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49章 我的妻子和孩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臧天霸问完后,所有人都没开口,就听聂时聿突然响亮亮道。

    战廷深心头一震,深黑的眸猛地沉陷,缓缓将视线从聂相思身上移开,落到聂时聿带了点傲娇的脸上,心脏在左心口,如大鼓般擂响。

    聂相思却是脸颊爆红,感觉睫毛尖都是烫的。

    容甄嬿听到聂时聿的话,先是一怔,衰老的脸随即抖了抖,无奈又有些好笑的看着聂时聿。

    好吧。

    她压根对他的话就没当真!

    毕竟,聂时聿虽然,但行事话时常不按常理出牌。

    所以从他嘴里听到什么话都有可能。

    聂臣燚黑睫垂了下,没让眼底的情绪外露。

    “……爸爸?”臧天霸愣了半响,暗汲气,眯起狠翳的眸子盯着聂时聿,“东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战总裁这样的大人物,若是结婚生子,怎么可能一点报导都没有?年纪就知道趋炎附势攀高枝,哼,果真是遗传了聂家的好传统!”

    战廷深长眉紧拢,黑眸里掠上一抹嗜血。

    容甄嬿听着臧天霸明嘲暗讽,肆意侮辱聂家一门老的话,一双手当即捏紧了,怒得双眼发红瞪着臧天霸。

    聂臣燚仍微微垂着眼皮,没有与臧天霸行口舌之争。

    “我才没有乱话,他就是我爸爸!不信你问我妈妈。”

    聂时聿眯起大眼睛,直接把话抛给聂相思。

    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一下聚焦在她身上。

    聂相思脸红得像煮熟的龙虾,头皮阵阵发麻。

    容甄嬿见聂时聿越越“离谱”了,而且瞧着聂相思实在尴尬,摇摇头,对聂时聿道,“聿……”

    “你干么也看我,你是孩子的爸爸!你话不是更有服力!”

    聂相思撅了撅嘴,责备的盯跟大家伙一样瞅着她的战廷深,哼哧道。

    容甄嬿,“……”

    聂怫然,“……”

    聂臣燚皱皱眉,挑起眼皮深深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硬着头皮强撑着。

    “呵。”

    战廷深突地笑了声,尽管笑声很轻,但在安静的客厅里,却足以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

    容甄嬿深吸气,浑浊的眼珠子颤动望向战廷深。

    脆弱的心脏像是一下被人抛入了无数颗弹珠,在她心窝里肆意撞动,搅得她心绪杂乱,不得安宁。

    臧天霸盯了眼聂相思,那张凶恶的四方脸,慢慢覆上凝重。

    如果聂家真的攀上了战家……

    臧天霸猛地握紧双拳,牙关更是咬紧。

    “事实上,我在四年前就已经结婚!只是从未公开过而已。”战廷深嘴角微卷,黑眸深邃凝着聂相思红得不像话的脸,慢慢。

    臧天霸提气,难掩惊异的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眯了眯眸,转向臧天霸,视线冷锐犀利,“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现就在这里,而且与聂家有血缘关系。谁若是试图霸凌伤害我的妻子和孩子,以及我妻子的家人,就是我战廷深的敌人!”

    话间,战廷深若有似无的睨了眼臧天霸强壮的脖子,冷叱,“而我战廷深对待敌人,从不会心慈手软!”

    臧天霸盯着战廷深的双眼都快瞪出血来了。

    战廷深蓦地转身,两步跨到臧天霸跟前。

    臧天霸双眼快速一闪,但并没有往后退缩,面上也未露出丝毫怯怕畏惧,盯着战廷深的双眼仍如狼狗般阴狠和不甘。

    臧天霸虽比战廷深看着健硕不少,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都快把他的衣袖撑破了。

    可战廷深站在他面前,在聂相思等人看来,仍是分分钟碾压臧天霸的强势姿态。

    这得归功于他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以及……傲人的身高优势。

    战廷深俯视臧天霸,对,就是俯视。

    臧天霸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大,被人鄙视蔑视,也已经许久没体会过,都快忘了是什么滋味。

    现在他再次被蔑视,甚至是碾压,臧天霸才又体会到这是一件多么糟糕,令人倍感耻辱,狼狈的事!

    他本以为他会点什么,威胁也好,恐吓也罢,可他没有!

    可效果却是,比任何威胁,恐吓都来得更让人觉得渺,羞耻。

    仿佛在他面前,他连让他跟他多一个字的资格都没有!

    对于像臧天霸这样心胸狭隘生性残狠阴毒的人而言,来自任何人的鄙夷和蔑视,都是他无法忍受的屈辱。

    若要驱散这种屈辱感,唯有让羞辱他蔑视他的人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别无他法!

    臧天霸心里清楚得很。

    这一次来聂家,他之所以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不过是因为有些事超出了他的预料。

    若刚才赶来的就只有聂臣燚和凉弛,他二人无论是谁,是绝不敢轻易对他出手。

    假如他今日在聂家出了事,没有平安离开,聂家过不了今晚就会被夷为平地,而聂家的人,一个个的都得给他臧天霸陪葬。

    他没料到的。

    便是战廷深等人竟跟着他一同来了,而且一进屋,战廷深便对他发起凌冽攻击!

