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6章 心都想疼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八点四十,聂相思的车子抵达君郦。

    聂相思刚从车上下来,一道身影便窜了过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车钥匙塞给了一旁站着负责停车的哥,拽着她的手便朝酒店里冲。

    聂相思惊愣,看清抓着她那人是谁,又不免轻皱起了眉,“翟叔……”

    “五哥。”

    翟司默往前冲着,还不忘回头提醒聂相思。

    聂相思黑线,“你干么啊?”

    “接你呢。”翟司默拉着聂相思进了电梯,快速摁了楼层,等电梯门关上,才松开聂相思的手,笑眯眯的看着跟他跑了一路,脸颊红扑扑的聂相思。

    聂相思无语。

    她是问这个么?她是问这么着急干么?

    不到十秒,电梯便抵达了指定楼层,翟司默又要伸手去抓聂相思,被聂相思及时避开了。

    翟司默立刻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汗,自己走出了电梯。

    翟司默瘪瘪嘴,跟上。

    带着聂相思走到总统套房门口,套房门没关,虚掩着的。

    翟司默正要伸手推门,聂相思一下抓住他的衣角。

    翟司默愣了愣,疑惑的看向她,“怎么?”

    聂相思一对上翟司默迷惑的眼睛,略有些悻悻,慢慢松开了翟司默的衣角,轻轻摇了摇头。

    翟司默见此,挑动了下眉头,推开了房门。

    房门在她面前打开的一刹,聂相思心尖蓦地往上提了提。

    可当看到空空如也的套房客厅时,聂相思的心,又不免揪了下。

    “快进来吧。”翟司默走进去,站在一侧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暗暗垂下长长的睫毛,走了进去。

    聂相思进来后,翟司默关上了套房门,看着聂相思的背,似无意的,“你三叔知道你要来,知道你不想看到他,所以暂时回避,出去了。等你走后,你三叔再回来。”

    聂相思眼眸发紧,鼻尖莫名酸涩,低着脑袋没啃声,朝沙发的方向走去。

    翟司默挑挑眉,朝套房主卧室虚掩的门瞅了眼,斜勾起薄唇,也朝沙发走了去。

    采访翟司默的过程,聂相思尽量拿出专业的态度,可难免还是露出了几分意兴阑珊和心不在焉。

    翟司默全程亢奋,聂相思问一个问题,他能给出n种官方的非官方的答案。

    饶是他回答得再不靠谱,聂相思都没吐槽他。

    问完最后一个问题,聂相思阖上笔记本,看着翟司默,“五哥,这几年你为什么不接受采访?而且你这几年拍的电影都很阴郁,你不开心么?”

    翟司默歪靠在沙发边,手肘撑在沙发把手,掌心托着下巴盯着聂相思,眼神是聂相思从未见过的严肃深沉,“因为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觉得生命很脆弱,人这一生,饶是再强大的人,也不是无坚不摧,对许多事也还是会很无力。人生并不美好,处处都透着悲伤和阴霾。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珍惜身边为数不多的美好,因为不知道哪个时候,就没有了。绝望,会一点点吞噬人心。”

    聂相思心襟震颤,放在笔记本上的双手不由抓紧了笔记本的边沿,望着翟司默的双眼沁红。

    翟司默瞧见聂相思怔然失神的模样,眼阔猛然缩紧,坐直身,重新换上那副吊儿郎当游戏人生的不羁姿态,“采访结束,我也该撤了。”

    撤?

    聂相思不解的看着他。

    翟司默站起身,冲她笑笑,转身快步朝套房门口走。

    聂相思惊,下意识的站起身,就要跟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开门声忽而从身后吱呀传来。

    聂相思脚步倏地停下,回头望去。

    当看到出现在卧室门口,一声冷色调黑色系的沉峻男人时,聂相思惊得睁大眼。

    他,不是出去了么?!

    因为在酒店房间。

    战廷深只穿着立领的黑色衬衫和九分黑色裤子,黑色衬衫的衣摆扎进裤腰里,衬衫和裤子都是量身裁制,加之质感的材质,将他的身形衬得流畅修长,精瘦有型。

    当他跨动长腿朝她这边走来时,大腿紧实的肌肉在黑裤下凸出,显得那样有力遒劲。

    聂相思心跳怦然,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些发直,傻兮兮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黑影如垂落的黑幕从头顶笼罩而下,聂相思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了。

