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48章 他是我爸爸!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就在聂相思闭上眼的瞬间,别墅外传来一阵汽车疾驶而至的引擎声。

    聂相思紧闭的睫毛一颤。

    引擎声消失不过三四秒,别墅门口便响来打斗声和夹杂着疼痛的闷哼声。

    聂相思蓦地睁开眼,就要站起身。

    这时,臧天霸忽而又伸手擒住聂相思的手腕。

    疼意漫上脑神经的一瞬,聂相思看到臧天霸忽然从她眼前倒飞了出去。

    聂相思惊瞪大眼,脑筋木住,僵坐着。

    随即,一道黑影闪电般从她眼前掠过,修长遒劲的长腿直朝狼狈陷进沙发和茶几间空隙的臧天霸劈了下。

    聂相思仿佛在看一部美国动作大片般,看到男人的长腿直扼住了臧天霸的咽喉。

    “啊……”

    臧天霸登时痛苦哼出了声。

    聂相思眼珠子紧颤,“……”

    原本被夹在男人胳膊下大吼大叫的聂时聿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也跟聂相思一样呆了,“……”酷毙了好么!

    聂时聿还没回过神来,夹住他的男人突地痛嚎一声。

    家伙脸抖了抖,他人已被另一股力抱了过来。

    聂时聿下意识的抬手抱住男人的脖子,瞪大一双黑曜石般漂亮的眼睛怔怔看着男人坚毅的脸,傻兮兮的叫,“舅舅。”

    “嗯。”聂臣燚淡嗯了声,摊开大掌揉了揉聂时聿的脑袋,鹰隼般冷锐的眼眸流转向已被解救出的容甄嬿和聂怫然身上,见两人都无大碍,这才转开了目光,盯向死死将臧天霸抵压在地毯上的男人。

    “相思,傻了!”

    翟司默压着眉毛,边将聂相思从沙发里拉起来,边上下打量她,目光扫到她手腕上於青时,眸光一下阴凉,抓起聂相思的手看,“谁干的?!”

    “嗯唔……”

    翟司默话音一落,便听到臧天霸那边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翟司默看过去,一下明了了,眯眸阴哼了声。

    “哎哟……”

    这时,楼上冷不丁传来一道痛呼声。

    楼下的众人均朝楼上看了去,就见一枚肉球,咚咚咚的房间里冲跑出来,埋头往楼下冲。

    翟司默眼珠子一鼓,下意识看了眼聂臣燚怀里抱着的聂时聿,眨眨眼,又去看往楼下冲的聂时勤……

    倒抽口凉气,几个意思,分手术?!

    就在翟司默发呆时,聂相思从他手上挣出手腕,朝急急忙忙往楼下跑冲的聂时勤快步走过去。

    “妈。”

    聂时勤一下扑到聂相思怀里,胖手紧紧搂着聂相思的脖子。

    聂相思心尖一揪,更用力的回抱聂时勤,安抚的亲他苍白冰凉的脸,“没事了宝贝,别怕。”

    聂时勤紧抱了聂相思一会儿,才松开她的脖子,软乎乎的手捧住聂相思的脸,大眼黑亮分明,盛满了担心,“我不怕,我就是担心你。”

    聂相思鼻尖微酸,心里却暖烘烘的,“我就知道我的宝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吓到的,真棒,比妈妈还棒!”

    聂时勤叹气,亲她的脑门,而后轻搂着她的脖子,下巴搁着聂相思肩头上,看将臧天霸轻松碾压制住的战廷深,大眼满满的崇拜。

    聂相思吐气,抱起聂时勤往客厅方向时,才看到除了翟司默以外,连徐长洋楚郁闻青城也在……

    聂相思惊得步子一停,瞠目盯着几人,“徐叔,闻叔,楚叔,你们怎么……”

    这几人中,看到聂相思真的好好儿,就已经很欣慰。

    再一见聂时聿和聂时勤,除了徐长洋外,都淡定不了。

    他们都以为只有一个家伙,谁知道是双胞胎……

    饶是情绪不外露的闻青城都不觉明显的吸了口气,盯着聂相思,“昨天来没见着你,知道你三叔今早要来接你和孩子……们,商量着,就一起来了。”

    “宝贝儿,快来给楚姥爷抱抱。”

    楚郁几步上前,也没等聂相思同意,一把将聂时勤从聂相思怀里抱了过来。

    “啊唔……唔……”

    楚郁刚将聂时勤抱过去,臧天霸那边又发出几声呛着口水的闷哼声。

    聂相思看过去,就见臧天霸一脸涨红,眼珠子通红暴凸,眼皮外翻,钢筋铁骨般的双手重掐着战廷深肌肉硬是的双臂,愤恨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用的巧劲,不至于弄死臧天霸,但绝对能叫他刻骨体会下什么叫即将下地狱的恐惧!

    聂相思轻轻咬唇。

    楚郁则谑然瞥了眼战廷深,挑高凤眸轻凝被他抱在怀里也不怕生的时勤,“宝贝儿,快叫声楚姥爷。”

    “啊……”

    “嘿……”

    楚郁笑了,睨了眼战廷深,“瞧你这气劲儿!”