    他对潼市四大家族之首的战家如今的掌权者战廷深,虽从未谋面,但听过他不少传闻。

    听得最多的,便是他在商场上如何杀伐决断,雷厉风行以及心狠手辣。

    因为他绝不给对手一丁点可能翻盘的机会!

    他自是知道他是个厉害角色,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的身手如此了得,出手快准狠到竟是连他都来不及做出丁点防备或是躲闪的可能!

    想来他刚之所以没有直接弄死他,也是顾及着聂家。

    否则,以他的身手,在刚才那样的情况若想让他死,不过轻而易举的事!

    “哼!听到没有。他是我爸爸没错吧!”

    家伙抱着胸脯,瞪着一双分明的大眼骄骄傲傲的盯着臧天霸,哼哼道。

    臧天霸脸抽动了几下,又看了几眼战廷深,借故从战廷深面前错开,躲开了战廷深居高临下投下的黑影,冷笑着撇过聂臣燚,盯着站在聂臣燚边上的尹凉弛,“老二啊,我刚从非洲回来没几日,还没来得及去你家里坐坐,顺便告诉你,你妹妹在非洲的情况。你放心,你妹妹好得很,每天被滋润着,爽得不行!噢,对了,我回来之前,你妹妹好像又怀孕了,啧,只可惜,还是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不过你别担心,打胎这种事,你妹妹做得多了,经验丰富,她自己会处理好的。”

    尹凉弛一双沉凉的眸子,似是突然被人拿着刀片,狠狠在瞳仁上滑了几刀,血一下子漫了出来,将他的一双眼彻底掩盖,“我杀……”

    尹凉弛拽紧的手蓦地被聂臣燚抓住。

    尹凉弛低头盯着聂臣燚,满脸痛苦。

    聂臣燚没看他,只是更紧的握住他的手,沉黑的鹰眸缓缓转到臧天霸猖狂的脸上,一个字一个字极慢的,“你可以带着你的手下滚了!”

    听到聂臣燚的话,臧天霸双手往兜里一插,又斜了眼战廷深,顺理成章的踏步往前,与战廷深拉开了距离,阴邪的盯聂臣燚,“臣燚啊,别折腾了。你们聂家是摆脱不了我臧天霸的!毕竟……”

    臧天霸忽而凝向聂怫然。

    聂怫然面容一白,匆匆低下了头。

    臧天霸狞笑,“怫然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再过不久,你又要添个侄儿了。”

    “你什么?!”

    容甄嬿瘦弱的身子猛地一震,恐瞪着臧天霸。

    “哈哈哈……”臧天霸仰天大笑,看着容甄嬿的眼眸如恶鬼般张狂。

    容甄嬿面色惨白,仓皇的转头看聂怫然,“怫然……”

    聂怫然捏紧的双手像是重病的病人般,颤抖个不停。

    她看着容甄嬿,虽没话,可眼底浓郁的凄惘和哀戚却告诉了容甄嬿答案。

    容甄嬿惊喘一口,竟是往后直直栽到了聂相思身上。

    “奶奶。”

    “奶奶……”

    聂相思和聂怫然同时担忧发声。

    聂怫然伸手要去扶容甄嬿,却被容甄嬿一把拂开,脸转到聂相思胸前,竟是连看一眼聂怫然都不肯。

    聂怫然终是捂着嘴,悲恸哭出了声音。

    尹凉弛低头看了眼聂臣燚拽着自己手的手,每一根骨节都绷得惨白。

    尹凉弛猛力咬住牙关,恨不得将臧天霸千刀万剐!

    “哈哈哈……”

    臧天霸满意的看到容甄嬿伤心欲绝生不如死的模样,以及聂臣燚痛恨他到恨不得除他而后快,却不得不隐忍的憋屈样子,爽快的大笑出声,大步朝别墅门口走。

    “怫然,今天你就留在聂家和一家人团聚,明天我再让人过来接你,到时候乖乖上车,别让我生气!”

    臧天霸阴凉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聂怫然闭上双眼,眼泪如注倾落。

    聂臣燚盯着聂怫然苍白脸上滑下的泪痕,几乎将骨节捏断!

    战廷深等人只是看着,并未出声。

    在这种时刻,只有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才是对聂家人最大的尊重。

    毕竟大户人家,最忌讳的,也不过是家丑外扬!

    聂相思抱着倒在她怀里的容甄嬿,看了眼默默落泪和一脸忍耐的聂臣燚,悄然红了眼圈。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看到她眼底浮现的水光,黑眸轻沉。

    ……

    早上的风波暂时平息,容甄嬿受的打击不,有聂臣燚招呼战廷深等人,她便撑着疲累的身体回了放,聂怫然在楼下待了没一会儿,便也上了楼,去了容甄嬿的房间。

    因为现在再送时勤和时聿去幼儿园时间上已经来不及,所以聂相思便打电话到幼儿园给两个家伙请了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