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33章 原来是……双胞胎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深深有种,刨坑把自己埋了的……悲壮感!

    聂相思回到别墅自己的房间,换下睡衣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双眼紧闭,可垂掩在眼睑下方,根根分明的睫毛,却一直轻颤个不停。

    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聂相思忽然噗嗤笑出了声,一双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捉住被子边缘,一点点往上拉,盖住了自己的头。

    这一晚,聂相思好梦绵延。

    悲催的是,做着美梦的聂相思第二天起晚了。

    七点四十才醒,醒来一看时钟,吓得她赶紧从床上跳起来,冲到洗浴室简单洗漱了下,便从洗浴室直冲到衣帽间,随手扯了件白衬衣和牛仔裤穿上,拿起一件青色的大衣从衣帽间疾走而出,将桌上的手机放到大衣口袋里,快步走出了卧室,往楼下走。

    “奶奶,我上班要迟到了,早饭就不吃了,时勤,啊……”

    聂相思边下楼边,可楼梯刚下到一半,眼角忽然扫到客厅里坐着的男人,急速往前的步伐猛然停顿,瞪大眼见鬼般盯着那人,心跳都停止了。

    容甄嬿和聂臣燚都坐在沙发里,看着聂相思的眼睛都捎带那么点同情。

    倒是拿个坐在长沙发正中央的男人,一脸的泰然。

    聂相思的心跳陷入短暂的停顿后,便怦然狂跳了起来,大眼惊缩,直愣愣的盯着那人。

    “咳。欢欢,别傻站了,快下来。”容甄嬿站起身,朝聂相思微悻招手。

    聂相思咬唇,手捏紧了大衣,晃然的重新迈腿往楼下走。

    十来级的楼梯,聂相思走了快三分钟。

    她一下来,容甄嬿便上前,拉着她的手朝沙发走,与她坐在一块。

    容甄嬿拉着聂相思坐定后,空气莫名静滞了片刻。

    还是聂臣燚轻眯眸,望向跟尊大佛似的坐在沙发中央的男人,淡声道,“战总裁这么早来,应该还没来用早餐,不如一起吧。”

    战廷深含了口薄唇,凝向脸僵得都不能动的聂相思,“我可以吗?”

    聂相思,“……”

    好像有一只爪子在不停的挠她的心窝。

    痒呼呼的,又慌。

    这位大爷来都来了,现在叫他吃个早餐问她可以吗?

    大爷您是来搞笑的么?!

    容甄嬿见战廷深不直接回答聂臣燚,反而先征求聂相思的意见,愣了下,目光微讶的看着聂相思,“欢欢。”

    聂相思看到容甄嬿脸上的疑惑,眉心跳了跳,眼角飞快往战廷深瞄了眼,“三叔这话问得,嘿,吃个早餐而已,还用问我么?”

    “当然。你准允了才行。”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神色不要太一本正经。

    聂相思暗暗咬了咬牙根,皮笑肉不笑,“三叔,你别闹了,嘿嘿。”

    “我认真的。”战廷深。

    “……”聂相思含住上下嘴唇,有一眼没一眼的看战廷深。

    这人是来报复她的么?报复她昨晚扔下他一个人回来了?

    可,谁让他先试探她的!?

    聂臣燚扫了眼聂相思和战廷深,沉毅的面庞没什么表情,也没打算在这时开口什么,静观其变。

    容甄嬿觉得有点尴尬。

    不就是一顿早餐么?他们聂家能缺一份早餐?

    再者。

    到底战廷深收养过聂相思,对聂相思有恩。

    像他这样的身份矜贵的人,屈尊纡贵主动上门拜访已是难得。

    给他一份礼遇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般想着,容甄嬿带笑看着战廷深,“战总裁对我们欢欢有恩,欢欢叫您一声三叔,便敬您是长辈,您能赏脸跟我们一块吃早餐,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和欢欢自然是欢迎至极。”

    战廷深对老太太颔了颔首,深海般的黑眸又转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实在招架不住了,抽动着嘴角正要什么时。

    一道脆糯的嗓音蓦地从楼上洒了下来。

    “欢欢。”

    聂相思,“……”

    不用回头,一听这“没大没”的称呼,就知道是谁。

    聂相思屏息,只以为是聂时勤和聂时聿一块的。

    便捏紧拳头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一双深眸已从她身上移开,清肃的面庞微整,是正式和重视的下意识表现。

    聂相思看了眼他放在大腿上的手,微微握着。

    但……整体表现,却并非如聂相思脑补的表情失控的精彩画面,咳咳……

    聂相思动了动嘴唇,不可否认,她有那么丢丢失望。

    拉下肩头,聂相思往后看去。

    当看到二楼楼梯口站着的人儿时,聂相思双眼一定,不自觉就扯起了嘴角。

    原来……只有时聿一人。

    她就某人怎么那么镇定呢!?