    “楚叔叔。”

    楚郁刚完,就听怀里的家伙脆糯糯的叫他。

    楚郁微怔,啧了下,挑唇看着聂时勤,“宝贝儿,咱们要讲道理是不是?你妈妈叫我楚叔,你也叫我楚叔,这辈分不就乱了?”

    “奶奶。”聂怫然略无语的觑了眼楚郁,现在这个情况,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不是来乱的么!

    听到聂怫然开口,楚郁瞥了她一眼,凤眸轻眯了下。

    聂相思见聂怫然上前搀着呼吸不稳的容甄嬿,脸色微变,亦赶紧上前,从另一边扶着老太太,和聂怫然一起,带她坐进沙发里。

    聂臣燚冷睨跪在客厅的一众惶恐的保镖,声音无温,“还杵在这儿,是在等我给你们结算酬劳?!”

    众保镖一阵汗颜,从地上爬起,灰溜溜的跑出了客厅。

    那些人出去后,原有些拥挤的客厅登时宽敞了不少。

    聂臣燚垂了下眼,随即抬眸朝抱臂站在一边一身黑色皮衣皮裤面容残酷的男人,“凉弛,把这些人带出去!”

    凉弛点头,对那些将臧天霸带来的人全部扣跪在地板上的众人抬了抬下巴示意。

    那些人便抓着其的领子,强扯着往别墅门口扭送。

    除却一个臧天霸,客厅基本算是清理干净了。

    聂臣燚方淡扫过闻青城等人,,“让各位见笑了,请坐。”

    都不是客气的人,聂臣燚完,闻青城等人便各自在沙发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楚郁也抱着聂时勤走了过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却不想就正好挨到了聂怫然身边。

    其实楚郁真不是故意坐她边上的。

    聂怫然却一怔,美眸盯着楚郁看了几秒,转回视线时,脸蹭的莫名红了红。

    聂臣燚将聂时聿放下,时聿还没站稳,就被翟司默一把给勾了过去,抱住。

    聂时聿立马甩给了翟司默一个嫌弃的眼神。

    翟司默也不介意,笑眯眯的捏他的脸。

    聂时聿抱着肥肥的胸,拉着眼角,一脑门的黑线,但好在也没什么。

    聂臣燚看了眼沙发四周坐着的几人,抿唇,慢慢看向战廷深,“战总裁,请坐。”

    听话,聂相思一下望向战廷深宽阔的背,心底染升起的安全感,是任何时候都比不了的。

    战廷深阴鸷盯了眼,脸憋得快暴血的臧天霸,卡住他脖子的腿弯才离开,起身,站到一边,邃然的黑眸,直直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心跳蓦地快了快,白皙的脸蒙上一层胭红。

    只不过她也看出了某人眼里浓黑的愤怒,大约是在责怪她,没有通知他……

    只是当时的情况。

    臧天霸人多势众,她也没料想到,闻青城等人也跟他一块来了,只以为他独身一人。

    那样的情况,她若是告诉他,他一定会急不可耐的就赶过来。

    就算他再能耐,可也只有一双手,她不敢让他冒险。

    臧天霸要回榕城的消息,聂臣燚数日前就得到消息,所以不可能没有准备。

    所以她才通知了聂臣燚。

    而聂臣燚带人来时,某人就在别墅外,必然能看到,到时自会跟他们一道进来……

    她留在别墅里,要做的,就只是拖延时间等聂臣燚和他赶来。

    是以……又才有了刚才“装神弄鬼”一事。

    “咳……”

    臧天霸窝在地毯上缓了会儿,能顺利喘上几口气了,猛地咳了身,从地毯上撑爬起。

    臧天霸身形健硕,比一般男人都魁梧,底盘稳。

    经过刚才那番撞击,站起身,竟也不偏不晃的稳稳站着,狼狗般狠辣的眸子扫过客厅沙发里悠闲坐着的几人,臧天霸心下怒恨不已,面上却端持着镇定,看向战廷深,狞笑,“战总裁,久仰大名。”

    短短的一句话,臧天霸却是咬着牙根吐出的。

    “你也配知道我。”

    战廷深没看他,惯来淡漠不显山水的语气,此刻却灌满了浓浓的鄙夷和不屑,仿佛臧天霸知道他的名字就是脏了他的名字般!

    聂相思,“……”某人原来还可以这么毒舌!

    聂时聿星星眼看着战廷深。

    臧天霸饶是再想端着,听到战廷深的话也不由变了脸色,后牙槽都快被他自己给咬碎了!

    暗攥紧双拳,臧天霸抬手抹了把自己的脖子,眼眸里一抹阴光快速眨过,眯紧眼看着战廷深,嘴角强制勾出一道弧,道,“战总裁,我臧天霸在榕城,您战总裁在潼市,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天战总裁这般,又是何故?”

    话到这儿,臧天霸眼阔再次缩紧,阴鸷睨了眼聂臣燚,“我也没听过,战总裁跟聂家还有什么深层次的关系。”

    “当然有关系。他是我爸爸!”

    臧天霸问完后,所有人都没开口,就听聂时聿突然响亮亮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