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47章 我会温柔的跟你交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闭了闭眼,深汲气,眸光晶亮盯向臧天霸,“交流是么?”

    臧天霸眼眸阴缩,兴味的看着聂相思。

    “欢欢。”容甄嬿紧张的抓紧聂相思的手,惶恐的一个劲儿摇头。

    聂相思抽出手,握住容甄嬿的手臂,从她身后出来,挺直背脊望向臧天霸,“我刚回聂家,也就是四年前的事,在这四年间,我没有见过你,所以不知道你是谁。既然你要跟我交流,是不是应该先彼此做个自我介绍,认识一下。”

    聂怫然含泪看向聂相思,眼底划过明显的疼惜。

    臧天霸冷笑,“何必这么麻烦,我们交流完之后,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来吧美人儿。我会温柔的跟你交流的!”

    “臧先生对吧。”

    聂相思看着臧天霸。

    臧天霸似乎对聂相思全程所表现出的超乎她年龄所表现出的镇定和冷静,很迷惑,是以盯着聂相思的眼眸,除却轻浮嘲弄外,还带着疑惑,“美人儿刚才不是还不认识我么?”

    “噢,我又想起来了。”

    聂相思甚至还对他笑了下。

    臧天霸盯着明艳的脸,眸底暗光更甚。

    “臧先生近年来睡眠如何?”

    聂相思莫名问。

    “……”臧天霸迈腿走到聂相思跟前,直接坐到聂相思面前的茶几上,两条壮粗的大腿分开时,几乎撞到聂相思往沙发下轻缩起的双腿。

    臧天霸歪头盯着聂相思,“难不成美人儿学医的?”

    “不是啊。”聂相思感觉到容甄嬿抖得更厉害了,低低垂了垂眼皮,放在容甄嬿手臂上的手慢慢滑下,握住她的手,“在我五岁时,出了一场车祸,我父亲死在了那场车祸里,我死里逃生……”

    话到这儿,聂相思蓦地抬起头,大眼明亮摄人直直盯着臧天霸,“奇怪的事,从那之后,我的眼睛就能看到很诡异的东西。”

    容甄嬿,“……”

    聂怫然,“……”

    臧天霸嘴角也抽动了下,皱紧眉,突地朝聂相思伸手。

    “大伯母!”

    在臧天霸即将抓到聂相思的手腕前,聂相思突地抬手,指向臧天霸的身后。

    臧天霸心尖竟是紧颤了下,缓缓回头朝后看。

    不到两秒,臧天霸收回视线,狠翳盯着聂相思,“美人儿,但凡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聂相思皱眉,疑惑且无辜的看着臧天霸,声音很低很细,“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能看到。可是我真的能看到……”

    “大伯母她现在就站在你身后,她手里拿着一张绣着荷花的手绢,穿着很漂亮的旗袍,头发高高挽着,用一根荷花样式的发簪固定!她应该一直跟着你吧!”

    聂相思眨眨眼,又看向臧天霸身后,“大伯母,你刚什么?”

    臧天霸,“……”不自觉的挺直背脊。

    “你荷花是你最爱的花……什么?阿义曾送给你一张同样绣着荷花的手绢,你一直收藏着……大伯母,阿义是谁?”

    聂相思眼神空灵盯着臧天霸背后,低低絮絮吐出的声音好似真的从地底下飘出来的般,阴森森的。

    容甄嬿都不由打了个寒噤。

    臧天霸听话,却是蓦地瞪大眼了,收回要去抓聂相思手的手,攥紧,盯着聂相思,沉哑道,“阿义,她跟你阿义……”

    “呵呵呵……”

    聂相思突然神叨叨的笑起来。

    众人,“……”

    臧天霸脸绷紧,双手紧捏得骨节都快从皮肤下暴凸出来,紧紧盯着聂相思。

    “阿义过,他最喜欢看我穿旗袍,好看。”

    聂相思怔怔看着某个点,喃喃自语。

    别容甄嬿和聂怫然,就是在场的男人都顿觉客厅蓦地阴冷了许多,脖子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个的都盯着聂相思。

    “所以我后来所有的衣服,几乎都是旗袍。唉。”

    聂相思着,清幽幽叹了口气,“如果阿义,还是以前的阿义,该多好。”

    “他还是,他还是。”

    臧天霸突然在聂相思面前跪了下来。

    容甄嬿惊得吸气,惶惑的看着臧天霸。

    聂怫然看了眼臧天霸,再去看聂相思时,双眼里尽是迷惑。

    聂相思没看臧天霸,仍旧愣愣的盯着某个点。

    “我很伤心,每天都很伤心。”

    聂相思哀哀婉婉的。

    “为什么?”臧天霸用仰望般的眼眸看着聂相思,心问。

    臧天霸的几名手下看到臧天霸如此,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因为他们从未见过臧天霸对谁,露出这样一幅心谨慎,生怕她生气的紧张模样。

    而容甄嬿和聂怫然,却是一点也不陌生。

    当初聂怫然的母亲在世时,臧天霸面对她,总是心翼翼的,她什么便是什么,连大声话都没有过。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害死了她!

