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41章 我也想吃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女人耐心轻柔的嗓音隔着门板飘进,聂相思听到,睫毛快速垂了下。

    “好的伯母。伯母,我现在还不知道深哥在榕城的位置,我还得找朋友帮我打听。所以不能跟你多了。”女人道。

    聂相思转身坐到马桶上,又听到女人的声音传来,“再见。”

    “雨柔姐,您对这个‘伯母’还挺尊敬的。”

    梁雨柔以外的另一道女声响起。

    聂相思低头掰自己的手指。

    “她是深哥的母亲。我要是想顺利嫁给深哥,自然得讨好他的母亲。”梁雨柔,声音比之刚才与盛秀竹通话时一下凉淡了许多。

    “嘿嘿。”女人悻笑两声,“雨柔姐你长得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想娶你这样的女人。战总裁也是男人,雨柔姐要是心仪战总裁,大可直接与战总裁表明心意,我想对方是你,战总裁肯定不会拒绝的。你又何必委屈自己非要讨好一个老太太呢。”

    “你懂什么!”

    梁雨柔蔑然呲道。

    梁雨柔这声之后,另一道女声再未响起。

    接着,聂相思听到水流声。

    几秒后,水流声消失。

    而后便是两道高跟鞋落地的声响,由近及远。

    聂相思是在高跟鞋声音彻底听不见后的五分钟,才打开隔间门板,从里走了出来。

    面色如常的走到洗手台吸了手,用纸巾擦干手,离开洗手间,回了包房。

    聂相思回到包房时,点的菜差不多都已上桌。

    但战廷深和两个包子都没动筷,像是在等聂相思。

    聂相思心尖一暖,快步走到位置上,看着时勤和时聿温柔笑道,“可以开动啦。”

    时聿闻言,立刻从瘫着的姿势坐直,拿起筷子夹了只排骨开始啃。

    时勤看了眼时聿,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从盘子里夹了几只虾,放下筷子,拿过一旁的手套不慌不忙的带上,开始专心致志的剥虾。

    剥好的虾,时勤都放到盘子里也不吃。

    待将夹来的虾都剥好了,他从容的取下手套,将装着虾的盘子放到旋转桌上,转到了聂相思面前,“妈,给你。”

    聂相思心都要化了,没有拒绝或是推让时勤的一片心意,一脸开心幸福的端过盘子,眨着眼睛看着时勤,“谢谢宝贝儿。你真好。”

    聂时勤抬抬下巴,鼓着脸,“应该的。”

    聂相思弯起眉眼,给时勤夹了块剔了骨头的排骨。

    聂时勤看了她一眼,红着脸重新拿起筷子,夹着吃了起来。

    战廷深黑眸淌着清光,轻撩唇,将那盘虾转到自己面前,戴起手套,以让时勤和时聿惊得移不开眼的速度飞快将一盘虾剥了。

    聂时勤和聂时聿,“……”

    聂相思汗哒哒的,一双猫眼却分明藏着甜蜜偷瞄战廷深。

    战廷深淡定的取下手套,因为三只都喜欢吃虾,所以他便直接将剥好的虾,放到桌面上。

    “叔叔。”

    聂时勤叫他。

    战廷深看过去。

    聂时勤立刻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战廷深,“……”

    “噗……”

    聂相思低笑,抖着肩头,“现在你们的爸爸多了个外号,就叫剥虾能手!!”

    你们的……爸爸!!

    战廷深黑眸快速闪过什么,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微微握住,缓缓看向聂相思。

    聂时勤和聂时聿也一下子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定定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了什么,大眼里的颜色深了深,但脸上还是扬着笑,看着聂时聿和聂时勤,“宝贝们,你们觉得这个外号怎么样?”

    聂时勤捏着筷子的胖手握得紧紧的,听话,他转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这时亦朝时勤和时聿望去。

    时勤一下对上战廷深幽深的眼睛,心脏蓦地,咚咚直跳。

    聂时聿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忽地深呼吸一口,埋下脑袋,没吱声,往嘴里刨饭。

    战廷深看到聂时聿的反应,邃然的眼眸划过一抹暗色。

    聂相思见状,亦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但她倒没有灰心或是失望,因为她不论是对战廷深,还是对她的两个孩子,都有信心。

    她相信,假以时日,两个家伙一定会接受战廷深。

    聂时勤余光扫了眼聂时聿,黑长的睫毛往下掩了掩,虽也没什么,不过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只剥好的虾,喂进了自己的嘴里。

    聂相思不由勾唇,看吧,她就她对他们有信心。

    战廷深看到聂时勤的动作,眼底的阴沉一扫而光,清凉的薄唇微扯,挑眉盯了眼聂时聿,暗哼:臭子,给你老子我等着!不信你哪天不乖乖叫我一声爸爸!

