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46章 乖乖过来,别逼我动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细心了?

    “挂了。”

    半响没听到聂相思的声音,战廷深便含浅笑。

    聂相思脸温热,声,“你吃早餐了么?没吃的话我待会儿给你打包点。”

    “没这个习惯。”战廷深道,嗓音倒是又轻柔了些。

    聂相思也是知道他没吃早餐的习惯,便没多,反正到时候她带了早餐,就是时勤和时聿的心意,到时候看他还能不吃?

    “……你现在真的不进来?”

    挂电话前,聂相思有些不忍的问。

    “嗯。”

    “……好吧。”聂相思完,挂了电话。

    快速将电话放进包里,拿着大衣提着包走出了卧室。

    聂相思正要朝儿童房走,突听楼下传来一道浑厚粗犷的男声。

    “老太太,您怎么还跟几年前一样,见着我就跟见到豺狼虎豹似的警惕。不管怎么,现在怫然跟了我,咱们就是一家人。您不必对我时时防备。您看呢?”

    怫然跟了我……

    聂相思眼阔惊缩,是……臧天霸!

    聂相思忙往楼下看去,骤然入目的景象,惊得聂相思心头猛地往下沉。

    宽敞的客厅沙发四周,站着七八名身形健硕,左脸下方到脖子,纹刻着黑色鬣狗头像的男人。

    而沙发前的客厅里,跪着几排身着统一黑色西装的男人。

    这些男人,正是之前负责守卫别墅的一众保镖。

    聂相思呼吸密集,猛然捏紧手里的包,凝目去看占据了主位沙发的臧天霸。

    臧天霸看着也就四十多岁,平头,正方脸。

    轮廓如斧头劈刻,坚厉刚硬,五官真就如鬣狗般,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牵动,都带着满满的杀戮和嗜血。

    他盘踞坐在沙发里,仿佛他才是聂家的一家之主。

    臧天霸在与容甄嬿话时,阴厉的眸子半眯着,却没看容甄嬿,似乎根本未将容甄嬿看在眼底。

    聂怫然温顺的坐在臧天霸身边,一只手被臧天霸紧掐着。

    聂相思看着臧天霸掐着聂怫然手的那只手,尽管聂怫然在对臧天霸笑,可她却觉得,那笑比哭还难看晦涩,而臧天霸那只手也不是手,而是铁撩!

    锁着聂怫然,也锁着整个聂家!

    昨晚聂臣燚没回别墅,是以客厅里只有容甄嬿独力面对目中无人,狂傲猖獗的臧天霸。

    聂相思明净的双眸喷涌出火光,一双粉唇叫她绷得发白。

    聂相思垂了垂眼,眼皮下乌黑的眼仁儿轻转,旋即,她打开包,从里摸出手机,在手机里翻出聂臣燚的号码,快速发了一条讯息出去。

    确定消息发送成功,聂相思方将手机放回包里,深汲气,挺直背脊朝楼梯口走,“奶奶。”

    不管臧天霸什么,都始终保持沉默的容甄嬿,咋一听到聂相思清软的嗓音,苍老的面庞骤变,握紧手,惶然的看向聂相思。

    而与此同时,臧天霸和聂怫然也朝聂相思这边看了过来。

    看到聂相思,聂怫然绝美的脸微绷了绷,盯着聂相思的双眼也融进丝丝缕缕的紧张。

    臧天霸盯着聂相思,那双眼如虎狼般凌冽,攻击力十足。

    略显冗厚的唇轻浮恣意的勾起,不动声色的从头到脚打量聂相思。

    聂相思不过二十二岁,正是女人最鲜嫩最年轻的时候,一双眼乌沉沉的,像是注入了清澈的溪水,在她猫一样的大眼里泛着透净的水光。

    脸颊娇艳欲滴,好似轻轻一碰就能摁出水来。

    聂相思刚从卧室出来,没穿外套,里面仅穿了件贴身的白色薄毛衣,下身亦是紧身的九分脚裤,很随意的打扮,却恰巧将她的年轻和……好身段,完美的凸显了出来。

    臧天霸满满眯起眼眸,毫不掩饰的用露骨的眼光盯着聂相思。

    而他心里怎么想的,在聂家这里,他从来不会掩饰,或者,不屑掩饰,道,“老太太,这个比玫瑰花还娇嫩的丫头,就是当年被我赶走的,你那个窝囊废儿子的种吧?不愧是你们聂家的后代,个个都是大美女。”

    臧天霸着,忽地抬起一只手,在聂怫然脸上摸了把。

    容甄嬿闭上眼,身体却控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聂怫然悄然将手指蜷进掌心,对臧天霸娇柔的勾唇,“讨厌。”

    臧天霸眼里露出下流的笑,和肆意的鄙夷,重重拍了拍聂怫然的脸,“我就喜欢你不要脸的样。”