    看到只有聂时聿一人,聂相思对某人刚刚不尽如她意的表现而有些低落的心情,莫名的平衡了。

    聂时聿穿着牛仔衬衫,牛仔衬衫外是印花的夹克,下身是嘻哈的吊裆裤。嗯,很有个性,是他喜欢的风格。

    战廷深看到聂时聿与那日在科技馆见着时的穿着打扮迥异,漆深的眼眸微眯,倒也没多想。

    薄凉的唇温软轻勾,看着聂时聿。

    他看着聂时聿,聂时聿也在看着他。

    战廷深的目光深沉,聂时聿的带了点点混不吝。

    “宝贝儿。”

    聂相思从沙发里起身,走过去抱聂时聿。

    聂时聿任由她抱过去,走到沙发,将她放到她和容甄嬿中间的沙发位置。

    战廷深握了握手心,望着聂时聿的双眼,比看向其他人已经算是很温和了,放轻声音道,“还记得我么?”

    聂时聿耸耸肩膀,“不记得。”

    战廷深也不恼,,“没关系。我不介意再做一次自我介绍。”

    “别。”聂时聿摆出一副懒得知道的傲娇表情,冲战廷深摆了摆白胖胖的爪子,“我不想知道。”

    “……”战廷深轻抿下唇,深邃的眼眸这才露出些微诧异。

    毕竟。

    今天家伙所表现出的强烈爱憎和自我个性,与那日相比,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见战廷深似是被家伙话赶话的给噎住了。

    聂相思低头看着聂时聿,柔声,“宝贝儿,忘了妈妈平时怎么教你的了么?要有礼貌。嗯?”

    聂时聿抬起脑袋,对聂相思露出一口牙,懒洋洋道,“我没忘。可是我真的不想知道。我不能做撒谎的孩子。”

    “这是两码事。不许无理取闹。”聂相思点点他的鼻子。

    聂时聿叹气,扔给聂相思一个无可奈何地眼神,瞥向战廷深,抬抬下巴,傲娇,“那好吧。你叫什么?”

    战廷深右眉轻挑,“战廷……”

    “叔叔?”

    战廷深自己的名字还没完呢,有一道响亮清脆的嗓从二楼飘掷了下来。

    战廷深下意识的朝二楼看去。

    当看到二楼走廊站着的人儿时,战廷深瞳眸蓦地急剧扩散,几乎闲适靠在沙发里的背脊蓦地打直,坐正在沙发里。

    聂相思总算看到了她脑补而出的,某人在看到双胞胎时的精彩反应。

    可情感上更多的却不是满足,而是酸涩。

    当年,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怀的是双胞胎就……

    “叔叔,你怎么来了?”

    聂时勤大眼黑亮,迈动肥腿往楼下快步走。

    因为走得急,身子有些摇晃。

    聂臣燚目光露出担忧,便要起身去接。

    可有人比他更快。

    聂臣燚只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等他凝目再去看聂时勤时,他人已被战廷深抱进了怀里。

    聂臣燚目光缩紧了紧,微往前倾的上半身,重又靠了回去,抿紧唇,眸光沉静的看了眼此时已然微红了眼眶的聂相思。

    聂时勤被战廷深抱进怀里,尚有些发愣。

    等缓过神来时,便高兴的抱住战廷深的脖子,大眼亮灿灿的看着战廷深,“叔叔,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战廷深心脏处咚咚直响,滑动喉结,声音哑沉,却也只有一个字,“嗯。”

    战廷深话落,沉然的眼眸凝向坐在聂相思和容甄嬿中间的聂时聿身上。

    聂时勤顺着战廷深的目光看到聂时聿,大眼闪了闪,直直盯着战廷深,脆生生介绍,“他是我弟弟,聂时聿。我们是双胞胎。”

    ……双胞胎!!

    战廷深猛地汲气,高大的身形微微定住,心跳震震。

    忽然。

    最胸口被一只手摁住。

    战廷深干涉的吞动喉头,缓缓转看向聂时勤,眸光飘着猩红。

    聂时勤对他纯真的笑,“叔叔,你心跳好快。”

    战廷深盯着聂时勤,强烈的震撼,让他此时根本无法开口什么。

    ……

    幼儿园九点上课,从别墅到幼儿园需要半时,而从幼儿园到w杂志则需要二十分钟车程。

    因为怕时间赶不及,所以容甄嬿让佣人将早餐用保温盒装好,让聂相思和两个家伙在路上吃。

    本来聂相思是要自己开车的,但某人提出要送,容甄嬿有些意外,客套的推辞,不料战廷深坚持,容甄嬿也不好再什么。

    而聂相思便也只好带两个家伙坐上了他的车。

    为了方便照顾两个家伙吃早餐,所以聂相思便坐在后车座,两张安全座椅的中间。

    看着两个家伙吃东西,不时的递上牛奶或是用纸巾给两个家伙擦嘴巴。

    战廷深坐在驾驶座上,骨节分明的双手紧抓着方向盘,沉遂的黑眸从后视镜盯着后车座的一大两,心头,被难以言喻的情感满满充盈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