    聂时聿像是对战廷深的腹诽有感知般,抬起脑袋看了他一眼,眉头微皱,低下头继续吃。

    放在桌下腿上的一只手,忽地被一只柔软手握住。

    战廷深右眉挑高,低头看了眼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柔白手,又才抬眼去看手的主人。

    聂相思对他傻傻一笑。

    战廷深抿唇,反手将聂相思的手一下一下揉进掌心里,捏紧。

    垂眼凝着被他裹进手掌的手,战廷深唇边笑意深深。

    他知道的,她想安慰他。

    ……

    一家四口吃完晚饭从聚香阁出来,近九点。

    酒店服务人员将车子开过来,战廷深和聂相思分别抱着一个的,放到后车座的安全座椅上。

    待聂相思和战廷深坐进车里时,容甄嬿的电话适时打了过来。

    聂相思接听,“奶奶。”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倾身给她系上安全带。

    “欢欢,快九点了,时勤和时聿十点就要休息了。”容甄嬿慈祥的声音传来。

    聂相思从车外的后视镜看坐在后车座的两个家伙,嘴角轻勾,“奶奶,我们已经在车上了,马上就回来了。”

    “噢噢,那好,我等你们回来再去睡。”容甄嬿乐呵呵的,“一天没见时勤和时聿了,把我想得,晚饭都吃不下。”

    “您没吃晚饭么?”聂相思关心道。

    “你知道奶奶肠胃不好。不过我刚吃了些水果,倒也不觉得饿。”容甄嬿笑眯眯道。

    “那也不行。您等我回来,我给您下碗面。”聂相思。

    原打算发动车子的战廷深听话,放在车钥匙上的手一停,偏头看向聂相思。

    她会……下面?!

    聂相思跟容甄嬿通话,没注意到战廷深的反应。

    而这时,聚香阁门口。

    梁雨柔和同伴从里出来,正站在门口等服务人员将车开来。

    “雨柔姐,你看……”

    梁雨柔目光看着远处,听话,皱眉转头看了眼身边的女人,“什么?”

    “……车里的人,是不是战总裁?”女人偷偷指了指停在两人斜对不远的奥迪车。

    战总裁?

    深哥……

    梁雨柔双眼骤亮,一下看了过去。

    可原本转向这边的人这会儿一下转了头,倒让梁雨柔首先看到的并不是战廷深,而是坐在副驾座上的长发飘飘的女人。

    梁雨柔的脸顷刻便冷寒了下来,拿着手拿包的手猛地扣紧。

    站在梁雨柔身边的女人瞧见,识相的闭了嘴。

    这下,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她不在战廷深身上下功夫,反而一个劲儿的往战廷深的母亲身上使劲儿了。

    敢情人战总裁压根就不待见她!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女人垂下眼皮,眼底滑落丝丝幸灾乐祸。

    梁雨柔咬紧牙根,移动脚尖朝斜对面的车平行走。

    她倒要看看,他到榕城这么久,是被哪个**给勾去了魂,都乐不思蜀了!

    只是,梁雨柔还没走到与那辆奥迪车车窗平行的位置。

    车子忽然启动,往前缓缓行驶。

    车子启动时带起的风吹撩起坐在副驾座上挡住半张脸的女人的长发。

    女人的侧脸在梁雨柔眼前快速闪过。

    梁雨柔心尖却是重重一撞,当即停下了脚步,恐然瞪大双眼盯着那辆奥迪车的车尾。

    那半张脸怎么……那么像……

    仍站在聚香阁门前的女人见战廷深的车都驶远了,梁雨柔依旧杵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而且服务员已经将车开了过来。

    女人眯了下,压低声音叫她,“雨柔姐。”

    梁雨柔没反应。

    “……雨柔姐?”女人疑惑的又叫了声。

    梁雨柔仍然没有一点反应。

    女人,“……”

    无语的偷翻了个白眼,只好朝她走过去。

    走到她身边,伸手握住她一只胳膊,“雨柔……”

    “嘶~~”

    女人的手刚放到梁雨柔的手臂上,连她的名字都没完全叫出口。

    梁雨柔便反应极大的抖开她的手,扭头瞪向她。

    女人吓得心一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惶惑的看着梁雨柔瞪大如牛眼,且满眼红血丝的梁雨柔,呼吸发颤,“雨,雨柔姐,你,你还好吧?”

    女人脸都白了白,抖着唇,战战兢兢的问。

    梁雨柔就保持那副骇人的模样直勾勾盯着那女人好半响,呼吸才慢慢变得均匀,只是眼底的血丝,不减反增。

    女人吞了吞口水,注意到梁雨柔靠近她这边的一只手,手心都被她自己的指甲给掐破了。

    看着灌满她指甲的血,女人深呼吸,白着脸,更是问都不敢问她了。

    ……

    九点半,奥迪车抵达清水湾别墅前。

    从车上下来,聂相思正要带聂时勤和聂时聿进屋,却听某人忽然,“我也想吃。”

    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