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36章 ,我那么爱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面上的黑影如泰山压顶般沉甸甸覆下的一刻,聂相思屏息愣住,总算是笑不出来了。

    战廷深眸光暗黑,深凝着聂相思笑得红滟滟的脸,声线低暗,“不笑了?”

    聂相思下意识盯着他菲薄凉透的唇,紧张的吞咽喉管,乖顺的摇摇脑袋。

    战廷深将身体更往下压了寸,喷薄在她娇红脸上的呼吸裹挟着数以万计的火苗,聂相思不禁深吸了口气,纤长的睫毛蓦地染上一层薄薄的湿气,乌润的眼仁在睫毛下讪讪转动。

    战廷深视线灼然幽暗,从她粉白的额头滑动她无意识轻张的嘴,定住,“喜欢看?“

    “……什么?”聂相思双眼左右瞟动,最后还是情不自禁的落在他唇上。

    薄唇往下压,虚悬在她心吐息的粉唇上,“裤衩。”

    聂相思脑筋有些转不过来,轻耸着肩,傻愣愣的盯着他忽然凑得极近的唇,双眼无端端发热,呼吸不畅。

    战廷深一只手放到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另一只手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她亦微微泛着粉红光泽的颈子,嘴唇在话间刻意的一上一下,如刷子般在聂相思的唇上撩人的刷动,“要是喜欢看,我的天天给你看,都给你看,只给你看,好不好?”

    聂相思,“……”像是有人猛地往她心头泼了一桶油,再抛了一把火,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战廷深手在她腰上握了几下,而后慢慢撑开她的大衣,指尖往她白衬衫衣摆里下方下挑动。

    聂相思急喘,睫毛一下掩得更低。

    “好不好?嗯?”战廷深高挺的鼻翼在聂相思冒出薄薄细汗的鼻尖蹭动,声线低醇蛊惑。

    聂相思心头似有千万只蚂蚁来回爬动,又慌又痒,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声,“三叔,你也穿蜡笔新?”

    战廷深,“……”他的手指已经爬到她的腋下,闻言,倏地往一侧滑去。

    聂相思腰肢一颤,闭上眼,贝齿忍耐的咬住下唇。

    战廷深盯着她抽颤的脸,恨恨道,“皮痒了,欠打!”

    话音一落,战廷深照着她的唇,狠狠封了上去。

    在他吻上她的一刻,聂相思紧提的心,反而一下落回了原位,被他那样磨人的勾着,实在难受。

    慢慢的,聂相思抬手圈住他的脖子,在他唇间低低,“你的。以后你要是给别人看了,我就带着时勤和时聿走得远远的,一辈子都不见你。”

    战廷深手上用力,疼得聂相思一下皱了眉,睁开水蒙蒙的猫眼幽怨瞪他。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的黑眸晕着一丝阴凉,恨怒的用力咬她的下唇,“你的那点聪明,全都用来对付我了!”

    聂相思疼得受不了,又担心他没轻没重的咬破她的唇,在他后颈的手赶紧轻轻抓抚后脑勺的短发,吸着气,“我等下还要去上班,会被人看到的。”

    “瞒了我这么多事,你觉得我今天还会放你走?”战廷深低哼,蓦地抽出手,从她身上起来。

    聂相思恍惚,眨着充盈着水汽的大眼迷惑的看着他。

    就见战廷深朝门口阔步走去,将没来得及关上的房门关上,并,落了锁。

    聂相思呼吸猛地密集了起来,从床上爬起来,却又被走回来的战廷深握着肩又给推躺回了床上。

    聂相思心头发毛。

    尤其是某人就站在她面前,慢条斯理的脱下外套,扔到了大床一边。

    “……三叔,有,有话好好。”聂相思心里没底,睁着一双无辜大眼看着战廷深,弱弱。

    战廷深边解袖口,边淡淡,“我让楚郁调查聂禾欢这个人,却一无所获。这其中,是你堂哥聂臣燚不想旁人知晓你的身份还是你,不愿让人找到你授意你堂哥替你隐藏?”

    聂相思心一冷,望向战廷深的双眼有轻微的闪烁,没有直接回战廷深的话,而是悻然问,“楚叔查过了?”

    战廷深眯眼,眸底冷光翳翳,“聂臣燚不想让你回到聂家的消息让远在非洲的臧天霸知晓,而对你不利,所以暗中将有关你的信息封锁,是这样?”

