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7章 三叔,我好想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那谁对我公平了?我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是战津一手毁了我的家!”聂相思握紧手,赤红着眼怨痛的看着战廷深,凄楚道,“我问谁要公平?”

    “所以呢,你就要放弃我么?”战廷深抓紧她的肩,沉怒道。

    聂相思目光一滞,哑声缓缓道,“我谢谢你,谢谢你收养我,尽管你只是为了替你父亲赎罪。只是,我们不是一路人,注定不能同行。”

    “聂相思,你非要把这些过错扣在我身上不可么?我只是爱你,我做错了什么?”战廷深用力到几乎卸下聂相思的肩骨。

    聂相思忍得瑟瑟发抖,眼眶猩红,“你没错,我也没错。只是我们不能在一起而已。”

    战廷深蓦地闭上眼,沉厉的面部线条根根绷直。

    聂相思心口绞痛,抬起手,握着他的手臂,将他的双手从她肩膀上拿离开,便要从他腿上下去。

    可身体刚动,就又被他猛力扣住了双臂。

    聂相思身形一滞,眼眸随即染上一层厚重的红,看向他。

    “如果我,他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你还坚持你现在的选择么?”战廷深打开阴厉的冷眸,赤血的盯着她。

    聂相思眼阔缩紧,“什么意思?”

    “癌症。”战廷深发出的声音有些重,眼眶里的红也加厚了些。

    癌症!

    聂相思错愕,“癌症?什么癌症?”

    “尿毒症!”战廷深握着聂相思双臂的手紧了紧,“四年前你出事不久,他便检查出患尿毒症,晚期。”

    尿毒症,晚期?

    聂相思只听过尿毒性,对尿毒症并不了解,但一般确诊为癌症,想必已是极为严重。

    聂相思只是没想到,看上去那么强势冷硬的战津,竟然患……癌。

    “三年前他做了肾移植,但是仅维持了两年,新换进的肾脏便出现强烈的排异性而失去功能,目前只能靠血液透析维系生命。”战廷深盯着聂相思,”所以现在,他也算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

    聂相思太惊愕,以至于不知道该什么。

    整个人在战廷深腿上有些僵硬。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看了会儿,待眼眸里的红润散去了些,他握住聂相思双臂的手往下滑,牵握起聂相思的手,声音恢复了之前的清冷,“思思,我们已经错过了四年,还要继续错过吗?”

    聂相思轻颤的看着战廷深,双眼复杂。

    原本,原本知道战津受到惩罚,她该感到高兴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喜悦的心情都没有,反而更是沉重。

    “我从来都没有变过,亦从未退缩过。”战廷深捏紧聂相思的手,语气坚定。

    聂相思看着他深沉的眼睛,心脏处像是骤然被密密麻麻的丝线缠绕住了般,阵阵发紧,且乱。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犹疑不定的水眸,心口闷疼,松开她的手,蓦地抬起恨怒的勾下她的脖子,重重吻住她的唇,在她唇上发狠的碾磨,声音压抑沉翳,“我过,绝不会放过你!”

    唇上传来的刺痛让聂相思心尖上的慌乱陡然攀升到极致,下意识的伸手抵住他的肩要推开他,可掌心触到他绷紧凸起如石块的肩骨时,汇到掌心的力气却像是突然之间被抽干了般,安静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虽然聂相思在他怀里的身体仍是僵硬,可她并没有做出任何推拒和排斥他的举动,这让战廷深满身的戾气和阴翳消减了不少,吻着她的动作也慢慢变得温柔而绵长。

    接吻的时候,两人都睁着眼睛,看着彼此。

    许久。

    聂相思忽然闭上了双眼,脸颊也蹭的浮出两团霞红。

    垂掩在眼睑下根根分明纤长的睫毛,几不可见的颤动。

    战廷深呼吸便是一沉,只觉得她这幅模样,格外的娇美魅惑。

    蓦地。聂相思被他抱了起来,身形猛地一个翻转,被他压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他的吻也随即激狂了起来。

    聂相思抓紧他的肩,秀气的眉头也一下缩紧,但依然没有表现出一丝抗拒和挣扎。

    战廷深瞳眸暗黑不见底,呼吸灼灼扑在聂相思的脸上,腹部有一把火,在疯狂的燃烧。宽阔的大掌在聂相思腰肢上揉了两下,便迫不及待的往上。

    叮——

    房门被从外打开的声音像一碰凉水冷不丁的泼到了叠在沙发里的两人身上。

    聂相思一慌,蓦地睁开眼,手脚并用的在战廷深身下扑腾。

    战廷深摁住她,冷峻的面庞黑如暴风雨的天空,偏头凌怒的盯向门口,“滚出去!”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回到套房的翟司默,从头发丝囧到了脚趾甲盖。

    妹的!

    他哪知道回来撞见的会是这样一幅旖旎的画面!

