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45章 变得体贴细心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梁雨柔背脊一颤,脸色蓦地变了又变,紧喘气,道,“塍殷,别这样,你吓到我了。”

    “你会被我吓到么?”

    塍殷用力拽紧手里的吊带,凉鸷的盯着梁雨柔从看到他时的烦躁到现下哀婉的双眼。

    脖子上的吊带割得她生疼,梁雨柔张唇呼吸两口,慢慢松开握紧的双手,放到他的腰上,柔柔的看着他,“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我的吓到,是因为我察觉到你在生气。我紧张你。”

    “你紧张我?”塍殷欺近她,壮硕的上身狠力压制住她的上身,“那你告诉我,这么晚穿着这样去见谁?”

    “塍殷,我喘不上气了。”梁雨柔抱紧塍殷的背,轻抚着,柔弱哀求的望着他,声音喘息虚弱。

    塍殷垂眸盯着她的脸,眼底的嗜杀之气浓烈,“**!”

    梁雨柔脸一白,柔弱的双眸迅速漫上红润,不屈的盯着他,“我是**,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我求你来的么?!”

    话到最后,梁雨柔嗓子眼蓦地一哑,眼泪哗的从眼角滚了下来。

    塍殷势狠瞪着梁雨柔的双眼快速闪了闪,“柔儿,我……”

    “别叫我!我是**!”

    梁雨柔没哭出声,只是看着他掉眼泪,“塍殷,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跟你过,如果你要跟我在一起,我们的关系也只能是私底下的,不能见光。你答应了,我才鼓起勇气,选择跟你在一起。而且那时我就过,我将来会嫁进战家。你你不介意,只要我愿意跟你见面,继续跟你在一起就行。你还会帮我嫁给深哥。这些,或许你都忘了吧。”

    塍殷心绞痛,眼眸里划过痛楚,松开手里的吊带,抓住梁雨柔纤瘦的肩膀,“可是战廷深根本不爱你,一个心里眼里都没有你的男人,你要来有何用?柔儿,在这个世上,只有我塍殷是真心爱你,把你放在心坎上的。死心塌地跟着我不好么?更何况,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不!”

    梁雨柔这才轻轻抽噎起来,把头靠到塍殷的胸口,“你不止是我第一个男人,你是到现在,我唯一的男人。塍殷,你那么我,我真的好难过。我从二十岁跟你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我把我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只给了你。而我唯一欠你的,也不过是一纸证书罢了。”

    塍殷闭上眼,握着梁雨柔的肩用力将她搂进怀里,“柔儿,十年前我不能保证给你幸福,可是现在我能了。你没必要委屈自己,非要嫁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我心疼,也不甘心!”

    “你知道,嫁进战家不是我自己能选择的。从我出生开始,我父母亲还是我奶奶,以及整个梁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她们都希望我嫁进战家,嫁给深哥,壮大梁家的家业和权势。这是一种执念。我试图反抗过,可是结果……”

    梁雨柔把脸转向塍殷的胸膛,悲苦到不下去。

    塍殷眼眸猩红,低头吻梁雨柔的发心,“那一次,你连命都险些丢了!你知道我有多心疼么?你都是为了我!我们明明彼此相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柔儿,我带你离开吧。远离你那个没有人情味只有利益的家。”

    梁雨柔在他胸前打开双眼,眼眸里虽是盈满了水光,却异常冷静,“塍殷,如果我扔下我父母扔下奶奶,扔下本应该承担的责任跟你走了,那我算什么人?跟你口中没有人情味只顾自己自私自利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塍殷听话,却是恨得将梁雨柔从他怀里推出,握住她的双肩按在墙上,双眼阴厉盯着她,“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那么所谓的责任么?柔儿,我为了你,可以做一切!在我塍殷的心里,你始终是第一位!”

    “我知道我都知道。”

    梁雨柔哀凉的哽泣,泪眼朦胧的看着塍殷,“你忘了上次的教训了么?我就是想跟你一辈子在一起,不去理会那些责任,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满足了!可是我跟我父母奶奶了,却险些让我们梁家,家破人亡!这些你都忘了么?我奶奶和我父母以死相逼……要不是我给了我自己一刀,也许那天我就同时失去了父母和奶奶!塍殷,如果你真的有你的那么爱我,我求你,以后真的不要再这些话了好么?因为你一次,我就心痛一次!我不是心痛我自己,我心疼你!”

