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8章 ,你真混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眨了眨眼,将卡在眼眶的眼泪眨出来,盯着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出了那句战廷深一直想听到的话,“三叔,我好想你。”

    战廷深宽阔的手掌一下揉上聂相思的脸,有些重却又克制着,十分矛盾,“有多想?”

    聂相思抓紧他后脑勺的短发,望着他缀着浓艳鲜红的眼眸,“因为这里有过你,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聂相思将自己的胸口抵着他,眼泪汪汪的。

    “思思。”战廷深狂喜却也震痛,轻颤的薄唇对着聂相思微启喘息的粉唇重重压下。

    聂相思呜咽出声,内心深处对他浓烈思念倾巢而出,垂下湿透的羽睫,泣道,“我知道,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别人。如果我们再相遇,我会带着孩子生活下去,这辈子都不会再嫁。”

    人这一生,爱情兴许不会只有一次。

    我们在跟谁在一起时,也许是真的爱,可是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再遇到下一个人时,我们依然还会爱上的吧。

    可聂相思的爱只有一次,那就是战廷深。

    因为聂韩煜的死,她会逃避,固执的觉得跟“杀父仇人”的儿子在一起,是对聂韩煜的背叛。

    但内心深处,她对战廷深的爱,亦如战廷深对她的情深,从未变过。

    哪怕她曾误会被他抛下,亦未消失过分毫。

    战廷深对聂相思的爱,太过热烈炙热,永远的所向无前,永远的毫不退让。

    战廷深的爱,就是霸占,就是要在一起,没有别的选择!也绝不动摇。

    身体蓦地翻转,背部沉沉陷进柔软的大床,聂相思哽咽的抱紧战廷深,在他紧密深入的亲吻下,轻喘道,“三叔,跟你分开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我用尽了办法,都没办法不想。再见后,你第一次问我,有没有想你,我就很想很想大声告诉你,我想你,好想好想。我本以为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你,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一个人生活下去。可是再见到你,我每分钟都在动摇,我想你,想跟你在一起,特别想特别想。”

    很想很想,好想好想,特别想特别想……

    足以,足以。

    战廷深紧箍着聂相思,凝着聂相思的眼眸燃着焚尽万物的炽烈和热恋,他无法用言语告诉聂相思,他此刻的欣喜若狂,此刻的庆幸感动,他唯有更深更狠更热烈的吻她。

    可是他不话,聂相思的脸上却下起了雨。

    聂相思抽噎的松开他的脖子,两只手拂过他的耳摸到他脸上,柔白的指腹心疼的抚他的眼睛。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这么刚硬冷酷清泠的男人,为了她,第二次掉眼泪。

    聂相思除了心疼,就是浓浓的自责。

    她那么爱他,却让他这么痛苦,聂相思,你真混蛋啊!

    “三叔。”对不起。

    ……

    待两人从“劫后余生”失而复得的激烈震动中冷静下来时,聂相思两只眼睛已经哭肿成了两颗大水泡,滑稽又可怜。

    战廷深温笑着抚她的眼睛,浅浅啄她的眼角,“还是跟以前一样,爱哭鬼。”

    聂相思娇气的哼,脸贴到他的胸口,咕哝,“我,你不也哭了。”

    “……”战廷深俊脸一赧,磨牙在她莹白巧的耳垂上惩罚的咬了口。

    战廷深没舍得真用力,但架不住聂相思皮肤薄细腻,稍稍用力就有些刺刺的疼。

    再加之在心爱的人面前,聂相思难免矫情些,他一碰她就嘶嘶的直抽气,直呼疼。

    战廷深典型的直男,聂相思呼疼,他就真以为是真的疼,忙松开齿,心疼的一个劲儿的吻她的耳朵安抚。

    聂相思抿唇偷笑,挂在他脖子上的两只胳膊因为久了有些酸疼,她便放下,抱住他的腰,鼻尖在他锁骨处蹭了两下,吸他身上令她安心着迷的清冽气息。

    战廷深在她鬓发吻了两下,磁性的嗓音带着热热的呼吸喷洒到聂相思的耳畔,让聂相思的耳后根到脖子那块都起了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要听你句好听的话,怎么就这么难?”

    聂相思乌沉沉的眼珠子转动了下,声,“哪儿难了?分明是很难从你嘴里听到好听的话。”

    “哼。”战廷深气哼的又要咬她,可一垂眸看到她红红的耳朵,又下不去嘴,最后只得在她脑袋上重重亲了下,都没舍得动上手,“让你句想我了,差点要了我的命!”

