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3章 三叔他没有不管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斜睐了眼聂相思,阴郁的心情,莫名便好转了。

    侧身,战廷深踱步走了过去。

    聂相思眼角瞄见,长长的睫毛快速闪了下。

    战廷深走到聂相思身畔,漆深的眼眸紧欔着聂相思,浅声,“他排行第五,你可以叫他五。”

    “喂喂喂,这过了啊。”

    翟司默当即暴跳。

    莫名降了一个辈分也就算了,现在连个称呼前面还要加个“”字!

    “我不干!”翟司默哼道,皱眉看着聂相思,“叫我五哥还差不多!”

    “由得你!”

    战廷深睨了他一眼。

    翟司默不满,也懒得跟战廷深上诉,反正也没用,盯着聂相思道,“相思,你。”

    “这个……”聂相思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感觉“五”自己也叫不出口,于是道,“五哥。”

    战廷深抿紧薄唇,幽幽看着聂相思。

    她叫他“五哥“,那他呢?

    聂相思不看战廷深,他,她管得着吗!

    翟司默一听聂相思这么叫,满脸的乌云登时散去,喜笑颜开捎带点嘚瑟瞥了眼战廷深,低哼着,“这还差不多。好了,我知道你想什么。采访,我随时都行,采访时间不限,而且,有问必答。怎么样,够意思吧。”

    “够够够,谢翟……五哥。”聂相思满意的笑。

    翟司默对她抬了抬下巴,“意思。”

    “那,我走了。再见。”聂相思对他挥挥手。

    翟司默这下识相的没吱声,斜斜看战廷深。

    战廷深舒展的眉又锁紧了,阴着一张脸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双眼闪了几下,轻低下头,转身便要朝车内走。

    “站住!“

    战廷深忽地喝道。

    聂相思身形一顿,微惶的撇转头看他,漂亮晶莹的大眼略显慌乱。

    战廷深见她这般,冷眸快速划过一抹不忍,严厉的神情注意着收敛了些,凝着,“手机号。”

    “?”聂相思眨眼。

    “不是要采访,没有联系方式怎么联系?或者,你直接去酒店找?”战廷深轻眯眸,缓缓。

    聂相思看翟司默。

    翟司默立刻道,“是啊相思,你总得留下个联系方式吧。来来,快告诉翟叔,你手机号多少。”

    翟司默摸出手机,快速解锁,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顿了一秒,还是报了手机号。

    了手机号,聂相思便转身上了车。

    上车后,聂相思低头扣上安全带扣,发动车子时,忍不住看了眼后视镜。

    却不想,一眼便撞进了某人幽深如寒潭的眼眸。

    聂相思心襟狠狠一荡,深呼吸了一口,才勉强稳住心神,发动车子,缓缓驶了出去。

    战廷深站在原地,望着聂相思的车子渐渐驶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他方转过头,见翟司默低头看手机,眼阔微微缩动了下,放在裤兜里的手指,轻轻敲动裤兜里的手机壳。

    ……

    聂相思带着聂时勤回到别墅时,容甄嬿和聂时聿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

    容甄嬿跟普通老太太一样,都喜欢看些煽情又纠葛的家庭伦理剧和地方频道自制出品的生活情感类电视剧,因为她喜欢看,聂时聿和聂时勤也跟着看了不少。

    聂时聿见聂相思和聂时勤回来,乌黑的大眼微微一亮,但随即又傲娇的收回目光,抱着胸继续看他的电视剧,但轻皱的眉头,显示出了家伙的不满。

    聂相思注意到,扯唇微笑,牵着聂时勤走到聂时聿身边,将聂时勤放到一边的沙发,她则坐到两个家伙的中间,伸手抱起聂时聿放到自己腿上,在他皱着的眉头上亲了下,柔声道,“怎么了?谁惹我们的聿爷不高兴了?”

    聂时聿还是抱着胸,抬抬眼皮看了眼聂相思,“我又不高兴么?并没有。”

    “肯定是我们在外面吃饭,没有叫他,他生气了。气鬼。”聂时勤耸耸肩,。

    被聂时勤毫不留情的拆穿,聂时聿脸一红,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瞪聂时勤,“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生气?”

    聂时勤盯着他,“那你为什么不高兴?”

    “我是因为……”

    “你刚刚不是你自己没生气么?”

    聂时聿,“……”气死了!

