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9章 那我晚上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双腿分开在聂相思的腿两侧,以绝对碾压和俯瞰的姿势,黑眸里滋滋冒着冷气,恼恨的盯着聂相思,“看,你倒是答应得爽快,我呢?”

    “咳,三叔,你都是大人了。”聂相思好笑又有些讪讪的。

    战廷深俯下身,聂相思本能的往后靠,不想沙发背离得有些远,她的背一下平躺在沙发里,后脑勺搁在了沙发背上,有点难受囧。

    聂相思双手撑着沙发,便要往后坐。

    战廷深却蓦地摁住她的双手,不让她起来。

    聂相思眼角抽动了两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战廷深眯眼,“晚上过来,我现在就放你走。”

    晚上……

    聂相思白皙的脸腾地大红,羞得把头往一边撇,“不要。”

    “不要是么?”

    战廷深举起聂相思的两只手腕桎梏在聂相思头顶的沙发背上,做俯卧撑似的,撑在她身体上,灼灼的呼吸危险又蛊惑的喷洒在聂相思的脸上,声线幽暗,“那就现在留下来陪我,晚上放你回去。”

    聂相思简直受不了,心都快从薄薄的胸口蹦出来了,脸上热气不断往上浮,气呼呼的动了下嘴唇,,“那我晚上来!”

    战廷深,“……”意外!

    本以为这妞会抵死不从的!

    聂相思捶答着眼皮,睫毛都要被她脸上的热气给蒸红了,娇滴滴的哼道,“放开啊,我手都疼了。”

    战廷深果断放开,从她身上退开,黑眸如漆墨,紧欔着她。

    聂相思掩着两扇睫毛,默默从沙发里爬起来,脑袋都不敢抬,只能拿眼角瞄他起伏得有些快的胸膛,嘴角飞快卷了下,又忙拉下,哼,“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嗯,我送你。”

    战廷深着,拖过她手里的包,拿到另一只手上提着,这只手再去牵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被他手牵起的一刻,颤了下。

    他的手,一下子怎么这么烫了……

    ……

    送聂相思下楼,站在酒店门口等人将车开过来的功夫,聂相思都快被某人炙热的眼神给烤干了。

    挑起眼皮一角瞅他,的声音带着丝嗔然,“三叔,你别这么看我。”

    战廷深弧度的挑唇,“长大了。”

    啊?

    聂相思歪着脑袋看他,不解。

    战廷深冷眸若有似无的扫过她的胸,右眉扬了下。

    聂相思,“……”

    “三叔!”聂相思恼羞的拿脚去踩他的,十足的女儿家娇羞下的举动。

    战廷深轻松避开,握紧她的手,一把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紧紧抱住,沉沉笑着亲她的发心,“想什么?我你,长大了。不是单指某个部位。”

    “骗鬼呢!三叔,你变坏了!”聂相思脸窝进他怀里,气鼓鼓的。

    战廷深笑意深沉,“只对你坏。”

    “切~”聂相思翘起嘴角,用手锤了下他的腰。

    很快,车子开了过来。

    聂相思的车是普通的大众车,她在杂志社工作,开的车太好,难免有闲言碎语。

    再加之,她是聂家的后代,目前除了很少部分知道外,并没有公开。

    且,容甄嬿也觉得聂相思如今越低调越好,便给她配了这辆车。

    哥从车上下来,见聂相思和战廷深抱在一块,抱着的两个人还没啥,看的人倒是红了脸,悻悻咳嗽了两声,,“那个,姐,您的车给您开过来了。”

    完,哥顿了两秒,然后默默走到了一边。

    聂相思闭了闭眼,表示已经不打算要脸了,淡定的从战廷深怀里退出,装得跟没事人似的跟战廷深道,“我走了。”

    战廷深似笑非笑的盯着聂相思,直盯得聂相思想掐他。

    “我送你回去?”战廷深。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聂相思停了下,大眼分明的看着他,。

    战廷深不明显的皱了下,冷眸轻缩,,“晚上什么时候过来,我去接你?”

    聂相思耳尖发烫,抓着他胸前一颗衬衣纽扣拨弄了两下,“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来。”

    聂相思没什么时候过来,也不让他去接。

    战廷深眼眸显见的揉进一丝阴,没什么,静谧的盯着她。

    见此,聂相思抿抿唇,轻声,“我奶奶只知道你是收养我的人,不知道……你给我点时间,我跟奶奶,行么?”

