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31章 快被你折磨疯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去看容甄嬿,却见容甄嬿苍老皱皱的面庞已落满了泪水。

    她看着聂怫然的眼眸,是那么的痛心,颤然出口的嗓音,悲苦和怒其不争交织着,“怫然,你若心里真的有奶奶,就回家来,不要再做让你在天上看着你的父母亲伤心难过的事了。他臧天霸要对付我们聂家,就让他对付好了,大不了我们一家人死在一块,我也绝不愿你去跟那种人屈服,你明白么怫然!?“

    ”奶奶……“

    聂怫然将双手放到容甄嬿腿上,脸轻轻贴过来,哽声,“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我答应过她们,要照顾好我弟弟臣燚,我什么都愿意做。”

    容甄嬿泪流不止,聂相思看着容甄嬿颤巍的抬手,似是想抚摸聂怫然的头,可最终还是无力垂下,“怫然,你为了你弟弟牺牲至此,你觉得你弟弟心里能安么?这些年,你弟弟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你不是不知道。奶奶知道,你弟弟跟奶奶想的是一样的,哪怕是死在一起,也不愿意你再去让臧天霸糟蹋!”

    聂相思,“……”

    捏紧手指。

    臧天霸她是知道的,也知道是臧天霸害死了大伯和大伯母,可她并不知道,臧天霸突然放弃报复聂家,竟是因为聂怫然把自己……

    “奶奶,这几年我一直陪着鬣狗在非洲生活,他为人阴险暴戾,又多疑。我本意是想拉拢他几个得力部下为我所用。可是那些人对鬣狗忠心耿耿,使我无从下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留他在非洲多停留些时日,多给臣燚争取些时间。”

    聂怫然抬起头,看着容甄嬿的美眸充满了彻骨恨意,“我们聂家被鬣狗压制欺负了二十多年了,鬣狗先是赶走我叔,害我叔惨死他乡,后又害死我父母,像他这种丧尽天良的杂碎恶霸,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只有除掉他,我们聂家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否则,我们聂家只能永远被他操控欺凌。所以奶奶,我们现在是最需要团结的时候。鬣狗这次回来,应该不会再离开。我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上门来。我这次回来,除了看望您以外,就是想告诉您和臣燚,多加防备,并暗中准备,等到合适的时机,一举除掉鬣狗,永绝后患。”

    “怫然……”

    “奶奶,我这次是偷偷过来的,所以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以免惹他怀疑。”

    聂怫然抹了抹眼泪,从地板站起来,深深看了眼容甄嬿,含泪道,“奶奶,我走了。”

    “怫然,怫然……”

    容甄嬿站起身,看着聂怫然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哭着声声切切的叫她。

    聂怫然捂着嘴,快步走了出去。

    “怫然,我的怫然。”容甄嬿捂着自己的胸口,悲痛欲绝。

    聂相思见容甄嬿身形摇摇欲坠,几乎要站不稳,连忙快步朝楼梯口走,下楼,快走到容甄嬿身边,伸手扶住她,看着她满脸泪痕的脸,声音沙哑,“奶奶。”

    容甄嬿含泪看了眼聂相思,呜鸣道,“我们聂家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欢欢,奶奶的心好痛,好痛啊。”

    “奶奶。”聂相思眼泪止不住的跟着掉,抱住容甄嬿颤抖不已的身体。

    “我可怜的怫然,我的怫然……”

    这一天,容甄嬿抱着聂相思哭了很久。

    之后便上了楼,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连晚饭都是聂相思送到她房间里去的。

    ……

    夜里十点,聂相思哄两个家伙睡着,便从儿童房出来,到楼下客厅沙发坐着。

    约十点半。

    别墅外传来汽车引擎声,聂相思一下从沙发里站起,快步走到玄関口。

    没一会儿,沉沉的脚步声从门外逼近,聂臣燚冷漠的脸渐渐出现在门口。

    聂臣燚一只脚踏进别墅,看到站在玄关前的聂相思时,顿了下,随即如常的跨了进来。

    “吃饭了么?”聂相思伸手拿过他臂弯上搭着的西装外套,挂到一旁的衣架上。

    聂臣燚垂着黑睫,换鞋,从聂相思面前路过时,才听他浅声,“嗯。”

    聂相思闻到他身上的酒气,什么都没,转身去了厨房。

    约一刻钟,聂相思端着一杯解酒茶从厨房走了出来。

    聂臣燚靠在沙发里,抬手捏着鼻尖,薄薄的唇紧紧抿着,沉毅的侧脸轮廓透着几分疲倦。

    聂相思走到他身边,“哥,你喝点茶吧,醒醒酒。“

    聂臣燚拿下手,深眸看了眼聂相思,淡声,“放那儿吧。”顿了顿,“我一会儿喝。”

    “嗯。”聂相思将解酒茶放到茶几上,走到一侧的沙发坐下,看着聂臣燚。

    “有事?”

