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4章 你心里还有你三叔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知道这些,她心情很复杂,可有一种感觉,却尤为清晰,那就是,痛!

    听了聂相思口述的前因后果,容甄嬿也平静了下来,皱眉道,”可是,到底是谁要对付你,目的是什么?“

    聂相思摇摇头,“我现在还不知道。”

    容甄嬿忧心忡忡的盯着聂相思,“你那个三叔现在知道你还活着,什么了么?”

    聂相思想到某人过不会放过她的话,眸光有些闪烁,但脸上没露出什么表情,“没什么。”

    容甄嬿吐了口气,“他对你没有恶意,我就放心了。就怕……什么坏事都赶到了一起。”

    聂相思宽慰的握了握她的手,“奶奶,我们要相信我哥。”

    “我当然相信你哥。只是对方太狡猾太阴毒,明着咱们自然有法子应对,就怕他背后用阴招。”容甄嬿始终皱着眉,表情凝重。

    聂相思见此,瞳眸里的颜色深了深。

    ……

    夜里十点过,聂相思哄两个家伙睡着,从儿童房出来,到楼下。

    刚坐到沙发里,佣人便端着一碗药汁走了过来,“姐,把药喝了吧。”

    聂相思皱眉,接过,对她道,“你去休息吧,待会儿我自己把药碗拿到厨房去。”

    “诶。”佣人点头,离开了客厅,回了别墅后佣人入住的楼房。

    佣人离开后,聂相思看着手里药碗里黑乎乎的药汁,喉咙一阵收缩。

    做了一番心里建设,聂相思眼一闭,仰头,一口将药汁喝了进去。

    药汁全数滚入喉管的一刻,聂相思只觉得胃都翻滚了起来。

    抓紧碗起身,快步走进厨房,将碗随手放到厨台上,而后迅速走到冰箱前,打开,从里拿出了一瓶纯净水,走到洗碗槽,拧开纯净水的瓶盖,咕噜咕噜的来回漱了几次口,感觉嘴里的味道没那么重了,聂相思才放下手里的纯净水,打开水龙头,将药碗冲洗了。

    从厨房出来,聂相思又在沙发里坐了一阵,近十一点,聂臣燚都还没回来。

    猜想他今晚许是不会再回来,聂相思便关了灯,上楼回了自己房间。

    拿着睡衣去洗浴室洗澡洗漱出来,就听手机在床头桌上噗噗震动。

    聂相思走到床边,爬上去,坐到床上,才伸手拿过床头桌上的手机,打开一看,便发现屏幕上有几条未读短信。

    聂相思靠在床头,拉过羽绒被盖住腹部以下,才点开短信查看。

    “是我,你五哥。”

    五哥?

    翟司默。

    聂相思轻诧,眼睛扫向来信号码,看到号码时,聂相思的嘴角便狠实的抽搐了下。

    虽然她已经四年没有看到这个号码。

    但这串手机号里的每个数字,她都铭记在心。

    倒也并非刻意不忘,而是,忘不掉。

    而这串手机号,根本就不是翟司默的,而是……某个冰块老男人!

    知道是某人,所以聂相思再去看他用翟司默的口吻发来的讯息,心尖便是一阵抽搐。

    聂相思凝了凝神,接着往下看。

    “相思,看到你还活着,平平安安的,我很开心,也很庆幸。你知道吗?四年前加油站那次爆炸,我们都以为你已经不在,我难过,痛心,一度不敢相信。但是,有一个人,比我更难过,更痛心,痛苦。那个人就是你三叔。“

    聂相思,“……”

    “你三叔真的很爱你。我从来没见过他对谁有像对你这般用心。在你三叔心里,你是他的宝,你磕一下他就紧张心疼得不行。相思,有多少女人想要这么一个心里眼里只有自己的男人都没有,可你有,所以你要珍惜,千万不要放弃。“

    聂相思咬住下唇,垂掩望着手机屏幕的睫毛根根湿润。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自恋?!

    也不知道,他为了用翟司默的语气给她发消息,有多别扭拗口。

    “没有你的这几年,你三叔活得像一具行尸走肉,心是空的,而这世上,只有你能重新填满他的心,让他复活。相思,你偷偷告诉五哥,你心里还有你三叔么?这几年,你有没有想他?”

    一滴晶莹悬上聂相思的睫毛尖。

    他怎么这么执拗。

    每次都要问她:有没有想他……

    聂相思紧紧咬住下嘴唇,那颗晶莹便在她睫毛上闪烁了两下,啪,砸到了明亮的手机屏幕上,接着,两滴,三滴,四滴……

    手指用力摁着手机屏幕,聂相思慢慢曲起腿,抱住双膝,将脸埋进双腿上,颤抖的肩头,持续了许久。

    噗噗……

    手机再次在她掌心里震动起来。

    聂相思被震得指尖发麻。

    她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两口,才伸手抹着眼睛,伸直上半身。

    拿起手机,聂相思划开手机屏幕。

    “相思,你睡了吗?”