    聂相思却一下不话了,整个人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空洞的双眼慢慢的染上忧郁,就那么看着一个点,不笑也不话。

    而她这幅样子,何尝又不是聂怫然的母亲在离世之前的那段时间的还原。

    容甄嬿和聂怫然内心都有些震惊。

    因为他们没想到,聂相思竟将聂怫然的母亲在世时的神态还原得这么彻底,仿佛,如今的她,并非聂相思,而是聂怫然的母亲。

    如果不是知道聂相思根本没有什么见鬼的能力。

    容甄嬿几乎就要信了!

    可是不信……她的这些细节,又是怎么得知的?

    毕竟就是她,也不知道“阿义”这个名字,更不知道……聂怫然的母亲身前喜欢穿旗袍,也是因为这个“阿义”。

    而且看样子。

    “阿义”,似乎就是他,臧天霸!

    容甄嬿吸气,深疑的看着聂相思。

    “菀依,菀依,你为什么不话?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是不是聂家人又给你气受了,菀依……”

    “唉。”

    不等臧天霸完,聂相思又轻叹了声。

    臧天霸一震,紧张的看着她,“菀依。”

    聂相思视线缓慢的从那一点抽离,低落到臧天霸紧绷到有些扭曲的脸上,粉润的唇动了动,正要开口时。

    “欢欢,咦……”

    聂时聿喘着气的声音突然从二楼飘下。

    聂相思一双手猛地握紧了。

    “少爷,……”

    佣人慌里慌张的从儿童房出来,就要将偷溜出来的聂时聿抱回房间。

    臧天霸眸光一厉,盯了眼站在聂相思和容甄嬿身后的男人。

    男人会意,快步朝楼上奔去。

    聂相思闭上眼,猛地几个抽气,蓦然从沙发里站起。

    可不等她往前挪动步伐,臧天霸一把拽下聂相思。

    聂相思在沙发里弹了几下,一双猫眼迅速通红。

    “你干什么?放开爷,放开我,啊……”

    楼梯上传来聂时聿愤怒的吼声。

    聂相思心脏揪紧,看着那个男人将聂时聿夹在胳膊下,几步下楼来。

    “放开爷,你没听到么?你是聋子么?!”聂时聿涨红了脸,费劲儿的抬起大眼瞪那个男人。

    男人冷盯了他一眼,将他夹得更紧!

    看到时聿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聂相思心都要碎了,又拼力试图站起来。

    臧天霸眯眼,一只手扣上聂相思的手腕。

    嗯……

    聂相思当即疼得整条胳膊都好似要被他残忍卸下来般,双眼血红盯着他,隐忍得哑声道,“他不过是个孩子,放开他!”

    臧天霸歪歪头,疯狂了般,“你现在还看得到她么?菀依,我的菀依,嗯?”

    “……你先让你的手下放了我的孩子!”聂相思咬着牙关道。

    臧天霸摇头,“别跟我讲条件,我讨厌有人跟我讲条件。”

    着,臧天霸从头到脚将聂相思看了遍,最后直直盯着聂相思的眼睛,“刚才是菀依上了你的身么?你快让她再上一次,我有好多话要跟她。快点,快点。”

    “我了,你先放开我的孩子!否则我绝不会让她上我的身!”

    “你在找死么?”臧天霸猛地收紧扣住聂相思手腕的手。

    “嗯。”

    聂相思疼得脸色煞白,瞪着臧天霸的双眼却坚定。

    “时聿,时聿……”容甄嬿忽然从沙发里起身,就要朝聂时聿冲过去。

    “你们都特么是死的么!信不信老子他妈的把你们都变成真正的死人!”

    臧天霸忽地狂吼了声。

    站在沙发四周的几个男的浑身一抖,紧忙上前钳制住容甄嬿。

    “奶奶……”聂怫然大叫,在男人的擒制下奋力挣扎。

    聂相思睫毛慌乱的颤动,隐忍的看了眼聂时聿三人,最后,盯向臧天霸,苍白的堪动嘴唇,“你答应我,我让大伯母上了我的身后,你就放了他们。”

    “我的耐心……”

    “你先答应我!”聂相思猛地吼道。

    臧天霸看到在她低吼的同时,双眼忽地蹦出的泪珠,下颚绷了绷,道,“好,我答应你!”

    聂相思闭了闭眼,“你放开我,否则,大伯母没有办法进来。”

    臧天霸离开松开手,坐到茶几上,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控制不住的瘪了下,闭上眼用力深呼吸。

    而就在聂相思闭上眼的瞬间,别墅外传来一阵汽车疾驶而至的引擎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