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32章 做点有趣的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搂她搂得很紧,紧到他的双臂箍得她骨头都疼了,聂相思长睫不停的堪动,心跳很快,疼也不吭声,只用手轻轻抚他宽阔的背。

    好一会儿,战廷深才轻松开聂相思,拖着她的手,走到奥迪车的后车座,打开车门,两人坐了进去。

    将车里的暖气开足,战廷深握住聂相思的腰,把她抱放坐到他的大腿上。

    聂相思红了脸,“我坐位置上就行。”

    战廷深不理她,大掌抚她柔滑的颈子。

    聂相思周身跟通电似的瑟瑟发抖,有些受不住他这样无声的抚摸,柔白的手握住他在她脖子上的手,大眼水般透净看着战廷深,“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战廷深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背脊往后靠了靠,黑眸轻眯着凝着聂相思在车内昏黄灯光下仍白莹精致的脸,直接道,“打你电话不接,担心你,就过来了。”

    聂相思心头一动,望着他的猫眼融进羞涩和感动,主动把头靠在他胸膛,“对不起啊,以后我一定随身携带手机,保证你打来,我第一时间就能接到,不让你担心。”

    “嗯。”战廷深扯唇,伸手摸摸胸口的脑袋。

    聂相思在他胸口蹭了蹭,许是觉得不太舒服,干脆坐直身,在战廷深幽深的注视下,抬腿在他大腿上跨坐着,红着脸勾住他的脖子,脸往他颈窝边贴,声咕哝,“还是这样比较舒服。”

    战廷深微微失笑,一条长臂轻搂着她的腰,一只手往后抚着她散披在后背的长发,低头吻了下她的发心,醇声,“困不困?”

    聂相思摇摇头。

    她现在只想这样安静的跟他待在一块。

    但聂相思摇头后,战廷深真的安静了。

    聂相思又有点不甘寂寞,从他颈边抬起脑袋,轻张着粉唇想点什么,可一抬头,视线便撞上了某人灼深的眼眸。

    聂相思心头猛地一凸,鸵鸟似的再想把脑袋缩回他颈边已经来不及了。

    战廷深直接探臂勾下她的脖子,吻住了她。

    聂相思在他后颈搭着的双手,手指不由轻轻翘起,睁大猫眼瞅着战廷深。

    战廷深在她唇上碾转,呼吸粗重且密,黑眸晕着无限吸力凝着聂相思,在她唇间哑然道,“既然不困,那就做点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

    聂相思眼阔扩散,漆黑的瞳仁儿点星光芒迸出,脑袋瓜子里已经开始浮想联遍。

    战廷深扫到她越来越红的脸,不觉暗笑,轻合下眼,张唇更深的吞噬她的气息。

    感觉到唇上传来密密的疼,聂相思长黑的睫毛陡然一颤,一下闭紧了眼睛。

    在他脖子上的手却暗搓搓的从他肌肉流畅紧实的肩膀滑下,落到他起伏精壮的胸膛,摸索着去解他衬衫上的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

    然后手一下滑了进去。

    聂相思还没来得及感受,手腕却蓦地被某人大力扣住。

    聂相思一惊,紧闭的双眼瞪大,惶惶然盯着某人。

    战廷深沉峻的面庞有些黑气萦绕着,冷眸森森睨着聂相思,“谁教你这些的?”

    聂相思,“……”一张脸都快暴血了好么?!

    抿紧的嘴巴抽动,答不上来。

    “话,谁教你的?!”战廷深恼怒的盯着聂相思。

    因为在他记忆里,聂相思青涩,在这方面尤其害羞,每次想碰她一下,不用点强根本进行不下去。

    可现在呢?

    她竟然主动……撩拨他!

    本该高兴的事,但战廷深就是莫名不舒服!

    不由自主的就想,是不是这四年不见,她其实也试着交往过其他男人?

    这个念头一涌上脑海,就跟放入了酵粉似的膨胀,一发不可收拾。

    聂相思见这人貌似来真的。

    心脏一揪,秀气的眉毛拧了起来,撅起嘴巴道,“你什么意思啊?”

    “别岔开话题,回答我的问题。”战廷深严肃道。

    “……”聂相思郁闷死,眉头也越皱越紧,恼气道,“这,这种事用得着人教么?我,我无师自通可不可以?“

    聂相思抓狂。

    两人四年不见,她想表现得更……配合一点,怎么,怎么还做错了呢?

    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女人在那事上放开点么?

    难道他不喜欢?

    聂相思瞄他一眼,见他一张脸黑沉沉的。

    不由泄气的想,看来他是真的不喜欢。

    毕竟他年纪大点,思想古板点,认为女人这样很不矜持,也是能理解的。

    挠挠头皮,聂相思撅高嘴角道,“我以后不这样了不就行了么?干么这么严肃!”

    战廷深,“……”

    “……思思。”战廷深沉吸口气,压了压脾气,软和了嗓音,“你实话告诉三叔,这几年,有没有交过男朋友?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我要听实话。”

    战廷深嘴上这么。

    心里却想的是,要是聂相思真的敢她交往过别的男人,他就扒了她一层皮!