    聂臣燚蹙蹙眉,瞥向聂相思。

    聂相思摇头。

    “……”聂臣燚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去休息吧。”

    “我陪你坐会儿。”聂相思。

    聂臣燚愣了愣,深眸再次转到聂相思身上,双眼浮动着一层微疑,但他没话。

    聂相思睫毛闪了下,看了看茶几上的解酒茶,声,“茶凉了不好喝。”

    聂臣燚眯了眯眼,从聂相思身上抽回视线,倾身,端起茶几上的解酒茶,喝下。

    喝完茶,聂臣燚放下茶杯,又才看向聂相思,“现在可以去休息了么?”

    聂相思脸微红,轻轻点头,从沙发上起身,看着聂臣燚道,“哥,你也早点休息。”

    聂臣燚微不可见的点了下下巴。

    聂相思这才离开客厅,上了楼。

    听到楼上传来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聂臣燚盯着茶几上的茶杯,习惯紧抿的唇角,快速往上卷了下。

    ……

    近十一点,聂相思才听到上楼的声响。

    知道聂臣燚回了房,聂相思吐了口气,黑琉璃般的眼眸转到她放到桌上的手机上,心尖微动。

    几步走到桌前,聂相思身后拿起手机,打开。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几十通未接来电时,不由得轻吸了口气,连忙回拨了过去。

    几乎在电话接听的一瞬,那端便接了起来。

    “思思。”紧绷暗沉的男声立刻传来。

    聂相思歉疚的皱眉,“三叔,对不起,手机没在我身边,所以没接到你电话。”

    聂相思完,便听到手机里传来沉沉吸气的声音。

    “没事就好。”战廷深沉然道。

    “让你担心了。”聂相思声道。

    “嗯,你让我担心的还少?”战廷深低呲,但声音透过手机传进聂相思耳朵里,却多了分温情。

    聂相思撅起嘴角,没话。

    “……还过来么?”战廷深轻声问。

    聂相思拿下手机看了眼手机,十一点一刻。

    眨了眨眼,聂相思将手机贴回耳边,声音越了,“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

    “嗯。”战廷深就回了一个字,声音太轻,也分不清情绪。

    聂相思抬起眼,贝齿咬了口下嘴唇,用底气不足的口吻商量道,“三叔,要不,明天?”

    “嗯,那我就在这儿等。”战廷深语气平平。

    聂相思转动的眼珠子一定。

    他这话,聂相思本应该理解为他在酒店等她。

    可直觉告诉她,他这话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现在别墅外。”

    就在聂相思迷惑不解时,战廷深清幽的嗓音徐徐传来。

    聂相思一双猫眼一下瞪大,吃惊不已。

    他什么?

    他就在……别墅外!!

    ……

    清水湾别墅铁门出去不远的柏油马路拐角,一辆银白色的奥迪静然停驻。

    一到夜里,这一带便很少有车辆出没。

    奥迪车的前后灯都没有开,只余车厢内亮着一盏昏黄的灯,衬得整个车身也昏昏黄黄的,加之这一段马路的路灯也昏暗着,这辆车就这么停着,倒有那么丢丢诡异。

    约十分钟左右,铁门打开的吱嘎声从前拂来,不到几秒,一辆黑色轿车从里驶了出来。

    这时,奥迪车的车前灯忽然打开了,将这一节路都照得亮堂堂的。

    与此同时,驾驶座的车门从里推开,一条被黑色长裤包裹着的遒劲长腿从里迈了出来。

    高大的男人从车里下来的一刻,那辆黑色轿车亦缓缓驶进,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熟练的掉头,眨眼的功夫,便停在了奥迪车后的位置。

    男人关上车门,转身盯着那辆黑色轿车。

    在黑色轿车打开驾驶座车门的瞬间,男人蓦地跨动长腿,走了过去。

    一只脚刚着地,聂相思的胳膊便被一股大力钳握住,将她从里扯带了出来,揉进了怀里。

    聂相思急急呼吸,伸手抱住男人的背,“三叔。”

    战廷深搂紧她,高大的身形为了配合聂相思的身高弯曲下,温凉的薄唇紧贴在聂相思的耳畔,粗哑的嗓音带着丝愤懑,“快被你折磨疯了。”

    她不在他身边的每一秒,他的心都高高悬着,怅然若失。

    打她电话不接,他竟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子胡思乱想。

    想她是不是后悔答应跟他在一起,想他与她之前与她通话时口气是不是不好,可是了什么话惹生气了,所以她才不接他电话。

    后来再打不接,他便开始坐立不安,担心她出事。

    所以再忍不住,冲动开车过来了。

    可刚到清水湾别墅,她的电话又打了回来。

    告诉他,她只是因为手机没在身边,所以没接他电话,语气中还有些心翼翼,像是怕他生气。

    他揪着的一颗心,才稍稍得以纾解。

    而直到这一刻,她真真实实的被他搂在怀里,闻着她身上熟悉的沐浴香气和发香,战廷深才觉得自己那颗心,方才稳稳落回了原位。

    战廷深搂她搂得很紧,紧到他的双臂箍得她骨头都疼了,聂相思长睫不停的堪动,心跳很快,疼也不吭声,只用手轻轻抚他宽阔的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