    战廷深若是去别墅接她,她担心容甄嬿看出什么来。

    有时候先入为主的观念很重要,她就怕容甄嬿先往坏的想。

    倒不如她先跟她坦白,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带他去见她。

    毕竟,他们如今算是……和好了。

    以后跟他回潼市必然不可避免,到时候还得征求老太太的同意,所以老太太对他的态度很重要。

    听到聂相思这么,战廷深低哼,但冷眸里的阴郁已经不见,“你都有道理。”

    之前要放弃他,她有她的道理。

    现在不让他接送,也有道理。

    反正都有道理。

    聂相思噘着嘴,拉了拉他的衣角。

    战廷深沉吸气,用力搂了她一下,才松开,“真不想放你走。”

    聂相思挽唇,捉住他胸口的衬衣,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了下,“我走了。”

    战廷深皱眉,恼气的揉了两下她的脑袋。

    “头发都揉乱了。”聂相思哭笑不得,这人幼稚起来也是没谁了。

    战廷深抿着唇,“早点过来。”

    聂相思松开他的衬衣,往后退了两步,点头,然后朝他挥挥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没得抱了。

    战廷深一双手只好插进裤兜里,长身站定,盯着坐进车里系安全带的聂相思,看着她熟练打火挂挡,心头却不免生出一丝怅然。

    都学会开车了……

    也不知道这几年,她还学会了些什么。

    “三叔,再见。”聂相思仰起脸,对他道。

    “嗯。”战廷深眯眼,压下心底的怅惘,“心。”

    聂相思胡乱点点头,便启动车子,缓缓驶了出去。

    战廷深站在酒店门前,一直盯着她的车子驶远,直到连车尾巴都看不到,他才收回视线,冷然瞥向一侧,“还没看够?”

    翟司默一下闪了出来,掩饰尴尬的夸张大笑,“哈哈,真巧哈,我刚出去喝了杯咖啡回来。”

    战廷深冷冷看着他,也不搭腔。

    翟司默兀自大笑了会儿,面对一张冰块脸实在笑不出来了,才悻悻的抽动脸皮不笑了。

    走到战廷深面前,吸气朝聂相思开车离开的方向看了眼,“你们俩这算是,阴天初霁,雨过天晴了?”

    战廷深脸上有了点温度,“你刚去哪儿喝的咖啡?”

    “就在这附近,味道还不错。”翟司默。

    “带路。”战廷深扬眉。

    翟司默,“……”这是心情大好的节奏啊!

    这几年,大总裁哪有什么闲致悠闲喝杯咖啡。

    以前喝咖啡都是醒神用的。

    这几年醒神都不用了,成天成天的不睡,“沉迷”工作,都快熬成铁人了。

    翟司默从头到脚扫了眼战廷深,也不知道他现在身体里的各个器官还好不好?

    想着。

    翟司默皱眉,汲气,二话不带战廷深去了。

    ……

    清水湾别墅。

    餐厅。

    “呵……”

    在聂相思咬着筷子再次吃吃笑出声时,容甄嬿、时勤和时聿终于无法继续保持听而不闻,齐齐朝聂相思看了去。

    聂相思垂着脑袋,脸红扑扑的,一对长睫毛也像是盛满了喜悦忽闪忽闪的。

    见此,祖孙三儿对看了眼,都在各自的眼神里看到了同一个讯息。

    “欢欢。”容甄嬿笑眯眯的看着聂相思。

    “嗯?”聂相思柔美的脸漾着笑,抬头望向容甄嬿,大眼又水又亮。

    见此,容甄嬿脸上的笑意加深,“抽个时间把人带回来给奶奶看看。”

    “……什么?”聂相思脸上的笑意不减,微懵的看着容甄嬿。

    容甄嬿递给聂相思一个暧昧又了然的眼神,“别瞒奶奶了,奶奶也是过来人,懂。”

    “?”聂相思问号脸。

    “欢欢,我跟我哥是不是要有爸爸了?”聂时聿往嘴里塞了块肉,。

    聂相思,“……”!!

    再去看容甄嬿,一脸娇红,“奶奶,你们,你们都……误会了。”

    “误会了”三个字,聂相思的音量一下降低了不少,一听就是心虚,加底气不足。

    “哈。”

    容甄嬿朗笑出声,指了指聂相思,“行了行了,奶奶不逼你。什么时候你要是觉得时机到了,就带回来给奶奶瞧瞧。放心,只要是欢欢喜欢的,奶奶不会难为人家的。啊?”

    “奶奶。”聂相思羞得捂住半边脸,“时聿和时勤还在呢。”

    “我什么都没听见。”

    “我什么都没听见。”

    时聿和时勤异口同声。

    完,两个家伙都愣了下,彼此看了眼,随即彼此都露出了嫌弃的眼神,抖抖肩膀错开了视线,埋头继续吃东西。

    “哈哈……”容甄嬿看了看时勤,又看了看时聿,愉悦大笑。

    聂相思羞归羞,但还是被两个家伙逗乐了。

    眸光温柔的望着时勤专心致志尽力保持斯文的啃鸡腿,又去看吃相明显比哥哥豪迈许多的聂时聿。

    看着看着,某人的脸便浮现在了脑海里。

    聂相思甜蜜的挽高嘴角,偷乐的想。

    她家三叔现在应该还不知道除了时勤以外,还有时聿这个家伙。

    聂相思转动了下眼珠子,真期待,她家三叔知道还有时聿时的表情。

    嗯,精彩程度,一定不会让她失望。(*__*)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