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221章 永远这么霸道、强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翟司默方,“……”

    聂相思扫了眼某人一下黑如锅底的脸,竟是忍不住想笑,细白的贝齿微用力咬了口下嘴唇,才没让自己真的笑出声。

    “妈,你又在发抖,你真的不是冷么?”聂时勤突然。

    聂时勤话音一落,翟司默和战廷深便朝她望了过去。

    聂相思微囧,因为忍笑一张脸白里透红,大而亮的眼睛蒙着一层薄薄水汽,慌忙把头垂得低一些,声对聂时勤,“妈妈不冷。”顿了顿,“真的。”

    聂时勤眨眨眼,胖手往下滑,抓住聂相思的手轻轻搓。

    聂时勤的动作一下暖了在场三个大人的心。

    战廷深轻扫了眼聂相思的脸,眸光在她微卷的嘴角定格了秒,长眉往上一条,满脸的黑气就那么一点点散开了去。

    翟司默还是方着,某人连“您”这个字都出口了,问题貌似有丢丢严重。

    翟司默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悻悻看着战廷深,弱弱,“相思叫我翟叔,相思的儿子不管我叫姥爷,叫什么?”

    战廷深冷冷扔给翟司默一个“你迟早会被你自己蠢死”的眼神,幽哼,“那我要不要也跟着思思叫你叔?”

    “噗……哎哟,嘿嘿嘿,别别别,可千万别……”

    翟司默傻乐,“你要叫我叔,我都感觉我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战廷深皱眉,懒得搭理翟司默。

    翟司默在脑海里脑补战廷深叫他叔的画面,肩膀登时抖了抖,受不了的把头往桌上磕了磕。

    “妈妈,你这个朋友没事么?”聂时勤看了眼翟司默,伸出一根短肥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头。

    “噗……”聂相思握住聂时勤的手指拉了下来,忍俊不禁,“这个叔叔比较活泼而已,没病。”

    “噢。”聂时勤认真点点头。

    翟司默,“……”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

    战廷深瞟了眼聂相思和聂时勤,严峻深刻的面庞有了丝笑模样。

    ……

    翟司默来时,聂相思几人已经吃了一阵。

    所以翟司默开始吃时,聂相思已经吃饱了,刚剥大闸蟹,虽然戴着手套,可取下手套还是觉得手油腻腻的,于是聂相思便起身离开包房去洗手间洗手。

    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拐角时,一只大手猛地伸出,一把拽住了聂相思的胳膊。

    聂相思惶恐,下意识的就要惊叫,惊惶之下,眼角余光扫到那人坚毅的侧脸轮廓,滑到喉咙口的惊叫声,硬生生变成了,“你要干什么?”

    战廷深不予理会,途径楼层安全出口时,强行拖着聂相思拐了进去。

    聂相思直接被他拽着胳膊抵到了墙角。

    聂相思只觉得眼前昏昏暗暗,惶惑之余,心尖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呼吸短促,大眼战兢的眨动。

    “别怕。”

    一只大手忽地握上她的腰,炙热的温度滑进她的身体。

    聂相思反而抖得厉害。

    战廷深松开擒住聂相思的手,往上,轻捧起她苍白的脸,沉遂的冷眸悬浮着点滴柔软和疼惜盯着她,“别怕。”

    聂相思抬起眼皮,乌黑的大眼抑制不住的涌出晶莹水汽。

    战廷深微俯下身,捧着她脸的手掌紧了紧,额头抵着她微栗的额,冷眸深处压抑的浓稠情感一个不留意便会溢出。

    聂相思本来就已经被他推挤到了墙角,可他仍旧在不停的往前,似乎要将她整个逼嵌进墙壁里般。

    被他这样逼困着,聂相思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

    大约也是缺氧的缘故,聂相思的脸也由苍白变成了粉红,轻张着唇辅助吐息。

    “告诉我,这几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常常哭么?就不……想我么?”战廷深声线喑哑,他话间喷薄到她脸上的气息分明滚热,可聂相思的脸,却在转瞬间蒙霜般的白了层。

    眼球里好似有千万根细针同时在扎着,聂相思乌沉明澈的眼眸渐渐转红,细细的血丝一缕一缕勾织在她的眼眸里,“你问我这个干什么呢?有什么意思吗?”

    聂相思的声音很轻,又哑,若非两人靠得够近,根本不容易听到她了什么。

    战廷深冷眸迸涌出猩红,“聂相思,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狠心?”聂相思嘴角勾出一抹苍白,盯着他,“我有你们狠心么?”

    战廷深眼阔猝然缩紧,声线沉哑,“什么意思?”