    聂相思咬牙,气得肝疼,猫眼里燃着火苗,严肃的瞪着战廷深,“战廷深,你再这样想我,我真生气了!”

    战廷深……

    战廷深抿直的薄唇狠实抽动了下,蹙紧眉盯着聂相思,嗓音低沉,“你叫我什么?”

    “……”聂相思心尖一抖,挺直的腰杆没出息的塌下,眉头却不服气的拧死,嘟囔,“好好的气氛都让你给破坏了!我要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再见!”

    完,聂相思皱着一张包子脸,就要从他腿上下去。

    战廷深哪能就让她这么走了,握着她的腰把她探出去的身子给扯了回来,冷眸阴厉的盯着她气咻咻的脸,“人长大了,脾气也见长了!”

    “本来就是啊。你怎么能怀疑我跟除了你之外的别的男人在一起过?照你这么,我是不是有理由怀疑,我不在你身边的这四年,你也交往过其他女人?”聂相思微红了眼角,委屈又生气道。

    战廷深眼睫微闪。

    聂相思捕捉到,身形微僵,连呼吸都紧密了分,“不,不会真,真有吧?”

    战廷深深盯着聂相思,“如果我有呢?”

    聂相思脸一下白了,看着战廷深,不出话。

    战廷深看到,眼底快速划过一抹不忍,但还是道,“如果我有,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么?”

    聂相思乌黑的眼球爬上几缕血丝。

    她没有立刻回答战廷深。

    战廷深亦没催促她回答。

    沉默的氛围持续了好几十秒,寂静的车厢响起聂相思虚弱沙哑的声音,“现在呢?还在一起么?”

    “……”战廷深握了握手心,摇头。

    聂相思看到,双眼蒙上层层薄雾,哑声道,“那就好。”

    战廷深一震,看着聂相思,淡冷的嗓音却也复杂,“你,不在乎?”

    聂相思垂低睫毛,浓密的睫毛将她眼底的情绪密实的遮挡,“不在乎。”

    怒火,一下灼烧到咽喉,战廷深一把捏住聂相思的双臂,“聂……”

    “如果我在乎,我就不得不离开你。所以,我不在乎。”

    聂相思抬起眼睛,晶莹的泪珠盘旋在她眼眶,而后如珍珠般,一颗颗往下砸。

    在感情上。

    不仅是战廷深有强烈到近乎变态的占有欲。

    聂相思也有!

    而且,这种占有欲丝毫不亚于战廷深。

    在这种自身性格自带的强大占有欲下,她都能容忍下对方曾有的背叛,可想而知这份情深。

    战廷深内心震动不已,那股震撼的情潮涌上心头,饱胀得让他心疼。

    他蓦地抱紧聂相思,绵密的吻如火如荼的落在聂相思的唇上。

    已经不需要任何答案。

    他相信,他的丫头对他的感情,一如他对她的。

    所以,这样的她,怎么可能跟其他人在一起?

    “思思,思思……”战廷深的手探进聂相思的衣服里,却被聂相思一下给摁住了。

    战廷深一顿,暗黑的眼眸燃着灼灼的火光有些急切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又垂下睫毛,声,“我虽然不在乎,但也不是真的完全不在乎。我需要时间接受。”

    完,聂相思愣是直接战廷深的手给拽了出来,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在战廷深深谙的眸光追随下,就要从他腿上下去。

    战廷深俊颜抽动,一手握住她的腰,一手捧住她的脸,将她的脸往他这边掰转。

    聂相思没有挣扎,被他半强迫的转过脸,掀掀眼皮,焉焉儿的看着他。

    战廷深冷峻的脸庞却不其然划过一抹可疑的红晕,轻声道,“从始至终只有你。没有其他人。”

    话落,战廷深紧欔着聂相思,看她的反应。

    可聂相思依然是那副“黯然神伤”的模样,清透大眼里不时流露而出的伤心,令人心碎。

    战廷深轻抿了口薄唇,指腹在她脸上轻揉,“信我。”

    聂相思叹息,伸手拿下他在她脸上的手,“好,我信你。”

    “……”战廷深拧眉。

    她信,可那口吻怎么听怎么像敷衍。

    战廷深掩了掩黑软的睫,又抬起眼皮盯着聂相思,“你不相信我?”

    “没有啊,我相信你。”聂相思摊摊手,。

    战廷深,“……”

    聂相思看了眼他不停往鼻翼拢去的两道长眉,挺直背脊,舔了舔下唇,,“我明天还要上班,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回酒店休息。”

    完,聂相思顿了顿,倾身在他淡色的薄唇上亲了下。

    在战廷深抬手想抚她的脸时,身子灵巧的从他腿上下去,如猫般轻盈推开车门下了车,径直走回自己的车,打开车门上车。

    不出十秒,车子便启动,从战廷深的奥迪车身侧擦过,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空寂的柏油马路。

    战廷深锁紧眉,眸光郁郁盯着车前聂相思开车离开的方向。

    深深有种,刨坑把自己埋了的……悲壮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