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50章 让我抱抱!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因为现在再送时勤和时聿去幼儿园时间上已经来不及,所以聂相思便打电话到幼儿园给两个家伙请了假。

    知道不用去幼儿园,聂时聿一下从翟司默腿上蹦下来,冲到战廷深面前。

    家伙虽然胖,但却很灵活,翟司默反应过来抓都没抓到。

    聂相思给幼儿园打电话,这会儿又在给杂志社总监打电话请假,眼角觑见聂时聿冲到战廷深面前,眼珠子便定了定。

    战廷深太高了。

    聂时聿仰起脑袋看他,都快把自己往后仰翻了。

    战廷深垂眸望着跟前的胖墩,心尖一软,探臂将聂时聿给捞抱了进来。

    聂时聿脸红了红,白嫩嫩的双手放在战廷深宽阔的肩膀上,大眼亮晶晶的盯着战廷深,“爸爸,你会武功么?”

    聂相思差点被呛到。

    家伙这是怎么了?

    昨天在聚香阁吃饭,还表现得不太想认战廷深这个爸爸的模样。

    不过才过了一晚,就一口一个爸爸的叫得顺溜,态度还敢变得再快点么?!

    聂时聿问完后,翟司默等人都看到了战廷深唇角一划而过的柔弧,各自心下都有些感慨。

    果然为人父了就是不一样!

    “要学么?”

    战廷深抱着聂时聿坐到沙发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聂时聿觉得他的腿太硬了,边呼哧呼哧的跟他话,边在他腿上挪动着肥肥的屁股试图找个软一点的位置,“你会武功就行了。你可以保护我和我哥,还有欢欢。”

    他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学武功可是很累的。

    有个现成的保镖可以用,他干么还要去自找苦吃,你们呢?

    不过……

    聂时聿拉下肩膀,泄气的看着战廷深,“爸爸,你还是放我下去吧,你的腿太硬了,不舒服。”

    呃……

    战廷深黑线,虽然有点不舍得放下怀里的肉团子,但更舍不得让这家伙坐得不舒服。

    于是拎起他,放坐到他身边的位置。

    被楚郁抱着怀里的时勤安静的看着坐在一块的战廷深和聂时聿,乌黑的大眼藏着的羡慕。

    楚郁垂眼看到,薄唇轻挑,将时勤从他腿上放下,大手拍了下他的屁股,“去找你爸爸吧。”

    聂时勤,“……”一张脸红得像猴子屁股,抓着胖手瞅战廷深。

    战廷深温柔扯唇,“时勤,过来。”

    聂时勤吸气,耸了下肩膀,才挪动步子朝战廷深走了过去。

    聂时勤一走进,战廷深便抱起他,放到自己另一边的沙发位置。

    聂时勤红着脸看战廷深,“叔叔……”

    “是爸爸!”

    战廷深还没呢,聂时聿便弯下身子,扭头看坐在战廷深另一边的聂时勤。

    聂时勤脸更红,飞快看了眼战廷深,蠕动着粉粉的嘴,声,“爸爸。”

    聂时聿点头,这才满意的把身子缩了回去。

    闻青城等人看到聂时聿的样儿,都有些忍俊不禁。

    战廷深伸手拉住聂时勤一只手,黑眸温软看着他,“刚要跟爸爸什么?”

    聂时勤眨眨眼,扬起脸看着他,“我想学武功。”

    “切……”

    聂时聿摊手,摆出一副聂时勤已经无药可救的无奈样。

    楚郁摸摸下巴,分明看了看聂时聿和聂时勤,这两个家伙,个性会不会太鲜明了!有意思!

    真好。

    以后无聊的时候,不用愁没地儿去了!

    “时勤为什么想学武功?”徐长洋温润看着聂时勤,柔声道。

    聂时勤看了眼打完电话朝沙发这边走来的聂相思,“有武功了,我就可以保护我妈和我弟。”

    聂相思走过来就听到这句话,登时感动得不行不行的,坐到聂时勤身边,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亲,感动道,“宝贝儿,你对妈妈太好了。”

    聂时勤害羞的往聂相思身上靠了靠。

    聂相思弯起眉眼,温柔的摸他的脑袋。

    “那我也要学!”

