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38章 不知道他自己有多吓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两人身体上骤然攀升的温度,却不及两人心脏处翻涌着的滚热。

    聂相思一只手紧搂着战廷深的脖子,另一只手从后穿进他的短发里不能自已的抓抚着,娇颤的身子不停的往他肌肉鼓动的身体挤贴,像是恨不得把自己嵌进他的身体里,与他彻底融为一体般。

    战廷深亦是紧箍着聂相思渗出汗湿的身体,两条手臂上的肌肉泵张,充斥着力量感和爆发力。

    这个吻持续了许久,久到两人各自的身体都颤了起来,战廷深方从她红肿的唇上退开,浓墨般漆黑的眼眸喷洒着浓艳的火光,紧欔着聂相思浅眯着的水眸。

    聂相思读到他黑眸深处藏着的渴索,放在他脖子上的双臂不受控的轻轻战栗。

    战廷深松开掌着聂相思后脑勺的大手,从她光洁微湿的后背往下。

    “三叔……”

    聂相思蓦地抬起上身,紧贴着他的胸膛,滚烫的脸柔柔的贴在他涨红的颈部,呼吸缄密。

    战廷深偏首吻她的耳后,手从她后腰滑向前。

    下一秒,聂相思听到拉链滑下声音,一双眼一下闭死了。

    大约两三秒钟的时间,一道剧痛猛然劈袭到聂相思的每一个感官。

    聂相思满面的娇红一下被苍白覆上,叫都叫不出来,张唇一下咬住他的脖子,金豆子噼里啪啦的从眼眶里砸了下来。

    痛!是聂相思现在唯一的感觉!

    感觉到聂相思瞬间僵了的身体,战廷深蓦地一顿,忍耐紧蹙的眉宇热汗淋漓,歉意的啄她的耳朵,声音沙哑得像是另一个人发出来的般,“是我急躁了。”

    其实也不是战廷深急躁的问题,两人身体上的差异是一方面,毕竟聂相思娇,战廷深又……“天赋异禀,(⊙﹏⊙)。

    另一方面,聂相思在那方面的经验少得可怜,饶是四年前和他这样那样,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加之这几年又完全没有过,他这样莽莽撞撞,什么都不顾的肆意,能承受得了才怪了。

    再者,战廷深在这方面的经验也不比聂相思多,有关情事方面,他兴许比聂相思懂,但实践出真知,懂得再多,不如多实践几次。可偏偏他也就跟聂相思有过三次,其他女人又完全勾不起他那方面的性致。

    是以,技巧什么的,可以完全没有,以前就是全凭着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现在还知道停下来,照顾聂相思的感受,已经算是有点……进步了吧,咳咳。

    战廷深问完后,好一会儿都没听到聂相思开口。

    两人貌似就那么……卡住了。

    战廷深脑门上的青筋都蹦出来,抱着聂相思的双臂血管亦是绷到暴凸,感觉要再这样下去,都会暴血了似的。

    战廷深难捱的咬聂相思的耳朵,一下比一下重,喷涌在聂相思耳畔的呼吸都带着某种疼痛和煎熬。

    微苦的汗水从他鼓张的脖颈滑进聂相思的口腔,聂相思紧掩的睫毛颤了两下,但没睁开。

    咬着他脖子的齿关却缓缓松开,慢慢仰起头,苍白的嘴轻贴到战廷深耳边。

    不知道聂相思了什么。

    战廷深绷直的让女人看了血脉鞥张的背脊,明显震了震。

    紧跟着,聂相思的脸被他一只大手捧了过去,在他的唇烙落在她唇上的同时,再无忍耐,彻底放开了动作。

    聂相思是在最后关头,才稍稍体味到了别样的感觉,但整个过程,总体的感觉,痛大过所有。

    事后,战廷深搂着聂相思,冷峻的面庞挂着一抹身体和灵魂得以少许慰藉后的舒爽,薄凉的唇亦浅浅的往上勾着,从后亲吻聂相思的背。

    聂相思轻弓着腰,脸色在苍白之后漾着不正常的红,两扇浓黑的睫毛低低垂掩着,在眼睑下投印下了两道暗影,放在身前的双手,一手连着臂膀被某人从后抱在掌心里,另一只手,手心则轻轻贴着肚子,弧度的揉着。

    “思思。”

    战廷深沿着聂相思的后颈浅吻到她而耳垂,在她耳边轻唤着她名的嗓音低哑而性感。

    聂相思动了动睫毛,粉白的嘴带了点怨气的撅了下。

    然而,心情舒爽愉悦的某人根本没察觉到聂相思的不满,在她腰上的大手渐渐又开始不安分的乱蹭。

    聂相思刚开始没力气管他,直到后腰被有力的戳了下,聂相思心尖惶然一震,忙挪开腰肢。

    可是不到一秒就又被某人给勾了回去,甚至开始往下滑。

    聂相思一下睁开双眼,大眼湿漉漉的,乌沉沉的眼仁却又奇异的燃着两簇火苗,扭头想瞪他来着。

    不料刚转过头,就被他精准的袭击了双唇。

    聂相思带着雾气的双眼缩动,一只手往后贴在他腹推他。

    聂相思表现出的不配合,让战廷深不悦的皱了眉,慢慢松开她的唇,黑眸灼然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张唇喘了两口,秀气的眉毛比战廷深皱得还紧,开口的声音哑得更得了重感冒般,怨气有点重,“我还要去上班!”