    “谁要你的命了?”她要的是他的人好不?聂相思在心里偷偷。

    战廷深眸光蓦地暗下来,低眸盯着聂相思的侧脸,“思思,若是这样的事再来一次,我兴许……扛不过来。”

    聂相思心头一震,从他胸前抬起头,看着他幽沉的脸,“三叔。”

    “答应我。”战廷深深盯着她,“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一个人躲起来,你怨我,怪我,打我一顿,狠狠骂我都无所谓,就是不要再像过去几年,让我以为,永远失去了你。”

    那样痛彻心扉的疼痛,他自问,无法再承受一次。

    “三叔。”聂相思红着眼吻他的唇,“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不能跟你在一起的绝望和煎熬。从这一刻开始,我会一辈子都缠着你,你甩都甩不开我。”

    “傻。我哪儿舍得甩开你。”战廷深抚她的脸,凝着她的黑眸,浓情满溢。

    聂相思笑着往他怀里挤,可是挤着挤着,聂相思脸上蓦地滚热,然后又飞快挪着蛮腰往后退。

    “躲什么?不许躲。贴着!”战廷深霸道的箍紧她的腰,一下将聂相思刚退后的点点距离给拉了回来。

    聂相思贴了上去,瞬间觉得整个肚子都烧了起来,腰肢抖个没完。

    战廷深低垂着黑眸静静的盯着聂相思,在她后背上的大掌轻抚着往下。

    聂相思心跳如雷,一对长睫颤得像是要飞起来般。

    腿上一烫,聂相思蓦地倒吸口凉气,脑袋往后一仰,看着战廷深,声音抖抖嗖嗖,“三叔,我听到我手机响了。”

    战廷深都要气笑了,这丫头,当她这对耳朵是招风耳么?

    手机在客厅响,这里也能听见?!

    聂相思见战廷深一脸的不信,眉毛都要烤烧起来了,,“真的,肯定响了。”

    战廷深两道长眉抑郁的拧紧,“若是没响呢?”

    聂相思盯着他,不话。

    她总不能,没响咱们再继续吧?咳咳。

    “要是没响,你就等着!”

    战廷深几分狠厉的,抱起聂相思从床上弹起,横抱着她下床,朝客厅走。

    聂相思满脸通红,“我自己可以走。”

    战廷深睨了她一眼。

    聂相思便抿抿嘴唇,识相的没再开口。

    走到客厅。

    让战廷深更郁闷的是,聂相思的手机果然在响。

    聂相思看着他黑下来的俊脸,悻悻然,“我,我吧,肯,肯定在响。”

    战廷深瞪聂相思。

    聂相思,“……”默默转开眼睛。

    战廷深沉吸气,只好将聂相思放下来。

    聂相思一着地,瞬间有种心里踏实了的感觉。

    舔着下嘴唇,瞥了战廷深几眼,慢腾腾的走到之前她坐的沙发位置,从包里拿出手机,见是别墅那边打来的,聂相思赶紧接了起来。

    “妈。”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时勤糯糯的声音。

    聂相思眼波一柔,坐到沙发里,“宝贝儿,怎么了?”

    听到聂相思温柔的叫出那声“宝贝儿”,战廷深心窝处便是一个软陷,黑眸里的阴郁散去,柔软随之覆上,清柔看着聂相思。

    “给你打了好多通电话,你没听到么?”聂时勤吐气,貌似之前聂相思没接电话,让家伙担心了。

    聂相思心口暖暖的,也有些歉疚,声线也更柔了,“对不起啊宝贝儿,妈妈之前没听到,让你们担心了。”

    聂时勤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你工作完成了么?奶奶中午让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

    聂相思下意识的望了眼战廷深,“我已经好了。”

    “那你回来吃么?”聂时勤声音一下亮了亮。

    “……嗯,要的。”聂相思这下没敢再去看某人,。

    “太奶奶,妈妈她中午要回来噢。”

    手机里传来聂时勤兴奋的跟容甄嬿转达的嗓音。

    聂相思不由挽高嘴角。

    “妈,那我们等你。你开车路上心,不着急,知道么?”聂时勤软软的叮嘱。

    “好~~”聂相思。

    听到聂相思答应,聂时勤这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

    聂相思笑着从耳边拿下手机。

    “要走了?”

    手机还完全拿下来,某人略带不快的嗓音从一侧拂来。

    呃……

    聂相思手顿了下,才自然的拿下,将手机放回包里,然后提着包从沙发里站起来,笑嘻嘻的看着战廷深,“三叔,刚才是时勤打来的,他让我回家吃饭呢。那什么……”

    “聂相思!”

    战廷深一步跨过来。

    吓得聂相思一惊,一个没站稳重新坐到了沙发里,瞪大一双晶莹漂亮的猫眼,无辜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双腿分开在聂相思的腿两侧,以绝对碾压和俯瞰的姿势,黑眸里滋滋冒着冷气,恼恨的盯着聂相思,“看,你倒是答应得爽快,我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