    聂相思双眼通红,眼前的视线又一次被雾气覆盖,几乎让她看不清手机屏幕上的内容。

    抬起手,用手背抹了抹眼睛,聂相思舔了舔干燥的下唇,点了下回复框:

    ”我知道是你……“

    这五个字一出现在回复框里,聂相思指尖倏地一顿,快速删掉。

    “嗯。”

    发了出去。

    聂相思看着这个“嗯”字发出去,泪珠又一下子从眼眶砸了下来。

    这条消息回复过去后。

    许久都等不回那端的消息。

    聂相思捧着手机摁在心口,歪斜着躺在床上,纤瘦的身子蜷缩成的一团。

    长而黑密的羽睫,慢慢阖上,湿哒哒的垂在眼睑下方,在她白皙的脸颊下投下一抹暗影。

    ……

    君郦大酒店,近凌晨,至尊总统套房里。

    一身白色睡袍的翟司默手里夹着一杯红酒,慵懒的靠躺在黑色沙发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他的脸泛着一丝薄红,轻眯着眼,盯着以不羁的姿势靠在沙发背,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战廷深,出口的嗓音里,带着几分朦胧的醉意,“廷深,你抱着个手机干么呢?”

    战廷深微微将手机从他眼前拿开,淡睨了眼翟司默,薄唇动了动,没出声。

    翟司默见状,懒懒的支坐起身体,双手撑在大腿上,上半身前倾,盯着战廷深,傻乐,“相思还活着,真好,对不对?”

    战廷深拿着手机的指紧了紧,放下手机,他立体深邃的五官便从手机后露了出来,眸光清泠却又矛盾的有些深沉,看着翟司默。

    翟司默吸气,看了眼手里的酒杯,漫不经心的摇晃,喃喃自语般地,“相思活着,你也就活了。“

    战廷深扫了眼他面前少了大半瓶的红酒,轻眯眼,“这就醉了?”

    翟司默笑,挑着一双狭长的眼眸斜看战廷深,“我哪能跟你比,这几年你可是从酒罐子里泡过来的,成功成了我们几个当人酒量最好的人。牛掰啊!”

    翟司默冲战廷深比了个大拇指。

    战廷深面容淡淡,从翟司默身上收回视线时,看了眼他面前茶几上已经空了的红酒瓶。

    黑色手机在他修长整洁的手掌间转了三百六十度,他随即从沙发里起身,对翟司默道,“醉了就回房早点休息。”

    扔下这句话,战廷深便朝卧室走了去。

    “啧。”翟司默拿着酒杯指向战廷深,不满道,“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你让我陪你喝酒的,不能你喝够了就不管我啊,我还没喝够呢。爷高兴着呢。扫兴是不是……”

    嘭——

    卧室的门,在翟司默喋喋不休的嚷嚷声中无情关上了。

    翟司默,“……”扶额,做忧愁状。

    ……

    战廷深拿着手机回到卧室,聂相思最后一条短信还没回复过来,他便将手机放到床上,去洗浴室冲澡。

    洗完澡出来,战廷深第一时间走到床边,弯身拿起手机查看,有没有消息回复过来。

    可当看到消息框里,还是仅有自己发出去的几条消息时,战廷深刚洗完澡尚且清明的眸子,蓦地蒙上一层灰败。

    大拇指重摁了下手机屏幕,冷眸轻闪,旋即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相思,睡了吗?

    这次,大约等了一分多钟,那端恢复了。

    “嗯。”

    战廷深拢眉,低哼,“就嗯?”

    转身,座靠到床上,战廷深抬起一条长腿放到床上,精壮的上半身靠在床头,冷硬的面庞挂着明显的不爽,眸光犀利盯着手机屏幕,那架势,似是要靠目光将手机戳出个洞不可。

    负气之下,战廷深黑着脸一下将手机扔到了床头桌上。

    这一夜,注意睡不踏实!

    ……

    翌日,战廷深习惯早起,起床的第一时间,又不死心的拿起手机看了次,除了那个冷冷默默的“嗯”以外,什么都没有。

    战廷深胸腔像是堵着一团如何也揉不开的瘴气,阴沉着脸下床,去洗浴室洗漱。

    洗漱完,战廷深从洗浴室出来,脸上的黑气不减反增。

    走到衣柜前拉开,从里取出一件立领的黑色衬衫和黑色西装,以及一条黑色修身九分裤,扔到床上。

    拉开身前系着睡袍的衣带,便要脱去。

    睡袍刚从他肌肉分明紧实的肩膀滑下,手机在这时从床头桌上蓦地震动了起来。

    战廷深脱衣的动作一顿,深邃的黑眸轻闪过一道清光,两步上前,将手机从床头桌上拿了起来,连来电显示都没看,便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