    梁雨柔着,突然哭着在你塍殷怀里强烈挣扎起来,“塍殷,我们分开吧!真的,我们分开吧!我受不了了。现在我在你眼里已经那么不堪。我不敢想象以后……也不想再让你为了我委曲求全,我承受不起。真的承受不起!所以,我们分开吧好么?!就算会痛苦也无所谓了,这辈子不能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就已经成为我的最痛。彻底失去你,总好过将来被你嫌恶!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塍殷,我会活不下去的。呜……”

    “柔儿,柔儿……”

    塍殷心惊胆战的抱紧她,手掌不停的抚她战栗的背脊,红着目低头吻住她哭红的唇,“柔儿,我不逼你,我再也不提了,再也不提了。别这样,别这样,我心疼,嗯?”

    “呜唔……”梁雨柔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用力的回吻他,“塍殷,不要嫌弃我,求求你。”

    梁雨柔在他面前表现出的卑微,叫塍殷心痛如绞,猛地抱起她,一脚揣上房门,阔步朝大床走,将梁雨柔温柔的放到床上,塍殷疼惜的吻她哭肿的双眼,“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是我塍殷此生的最爱。我永远不会嫌弃你。”

    梁雨柔仿佛没有安全感般,睁着一双泪目看着塍殷,哑声问,“那你会离开我么?”

    “除非我死!”

    “闭嘴!”

    梁雨柔提气,更紧的抱住塍殷,下巴靠在他坚实的肩上,“我不许,我不许你这么!你收回去,快把这句话收回去!”

    塍殷幸福的抱紧梁雨柔,“这是我的真心话,为何要收回?”

    梁雨柔抽泣,“我不管!塍殷,你记住,就算你哪天受不了离开我,我也希望你好好儿的,好好儿的活在某个地方。”

    “可是,没有你,我宁可死。”塍殷摩挲着梁雨柔的耳畔,声音坚定。

    梁雨柔掩下睫毛,抬起双腿,盘住他的腰,“你真傻!”

    “因为你值得!”

    塍殷轻易扯开梁雨柔身上单薄的红裙,欺身沉进。

    梁雨柔眯紧眼,双手抓着塍殷后脑勺的短发,极力配合他。

    可也不得不,塍殷在男人当中,算得上是极品。

    每次跟他做,她至少身体上很舒服,很满足。

    四十分钟后,塍殷才抱起浑身潮湿的梁雨柔朝洗浴室走。

    洗浴室里,塍殷搂着梁雨柔站在淋浴间的花洒下,再次缠在了一块。

    梁雨柔眯眼看着塍殷刚毅绯然的脸,“我时常在想,聂相思是真的已经死了么?这几年,我一直有种不真实感,仿佛她还活着这个世上的每个角落。”

    塍殷的动作微不可差的停顿了下,继续,垂眸盯着梁雨柔娇红的脸,“这已经是今晚你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题!”

    梁雨柔撅嘴,在他唇上亲了下,“我担心么。你知道的,如果聂相思还活着,而且还被深哥找到了,那我嫁进战家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到时候,我怎么跟我父母和奶奶交代?梁家的其他长辈,我还要不要见了?”

    塍殷冷笑,猛地搂着梁雨柔往前跨了一步,将她压抵在淋浴间的玻璃门上,“柔儿,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跟我提战廷深?”

    梁雨柔无奈又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塍殷吸气,埋头进她的脖子,“我还是之前回答你的那句话,聂相思确定已经在四年前那场爆炸里死了。所以,你大可放心。”

    再次听到塍殷相同的回答,梁雨柔轻悬起还未完全落回原位的心这才彻底落了回去。

    所以,她今晚在聚香阁门口看到的那个女人,真的只是长得像聂相思而已,并不是真的聂相思。

    其实也是。

    如果真的是聂相思,战廷深不可能不带聂相思回酒店跟他在一起,反而将时间空出来与楚郁等人聚会。

    足以证明,那个女人不过是聂相思的一个区区替身罢了!

    梁雨柔放松的吐了口气,扬高唇,双手捧住塍殷的头抬起,主动吻住他的唇。

    塍殷心头激荡沸腾,一把抱起梁雨柔,抵在玻璃门上,彻底放开,纵情肆意。

    ……

    翌日,聂相思七点起床,七点一刻便将自己洗漱收拾妥当,本打算离开卧室去儿童房,放置在床头桌上的手机却在这时响起。

    聂相思脚尖停顿,走到床头桌前,拿起手机,目光扫过手机屏幕时,聂相思挑动了下眉毛,接听。

    那端或许没想到聂相思这么轻易就接了,好几秒钟,聂相思都没听到声音传来。

    聂相思撅着嘴角,也犟着不出声。

    “……我到别墅了。”低沉的男声传来。

    “……”聂相思还是不话。

    接着聂相思便听到那端轻叹了声,声线淡缓,“怕老太太不自在,我现在就不进来了。你和时勤时聿吃了早餐准备出门时,给我打电话,我再开车进来接你们。”

    听到他的话,聂相思猫眼微微睁开,轻怔。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细心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