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2章 你不要我了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正要挣扎时,却听他哑然。

    “你不要我了么?”

    聂相思整个人倏然一震,在他身前起码呆怔了一分钟,她颤抖的堪动双唇,喃喃道,“是你不要我。”

    聂相思完,伸手推了推他,试图将他推开,离开只有她和他的空间。

    可是人没推开,却反而被他嵌握住了手腕,抵摁在她身侧的墙壁上。

    聂相思惊然瞪大眼,殷红着双眼哀婉的看着他,双唇抿成倔犟的弧。

    战廷深眼角四周亦是通红,像是滴入了世上最红最红的墨液,悬浮在眼眶,却又滑不下来,“刚开始收养你,是因为我父亲的缘故,我不否认。可是这世上弥补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不会因为上一辈欠下的债,赔上我自己的婚姻。思思,我是个商人。我不会浪费时间做毫无意义和于我无利的事。我迫切的想用婚姻把你绑在我身边,是因为对方是你,是因为爱你,只想要你,所以娶你,无关其他。“

    聂相思望着他深邃红厉的眼睛,差点就要相信他的话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车祸的真相?为什么四年前我被绑架,怎么都联系不上你,好不容易联系上你,你却我毫不重要,我不过是你们战家一个区区养女,一个利用工具而已,不值得你们为我浪费钱财……”

    “不可能!”

    战廷深严冷的面庞骤然变得阴狠,他甚至比聂相思还激动,一只手大力握住聂相思的肩头,几乎将聂相思整个提起来,眸光森凉阴骇盯着聂相思,“聂相思,你听着,我从头到尾没有接到任何绑匪打来的电话,没有,一个都没有!”

    “……”他现在这个样子,聂相思心里其实是有些怕的,所以出口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颤,“你的手机打不通……”

    “因为你,我手机从来都是二十四时开着机,并且,绝不可能出现没电的情况。”战廷深道。

    聂相思愣住,盯着他,“可是绑匪分明用我的手机给你打了,打不通。他们要的是钱,又为什么要骗我?”

    战廷深深深看着她,“兴许,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钱。”

    聂相思,“……”

    这几年,她一直逃避去想当年的事,根本没有细究,是以根本不会去想,如果绑匪最开始的目的不是钱,就只是她而已这种可能性。

    “你打去老宅的电话是爷爷接的。”

    战廷深黑眸浮动了下,看着聂相思,缓缓,“爷爷,绑匪只绑架了你,让我们准备两亿赎金赎回你,可绑匪并未交易的地点,也没让爷爷多问,便将电话挂断了。随即爷爷再打过去,便,再打不通。”

    “不对,不对……”

    聂相思握紧手,流着泪摇头,“绑匪跟我,你们不肯拿两个亿赎金,还,如果他们想撕票,就让他们撕好了,反正我只是战家的养女,一点也不重要。”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惨白的脸,深吸了口气,哑声道,“思思,抛开你父亲的事不论。你觉得爷爷对你如何?”

    太爷爷……

    聂相思眼泪簌簌直掉,脑子里一下闪过无数张战曜对她好的画面,抿紧发红的唇,哽声,“太爷爷对我很,很好,很好……”

    “如果是爷爷接到电话,他会不管你么?嗯?”战廷深黑睫低掩着,眼底的颜色也变得晦暗起来。

    聂相思一口咬住下嘴唇。

    “别咬。”

    战廷深指腹抚上她的下唇,轻轻的摩挲,直到聂相思受不了,松开了齿关。

    聂相思双眼慌张的闪烁,“到底怎么回事,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这些全部都是误会,对方的目的不是钱,而仅仅只是她的话,原因呢?原因是什么?又是谁要对付她?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颤动的睫毛,这时并未再出声,只是一双冷眸,暗黑如夜。

    “勤勤,我们就在包房里等不好么?你妈妈肯定还在洗手间,跑不了……”

    翟司默清朗的嗓音夹杂着无奈从走廊传来。

    聂相思慌乱闪动的双眼蓦地一定,忙抬手胡乱抹自己脸上和眼睛上的泪迹,红彤彤的大眼从战廷深脸上匆匆扫过,哑着嗓音声,“我了时勤会担心的,我们快出去吧。”

    战廷深眉心拧了下,心里是不舍得就这么放她走的。

    可一面是儿子,一面是她……

    战廷深抿了口唇,快速低头在聂相思唇角啄了下,而后迅速从聂相思身前推开,眨眼的功夫,他高大的身形就从安全通道入口闪了进去。

    留下的聂相思轻抿了下他唇瓣擦过的嘴角,眼神恍惚。

    ……

    聂相思整理好自己从安全通道入口进去,一眼便扫到了站在洗手间外站着的两大一。

    聂相思双眼闪了下,提气,看向聂时勤,开口的声音还带了那么点惊讶,“时勤。”