    战廷深垂了下眼,又打开黑睫盯着聂相思,“不去了。”

    话间,他搂着聂相思轻松将她翻转,面对她,低头去堵她的唇。

    “……”聂相思生气的把头往后仰,一只白手捂住自己的嘴,猫眼又黑又亮的瞪着战廷深,“我要去上班!”

    战廷深暗啧了下,揽着她的腰把她怀里重搂了下,垂眸恨恨的看着她,“工作比我重要?”

    聂相思撅了撅嘴巴,不话。

    他当然比工作重要!

    这还用么?!

    只是她今天要是留在这里,保不齐命都得折!

    这人是不知道他自己……有多吓人!

    又完全不知道温柔是个什么鬼,一身的力气都用上了吧!

    痛死了!

    越想越生气,聂相思用放在嘴巴上的手推了他一下,“我要起来赶去上班了。”

    战廷深也简直搞不懂这丫头的脑回路。

    明明刚刚还好好儿的,也是她准了的,他才……

    怎么现在她看上去反而像是生气了呢?

    难不成每个女人在事后……都这样?

    战廷深烦郁的压低长眉,两片薄唇亦是郁闷的抿直,幽幽盯着聂相思鼓成包子的脸。

    “看着我干么?松手!”

    聂相思抬起眼皮盯他,低低的哼。

    战廷深闭了闭眼,缓缓吐了口浊气,饶是脸黑得都不能看了,他还是松开了聂相思。

    聂相思又哼了下,直接裹着被子,从床上抖抖嗖嗖的下来,捡起床上和地上散落的衣物,微弓着腰,抖着腿步步的朝洗浴室走。

    聂相思毫不客气的裹走被子,完全不管床上赤着的战廷深。

    战廷深一口牙都快恨得咬碎了,阴沉着俊脸从床上坐起,怒沉沉的瞪着洗浴室的方向。

    这个丫头简直是老天派来折磨他的!

    ……

    聂相思半个时后才从洗浴室出来。

    出来时,战廷深已然穿戴整齐,一身的冷色系装扮,加之一张清泠无温的俊颜,活脱脱就一只可远观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男神模样。

    聂相思目光定了下,随即又想到了刚在床上自己被他翻来覆去的场景,脸一烧,暗暗收回了刚脑海里浮出的对某人的评价。

    因为事实,正好相反。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语气淡淡,“不是着急走么,愣着干什么。”

    聂相思盯了他一眼,走上前,拿起床上的大衣床上,也不跟他什么,朝门口走。

    战廷深放在裤兜的手掌攥紧,半眯起的黑眸闪过一抹阴郁,抿唇跟上。

    聂相思打开房门走到客厅,突然停了下来。

    战廷深见状,亦跟着停下。

    聂相思回头看他,粉唇抿了下,轻声,“我自己打车去公司就行,你不用送我的。”

    战廷深听话,眉宇上的折痕又多了几道,冷冷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看出战廷深压制的怒气,抬手对他挥了挥,“我走了。”

    然后,聂相思转过头,朝门口走去。

    直到聂相思走出套房,战廷深都没再跟上来。

    聂相思眼睫闪了下,也没停留,朝电梯走。

    站在电梯前等了几秒,电梯才上来。

    待电梯打开,聂相思走了进去,转身正要伸手摁楼层时,一道黑影蓦地从套房门闪了出来,飓风似的穿进了电梯里。

    聂相思只觉眼前一暗,紧跟着,周身便被一股冷气流包裹住,抵到了冰凉的电梯壁上。

    感觉自己要被压陷到电梯壁里去了。

    聂相思蓦地提起一口气,抬眼看向头顶那样阴森森的脸,暗自握了握手心,声,“不是了不用送我么?”

    “到底为什么不高兴?”

    战廷深紧盯着聂相思,惯来淡然的嗓音里裹进了轻易能听出的暴躁和烦闷。

    聂相思看着他紧绷的俊脸以及流窜着躁郁紧张的眼眸,白净的脸在几秒后,突然漫上璀璨的笑意,乌黑清亮的瞳眸亦是光芒濯濯。

    战廷深,”……“

    ……

    君郦大酒店到w杂志不到二十分钟车程便能到达。

    奥迪车停在杂志社所在的写字楼下,战廷深淡抿着薄唇,冷眸里潜藏着一丝微疑看着副驾座上解安全带的聂相思。

    聂相思解下安全带,倾身在战廷深侧脸亲了下,声音清甜,不难听出愉悦,“三叔,我去了。”

    聂相思完,便转身开车门,可一只手臂却忽地被拽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