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39章 吃了蜜似的,甜丝丝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完,便转身开车门,可一只手臂却忽地被拽住。

    “怎么了?”聂相思顿住身体,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睨着聂相思的冷眸攫着探究,嗓音低沉,“心情又好了?”

    “……”聂相思明亮的眼睛里迸出好笑,抿住粉润的唇,轻轻,“我没有心情不好。”

    战廷深拽着聂相思的手臂紧了分,“还没有?你自己,从床上下来,你给我一分好脸色瞧了么?”

    聂相思脸爆红,“……什么,什么叫从床上下来,就没给你好脸色?”

    得好像她那啥了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一样。

    “吧。”战廷深冷哼,“把你对我的不满都出来。”

    聂相思瞧着这人是认真的,也慢慢严肃起来,晶莹的大眼盯着他,坦白,“在酒店的时候我生气,是因为我觉得你不在意我的感受,只顾自己。”

    “我不在意你?”战廷深眼神凶了起来。

    “……不是你想的那种在意,是……那方面。”聂相思羞道。

    战廷深看着她,眯眼,“我哪方面不在意你?”

    要是能把她别到裤腰上,战廷深恨不得走哪儿都随身携带着,他还不在意她?!

    聂相思见他根本没明白她的意思,额前滑下几根黑线,闭了闭眼,干脆豁出去了。

    毕竟未来的日子还长,要是每次他都这样,她还要不要活了?

    思及此,聂相思提气,大眼分明的看着战廷深,“我又不是个机器人,没感觉。可是你每次都这么简单粗暴,我会疼。”顿了顿,强调,“很疼。”

    战廷深,“……”

    聂相思抿唇盯着他,心想,她这次得这么直白,他应该听懂了吧。

    战廷深的确听懂了,耳尖飘过的绯红就可看出。

    只是……

    战廷深锁眉,“一次。”

    “?”这下换聂相思茫然了。

    其实战廷深想表达的事。

    今天他统共就要了她一次,哪像她的“每次”那么严重?

    而且久别重逢,彼此刚打开心结,又听到她的表白,难免……亢奋。

    所以才重了些!

    总之。

    战廷深就是拒绝承认自己粗鲁。

    但态度还是要摆出来,“我知道了。”

    知道?

    聂相思顶着一张大红脸看着他,“你真的知道了?”

    可为什么看着他那样那么勉为其难呢?

    战廷深瞥了她一眼,“嗯。”

    ”……那,那你别再这样了。”聂相思声。

    战廷深盯着她。

    聂相思赶紧摆手,“我也知道了。”

    战廷深薄唇轻抿,“中午一起吃饭?”

    聂相思抬手看了眼手表,见马上要到中午了。

    但她现在才去上班,刚去就离开,也不太好。

    况且,总监这会儿不定还等着她拿翟司默的采访稿给他,到时候免不得要耽误些时间。

    这样想着,聂相思耸耸肩头,“中午可能不行。”

    战廷深又盯着她。

    “……”聂相思汗。

    她发现了,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她依然最怵的就是这人不话就拿一双冷冷默默的眼眸盯着她的样子。

    于是,聂相思声,“你下午不是要去接时聿和时勤放学么?等你接到他们,我们一家人晚上一起吃饭吧。”

    一家人?

    战廷深长眉扬了下,坚毅的面庞这才有了点柔光。

    见状,聂相思脑门又滑溜出几根黑线,顿了顿,,“我打算今晚就告诉时勤时聿。”

    战廷深面容微整,眸光转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伸手握住他的大手,“时勤和时聿虽然,但都很懂事。三岁以前还不是很知事,经常会缠着我问他们的爸爸是谁。”

    聂相思嗓子眼堵了下,轻吸了口气,才继续道,“那时候我答不上来。但是现在,我可以了。所以晚上,我会告诉时聿和时勤,你就是他们的爸爸。”

    战廷深心窝软陷,反手捏住聂相思绵软细腻的手,虽没什么,可看着她的黑眸,无尽深情。

    聂相思对他微微一笑,声音也软绵绵的,“我去上班了。”

    战廷深扯唇,“好。”

    着“好”,可手却没松开。

    聂相思鼻子皱了皱,大眼含着笑水灵灵的盯着他。

    战廷深反复捏着她的手握了会儿,才不舍的松开,温声,“我接了时勤和时聿便过来接你,等着我。”

    聂相思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这才转身推开车门下去了。

    站在车门口,聂相思又对他摆了摆手。

    看到战廷深对她颔首,她方朝写字楼走去。

    不过走得很慢,一看就是某个地方不适。

    战廷深眯了眯眼睛。

    或许,他这次是真的有些粗鲁了。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离开的方向,再看不到聂相思的身影,方坐直身,拿出手机给翟司默打电话。

    第一次,翟司默没接。

    战廷深又打了一次。

    翟司默那端才接听。

    但接听之后并没有话。

    战廷深轻扬眉,“龙帝,去不去?”