    “……嗯。”聂相思硬着头皮点头。

    战廷深手放到胸口的衬衣纽扣,解下一颗。

    聂相思看得头皮发麻,双手撑在大床上,不自觉往后缩。

    “嗯,依臧天霸狡诈多疑的性格,聂臣燚若是不想让他知道你被他接回聂家,仅仅只是封锁你的消息,臧天霸就不会知道?”战廷深声音淡冷,没有明显的起伏,似乎只是在阐述事实,提出疑惑。

    聂相思答不上来。

    聂家如今的处境,是在臧天霸的鼓掌之中也不为过。

    聂臣燚和容甄嬿将她接回聂家,要想瞒住多疑的臧天霸完全没可能。

    以她所知,现在聂家就还有臧天霸安插的眼线。

    白了。

    臧天霸就是想将聂家完全掌控在手中,一辈子受他威胁,在他眼皮子底下苟延残喘,以此,才能泄他心头之恨。

    聂相思就这微微晃神的功夫,战廷深已经将衬衫纽扣接到只剩下最后两三颗。

    他没再继续解下去,迈步往前,大掌就那么自然且随意的握住聂相思的两只脚踝,轻轻松松的将聂相思好不容易扑腾滑上的距离,一下子扯了回来。

    聂相思瞪大眼,呼吸一下乱了。

    战廷深撑开聂相思的腿,昂藏的身体挤压进来,又才将最后几颗纽扣解开,随之俯身而下,双臂撑在聂相思身体两侧,直接吻住她的唇。

    聂相思整个身子都麻了,他的唇很烫,可聂相思的唇这会儿却有些凉白,忐忑的眨动眼睫看着战廷深沉峻的脸。

    战廷深边吻她边低哑着声线,“自己脱。”

    “……”动弹不了。

    “在科技馆见到时勤时,你心里对我有误会,不告诉我时聿的存在,我理解。之后误会解除,你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跟我时聿的事。你不。所以,你预备什么时候告诉我?”战廷深似乎也察觉到聂相思的僵硬,单臂托起她的身体,三下五除二将她剥了个干净。

    聂相思缩起肩头,惶惶望着战廷深的双眼别提多可怜多柔弱。

    战廷深低低一哼,头埋进她的颈边,“聂相思,你的那点智商全用来怎么躲我报复我了,是么?“

    聂相思心虚的不停吸气。

    “让我再猜猜。”战廷深从她颈边抬起头,高大的身体也微微从她身上抻起,无边浩海般幽深的黑眸却直白的盯着聂相思的身子,滑动喉结,,”当年加油站那场爆炸,也是你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制造的吧?“

    聂相思心头战栗,纤细雪白的双臂微微抱住自己的胸,可不到一秒,就被他拨开,摁在两侧的床上。

    聂相思眉毛都要烧起来了,心头又被诸多情绪缠绕着,以至于她全身颤个没完。

    战廷深眸光幽幽往下,视线所到之处,如火,如冰。

    聂相思在这冰火两重的折磨下,败下阵来,轻抖的嗓音里带着抹哑,“三叔,我们现在终于又在一起了,不就好了么?“

    “不好。”

    战廷深视线又从下往上,重新落回到聂相思的唇上,低头,吻住,从他喉咙深处发出的嗓音有些狠,有些恨,“你无法想象,没有你的这几年,我是如何过来的。聂相思,我那么爱你,视你如珍如宝。可你却不信我。甚至都没想过亲口问一问我事情的真相。你便自导自演了你在爆炸中死去的戏码。你让我如何想?”

    昨晚,战廷深对聂相思的试探并非一时兴起,也绝非无聊之下的举动。

    当年,聂相思跟他在一起,始于他的强迫,在他和她的感情里,她始终是被动的一个。

    而且,她至始至终都没跟他过爱。

    后来在那场绑架中,她轻易便信了绑匪他不管她,只当她是战家的一个利用工具这类荒唐至极的话,不仅制造了她死在那场爆炸中的假象,并且还刻意隐瞒了一切她在榕城的行踪和信息,只为了让他相信她是真的已经死了,只为了让他,再也找不到她!

    聂相思的种种行径,战廷深不寒心伤心是假,除非他不是真的爱她,否则,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在乎。

    在感情的世界里,再强大的男人都有可能变成懦夫,变得脆弱没有自信。

    更何况在聂相思和战廷深的感情里,战廷深一直都是主动坚定甚至算是有些强迫聂相思的那个。

    所以,他怀疑不确信,也可以是,不自信。

    不自信,聂相思是否是真的爱他,不自信,聂相思对他的爱,是否如他对她的一般,坚贞不移,海枯石烂。

    聂相思一震,掀起眼睫看着他。

    战廷深亦盯着她,黑眸殷红。

    聂相思被他摁在身侧床上的两只手蓦地握了握,这才意识到自己单纯只是想跟过去划清界限重新开始的一些列举动,对于他而言,却件件都是彻骨的痛和伤害。

    眼球爬上温热,聂相思深呼吸了几口,微微压制着心尖猛然涌上的如被细针密集扎动的刺疼,视线模糊的看着他,不再回避他的问题,将当年那场爆炸中所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