    聂时勤听到聂相思的声音一下转了头,当看到聂相思人时,双眼因为惊讶睁大了分,“妈。”

    “你们几个怎么站在那儿?”聂相思语气奇怪。

    战廷深挑动了下眉,眸光深幽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假装没感觉到。

    “妈,你没在洗手间么?”聂时勤仰着脸,慢慢朝聂相思这边走来。

    待他走进,聂相思弯身把他抱了起来,在他粉嘟嘟的脸亲了口,温柔,“我刚去过了。恰好在洗手间碰到了认识的朋友,就一起过去了会儿话。”

    又是朋友?

    聂时勤抿抿嘴,拿眼角怀疑的斜聂相思,“妈妈,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多朋友?”

    呃……

    “咳……以前那是因为,没那运气,没碰到。”

    聂相思悻悻。

    好吧。

    聂相思虽然已经在榕城待了四年,可严格意义上来,除了杂志社共事的同事以外,聂相思基本没什么社交,生活都是三点一线。

    别墅,幼儿园,杂志社……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聂相思也没有跟杂志社的同事深交,所以,她的确是没什么朋友。

    聂时勤盯着聂相思的眼睛看了会儿,没什么,只伸出一根胖乎乎的手指抚了下聂相思的眼角。

    聂相思睫毛一颤,笑道,“吃好了么?”

    聂时勤转头看了看朝这边走来的战廷深和翟司默,大眼眯了下,没回答聂相思的话,而是糯糯问,“妈,翟叔为什么叫你相思?”

    呃……

    这……

    “……其实相思是我的名。”

    聂相思磕磕巴巴的回。

    “是是,勤勤,相思确是翟叔给她取的名,她的大名叫聂相思。”翟司默走进,一把将聂时勤从聂相思怀里抱了过来,举了举两下,“呦呵,真沉。”

    聂时勤,“……”他让他举高高了么?!

    聂相思对翟司默这种表面浮夸,看着很傻很天真,实则满肚子的腹黑,表示很无语。

    聂相思有点心虚的瞄了眼聂时勤,见他被翟司默抱在怀里,好似也没在意翟司默什么,才微微松了口气。

    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清冽干爽的气息蓦地从身侧拂近,聂相思眼眸一缩,便瞧见一双大长腿停在了她身边,呼吸腾地停了两秒,本能的往一侧又挪了两步。

    聂相思觉得,自己大概是得了靠近某人就呼吸不畅的疑难杂症。

    聂相思的躲避,让战廷深一双眉倏地拧死,盯着聂相思的冷眸,悬着明显的不悦。

    ……

    从自助餐厅离开,聂相思便打算带聂时勤回别墅。

    知道聂相思的打算,战廷深没有开口,只是板着一张冷得像石头像石头的脸对着聂相思,眸色沉冷。

    聂相思也当做没看出他的不悦,将聂时勤放到后车座的安全座椅上,关上车门,走到驾驶座时,聂相思抬脚跨进去的动作一顿,又将脚收了回来,绕过车头朝战廷深和翟司默这边走。

    见此。

    战廷深凛然的冷眸划过讶色,板着的俊脸不自觉的缓和。

    翟司默看到聂相思过来,则主动让到一边,给两人腾地方。

    不料,聂相思却径直从战廷深面前擦过,直接走到了翟司默面前。

    翟司默,“……”捂着心脏,受宠若惊。

    战廷深,“……”面容黑沉,怒火中烧。

    “相思,我就知道你跟我的感情是最好的。”

    翟司默一个激动一把抓住了聂相思的手,捧放到他的左心口。

    聂相思一阵恶寒,受不了的抽出手,“谁跟你感情好了。”

    翟司默嘴角勾着笑,丢给聂相思一个嗔怪的眼神,“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

    聂相思想望天翻一个大白眼,但想到接下来自己要的事,硬是忍住了,舔了舔下嘴唇,不大自然的看着翟司默,“翟叔……”

    “打住!”翟司默喊停。

    聂相思一愣,不解的看着他。

    翟司默一副聂相思不懂事的表情看着她,“现在还这么叫呢?不嫌乱?勤勤叫我翟叔,你现在也该改口了。”

    “……”聂相思眨眨眼,“那我叫你名字?”

    “啧。不上道。叫哥哥。”翟司默冲聂相思一阵挤眉弄眼。

    聂相思抿紧嘴巴,双手摁在胸口,眯眼盯着翟司默,幽幽,“我可以吐你一身,你信么?”

    翟司默,“……”

    战廷深斜睐了眼聂相思,阴郁的心情,莫名便好转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