    聂相思看着聂时聿难得被哥哥噎得不出话,不禁挽唇,低头又在家伙脸上亲了下,“别生气了,回来的时候,你哥哥还专门提醒妈妈,去买了你最爱吃的板栗。”

    听到聂相思这么,聂时聿乌沉沉的眼珠子转动了下,扫到茶几上果然放着一大包板栗,心情登时就美丽了不少,撅着嘴看聂时勤,“看在板栗的份儿上,我原谅你了。”

    聂时勤抽抽嘴,懒得理他。

    聂时聿心飘到了板栗上,在聂相思腿上也不踏实,蹭蹭的往下嗦。

    聂相思看出来,便将他放了下去。

    双腿着地,聂时聿故作矜持了两秒,最终还是没能抵抗板栗对他的诱惑,走过去,从纸袋里抓出一颗板栗,认真剥了起来。

    聂相思看着聂时聿松鼠般吃着板栗,心窝子软绵绵的。

    聂时勤双手撑在沙发里,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家伙从沙发里跳下来,走到聂时聿边上,两只胖手一把抱过那袋板栗。

    聂时聿愣住,转头看聂时勤。

    “我们去楼上吃。”聂时勤道。

    一般两人“楼上”,如果不是睡觉时间,基本是指三楼的游戏房。

    聂时聿盯着聂时勤,忽而眯眯眼,点头。

    而后,两兄弟便扭着肥肥的屁股朝楼上走了去。

    聂相思扭头望着往楼上走的两个家伙,琉璃大眼疑惑的轻闪了下。

    “欢欢。”

    听到容甄嬿叫她,聂相思收回目光,看向沙发一边坐着的容甄嬿。

    容甄嬿含笑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聂相思坐了过去,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将头靠在她肩上。

    容甄嬿垂头慈爱的看着她,双眼转向电视屏幕,慢慢,“今天带时勤出去,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聂相思眼眸微滞,从她肩上抬起头,狐疑的看着她,“奶奶。”

    感觉到她看过来,容甄嬿在心头叹息了声,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了。

    聂相思见状,粉唇的唇不由得抿紧。

    容甄嬿转头看聂相思,眼眸里带着浓浓的忧虑,“昨天接到电话后,我便让你哥找了些靠得住的人过来,保护你哥和你们母子三个。所以今早你和时勤出门,都有人暗中看着。”

    话到这儿,容甄嬿顿了几秒,才,“我本来不想告诉你,担心你觉得不自在。但想了想,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听到她这么,聂相思神情一整,背脊也挺直了,“奶奶,真的,真的有这么严重么?”

    容甄嬿眼角发红,伸手拍着聂相思挽在她手臂上的手背,“欢欢,你还太年轻了,又这么善良,不会明白有些人一旦丑恶起来,会有多么的丧心病狂。我也希望,一切只是我庸人自扰。可是,我接连失去了两个儿子,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哥还有你们。请你就算觉得被人看着不舒服,还是忍忍,好么?”

    “奶奶。”

    聂相思抱住她,“您这么关心我们,我怎么会觉得不舒服,我觉得幸福还来不及呢。”

    容甄嬿嘴唇抖动,抬起满是皱痕的手轻抚聂相思的背。

    任由聂相思抱了会儿,容甄嬿将眼角的哀凉眨去,握住聂相思的手臂,将她轻轻推开了些。

    “欢欢,今天跟你见面的两个男人是?”容甄嬿担忧的看着她。

    聂相思眼睫眨动,声道,“我三叔和翟叔。”

    三叔?

    容甄嬿眸光一定,“你是,是潼市战家那个三叔?”

    聂相思轻点头。

    “……他来干什么?”容甄嬿握着聂相思手臂的双手蓦地一紧,紧张道。

    聂相思被容甄嬿一下大力握得肩膀耸高,忙吸口气道,“奶奶,您别紧张。他事先应该不知道我在榕城。”

    “我怎么能不紧张?他们战家当年那么过分。四年前,若非我和你哥在去找你的路上恰巧撞见你,后果不堪设想。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又来了,我,不能不紧张!”容甄嬿呼吸喘了起来。

    聂相思伸手抚她的胸口,“奶奶,当年的事有误会。三叔他……没有不管我。”

    到最后几个字时,聂相思嗓音蓦地一哑,眼球也蓦地爬上一缕涩疼。

    容甄嬿大口呼吸,犹疑的盯着她,“误会?什么误会?”

    “您先冷静下来,我慢慢跟您。”聂相思担心道。

    “我没事,你。”容甄嬿深吐气,看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抿了口唇,,“当年的事,可能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绑架……”

    聂相思将她和战廷深谈话的内容与容甄嬿大致的了遍。

    末了,聂相思道,“是我太傻,没往别的地方想。加之我知道我父亲是被战津撞死的,心里震惊难过,钻进了死胡同里,很多浅显的东西都被我视而不见。”

    聂相思吸了吸鼻子,声音涩哑,“当初在战家,太爷爷和……三叔是真的对我很好,如果是他们接到绑匪索要赎金的电话,应该不会不管我。所以,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制造我和战家的误会,以达到某种目的。”

    完这些话,聂相思已然是眼泛泪光。

    知道这些,她心情很复杂,可有一种感觉,却尤为清晰,那就是,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