。

    聂相思眼波微疑的闪动了下,收回目光安静不到几秒,她忽地偏身侧坐起,面的战廷深,惊疑道,“三叔,刚五哥的都是真的么?四哥真的卸任了楚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他不当楚氏集团的总裁,谁当?四哥为什么要卸任?四哥发生什么事了么?”

    聂相思因为太惊讶,一下抛出了四五个问题。

    战廷深盯着她惊讶却难掩关心的眼睛,心头微叹,也难怪楚郁那样寡情冷心的人也愿与她亲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