    聂时聿突然改变主意道。

    “那时聿为什么突然想学了?”徐长洋含笑看着聂时聿。

    “嗯……”聂时聿盯着徐长洋,想了几秒,对徐长洋调皮的挑挑眉毛,“秘密。”

    徐长洋微怔,旋即哑然失笑。

    “妹。”

    聂臣燚在这时突然开口。

    聂相思一怔,看过去,当看到聂臣燚沉峻面庞上的暗色时,大眼的光芒暗寂了分,抿唇。

    战廷深等人亦在聂臣燚开口时望了过去。

    聂臣燚浅眯眸,“哥和凉弛还有事要办,你替哥尽地主之谊招待下几位贵客。”

    聂相思看了眼尹凉弛,知道他两人要去办的事,恐怕就是商量如何应对臧天霸。

    今天臧天霸在聂家可谓颜面尽失,是以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哥,你和尹大哥去忙吧,家里有我,你别担心。”聂相思。

    聂臣燚点头,从沙发里起身,看了眼沙发散坐着的几人,道,“各位,今天是臣燚失礼了,改日再宴请各位赔礼。”

    “聂总实在客气。您随意。”

    徐长洋温谦看着聂臣燚,算是代表其余几人话了。

    聂臣燚对他颔首,而后便带着尹凉弛阔步离开了别墅。

    聂相思看着聂臣燚的身影消失在别墅门口,只觉得心头闷沉沉的。

    徐长洋几人望了眼聂相思轻郁浅皱的眉,皆眯了眼,但都没出声。

    其实在场的,不论是楚郁,闻青城还是徐长洋和翟司默,若是想,都能对聂家如今的局势帮助一二。

    只是他们都看出,聂臣燚似乎并不想他们出手,或者,不想某人出手!

    对方都不需要帮助,他们何必再开这个口!倒显得他们上赶着了。

    战廷深垂下黑睫,也并未什么。

    只是一只手从时勤背后伸过,捏住聂相思一只手。

    聂相思睫毛颤了下,虽然没去看战廷深,被他捏住的手在他掌心里转了个面,握住了他修长精瘦的食指。

    战廷深眉心微动,偏首缓缓凝向聂相思,冷眸邃沉。

    ……

    佣人重新做好早餐,聂相思便带着一众人去餐厅用餐。

    聂时勤从第一次见战廷深就莫名亲近他,是以黏着战廷深不奇怪。

    奇怪是聂时聿,家伙对战廷深的态度简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战廷深到哪儿,都不消战廷深开口的,家伙便乖乖跟在他屁股后边,吃饭的时候也黏着战廷深坐一块。

    而且经常看着战廷深眼神都带着崇拜是几个意思?

    好吧。

    现在两个家伙都黏着某人,聂相思这边倒冷冷清清的。

    所以聂相思干脆装了早餐,打算给楼上的容甄嬿和聂怫然送去。

    因为坐在餐桌上的都不是外人,聂相思也没特别招待或是招呼,端着餐盘便朝餐厅门口走。

    战廷深睨了眼聂相思手里的餐盘,知道她是去给容甄嬿和聂怫然送吃的,所以没有什么。

    聂相思走出餐厅,往楼梯口走。

    刚走到客厅,就听一阵汽车引擎声从别墅外传了进来。

    聂相思心一紧,首先想到的不是聂臣燚突然回来,而是臧天霸……

    聂相思手指紧扣着餐盘,瞪大眼盯着别墅门口。

    不过几秒的时间,一道白色的身影蓦地从门口急切的跃了进来。

    在聂相思眼前晃了下,紧跟着。

    咣哐一声……

    聂相思手里的餐盘砸落到了地板上,而她整个人同时被一道大力卷了过去,紧紧搂住。

    聂相思惊吸气,立刻伸手便要去推他。

    可抱着她的却先一步松开,抓着她的肩,上上下下的看她,“禾欢,我听臧天霸今早来了,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聂相思眼角扫到从餐厅里闻声出来的一众人,尴尬得脸都不想要了,抬手想去拨开明西城抓握着她肩膀的双手,不料明西城又一把将她抓到了他怀里,再次用力搂住。

    聂相思,“……”好想死一死!

    聂相思闭了闭眼,已经不敢去看餐厅门口的某人了,咬咬牙,卯足了劲儿推明西城,“明西城,你快放开我!”

    “禾欢,让我抱抱!”

    明西城更用力将聂相思往怀里揉,“你知道么?当我得知臧天霸到聂家来的消息,我有多担心多……害怕么?我知道消息立刻就赶了过来,就是怕臧天霸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现在看到你好好儿的,我这颗心才算落地了。”

    站在餐厅门口的楚郁等人,都不忍心去看战廷深的脸了。

    就是聂时聿那鬼精灵都不由抬起一双胖手默默的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战廷深一张脸比锅底还黑,整个餐厅门口就只能听到他捏紧骨节的脆响声,黑眸涌上冷翳,战廷深迈动长腿朝聂相思的方向走了去。

    聂相思听到脚步声,心头大呼完了,涨红着脸,更卖力的推搡明西城,一把清甜的嗓音急得直发抖,“明西城,你快放开,快放开啊,明西城!!”

    “禾欢,嗯……”

    明西城刚要开口,搂着聂相思身子的一条胳膊猛地传来一道骨头都快被捏碎的震痛,引得他没有防备发出了一道忍痛的哼声。

    趁明西城手臂上有所松动,聂相思手脚并用,赶紧从他怀里退出,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喘着气,瞪大一双猫眼,表忠心的亮亮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睨了她一眼,冷哼。

    聂相思,“……”想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