    星耀传媒总公司就在龙帝。

    战瑾瑶去年在所属经纪公司,也就是楚郁的楚影娱乐约满后,便跳槽到星耀,因为那事,楚郁那个睚眦必报的,现在见一次战瑾瑶免不了的就得阴阳怪气一番。

    楚郁就是这样,典型的他不爽,谁也别想爽的性子。

    好在战瑾瑶了解楚郁的尿性,有了心理准备,不然就楚郁那张嘴,被他几次,能让人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人。

    本身他这次来就是卖雷翰一个面子,参加星耀传媒的周年庆。

    原本的计划便是参加完周年庆就立刻回潼市。

    却不想因为这一行,收获了这么大一个意外之喜。

    起来,他似乎还得感谢一番雷翰。

    再者,这几日他一心都在聂相思身上,雷翰约请了他几次,都被他给推了。

    现在得闲,倒不如去龙帝走走。

    “……相思去不去?”隔了会儿,才传来翟司默特别的声音。

    战廷深听话,脑海里一下浮现那条印着蜡笔新的裤衩以及聂相思笑倒在他身上的场景,之前觉得愤懑的事,这会儿想来却多了几分趣味。

    战廷深不免扯唇,“不去。”

    “……”翟司默长松了口气,声音一下洪亮了不少,“那行,我现在立刻过去,我们在龙帝会和。”

    “嗯。”

    战廷深应了声,便将通话挂断,深眸朝写字楼瞥了眼,随手把手机扔到仪表盘里,启动车子,掉头离开写字楼。

    ……

    如聂相思所想,总监从得知她采访完翟司默后便一直在杂志社等她。

    据沈梦梦,总监已经急得跑八百回主编室找她了,每次没看到她,都一脸的心伤。

    聂相思听后,悻悻笑,下意识将自己白衬衣的领子往上提了提。

    聂相思回到主编室,在其他几位主编强烈的目光注视下打开电脑,默默用密码登录邮箱里,将通稿发给总监后,便自觉去了总监室。

    总监看到聂相思的通稿内容,光从他压抑着兴奋而止不住抽搐的脸就能看出他对这份通稿有多满意,像是捉着聂相思一顿猛夸,后马不停蹄的通知运营各部门就翟司默在杂志社各平台以采访到翟司默为噱头大肆宣传,为下期杂志的发行和销量做预热。

    随即,又拉着聂相思就内容讨论了快两个时,才放聂相思离开总监室。

    之后,聂相思便回主编室,按照总监的要求,又将通稿修改了一遍。

    得她终于闲下来,将其他工作交给沈梦梦等人时,已经快下午五点。

    聂相思中午没来得及吃东西,忙完后便去茶水间泡了杯奶茶,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梧桐树慢慢捧着奶茶慢慢喝。

    五点半,容甄嬿给她打电话,问她战廷深将时勤和时聿接走的事她知不知道。

    聂相思自己知道,容甄嬿才松了口气。

    容甄嬿打来电话不到十分钟。

    一条消息滑进了聂相思的手机。

    聂相思拿起手机,划开信息看:我们在楼下。

    聂相思端着奶茶的手指收紧,嘴角翘高,柔白的指腹在手机屏幕上轻盈滑动:等我二十分钟。

    编辑好,聂相思打开消息表情,加了个桃心。才将消息发出去。

    看着消息发送成功,聂相思都没指望某人会回了。

    放下手机,捧着奶茶大口喝。

    一口气喝完奶茶,聂相思将杯子洗了,拿着手机便要回主编室,收拾下等下班了就立刻下楼。

    不想刚拿起手机,手机便在她手心里震动了两下。

    聂相思微怔,拿起手机看了眼。

    都不用解锁,就看到了滑到手机里的消息。

    嗯,其实也不算消息,因为整条信息,就只有一个表情——桃心。

    聂相思抿住嘴巴,心里一下就跟吃了蜜似的,甜丝丝的。

    ……

    六点一到,聂相思跑得比谁都快,好像生怕有人忽然冒出来逮着她不让她下班似的,打了卡就往电梯里冲。

    那速度,看得一众同事目瞪口呆,莫名其妙。

    不过得亏聂相思跑得快,她刚进电梯,总监便从总监室出来,亲自去主编室“逮”聂相思。

    总监速度也蛮快的,也是担心聂相思跑了,只是,聂相思还真跑了……

    总监看着主编室空了的位置,还木了几秒,倒也没问其他同事,嘟囔了几句便离开了。

    这厢,聂相思从电梯里出来,刚从写字楼大厅出来,便看到不远处令她倍感温馨的一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