    熟悉又陌生的清冽气息夹杂着薄薄的烟草香钻进鼻息,尼古丁的味道仿佛也将聂相思蛊惑了般,情不自禁的堪动挺的鼻翼轻轻吸。

    战廷深垂眸看着仍然只到他胸口的聂相思,空荡荡的心口,猛然涌上一股想要填充的荒寂感。

    是以,战廷深没有犹豫,双手从裤兜里拿出,蓦地伸出,卷抱住她的腰,将她一下裹进了怀里,用力往胸口揉。

    “……”聂相思倒吸口气,身体僵住的同时,意识陡然清醒。

    大眼慌乱的眨动了两下,聂相思用力在他怀里挣了挣。

    可她这点挣动的力道,对战廷深而言,不过轻易便可化解。

    低头,战廷深一双冷眸黑沉如墨,薄唇亲吻她的发端,哑然,“奇怪,你离开了我身边四年,我都忍过来了。现在不过一晚不见,心都想疼了。”

    聂相思,“……”

    战廷深掩下黑软的睫,带着薄温的唇从她的发顶往下滑,落到她白皙的额头。

    在聂相思微微无措的闪躲下,沿着她的鼻翼一路滑到她微张的粉唇,黑眸猛地一个深陷,低喘着吻了下去。

    聂相思瞠大眼,一双手蓦地抓住他封腰两侧冰凉的衬衫布料。

    然而,战廷深却只是贴着她的唇,并未深入。

    可两人靠得极尽,如雷的心跳声,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他浓墨般的眼眸深深欔着聂相思慌躲的双眼,像是要勾住聂相思的灵魂般,那样的震慑。

    聂相思揪着他衬衫的手指不停的在使力,细细的骨节都发白了。

    长长的睫毛颤颤闪了下,聂相思深汲气,脑袋往后仰了寸,避开了他的唇。

    不敢太放肆的呼吸,聂相思一口一口的吐气,一张脸红似涂了上好的胭脂。

    战廷深扫了眼她嫣然的樱唇,菲薄湿润的唇细抿了下,眯紧眸,双臂用力,直接竖抱起聂相思,坐到沙发里,让聂相思跨坐到他劲实坚硬的大腿上。

    聂相思臀部收紧,脸亦是绷住,想下去。

    战廷深自是不让的,大手不轻不重的握住她的腰肢,不至于弄疼她,但也是聂相思无论如何也挣不开的。

    聂相思面红耳赤,瞪大眼,羞恼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递给聂相思一个“省省力气,反正他是不可能放她下去”的霸道眼神,悠然,“采访也做了,接下来的时间,归我。”

    聂相思咬唇,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抿抿薄唇,单刀直入,“什么时候跟我回潼市?”

    回潼市?

    聂相思双眼快速闪过一抹回避,秀气的眉毛拧了拧,,“我什么时候过要回去,嗯……”

    聂相思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完,他放在她腰上的大手蓦地收紧,勒得聂相思登时吃疼的闷哼了声。

    这下,聂相思瞪着他的大眼,羞意全不见,只剩下恼怒了。

    他上次在她腰上弄下的伤,还没好全呢!又来!

    看到聂相思脸上的白,战廷深也意识到什么,手上力度一松,蹙眉看着她,“还没好?没擦药?”

    “不用你管!”聂相思气道。

    战廷深嘴角抽了下,语气软了软,“我看看。”

    “不用你看!”聂相思打他准备撩她衣服的手,委屈得声音都沙哑了。

    战廷深一顿,抬眸望向她,当看到她浮着薄薄水汽的猫眼时,心尖一疼,抬起在她腰上的一只手往上,想去抚聂相思的脸。

    可手还没碰到,就又被聂相思拂开了。

    战廷深眉心拧死,清泠的眼眸浮现丝丝懊恼,“抱歉。”

    听话,聂相思心头却是一酸,粉唇的唇颤了两下,看着他没什么。

    战廷深了“抱歉”之后,彼此都沉默了下来。

    两三分钟后,空寂的套房才响起战廷深清淡的嗓音,“思思,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这辈子,你注定是我战廷深的人,就是绑,拷,锁,我也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听到他的话,聂相思一只手捏紧,干净的双眼看着他,声音很,却字字清晰,“我是我自己的,我有选择权。除了我自己,谁也不能替我决定什么。”

    “从你五岁,我接你回家开始,你的决定只能是我。”战廷深凝着聂相思的眼眸里像是藏着一把锁,紧紧的锁住了聂相思。

    “当年如果不是你父亲撞死了我父亲,你也不会收养我,而我们也不会相遇。到底,我们的相遇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错误?”

    战廷深神色蓦地沉鹜,凛凛盯着聂相思,“你觉得是错误,可我却觉得把你养在我身边,是我此生做得最正确的决定。那样的开始,并非你我所能决定。如今你拿这个作为借口拒绝我,推开我,否认我,对我,公平么?”

    “那谁对我公平?我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是战津一手毁了我的家!”聂相思握紧手,赤红着眼怨痛的看着战廷深,凄楚道,“我问谁要公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