    聂怫然好似根本不在意般,抬手娇嗔的垂了下臧天霸的胸。

    臧天霸便爽得大笑,双眼却转向聂相思。

    聂相思路过跪在地板上的一众人,走到容甄嬿身边的沙发坐下,将包和外套放到沙发一边,轻轻握住容甄嬿的手臂。

    聂怫然眼角扫到,眼底快速划过一道水光,眨眼不见。

    容甄嬿缓缓睁开双眼,不停颤动的手放到聂相思握着她胳膊的手背上。

    臧天霸盯了眼两人交叠的手,阴厉的双眸眯了下,丢开聂怫然的手,“你去坐那边。”

    聂怫然背脊僵硬,“……”

    许是见聂怫然没动,臧天霸脸刷地沉下了,阴森森盯向她。

    聂怫然深呼吸,委屈的轻撅起红唇,“人家想跟你一块坐。”

    臧天霸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语气里仿佛还带了点温柔,“滚过去,乖。”

    聂怫然又是深呼吸,对他勉力笑了笑,从他身边起身,走到另一边的沙发坐下。

    容甄嬿红着眼看聂怫然,心脏处疼得仿似有人拿在刀子在不停的刮她的心!

    聂怫然这时却不敢再露出分毫的委屈,端着笑,盈盈看着臧天霸。

    臧天霸呲笑,挑高眼,慢慢瞥向聂相思,“叫什么名字?”

    聂相思看着臧天霸,眼神坦荡,没有一丝的畏惧,“问女生的名字之前,难道不应该先做个自我介绍么?”

    “哈。”臧天霸微低头,挑高眼皮盯聂相思,“有意思,真有意思!”

    聂相思轻眯眼。

    “过来!”

    臧天霸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也就是之前聂怫然坐的地方。

    聂怫然嘴角的笑意加深,眼底的红润却缓缓升涌了起来。

    容甄嬿惊怒瞪向臧天霸,忍无可忍,“臧天霸,这里是聂家,容不得你撒野!”

    “哈哈哈……”

    容甄嬿一完,臧天霸蓦地仰头大笑,伸手一根手指,上下指容甄嬿,“老太太啊老太太,都初生牛犊不怕虎,美人儿不懂事也就罢了,你老太太怎么就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呢?”

    话到这儿,臧天霸脸上的笑瞬间消失,换上森狠,呲着牙道,“别他妈跟我倚老卖老!榕城之所以还有聂家的存在,不过是我臧天霸手下留情!惹毛了我,我臧天霸分分钟端了你们聂家!姓容的,你他妈能活到现在,若非你的孙女主动爬上我臧天霸的床求我上她,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跟我横!老东西!”

    “你,你……”

    “奶奶。”

    聂相思抓紧容甄嬿的手,另一只手赶紧抚她剧烈起伏的胸口,“奶奶,冷静,冷静……”

    聂怫然嘴角的笑僵硬,指尖用力往掌心里掐。

    容甄嬿脸色时而铁青时而惨白,浑身都在不同程度的抽抖着。

    “你!”

    臧天霸冷冷指聂相思,“乖乖过来,别逼我动手!”

    “欢欢。”

    容甄嬿抽出手,手臂保护的挡在聂相思身前,双眼血红,深恶痛绝的瞪臧天霸,“臧天霸,你欺人太甚!”

    臧天霸阴笑,猖狂道,“欺人太甚?我臧天霸就欺你们聂家了,你们聂家能奈我何?除了被我欺,你们什么都干不了。”

    “你会下地狱的!臧天霸,你坏事做绝,不得好死!”容甄嬿嘶吼。

    臧天霸蓦地阴绷起脸,缓慢的抻了抻脖子,那阴鸷狠辣的模样,就像是鬣狗要撕扯猎物前的样子。

    容甄嬿面色更是一白,拼命的将聂相思往她背后挤。

    聂怫然呼吸短处,眼仁儿在眼皮下快速转动,忽地勉力扯动嘴角,看向臧天霸,“天哥,你今天不是赶早来吃早餐么?早餐应该已经好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吃吧?”

    臧天霸没看聂怫然,转动脖子如雄踞的野兽猛地从沙发里弹跃起,朝对面沙发的聂相思扑过去。

    “臧天霸……”

    “天哥!!”

    聂怫然大惊,快速起身转到容甄嬿和聂相思所坐的沙发前,伸手挡住,哀求的看着臧天霸,“天哥。”

    臧天霸冷哼,抓住聂怫然的手臂,轻松将她拽起丢到一边。

    聂怫然摔到地上,再想爬起来阻止时,被一左一右上来的两个强壮男人摁住肩手,桎梏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天哥,我求你!”

    聂怫然猛地抬起头,红着眼冲臧天霸沙哑哀求,“天哥,不要伤害她们!怫然愿意一辈子跟着天哥!只求天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臧天霸回头盯了眼聂怫然,哂笑,“谁我要伤害你的家人?我只不过是见你这个堂妹长得跟朵嫩花似的,想跟她交流交流罢了。”

    “天哥,你要怎么玩儿怫然都陪你!求你放过我妹妹!”聂怫然忍不住悲泣,将头重叩到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聂相思心头震动,一双晶莹的猫眼亦是红了又红。

    尽管她们是堂姐妹,可严格来,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真正碰面,她却护她至此,这份情谊,怎能不让她动容,感动?!

    聂相思闭了闭眼,深汲气,眸光晶亮盯向臧天霸。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