    聂相思吸气,只觉得吸进肺部的空气都带着冰刺,浑身都疼了起来,“你没资格质问我,责怪我。”

    聂相思的声音哑得厉害,眼角的泪倔犟的卡着,她就那么瞠大眼睛,不让眼泪往下滚。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忿恨委屈的眼眸,眉头的折痕加重,缓缓道,“四年前除了绑架,还发生了什么?”

    绑架……

    想起那次绑架,聂相思一颗心仿佛被人狠心扔进了冰桶里,冷得她牙龈都开始打颤,“绑架还不够么?你还希望我发生什么?”

    聂相思喑哑着嗓音质问。

    “听着!”

    听着聂相思充满恨意的声音,战廷深完全受不了,更不喜欢这般跟她拐弯抹角的话,压低长眉,紧凝着她,沉沉道,“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我凭什么听你的!”聂相思满心恼恨,倒倔了起来。

    “因为你没有别的选择!”战廷深凌凌盯着她。

    聂相思,“……”几乎咬碎了一口牙。永远,永远都这么霸道,强势!

    见她双眼越发红润,战廷深微闭了闭眼,将眼底的阴翳压回眼眸深处,再次看向聂相思的双眼,多了抹清明。

    因为从两人再次见面,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

    他都能从聂相思的眼神,神态以及言辞间,察觉到她压抑的恨和恼。

    不应该,对不对?

    分明,分明是她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狠心的没有回去找他,让他饱受永远失去她的痛楚和折磨。

    该恨,该恼的那个人,也该是他,不是么?

    可现在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她倒成了那个理直气壮该恨该恼的人了。

    所以,这其中必然有误会。

    战廷深冷眸忽而快速掠过一道精光,盯着聂相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你觉得呢?你觉得我应该知道些什么?”

    聂相思眼角的泪到底滑了下来,她眼底的泪光却泛着冷。

    战廷深不由得握紧她的腰,一道暗色悄然覆上他清冷的眼眸,“你都知道了。”

    哽咽声从聂相思唇间溢出。

    聂相思双眼通红,揉满了痛色,哑泣道,“是,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当初为什么收养我?知道我聂相思在你们战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而我对你战廷深而言,也根本不是我想象的必不可少,我是死是活,你从头到尾根本就不在乎!不仅是我,还有孩子,你也不在乎!”

    聂相思一声声一句句的控诉,如闷锤敲进战廷深的心。

    战廷深控制不住的揉她的脸,从聂相思眼眸滑下的泪,在他手掌心晕开,铺满了她的半张脸,“你这么认为的,你就是认为的!”

    “不是么?”

    聂相思大声道,一张脸不知道是被他揉红的还是情绪太过激烈,“难道你刚开始收养我,不是因为你父亲撞死了我父亲,你们因为心虚所以才收养的我?你们收养我,却不告诉我车祸的真相,高调宣扬你们战家对我聂相思有多好,不就是为了渲染你们战家仁德慈善么?你们不觉得卑鄙么?是你父亲战津撞死了我父亲,可你们却利用我……”

    “有必要么?聂相思,我问你,我有必要么?!”

    战廷深在聂相思脸上的手猛地下滑,掐抬起她因为激动颤抖的下巴,眼眸烈红的盯着聂相思,呲咬着牙关道,“别我不在乎大众如何看待我,就是我在乎,我何须利用一个女人达到我的目的!

    聂相思含泪的眼眸一滞,怔然望着战廷深沉鹜的脸庞,苍白的唇嗫缩了几下,却一个字也反驳不出来。

    战廷深却在这时松开她的下巴,大手滑下,握住她一只紧攥的拳头,“是,当年你父亲的车祸的确是我父亲造成的……”

    战廷深话到这儿,聂相思便猛地将拳头从他掌中用力抽出,苍白的脸也别到了一侧。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冷漠的侧脸,心脏闷疼,没有强迫她转头看他,哑声继续道,“我不会替他辩驳,更不会推脱责任。”

    “可是他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不是么?他健健康康的,活得那么自我。可我爸爸呢?我爸爸再也回不来了。”聂相思冷声道。

    战廷深看到聂相思眼角滑涌而出的眼泪,一颗心犹如被巨石堵压着,喘息艰难。

    气氛凝窒下来。

    接下来的几分钟,聂相思和战廷深都没有话,可两颗心,都在不同程度的忍受着某种折磨和疼痛。

    战廷深沉静的看着聂相思眼角不停滑淌而下的清莹泪珠,心脏揪疼。

    终于,聂相思偏执转到一边的脸,重新转了回来,清秀白皙的脸挂着无数的泪痕,一双瞳仁儿在清水的涤荡下越见晶莹,她喑哑着嗓音道,“我们从包房出来很久了,再不回去,他会担心的。”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聂时勤。

    战廷深却不放她走,双手蓦地握住她的腰,将她紧搂在怀。

    聂相思正要挣扎时,却听他哑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