    而且,他要不是忘了带钱夹和车钥匙,他也不会冒死回来啊。

    “……那个,我拿个东西就走。”翟司默着,一手假模假式的挡住眼睛,双腿飞快朝沙发这边走开,一把抓起茶几上的钱夹和车钥匙,一阵风似的朝门口飙了出去。

    嘭——

    房门被摔上。

    战廷深不爽的转过头,低眸看着聂相思红得快滴出血珠子的脸,哑声,“继续。”

    着,他低下头,又要亲她。

    然。

    这次,战廷深却没能如愿的吻到那两片柔软。

    战廷深皱紧眉,扫了眼聂相思挡在她唇上的手背,抬眸,冷冷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乌黑的眼珠子左右转动,含糊的声音从她掌心下溢出,“采访完了,我该走了。”

    一听这话,战廷深的脸彻底沉了下来,薄唇凉凉一绷,捉住聂相思挡在她唇上的手拿开,蛮横的吻了下去。

    聂相思提气,猫一般灵动的大眼却微微眯了起来,躺在沙发里,无比乖巧安静的看着带了分急切渴望深吻着她的男人。

    昨晚收到的短信内容,不其然浮上她的脑海。

    当初知道她“炸死”在加油站,他真的很痛苦么?

    他刚他从未改变过,也从未退缩过……

    要多深的感情支撑,才能做到这一点?

    聂相思睫毛一闪,忽地从他手上挣开手,在战廷深急忙追来时,环上了他的脖子。

    战廷深整个人蓦然一震,漆黑深邃的眼潭里如潮水澎湃的情潮汹涌溢到他的眼眸表层,在这股强烈的情感冲涌下,以至于战廷深搂着聂相思腰背的长臂,都不自觉的轻抖起来。

    可他的唇却从聂相思的唇上退开了。

    而同时,聂相思的另一只手臂也攀了上来,搂住了他的脖子。

    战廷深胸膛有力起伏,薄唇抿直,猛地抱起聂相思,大步朝酒店卧室走去。

    ……

    卧室大床上,聂相思整个被战廷深缠裹在怀里,一丝一毫都动弹不了。

    细碎的吻不住倾洒在聂相思的耳畔和脸颊,没落下一次,都让聂相思的脸忍不住红上一重。

    聂相思害羞的往一边躲,他便亲另一边。

    聂相思只在没法子了,只得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随了他去。

    “思思。”战廷深在她耳边低哑着声音叫她,声线格外的性感温存。

    聂相思抿起嘴角,在他胸前睁大眼睛,瞳仁晶亮,“嗯?”

    “思思。”战廷深啄吻她的侧脸,又叫了声。

    聂相思睫毛一闪,慢慢从他怀里退出,双眼清明中带了丝疑惑看着他。

    战廷深低下额头,抵住聂相思的,深凝着聂相思的双眸亦是亮得惊人,“思思。”

    聂相思眼角蓦地温热,轻咽动了下咽喉,“嗯。”

    战廷深弧度很的扯动薄唇,而后将唇落到她的唇瓣上,哑声呢喃,“思思。”

    聂相思望着他,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身子往上挪了挪,与他脸对着脸,在他颈后的手轻轻抓抚他的短发,垂眸看了眼他菲薄的唇,张唇主动吻了吻,“三叔。”

    饱含着她所有相思想念的两个字从她唇间绵绵溢出。

    战廷深搂紧她,两人像连体婴儿般密不可分,灼热深谙的黑眸却带着几分不确定看着她,“不会再放弃了,是么?”

    聂相思的吸了下鼻子,掩下长长的睫毛,声,“这几年,我刻意不去看你的消息,就是看电视看到你的新闻我都会飞快的换台。我就是怕我自己控制不住想你,怕永远忘不掉你。当我知道,当年你并没有不管我,我心里真的很高兴,就好像,住在我心里,一直折磨我的猛兽,终于从我的身体里离开。它不再啃噬我的心脏,让我那么痛苦。”

    “可是当我知道,那些只是误会,又有另一只猛兽闯了进来,我还是没有完全摆脱那种疼痛。因为那些误会,我们彼此痛苦了四年,平白错过了四年。我一想到这个我就很疼很疼。可更疼的是,明明这一切都只是误会,你那么疼我在乎我,而我也……可我仍然纠结无法放下心里对你父亲的怨恨,让我们彼此结束不能在一起的痛苦。”

    “三叔,你能明白么?”聂相思红着眼难过的看着战廷深,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

    战廷深抚着她的脸,心尖却仍旧高高悬着,无法确定她这番的意图。

    她是答应,还是继续坚持放弃他?

    战廷深心里忍受着折磨,是以只是不停的抚着她的脸,没有开口。

    聂相思眨了眨眼,将卡在眼眶的眼泪眨出来,盯着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出了那句战廷深一直想听到的话,“三叔,我好想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